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四章:待我之好


自那以后,韩信总是有些闷闷的,我素来没心没肺,虽隐隐察觉些什么,却不总知如何开口。而彼时刘邦在十八路诸侯中,论军功能力都尚且不出彩,倒是闲暇日子颇多,自那晚后便称我作“好玩的丫头”,总是来寻我上树捉鸟、下河摸虾。

   现在算来,那段时日与他厮混的时日倒是最多的,倘若要说他什么时候看上我,委实知晓的不真切。

   只是记得有一日我上树摘果子,他在树下眯着眼睛看了许久,理直气壮说了一句:“朱十七,你这幅模样甚是可爱,我很喜欢,不如跟了我吧!?日后好吃好玩的都先紧着你。”

   那话吓得我险些送树上跌了下来,牢牢抓住树干,撇着嘴嘟囔了一句:“还是算了吧!你那大老婆我是极怕的。”

   “稚儿虽不算十分贤惠,但也有几分容人之量,而且自有我护着,倒也不敢为难你。”

   在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摇头唏嘘不止,他是不知道他那大老婆的心性,我虚长了他几千岁,对吕雉干出的勾当那是知晓的七七八八,然这话是不能说的,只敷衍答了一句:“我是不当小老婆的。”

   “你若是能待我那一子一女为己出,我倒是能寻个法子,不委屈了你。”

   这话当真是让我从树上跌了下来,只是结结实实落在他怀里,想了半天未相处应答的话,在他眼里到成了娇羞,自顾自情深意长的表白道:“于我而言,情之一字,便是只得一心人,世俗上的伦理纲常、君子之风都不过是娇柔捏造的借口。”

   “你是要干大事的,可不能这般小家子气。”我平时自觉口齿伶俐,可每每心急时总是乱答一通。

   “挚爱与功绩能两全自然最好,倘若只能则其一,还是与子偕老更重要些。”

   他的话听得我心里,颇为温暖,项羽若能这般定是死而无憾了... ...

   刘邦是聪慧之人,瞧出我心思有异,倒也未再为难,只是轻抚去我额间的落叶,淡然的说:“朱十七,你是最让我动心思的女子,就算现在不答应也没什么,我心里这个地方总为你留着,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来寻我便是。”

  刘邦待我之好,总是那般叫人感动——征南逐北,鱼雁难凭。每次相见总会给我带礼,有时是最珍贵的东海暖裘,有时是最普通的时下果子,礼盒上粘附一叶轻柳,于“邦”字之右,浅浅印记,新翠如花。记得诗经有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相伴时总是教我察言观色,权衡掣肘,妥协与制约。他说:“人心不似水,等闲起波澜... ...我会的东西不多,但是我会的就都教与你。”

  我想他或许会想到,我不会爱他,但却应该想不到我的背叛能是那般决绝。

  韩信走时曾问:“妹子,如此对刘邦你悔不悔... ...相较下他是你更好的归宿。”

   这个疑问我不曾回答,待他们相继离开,我时常望着那条空荡荡通往汉中的栈道,看着春浅花落,感觉微雨拂面,泛起一捧湿漉漉的感伤——负之刘邦与我而言,亦是如此感伤... ...只是不曾后悔,不曾心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