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三章:白面狐狸


 我、项羽、刘邦三人就是命里注定的魔障,只要少一人都会是另一番景象。可惜命中定下的怎么都躲不掉... ...

  秦二世二年,义军平定陶,三军皆赏。

  我与韩信在这样的日子总是不消停的,马不停蹄的四处搜罗着好吃好喝的。

  这晚正空着两手,打算回去梦周公时,忽然闻到令人哈喇子流三尺的香味,这样的机会必然是不能放弃的,顺着香味一路寻去,只见一颇为壮实的汉子和一个长跟白面狐狸的公子哥对着锅狗肉,就着小米酒好不欢乐。

  吞了口口水,却不敢妄动,看那二人的打扮并非楚营的将士,估摸着应是哪家诸侯的公子哥,眼下虽刚胜仗,可十八路诸侯的心思就像那茶壶里的饺子倒不出来,看不清楚。

  这么多年,我自认察言观色的本事还不在话下,拍了拍韩信的肩膀,递了个眼色过去,那厮果然机敏的点了点头。

  “范增先生说得当真没错。”我用那两人正好能听见的声音说着:“白虎星果然现世。”

  “你怎知范先生说得便是他?”韩信接着我的话打哈哈。

  我装着神婆掐指算了算,指着那‘白面狐狸’说:“看见那个人没?凤目、浓眉,天生贵相确实应了范先生的八字箴言。”

  那两人听见这番话,果然有了反应,那壮实汉子颇为实在走过来与我说:“我家主公请二位过去一聚。”

  此话正中我两下怀,屁颠屁颠跟了过去,抓起狗肉毫不客气的开始胡吃海塞,等吃得七七八八才开始说一番天干地支,自然是自己都不懂。

  那‘白面狐狸’只是听说我瞎说,许久后才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朱十七!”我边说着边往嘴里塞狗肉。

  这句话倒让他怔住,琢磨了许久,才若有所思说出一句:“家母果然好生养。”

  那个时代的老百姓大都没什么文化,很多人家大儿子叫老二,二儿子叫老二,依次类推... ...我忽然想到我那远在二十一世纪的老母亲幻化成一头母猪的形象,赫然吐出口中狗肉的叉着腰,扯着脖子大喊:“你才好生养,你全家都好生养。”

  那壮实汉子见我这般无礼,本想凶上几句,却被他拦住,我刚想夸赞他几句有风度,就听他道:“范增先生的箴言果然举世无双,适才告诉在下在这煮过狗肉便能引来美娇娘... ...”

  “哄”地一声我的脸从脖子红耳朵根子,我承认我这人是有点2B,但却不缺心眼,真不缺。我明明白白听清楚他话里的意思是说我骗他狗肉吃。扫了他一眼,拉扯着韩信的衣角小声的嘟囔:“你瞧他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就是头狐狸,都快成精了。”

  韩信没吱声,到是那‘白面狐狸’听了个真切,爽朗的笑了两声,对身旁的汉子说:“樊哙,你看我长得可像狐狸?”

  他叫那汉子樊哙,当下便知道他是何人,狠不得将舌头给吞回去,忙着赔笑打哈哈,只是那樊哙太实在,盯着他看了足足三十秒道:“果然是有些像的。”

  “妾身眼拙,不知道沛公在此,叨扰了沛公。”见风使舵我是懂的,我可不想他一纸诉状告去项羽那,搞不好又是顿斥责... ...我害怕看见他失落的眼神。

  “姑娘既然喜欢,就唤在下‘狐狸’吧!这般文绉绉的实在别扭。”

  讨好的本事我是会的,又赔笑了一会,便拉扯着韩信打算告辞,可他却似木桩般站着,轻声问了句:“尊夫人可好?”

  我一怔,果然他与我说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骗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