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情之一字


 他沉默,我不问,却是定定看着他,直到他素白的面容飞出两多殷红,才磕磕盼盼答道:“君子发乎情而止于礼。”

  我点头,看着他羞涩的样子委实觉得有趣,忽却觉得这话不对,脱口问道:“你们不是成亲了吗?”虞姬是他的姬妾,虽无三书六礼、大红花轿,但是那个时代小老婆也是老婆。

  他愈发顾左右而言他,从乐而不淫,绕道哀而不伤,我不得不折服于他废话之多。

  借着点酒劲我越想越多,越想越远,忽然恍然大悟,目光顺着他的面颊一直往下,停留在他两腿间的位置,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

  赫然,发现他那张脸红的实在不像话,而那眼神更有将我毁尸灭迹的冲动,当下觉得转移话题才是上策,结果话到嘴边变成:“你究竟喜不喜欢她?”

  “自然喜欢。”他这回到答得干脆,而且长出一口气,道:“我喜欢她容颜,喜欢她的温柔。”

  “倘若有一天她不温柔,不漂亮呢?”他的答案我十分不满,我心中的项羽对情之一字,不应该是这样的。

  “自不负她。”他没察觉我神色有异,正了声色说道:“我若为王,她必为后。”

  这话听着自是失落,然而与他之间的是几千年的代沟,却也无从解释,只淡淡叹了口气。

  他有些急切的想解释自己,愈发义正言辞的说:“我与她相识于微时,放眼整个江山只有她配得上我。”

  “配得上!?”看着他那付情呆子的模样,委实痛心疾首,生生切切地解释道:“情之一字,是近在咫尺,却作天涯之思,是执子之手,便奢望与子偕老;是只要她在,便以为天长地久,莫过于此。”

  良久,他才抬起眼帘,轻叹一声,道:“你所说的情... ...我没有,也不会有... ...”

  他离开的时候,我看着他的背景,说了一声:“只要爱了,就一定会有... ...”

  他没回头,身形却是不稳... ...

  自那以后,我发现他看虞姬的眼神,多了一分品味,多了一分琢磨;而我,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他一起喝酒,每次都是烂醉,直到清晨才醒来,每次都看见他的大氅披在我的肩上,而他却不在。

  终于有一次,他轻声的对我说:“想来我当真不爱她... ...从未爱过... ...”

  那时我本想为虞姬义愤填膺的说上几句,可心里却想被什么堵住,丝丝缕缕,出不了声。我知道我是有些动情,每每看不见他的时候,都会有种思念在心底蔓延、噬咬。

  那时,我从未想过,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会将我拥在怀中,轻抚我的长发,喟然叹道:“十七,十七... ...我喜欢你... ...”

  而我却更加用力往他怀里蹭,撒娇似的问:“阿羽!你喜欢我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十七,傻傻的,唯一的十七... ...”

  那样的风月和谈笑,让我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可时至今日,我却希望时光永远只停留在闲来喝酒的日子;希望从未发生过‘那件事’,没有‘那件事’,我和他也不会有相拥、相爱的契机。

  因为如今方才明白,诉尽人间相思意那样的情景,其实敌不上项羽最初说的那三个字——配得上——配的上的人才有同样的高度,能站在一处,能同寝共穴——而我,即便是拥有情之所有,却什么都不能做,在虞姬唱着“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与他共赴黄泉时,只能远远的看着,苟延残喘——为他活着,比陪他去死需要更多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