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九章:遇见项羽


 许久以后,他曾对我说,我像个傻子的似得,直勾勾瞅着,他叫了好几遍,才听闻我吞了口吐沫,傻呵呵的说:“让开!别挡着我看美女!”

  这话我委实记得不太真切,只记得他用那极好听的声音说:“丫头!跟我回去吧!以后让你天天看美女。”

  我极欢喜跟在他的身后,打量着他渡着苍金色阳光的侧容,直到进了他的府邸,才惊愕的张大了嘴... ...原来他便是楚霸王项羽。

  打小我就不是爱追星的娃,若说起唯一能让脸红心跳的便是项羽,曾记得大学里有个历史系的师兄追我许久,当着我的面勾画未来的蓝图,每每都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每次我都鄙夷的喷他一脸,不屑的答:“嫁人应嫁楚项羽。”

  看见心目中得英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那种欢喜是不言而喻的,我当时就想着抱着他亲上两口,要个签名。

  我虽有点花痴,但却极爱惜自己,牢牢记得史书中曾言‘项羽怒目,千人惊颤’,倘若只因为那点子激动,换来一顿鞭子,委实得不偿失。细心观察了几日,我才痛心疾首,悔不当初的仰天长啸——史书那玩意果然是糊弄假洋鬼子的——项羽只是不喜笑,常常独自饮酒,独自练剑,棱角分明的面容,淡淡露出一股子忧伤... ...

  那段时日,虽名为粗使丫头但日子却极其惬意,最常做的便是在树下煮一壶茶,听虞姬抚琴,她许是跟随项羽时日久了,平日里极为自律,若能亲为绝不假手他人。我想买下我,只是因为她寂寞了太久,需要人陪伴。

  而且她也极随和,不论对谁,脸上都挂着浅浅的笑容,只要站在她身旁便能感觉到心平气和的欢喜,只是我知道她不快乐——因为每每月如银霜的时候,总看见她独自穿过长廊,坐在树下,怔怔的等着,等着... ...

  若不是那一晚遇见项羽,我想他和她之间会一直这么平静的过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

  那晚谈不上月明星疏,谈不上清冷幽静,只是我闲来睡不着,在院子里瞎逛,忽闻到酒香寻了过去,看见他在月下饮酒,独自地、忧伤地、轻轻地吟着:“三更夜,霜满窗,月照鸳鸯被,孤人和衣睡,位高权重又如何?”

   我一怔,这样真实的他,我不曾见过... ...

    他见我,也有一丝惊讶,那种惊讶是被人看穿心底秘密时的慌乱。他的模样使我心底有种顿顿地疼,只得假意不识他的心,只愣愣地盯着酒瓶。

  果不其然,他问我:“丫头,要喝酒吗?”

  我点头,径自坐在他的身畔,偷偷打量着他,微酣时的他比清醒时更好看,微微朦胧的双眼渺渺如暮空,声音也似漫不经心。

  起初我和他只是极简单的客套,待到我三瓶杜康佳酿下肚,打着酒嗝看着他仍旧只是微醉,心底极其不甘,于是酒壮熊人胆的扯着他的胳膊,一杯一杯往他肚里灌,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从三皇五帝治天下说到千古一帝统中国,终于说无可说,说到虞姬,气氛忽而沉重,我也清醒了大半。

  他平淡的讲述着虞姬不顾一切的跟随,讲述他和她的举案齐眉。

  他说得如是之多,我听得如是之多,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于是口齿不清的问了一句:“那你为何从不留宿?”

  沉默,许久的沉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