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八章:沉长的梦


我仿佛做了一个沉长的梦,梦里的时光被拉伸,一切回到最初的时节,我不想醒来,只想在梦里反复追忆每一个笑容,每一个细节... ...

  还记得我原本只是大学里校园里普普通通一个丫头。那一日是微机课,前一晚多喝了些酒,迷迷糊糊也没听懂那些所谓的程式,只记得老师说了一句自己动手操作。

  茫然的看着电脑,终于叹了口气,打开扫雷,也只有这种等级的东西适合我,就当我一不小心点中一颗雷时,忽然“哄”地一声,吓得我那点宿醉荡然无存,下意识“嗖”地钻进桌子底下——当是地震。

  片刻不见动静,哆嗦着爬了出来,所有人都在震惊中尚未回神。我同桌是个反应极快的丫头,猛地一拍头,说:“我差点忘了!你这台电脑线路有毛病,音箱接着主机。”

  她得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当然也包括老师。我闭着眼睛静候老师砖头似得教科书呈抛物线砸来。

  等了许久却不见动静,小心翼翼睁开眼睛,只见那教科书却在我眼前一米处静止,电脑屏幕上赫然出现:“你是2B青年or文艺青年?”的选项。

  我虽然好奇心重,但却是诚实的孩子,颤颤巍巍点了“2B青年”,那教科书却“砰”地向我砸来,当下脑袋昏昏沉沉,所有场景向后飞逝。我记那时极不甘心,用最后的力气,点开“文艺青年”只见选项后面的答案是:直接穿越——而我却是被砸后穿越,现在想来委实2B。

  穿越初期,也没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机遇,只是直接落入了人贩子家,秦末那个时期世道太乱,人贩子赖以生存的青楼妓寨不是今个被这个抢了,就是明个被那个烧了,老鸨子也不敢再买丫头,生怕赔本。所以我也不算悲惨,只是插了了草标,等着哪天遇到个有点闲钱主,领会家去当个粗使丫头。

  那人贩子曾说,没见过这般随遇而安的主儿,想来是个极凉薄的人。

  我记得我只是扫了他一眼,他只是不懂,人生如梦,焉知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若是后来没遇见项羽,我想我会一直混吃等死下去。

  初见那日,是春天,冰雪初融的雪地里,新梅绽放。

  我被人贩子押着,插着草标,跪在湿漉漉的地上,只想这一日快点结束,能捞着一块暖和点的地方呆着。

  他如天神般,驾着马车从天而降——素衣,玉带,眉目俊朗,站在他的周围,莫名会感觉到一种压迫,只有仰着头才能看见他的眸子,黑白分明,煞是好看,却也是煞是霸道。

  那时我不知他是项羽,只觉得他长得比任何一个明星都好看,只想着在他浑圆的屁股上捏一把,调戏几番。

  他此番前来,是为虞姬买个粗使丫头。当他将虞姬牵下马车时,我才彻底震惊了,那会子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回眸一笑,百媚丛生;什么是真正的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而他挑上我,却是因为一句话——极普通,却也极真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