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七章:这都是命


 我无数次设想过项羽死时的场景,我以为我会哭,会闹,会痛的撕心裂肺,可是当他真的再没一丝气息时,我却只是感到疲倦,如同走过千山万水的旅客,倒在距离桃花源咫尺的地方——触手可及,却没力气多看一眼,多行一步。

  这一日我就那么傻傻的站着,头脑里嗡嗡作响,任谁的话也听不真切。

  许久之后,我才发现我早被韩信牵着,坐在马车里,看着他青携的容颜,心底被堵住的地方,忽然像被打开。

  哑着喉,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不停地说:“老哥!你知道吗?我知道项羽一定连会夜突围,我想了好多办法要跟他一起走的,只要我跟他在一起,我有办法让他像兔子似的窜过乌江... ...可是,可是... ...”

  “妹子... ...”他看着我神情恍惚,当下有些手足无措,想安慰却无从开口。

  如今于我而言什么都不重要,我只是想把心底的东西统统倒出去,我漠视了他的神情,继续说道:“老哥!突围必须快、狠、准... ...可我,我连马都不会骑... ...做马车又耽误脚程。我也想过和他同城一骑,可是他那‘小老婆’太不待见我,是死也不肯的。”

  “恩!?”我见他眉目一挑,他必是以为我说的是虞姬。

  “我说的不是虞姬!那丫头看似柔弱,一曲剑舞惊为仙人。可你们都小看了她那把剑,我亲眼见过她隔断了几个汉军的喉咙... ...她骑射也算一流,人也极好的... ...”我苦笑说道,“我说的是他那匹踏雪乌骓,我无非是一次醉酒偷了它的玉米棒子烤了吃,它便极不待见我。可是它也喝光了我的小米酒啊!分明是它自己酒量不济,趴了三天才醒酒,挨了项羽一顿鞭子。就把所有帐算在我头上。看见我三米就开始尥蹶子,一米就开始满地打滚,哭天抢地... ...”

  韩信看见我神色恍恍惚惚,絮叨这些有的没的,心中更加不忍,负气似的说了句:“他是项羽,只要他肯,没什么做不到。”

  我看着他,仿佛有些清醒,叹了口气,道:“是我不肯... ...我虽不想死,但也不想去拖累他... ...我的处境你是知道的,这楚汉两地,哪一个不想我死!?平日里楚兵畏惧项羽威严,不敢多言。可至垓下,项羽落了下风,诸位将领以三请将我祭旗,以振军心... ...他已是极累,我若强行随军突围,只怕,只怕将士军心有异,杀了我也罢... ... 只怕伤了他... ...纵然他躲不过一死,我朱十七也不能让他断送在楚军手上,一生功绩蒙上污点... ...”

  “妹子... ...”韩信的眼神有些沈润,低声喃呢了一句:“妹子... ...若不是我,若不是我... ...”

  “老哥别说了!”我厉声打断,心底有些酸楚,“这都是命!都是命... ...”

  他所未曾言语,但我却看见他眼里满是内疚,那样的神情,让我心底发酸,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望着马车外的天际,灰蒙蒙没有一丝生机,就像我此时的心情。

  忽然,几个汉军因凯旋的喜悦围在一起嬉闹。

  其中一人说:“汉王曾言,得楚王头者,赏千金,封万户侯。今个哥哥抢了头功,可别忘了我们兄弟几个。”

  “哪的话!哥哥以后还得仰仗着各位兄弟。”

  “都说项羽有拔鼎之力,到让我们瞧瞧到底生了什么模样!”

  被众人称作哥哥那人,伸手从马背上解开个包袱,扔了过去。

  我却被那一幕震惊,那是他的头... ...他的头正在被人当个物件玩耍。

  “不要... ...”我惊呼。

  铺天盖地辛酸顿时将我湮灭,我跌跌撞撞冲了出去,伸手去抢,却落了空。

  当韩信追出来,我已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