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何以聊生


一路上我坐在马车内手心全是冷汗,纵然万般害怕,万般不愿意,那兵戈交击声还是愈来愈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

  我想撩开陇帘偷偷瞧一瞧那个身影,然终究却是缩回了手,直到项羽的声音的铿锵有力的传入我的耳中:“刘邦!你放了十七,寡人将人头送你。”

  到了此时,他还在念着我,却不知我早已负了他。

  我没听见刘邦答话,只见一只纤长手撩开了陇帘,一把将我拉了出去,这样我便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中。

  我怔了一怔,将视线远眺,依旧是素衣,玉带,胸口绣的是山中之王,乳虎啸谷,百兽惶惶。阳光缱绻,照见他眸光如苍鹰,棱角如刀锋。只是那大片大片的鲜血,新的伤,旧的患在他身上重叠,再重叠... ...身后是将士尸骸堆砌的山骇,分不清敌我。

  突击而出的八百铁骑,亦只剩寥寥数人,但是我看见他的身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怯怯地,却一步不肯落后的跟随着,我认识那双眼睛... ...那是虞姬... ...

  刘邦没给我多少沉溺的时间,他当着一众将士,当着项羽的面,做了场好戏——堂堂汉王放下身份,对我行了大礼,情真意切地说道:“孤谢过朱姑娘赐四面楚歌之策,谢过姑娘让天下万民免受战乱之苦。”

  远远,我看不清项羽的表情,但我知道聪慧如他,对这个中道理已是摸得通透,这样打击对他应是致命的——我看见他手中的天龙破城戟应声落地。

  虞姬在他身旁唤了几声,他都只是愣愣的不发一言,直到包围圈越来越小,直到那个如是多年一如既往守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满目决绝,一声声唱着:“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 何以聊生... ...”举剑自刎时,才恍然从梦中醒来。

  他将那个小小的身躯搂在怀中,眼泪一滴一滴落下,这竟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眼泪,不是为我... ...

  看着他的身影,我的双脚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能伸手覆上他的脸,他没挣脱,但也没对我说话,只是对着怀中那个冰冷的身影,不停的喃呢:“虞姬!生未同眠,死却要你与我同穴,是我负你!... ...是我负你... ...”

  “阿羽!阿羽!你怎么了... ...怎么了... ...”虽然我早知道会有今日,可是看着这样他依旧是茫然不知所措,心里一种顿顿的痛,肆虐,蔓延,灼烧... ...

  他仍旧没和我说话,随意拾起地上一把长剑,将剑放在我的掌心,握着我的手,架在脖子上,我猛然醒悟,他竟是要——自刎。

  我怕了,伸出另一只没被他握住的手,用力拉剑峰,血流汩汩也未觉疼痛,可他是霸王,轻轻一带就将我的手扫落。

    这日他终于开口对我说话,声音有些疲惫的嘶哑:“十七!我死了你就能活... ...你那么怕死... ...”

  到了此时此刻,我后悔了,心底那些因为所以早就扔在一旁,我害怕他当真就这么去了,只剩我一个人,握着他的手,泣不成声的说道:“不要,不要... ...不要走... ...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他却又没说话,只是将横在我们两人之间那个冰冷的身躯摆了看上去更加舒适的姿势,那握着剑的手,加重了力道,鲜血当下模糊了我双眼,我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你别死,你不能死... ...你活着才能恨我... ...”

  血流的速度是极快的,他用力才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我,我... ...我不,不恨你... ..”

  我感觉脸上湿润的愈发厉害,竟不知究竟是他的血,还是我的泪,哽咽着说道:“那为什么要死... ...为什么... ...”

  “因为... ...不爱了... ...”这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

  我看着他用最后的气力覆上虞姬的唇,看着汉兵将他五马分尸。

  忽然麻木了,想起初相遇时,他说虞姬是配的上他的女人,现在想来是极对的,因为配的上,所以成就了千古绝唱——而我不配他爱,不配他恨... ...

    我总觉得这一日应该下午,大雨瓢泼,洗去一地鲜血,一切过往... ...
    
     然天不从人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