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绯闻男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九章】选择


  “夏天,醒醒啊!”一片漆黑中,一束苍白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韩澄推了推身旁的夏天,一脸的担忧。
  “欢迎来到灭!”一个恐怖的声音响起,韩澄冰冷的抬起眸子,扫了眼四周。
  “额……”夏天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旁的韩澄,眼底瞬间写满了惊讶,“澄……”
  “不要说话!”韩澄瞥了眼夏天,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二选一。”恐怖的声音再次响起,打断了两人对话。
  “你是谁?”夏天坐起身,警惕的望了望四周。
  “一、你留下来成魔,做狄阿布猡魔尊的首席魔斗士,他会帮你和鬼龙合体,你会变的威力无穷,你将是魔界里除了狄阿布猡魔尊外的第一个魔斗士。你会得到的奖励就是你可以和心爱的澄在一起,在魔界成为魔仙伴侣,过着魔界般的快乐日子。”没有理会夏天的提问,恐怖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那第二呢?”没有丝毫的犹豫,夏天紧皱着眉,问。
  “二、就是让澄独自回铁时空去。当然你做这个选择一定就是不愿意跟鬼龙合体成魔,那对狄阿布猡魔尊来说你就没用了,因为你的意念很重要,合体时需要夏天用异能鬼控术控制,狄阿布猡魔尊会在重要关口引你俩合体成魔。不过如果你做了第二个选择,你的肉身会被溶解,原神在魔界痛苦飘荡成孤魂到永远!而且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澄和你的家人。”听到这里,韩澄勾起一抹冷笑。却被夏天抢先开了口。
  “二!我选二!”夏天紧攥着拳,下定决心的开口。“让澄离开!”
  “夏天……”
  “我不能成魔的……”夏天打断韩澄的话,眼底满是不舍,“灭有去无回,现在有个机会让你回去,我怎么能让你冒这个险呢?我选二,你就可以回去了啊!答应我,离开灭忘了我,然后找一个爱你的人幸福的……”话没有说完,夏天惊讶的看着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的容颜,紧张而又慌乱的定格在原地,原本要说的话也被这个吻封在了心底。
  “笨蛋,谁要你替我做决定。”韩澄退了回来,望着夏天勾起一抹浅笑。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感动了自己这么多。
  “我们哪个都不会选。”韩澄牵起夏天的手,冷声说道。
  “进了灭,可就不是你说了算了。”恐怖的声音冷哼一声,“少废话,魔卫队快来了,快作答!”
  “澄你听话。”夏天回过神来,心急的望向韩澄,“二,我选二!让澄离开!”
  “你不后悔吗?做这个选择你就永远都看不到澄和你的家人了。”
  “我不后悔,我只有遗憾。”听到这句话,韩澄站在原地,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傻瓜,值得吗?”她望向夏天清澈的眸子,绝美的容颜划过一丝不舍。
  “为了你,什么都值得。”没有犹豫,语气中满是肯定。
  “那好,别浪费时间了,快上去躺着,我送你去肉身溶解池。你要忍耐一点,待会儿肉身被溶解可是很痛的哦!”恐怖的声音插了进来。
  夏天躺回床上,望着韩澄的眸子满是心疼,“告诉我的家人,我永远爱他们,还有你!”
  看着夏天逐渐远去的身影,韩澄紧攥着拳。如果夏天被送到肉身溶解池,那么她就可以完成任务,可是……这么单纯善良的人,难道自己就真的可以那么残忍的视若不见吗?
  “你没吓到吧?”
  “不如……去我家住吧!”
  “你吉他弹得很好啊!比我好太多……”
  “让你入住我的生命,一辈子的时间。”
  “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你。”
  “我不后悔,我只有遗憾。”
  “我喜欢你啊!”
  喜欢你啊……
  ……
  原来,这个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印刻下这么深的记号。不知不觉的,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
  韩澄暗自一笑,轻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渐渐地,身体被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全身上下释放着圣洁的光芒。
  “时光倒转——呜拉巴哈!”再睁开眼睛,四周已是一片安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漆黑的可怕。
  “欢迎来到灭。”一样的对白,她冷淡的抬起眸,眼底闪过一丝阴暗。
  “灭,也不过如此嘛!”一声冷哼,她微低着头,苍白的灯光打在她美艳的脸颊上,勾勒出一幅生动的画面。
  “进灭死路一条。准备好让你的灵魂在肉身被溶解后在这里痛苦飘荡到永远了吗?”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恐怖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就你们,还不配。”她不以为然的勾起一抹冷笑,“给你们两条路,一,让夏天安全回到铁时空。二,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冷淡的声音环绕在漆黑的空间里,“消失”二字就显得尤为刺耳。她伸出右手,手心燃起一团蓝色火焰。
  “你到底是谁?”声音明显带着颤抖,听到这句话,她绝美的容颜浮出一丝笑意。
  “他们都习惯叫我,谜。”
  “你……你是艾斯米克家的……”
  “两条路,二选一。”没有理会对方的惊恐,她瞥过眸子等待对方的回答。
  “放心,我们绝对吧夏天安全送回铁时空!”声音涂上些许奉承,但不难听出其中掺杂的畏惧。
  “很好,这件事情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冷漠的转身,在不易察觉的地方,她轻牵起一抹笑。那笑,透明的如水晶,简单而又纯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