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对天盟誓


  刘邦败走汉中那一日,我在樊哙一遍遍“恬不知耻”的怒骂中,去为他送行。

    那一日,他再次温润如玉的对我说:“朱十七!跟我走吧!”

    我垂眸,只是摇摇头。

    “你既然不肯跟我走,何故让我丢了这咸阳,丢了这江山?”从那时起,他便恨上我了,只是那时他还是压抑着,用尽一切力量挽留着。

  “狐狸!这咸阳不是你的!真不是你的!你要不起!”我还记得的我那时解释的声音有些急切,仿佛当真是极为了他着想:“狐狸!纵然你与咸阳百姓约法三章,纵然你有张良计。可那不过是延兵之计,你总是敌不过项羽的。”

  “你的意思我还该夸你大义?替咸阳百姓谢谢你让他们躲过一场浩劫?”他直视着我的眸子,要将我灵魂看穿。

  他那样冰冷凌厉的眸光,让我害怕,让我心虚,我只能一遍一遍喃呢:“我只是爱项羽,只是爱项羽... ...”

  直到泪流满面。

  直到他轻叹一声,掏出丝绢将我眼角的泪滴,一点一滴拭擦干净,有气无力的问了我一句:“你当真那么爱他?”

  “我爱他,我爱他... ...”我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一句。

  他点了点头,像证明了什么,轻轻的拥着我,俯在我耳边轻唤了一声:“十七!”他平日都连名带姓唤我朱十七,只有动情时才唤我十七。

  他愈是这般,我越是害怕,身体忍不住有些微颤,他宽厚的手掌轻拍着我的背脊,像似安慰我那颗颤抖的心,只是他的嘴却未停下,梦魔那般说着:“十七!我知道鸿门宴那日你就在屏风后,我知道项庄舞剑是范增受意,但是那把剑上猝毒,却是你的受意,可是我却傻到想知道,我把命都交到你手上,你肯不肯跟我走... ...可是十七!项羽没听他亚夫范增的,没你那般狠毒的心思,你恼不恼!?”

  我听他如是说,头皮轰的一声,我不曾想他的心思和手段竟然细腻到如此地步。鸿门宴那日,我确实偷偷让项庄在剑上猝了见血封喉的毒,我来自几千年后,楚汉之争的结果知道的清清楚楚,可我却总想尝试着去改变些什么。一次不成功,就有两次三次,即便前来送行,也不过盘算着日后能打出一张感情牌。

  被他拆穿,我心中说不出究竟是羞,还是悔,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对... ...对,对不起... ...”

  “甭跟我说对不起!”他一把推开我,声音忽然转为冰凉,冰凉如冬季檐下的冰凌:“若是你当真那么爱项羽,就没什么对不起我!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爱他究竟是不是爱到了骨子里?”

  当时我的手脚已经麻木,失去了开口的力气,但却像为了证明自己似得,用力点了点头。

  “好!”他又是像那日答应我放弃一切时,只说了一个字,只是这次他说完,却开始不停的笑,笑的狰狞,笑得天昏地暗,不知道多久后,才指着我说:“朱十七!竟然你口口声声说着你爱他,那你就当着众人的面发誓,用你这辈子去爱他,直到黄泉碧落,生死相随。别让我知道你三心二意,别让我知道我刘邦的爱给了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我忘记我当时心中还剩下什么感想,只记得我站在咸阳城的城门下,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朱十七对天盟誓!”

  那几个字,对目之所及汉军,如同仙乐纶音,吹开他们心底所有沉睡的花,他们竖起耳朵倾听我后面的每一个字,“我朱十七发誓,此生只爱项羽一人,同生共死无怨无悔,若违此誓,千刀万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狐狸走了,我望着空荡荡的栈道,真心实意说了句:“对不起!”

  如春水解冻,如细流涓涓。

  只是他听不见,也不想听。

  因为他真的... ...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