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贱妾何聊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拜见君上


 我被将士押着,百无聊赖只得偷闲打量这军营,军容整肃,旌甲分明,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韩信那厮果不屈了那战神之名。
`
  待刘邦遣人来唤我,已是月明星疏。行至中军大帐,我心中竟是生了几分怯意,然终究却是咬着牙把心一横,走了进去。

  事隔经年,面前的两个男子已是赫赫声名、赫赫战功,横刀跃马开拓了一朝疆土,就连岁月都未敢在他们脸上留下丝毫印记。

  我欠身做了个揖,开口道:“妾身见过君上,见过韩大将军。”

  韩信见我,有些欢喜,急切切喊了一声:“妹子... ...”然刘邦狠狠剜了他一眼,他也只得讪讪闭了嘴。

  我苦笑未曾言语,想来自从筑台拜将那一日起,他不就不在是那个逗我欢喜的执戟郎中了。

  “妾身拜见君上!”我跪地行了大礼,总归是有求于人,刘邦不喜,也只得再放低些姿态。

  “朱十七,你少跟我来这套,有话就说。”刘邦按捺不住,指着我一声低吼。

  我总是不懂,他分明将世事无常,两军对垒,各有阵营这样的道理看得通透,却这样发脾气累了自己。倒不如将我一顿乱棍打了出去,也好减轻一分他心中对我怨恨。
  

  “咳!”就在此时,听闻耳边一声轻咳,挑眼望去,原是韩信示意我别走神。

  我叹了口气,对刘邦道:“妾身今来,只为君上献破敌之计。”

  “哦!?”他挑着眉,若有深意的上下打量着我,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划过嘴角,半晌才清了清嗓子道:“垓下之战,项羽八面被围,雌雄已决,孤又何须你献破敌之策?”

   我只笑笑,不答他的话,而是转向韩信问道:“敢问韩大将军,破敌之术何为上上?”

  “不战而屈人之兵,乃为上上。”他一板一眼回答。

  我点头,接过他的话道:“孙子兵法有云:凡用兵之法,全军为上,破军次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今霸王虽八面被围,然其骁勇仍在。想当年彭城一战,霸王以三万之兵破敌五十六万。今君上固然胜券在握,无非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我见刘邦听得痴迷,故而顿了顿才又说道:“君上精通帝王之术,深知八路诸侯在此两伤之际,必向君上分一杯羹。妾身不才,今有一屈兵之策,能保全君上实力,断叫那八路诸侯不敢妄动!”

  “为何帮孤?”他喉头微颤,良久才吐出这一句。

  我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试图寻找出一丝昔日的温情,然久寻无果,也只能正了声色说道:“垓下一战乃刘项一决雌雄之战,昔日之谊不足使君上动退兵之心,更不足使君上动摇争霸天下之心... ...妾身只剩此法。”

  “你且道来。”他淡淡说了一句,未曾否决我的话... ...

    “君上只需在八面埋伏之计,添上四面楚歌之策。”我咬着银牙,出这一句二十一世纪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事件,心中如起千层浪般起伏不定,良久才敛住心神接着道:“霸王少年成名,手下将士多半是楚国遗民。早在起义之时,霸王曾言,终将带将士卸甲归家。然征战多年,却久未得归,手下将士早已思归心切,如今让一众将士思乡之心更切——唯有楚歌。”

  “项羽会死的。”刘邦未曾说我计策可好,而是冰冷的扔出这么一句。

  “我知道!”我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没有犹豫、没有温情,淡淡吐出这一句。

  然而就这一句,却让他当真动了肝火,抄起桌上的砚台,直直向我砸来,我一个闪身,墨汁溅了我一身,大片大片在衣角上氤氲开来,如同名家的大作,让人眼晕。

  我伸手蹭了蹭身上的墨汁,那墨汁却在手背上开得更加灿烂,鼻子当下一酸,深吸了一口气,才又说道:“如若君上不喜,就当妾身今日未曾来过。”

  或许是他瞧见我有些委屈,倒未再发难,只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你想要什么?”

  “我不想死!”两军开战我真的只是不想死,也不能死... ...

  刘邦点头,不再搭理我,这地方我呆着心里也不痛快,韩信见状领着我就要出去。在我转身的刹那,我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朱十七!我真瞧不起你。”

  听闻此言,我一怔,眼角有些湿润,用力蹭掉眼角的泪痕,回身对他露出一个笑容,从他眼中的骇然,我知道这个笑只怕是太过狰狞,然而我却没理会,只是轻声说了一句:“狐狸!你就那么想我死吗?”
   一声“狐狸”许是唤起他昔日的美好,我看见他如十月深潭的眸子,漾起一层碧波,怔怔地看了我半晌,终摆了摆手,示意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