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王爷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你谁啊?


“什么事啊?是不是伤口又痛了?”
  离夏小嘴一瘪,“家里太闷了,我想出去玩,你陪我好不好啊?”
  这个小姐真是的,这一能下床走动,就开始闲不住了。还好二夫人温婉善良,把小姐当亲身的对待。“小姐,你这身子还很虚弱,还是调养一段时间了再说吧!你这样,老爷夫人会担心的!”
  离夏一听还要调养,短则一个把月,长则…,一想到这样,离夏赶紧摇头道“OHNO,这不把我憋出病来啊!还是让我出去透透气,呼吸一下这个时空的新鲜空气啊!”
  “额!”小玫觉得小姐越来越奇怪了,怎么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哎!不管了,只要小姐健康快乐就好!
  繁华的大街上,一个着装华丽的女子东望西望的,样貌说不上倾国倾城,但那双眼睛充满了灵气,虽然动作大大咧咧的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给人无限的吸引力,好像所有的焦点都落在她的身上,旁边还跟着一个看起来成熟稳重的女子,一直在提醒她注意形象,应该是丫鬟吧!
  “哎!这个糖人真好看,想当年我要,宇就骂我像小孩子一样永远长不大,可最后还是买给我,宇,为什么?为什么?看着手中的糖人,离夏突然红了眼眶,眼眶里泪珠在打转!”
  不远处,一个男子一直观察着离夏的一举一动,看着离夏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的模样真想上去抱住她,给她安慰,可是他又以什么身份去呢?盯着糖人看了好一会儿,情绪稳定一些后,离夏扔掉了糖人,大步大步的往前走。
  “小姐,小姐,你等等我啊!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哎哟,一不小心,离夏就撞到一个男子身上并弹到地上去了,这是小玫小跑着追上来了,
  “小姐你没事吧?又没有哪里痛?”离夏扶着小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本小姐又不是泥人,怎么会撞一下就撞坏的啊!”
  离夏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五官正常,高大威猛,眼里柔情似水,却面无表情。
  “不会是个面瘫吧?哎!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居然是面瘫,”
  离夏盯着这个陌生的男子看,左手插在腰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摸着下巴,边看边摇头,还在那嘀咕,“在我们那里科技那么发达,面瘫只是一个小问题,可是在这里,恐怕难!”
  眼前这个女子,动作奇怪了点,但是她的容貌却和洛舞一模一样,看她身上穿的衣服的面料便知是位千金,可是怎么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你看够了没有?你是哪家的千金?怎么像个无赖?”
  听到从面前这个男子口中吐出来的话离夏打了一个寒颤,不仅没有表情,连说话也没有温度,好恐怖啊!好怕怕啊!我呸,怕他?
  “你管我是哪家的千金,俗话说,好狗不挡道,你站在我前面干嘛?害我被弹到地上,你是哪根葱啊?”
  离夏双手环抱在胸前,右脚在那抖啊抖,活脱脱的一个无赖样!龙暮轩看着离夏,眼里充满了愤怒,他的洛舞不是这样的,他的洛舞是一个温婉娴熟的仙女。
  “不要管我是谁,只要记住我叫龙暮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就走了,他怕再呆下去他会杀了那个女子,任何人都不可以玷污洛舞神圣的形象。
  “我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再见面,见你个大头鬼…”离夏对着轩的背影破口大骂。
  “小姐,别闹了,我们该回去了”小玫看着眼前的小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姐醒来之后就什么都变了。比之前更开朗了,说话声音大,也经常和家仆们打闹。
  离夏刚到门口就有一丫鬟急匆匆地跑过来“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让你到大厅去一下”
  我刚回来就找我,不会是知道我出去玩要骂我吧!哎!豁出去了,又不是没被骂过!
  “爹爹”到了大厅,离夏一直低着头,虽然不是第一次挨骂,可是是第一被所谓的爹爹骂,还是有点紧张啊!
  陌矢风望着这个从小宠着的女儿,嘴角微微上扬,“离夏啊!你的伤好了吗?怎么一大早就没看见你的影子啊?”
  “完了,完了,溜出去玩被发现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女儿没有回答,又有客人在,就不打算逗她了。“哈哈…好了,离夏,把头抬起来,看看爹爹身边的是谁?爹爹逗你玩的”
  我靠,这个爹爹还会开玩笑?离夏慢慢把头抬起头,陌矢风旁边站着一个男子,比陌矢风高出半个头,五官精致,皮肤白白嫩嫩的,有一股书生的气息。
  哇!离夏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成了一个O型,双手握成拳放在下巴,典型的花痴!陌矢风和那男子看着离夏这个样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突然那男子抱住离夏,声音哽咽,“离夏,你怎么了,我是宇柏啊?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保护不了你,我真没用。我好想你,这次要不是陌伯伯,我恐怕再也不能见你!”
  离夏依然是那表情,身体微微一怔,宇柏?不就是和这个离夏爱得死去活来的宇柏吗?那…好像意识到什么,离夏推开宇柏大叫起来!跳到离他有几米选的地方
  “啊!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啊!你抱着我干什么?想吃我豆腐啊?”
  宇柏望着离夏,仅仅几个月不见便觉得好陌生,一样的容貌,性格差异极大,难道摔下来摔坏了脑袋?离夏不认识他了他不知道改怎么办?把目光投到陌矢风那里,希望得到答复。陌矢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面露尴尬,干咳了两声。
  “柏儿,可能是夏儿从阁楼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吧!不要着急,我会找大夫好好看看,时候也不早了,宇柏你先回去吧!改天再来看夏儿吧!”
  听到陌矢风这样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今天能见一面已经足够了,可是他的离夏不认识他了?砰!程宇柏一拳打在大厅门口的柱子上!好恨自己不能保护离夏!
  离夏这边,她一直盯着宇柏看多想能够找出一丝感觉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她虽然开放那也不能说爱就爱啊!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程宇柏走后陌矢风松了口气,还好刚才的事没人看见,这要是传到皇上耳中该如何是好!看来自己没有宠错人,夏儿还是识大局。欣慰的笑了!
  “夏儿,没事了,今天玩了一天也累回去休息吧!”
  听到这句话离夏像一只得到了自由的小鸟,边跑边跳的回到了捻花院。
  躺在床上,离夏回想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面瘫,他为什么要我记住他的名字?难道他认识离夏?不对,要是认识,那小玫应该会告诉我!龙暮轩,真是人如其名,不仅人冰冷,连名字都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还有那个程宇柏,他一定受伤了,之前那么相爱,现在…。
  离夏摇摇头,哎呀!不想了!睡觉!

  第一次写啊不好就说出来啊
花子会虚心的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