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14.惊艳恶魔女


    一回到家,我立刻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身上似乎是快要着火了一般。

    我吞下了夏迪送我的感冒药,为了让效果来得快一些,我还多吃了两片。

    我脱掉外衣,又脱掉内衣,还是觉得热。我想要去卫生间淋一个冷水浴,可是我愕然发现现在的我竟然连爬起来的劲儿都没有了。

    就这样,我不知昏睡了多久的时间。直到——

    恶魔女推开了房门,看到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喂,老公,你回来啦!我刚才跟文惠聊天,我跟她说屙便便好痛苦,她竟然笑我唉……真是搞不懂,人类每天都要屙便便,为什么没有痛苦地想到要去死呢?”

    我毫无反应,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恶魔女的声音在我的脑袋中扭曲,变形,不断回响着。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听没听到你也给我支吾一声啊!”

    听是听到了,可是我现在哪有力气给你『支吾』啊?

    恶魔女对于我的不理不睬态度有些恼怒了,爬上chuang来用脚踢我,当然,我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直到她踢到了第二百一十六脚,终于觉得无聊了,爬下床去看电视了。

    枕头上,已经站满了我的泪水。

    可恶的恶魔女,今日之仇,来日老纳必当十倍强暴!(又来了……)

    时针指向十点,恶魔女看我仍然没有反应,走到我面前,对着我喊道:“喂,我肚子饿了。”

    不光你肚子饿,我肚子也饿啊。

    “喂,你醒醒啊~”恶魔女用她的纤纤细手疯狂地摇着我。

    我感觉地动山摇,生病时的头晕加上恶魔女无情的摇动,终于,我大喊一声:“苍天啊!~~~”就昏死了过去,神魂不知。

    恶魔女因为摇得太用力了,把我一下子摇到了床下,可是我仍然没有给她任何的反应。

    恶魔女终于怒了:“哼,你竟然装死,那就别起来了!告诉你,我一天两天不吸你的生气也不会死的!你就一辈子睡在床底下吧!”说完,她一赌气,拉着被子就要睡觉。

    “呃,呃……好难受……”昏迷中我的只能低声地呻吟着。

    终于,我连低吟声都消失不见了。

    恶魔女忍不住好奇,爬到床边看了看我,随即吓得大叫了一声:“哇,你怎么变火星人了?”

    拜托,红脸那就是火星人吗?那关公关二爷也不是跟我同出一宗了?

    恶魔女用她娇嫩的小手摸了摸我的脸,她的手刚触碰到我的脸,就被烫得缩了回去。

    “喂,老公,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你想要变暖炉也要事先通知我一声啊!”

    晕,恶魔女,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才想变暖炉呢!

    恶魔女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一下子就急了。她慌忙把我拖上chuang去,因为用力过大,我的脑袋在床板上磕磕碰碰撞了五次。你问我怎么知道的?醒了的时候自己摸到的,五个大包,其中还有一个大包套小包。

    “怎么办?这就是发烧吗?怎么才能让他的体温降下来呢?”恶魔女急得团团转。“对了,用那个不就行了!”

    恶魔女拿着我的脸盆,从卧室的喷头里面打了一盆的凉水,然后对着躺在床上人神不知的我,就那么一泼……_

    恶魔女摸着我的脸,温度稍微降了一点。(当然,接近0度的水,往人身上倒,你可以想象得到的)

    可是,没过一会儿,我身上的体温反而更高了,我已经开始满嘴的胡言乱语了。

    恶魔女吓得瘫坐在墙角,没有任何办法。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然后打开房门,飞也似的奔了出去。

    十分钟后,房东太太和文惠一起来到了我家。

    “芭芭莉娅,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要*呢?”房东太太问道。

    晕,谁说我要*?

    看到我好好躺在床上,文惠一声尖叫:“哎呀,看王梓身上全是水,一定是*未果。”

    -_-b你们就误会吧,反正我习惯了。

    房东太太摸了摸我的额头,叫出声来:“怎么额头这么烫?小王是发的高烧。快,小惠,快去家里拿冰袋来。”

    “哦。”文惠赶忙跑出我家,回去拿冰袋了。

    房东太太对着恶魔女问道:“芭芭莉娅,小王身上的这些水是怎么回事?”

    “因为……因为我看他身上那么热,就帮他泼点水降温了。”恶魔女小心翼翼地说道。

    “哎呀,你这个笨姑娘,人发烧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接触冷水了,你这么一来,他不就烧得更厉害了?”

    “嗯,你怎么知道?”恶魔女惊奇地问道。

    房东太太苦笑:“你肯定从来都没有照顾过病人。小两口在一起,以后这种事也是会经常有的。现在,你就来跟我好好学学,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你就不会再干这种傻事了。”

    “房东太太,你真是太好了。”恶魔女一脸的崇拜。

    ※※※※※※※※※※※※※※※※※※※※※※※※※※※※※※

    我的小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差点就死在这个白痴恶魔女手中。

    我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灰蒙蒙的。然后我就看到了恶魔女,她趴卧在我的身边,身体紧紧地抱着我。

    咕嘟——我吞了一口口水。

    难道,昨天一晚她都是这样抱着我入眠的吗?

    我心中对她的怨恨瞬间就冰解了一半。

    就这样静静蜷缩在棉被里看着恶魔女,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腾开来。那是一种比在路上捡到一百块钱还爽,或者比吃了两笼的大肉汤包还要浓郁的感觉。

    那是——幸福?⊙o⊙

    我盯着恶魔女,她闭着眼睛,努了努嘴,皱了皱鼻子,细长的睫毛轻轻跳动着。

    她现在睡在我的床上,抱着我。

    她现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恶魔女——主人……-_-b(后面的话真是多余…)

    我伸出我的手,想要触碰她的脸,感受她的真实。

    可惜恶魔女丝毫不给我面子,就在我要成功时,她咻的一下就转过了脸去,嘴里嘟囔着:“死老公臭老公,我踩死你……”

    我那个汗,见你在梦中还在梦到了我的份儿上,我今天就绕了你,不准备在你的脸上画小乌龟了。

    吧嗒一声,恶魔女又转过身来,一个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

    (╥﹏╥)我招谁惹谁了又?

    好不容易从恶魔女的软香温玉中脱身,我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

    看看表,已经7点50分了。

    糟糕,八点半开课,不快一点不行了,上学快迟到了。

    “王梓,你起来了?”

    “小惠,你怎么来?”

    “不光我,我妈也来了。”

    文惠和房东太太打开房门,从屋外进了来。

    “小王,你的感冒好了点没有?”房东太太关切地问道。

    “嗯。好多了。对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问道。

    “你不想想昨天是谁照顾了你一夜?”文惠喝道。

    “谁?不是她吗?”我望向恶魔女。

    房东太太呵呵笑道:“芭芭莉娅也急得一夜没有睡好觉,跟着我们忙活着呢。”

    “这么说来……呵呵,我想也是,就那个白痴恶……恶婆娘,怎么可能会照顾病人嘛~我没给她弄死就算万幸了。”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芭芭莉娅,虽然她是帮了点倒忙,不过她是真心地想要照顾你啊,你竟然还这么说!”文惠为恶魔女打抱不平道。

    汗,她的那些倒忙,你们千万别告诉我,我怕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那样的刺激。

    “对了,先别说这些了,小王,阿姨特意为你煮的这锅皮蛋瘦肉粥,你快乘热吃了吧。”房东太太替我盛了碗粥。

    “房东太太,真是麻烦你了。大家都别闲着,一起吃吧。”我谢过房东太太,三口两口便喝掉了,确实,我真的是太饿了。

    “小王,你家里怎么连一片感冒药都没有?应该在发觉的时候就乘早吃药啊。”

    “嗯,我吃过了,好像不管什么用。”

    “哦?是什么药,拿来我看看。”

    我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面掏出了夏迪送给我的药,递给了房东太太。

    房东太太喝着粥,看了看药名,便将口中的粥全部喷了出去。

    文惠也看了看药名,然后她拿粥的碗就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啊你们?”我拿着药,自己看了看,一口热粥差点没把我呛死。

    “『花红片』?”我那个超级无敌庐山升龙汗,“……主治经期内分泌失调引起的痛经、白带异常、囊肿、*肌瘤,活血养精,内调外养,月月轻松……”

    我已经无语了,我真的无语了。

    夏迪啊夏迪,你就算是想要害我,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吧?(╥﹏╥)

    ※※※※※※※※※※※※※※※※※※※※※※※※※※※※※※

    “怎么,你还要去上学啊?今天请假吧。”文惠对着我劝阻道。

    “不用了,你不知道,我们学校有一个全勤奖金,没有迟到可以拿到好多好多RMB的。”

    “…………”凸(-_-凸

    凭借我小强般的生命力,我终于赶到了学校。

    坐到了座位上的时候,我感觉我就是世界之王。(真实容易感动的男人啊^_^b)

    “兄弟,病好了没?”丁子对着我问道。

    “差不多了,没死掉我就会好了。你呢?”

    “嘿嘿,我早好了,昨天晚上碰到了一个特开放的妞,运动了几轮之后,什么病都没了。”丁子淫荡地说道。

    我汗,你别再带回点什么病才好。

    夏迪看我的表情有一点怪怪的,她回头看了我好几次。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来到了我的面前,问道:“王梓,你的病好一点了没有?”

    我汗,老子差一点就死在了你的药上面,你现在还好意思问。我决定要骂死她个小贱货!

    “…………呃,好、好多了,吃了你的药之后,立马就觉得舒服多了。”

    我怎么这么贱啊我?-_-b

    不过一看到她胀红的脸,我嘴里的脏字怎么都吐不出来了。

    “哦,那、那就好了。…………那个,感冒药是不能多吃的,吃多了会对身体产生副作用的,所以了……我送你的药就别吃了。”她好像是松了一口气般,从我的面前走了。

    汗,她也是个嘴硬的家伙,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丁子用胳膊捅着我的肋骨,忙问道:“喂,王二,你什么时候跟校花打得那么近了?是不是准备在虎嘴里拔牙,挖那个金臭屁的墙脚啊?”

    “…………”

    “兄弟,如果你挖,我绝对百分之百支持你!”

    “我靠!我才没什么兴趣挖别人墙脚,老子只要原装的,不捡二手的。”

    “瞧你那小样,夏迪一来,你那个嘴咧得就跟八月的石榴一样,还跟老子装。”

    “…………”

    不跟他扯了,这小子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

    ※※※※※※※※※※※※※※※※※※※※※※※※※※※※※※

    在一阵的昏昏睡意中,我和丁子一起渡过了又一个平常的一天。

    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我感觉脚底下有一点的虚浮。

    “喂,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嘛,这么巧,又碰到你了。”金鑫停下了摩托,对着我一脸嘲弄的表情。

    我则立刻报一个笑脸,说道:“呦呦,金大帅哥,咱这是什么缘分呐。您瞧您这么客气,还派专车来接送我,虽然车不怎么样司机也不怎么样,不过既然是您派来的车,我当然得给您面子啦!”说完,我便一把跨上金鑫的摩托,“走吧,带我去金家坟场。”

    金鑫的脸色变了,非常的难看。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说错话了,应该是金家葬场,啊不对,是金家矿场才对。”

    丁子配合着我,在对着金鑫疯狂地嘲笑着。对于别人的打击,就是需要有旁观者才有效果,丁子不愧是我的知音啊!

    谁知金鑫却突然转了个笑脸,哈哈笑道:“好说好说,不过我自从听说了王大帅哥你有一个比我们家的夏迪还漂亮二百倍的女朋友的时候,我就万分急迫想要得见一番啊!不知道今天王大帅哥你有没有空带我们见识一下呢?”

    我靠,这个金鑫,故意着重了『我们家的夏迪』这几个字,仿佛是在对着我炫耀一般。

    我那个汗:“呃~带你见识一下倒是可以啦,不过你千万不要被我们家的那口子的魅力所吓倒。”

    丁子也在一旁搭腔:“对!如果王二家那口子一出来,保准吓死你!”

    “没错!”我附和道。

    ………………

    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_-b)

    “我是说他肯定会被你老婆的魅力所吓倒。”丁子对着我解释道。

    我那个汗啊。

    “哈哈哈哈,那我还真是想见识一番了。”金鑫笑道。

    丁子毫不在乎地说道:“既然想见,那就跟我们走吧!”

    我汗,忙拉着丁子,悄声说道:“我靠,你搞什么,你难道真的准备拉他去看我那个『老婆』啊?”

    丁子轻轻一摆手,说道:“你这就不懂了吧,这叫心理战术。你刚才只是用到了初级的心理攻击,我们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让他在气势和精神上输给我们,那他就连不信都会不敢不信了。”

    “哇靠,高!”

    金鑫一甩头,对着我和丁子喊道:“我是很想去啦,不过今天我和我的达令有约会。哼哼,算你们走了狗运,放你们一马,快滚吧。”

    我和丁子对着金鑫的背影,双双伸出中指——凸(-_-凸

    “啊呸,瞧他那小样,拽得跟死了爹妈似的。”

    “晕,你这嘴也真够毒的。我看他不过是刚刚练会了屁斜贱谱,拽得小弟弟翘上天了而已。反正他也翘不了几天。”

    “嘿嘿,你更毒!”

    “不敢不敢,彼此彼此!”

    两淫男相互吹捧者,但见不远处校门外突然出现了一群人潮,正在向内缓缓移动。

    一堆淫男像是在过节日一般张灯结彩,欢呼着:“我愿为她死,我愿为她亡,我愿做她洞房里的小牛郎——”这铿锵有力的口号,缓缓前来。

    丁子随手抓住一个准备向前包围的淫男,对他问到:“淫友,请问前方有何活动?”

    “你不知道?”那名淫男一脸惊愕,“作为淫男你竟然不知道!!!”

    “究竟是何动静?难道是……”

    “咱们学校来了一个超级大大大美女,学校淫男俱乐部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如何讨伐该『受害人』。”

    “受、受害人?”我有些听不懂了。

    该名淫男解释道:“所谓的受害人,就是诱使我等淫男『犯罪』之人,皆称之为受害人!”

    我和丁子不由得一同举起拇指:“牛X!”

    “哼,低俗……”金鑫不屑一顾地说道。

    “兄弟们,要不要我们一起去看一看这名受害人的模样?”

    “当然当然!”我和丁子一同流着哈拉兹说道。

    “哼,无耻……”金鑫扬了扬自己的头发。

    当然,现场根本就没人鸟他。

    ※※※※※※※※※※※※※※※※※※※※※※※※※※※※※※

    晕,怎么***围了这么多人,这里三层外三层的,挤了不下两百人。

    我和丁子只能远远站在圈外观看,希望能从一堆人头中发现美女的半张脸。(这话怎么说得这么恐怖?-_-b)

    “喂,美女,你哪个学校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嘛~你是今天转学来的吗?”“美女,你Q~Q、电话、E-mail多少啊?家住哪里?父母亲人可曾健在?”“小姐,本人博士本科有房有车,家财万贯父母不在,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

    我靠,那个女的真有那么漂亮吗?妈的,被他们这么一搅和,我倒真的想要一睹这个女人的芳容了。晕,没想到那个金鑫居然也站在了我和丁子的一旁,在垫着脚尖望向人群。

    “那个女的真有那么漂亮吗?我倒真的想见识一下。”金鑫解释道,“不过,我还是最爱我的小迪,这是绝对不会变的!”

    靠,又没人问你话,你自己答个什么劲儿啊!

    “喂,你们能不能让一让啊,吵死人了!”从人堆中传出的女声。

    这就是那个大美女的声音吗?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的声音,听说漂亮的女人声音一般都不会太好听,看来是真的。

    “喂,大美女,你就说一下话嘛~”“对呀对呀,让我们听一下你的声音嘛~”

    “喂,你们烦不烦啊?人家来这里是来找老公的!”

    这一句话立刻让人群炸开了锅。

    “哇,我来做你老公,我来做!”“靠,就你那熊样,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美女,你的老公标准是什么样的啊?”…………

    终于,十分钟后,人群寂静了下来。

    “快停下来,你们住嘴!”人群中的女声似乎有一点嘶哑了,继续喊道,“人家已经有老公了,今天来这里是找自己的老公的,你们快一点让开!!!”

    “什么啊?”“晕,真羡慕那个臭小子。”“当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早被人给辣手摧花强取豪夺了……”“真是的,老子一定要看看这个走了狗屎运的男人是谁!”“对,对,我们也要去看!”…………

    人群开始慢慢让出一条通路。我和丁子都忍不住开始兴奋,噢耶,终于可以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大美女了。看的出来,金鑫也挺兴奋,他抓着头盔的手已经开始发抖了。

    终于,人群散出一条一米多宽的通路,我、丁子、金鑫三个人正好站在通路的正前方,然后我们就看见了——

    没错,你没猜错——恶魔女,站在她旁边的还有文惠。

    丁子一脸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却是吓得差点瘫倒在地,一旁的金鑫则是对着恶魔女两眼发直。

    恶魔女和文惠都看到了我,文惠在对着我挥手。

    我那个冷汗,也只能向她挥手。

    喂喂,丁子,还有金鑫,你们两个跟着挥什么手?-_-b

    恶魔女看到了我,丝毫没有顾及到旁人,冲着我的方向,用她超级好听又诱人的声音,甜甜喊道:“老公!~~~”

    我一个没站稳,差点扑街。

    丁子和金鑫也差不到哪里去。

    恶魔女向我奔过来了,奔过来了。

    我在内心喊道:别过来,别过来,求你别再过来了……

    丁子在内心喊道:她来了,她来了,她对我一见钟情念念不忘,她要投向我的怀抱了……

    金鑫嘴角带着招牌式的微笑,内心喊道:哼哼哼,本人的魅力,让一个美女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喊我老公,真是没有办法,我到底该不该接受这电光火石般的闪电恋爱呢……

    ※※※※※※※※※※※※※※※※※※※※※※※※※※※※※※

    恶魔女穿过了丁子高举的双手,与扶着树摆着POSS的金鑫擦肩而过,站到了已经吓得蹲在地的我的面前,笑嘻嘻地喊道:“老公!没想到我会来吧?”

    我拿开捂着脸的正在哆嗦的双手,蹲在地上,木头一样绷紧的表情,瞪着她说道:“呃呵呵,是、是没想到…………”

    一片哗然,我感觉到了人群的躁动。

    “那个人是谁?”“是园林管理系的王梓。”“王梓?就是那个白板单挑校花的白痴?”“就是他,没想到他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为什么还会看上校花?”“为什么,为什么?我心目中的女神,为什么是这种男人的老婆?”………………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句:“这个世界太疯狂啦,天使给猪当新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