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13.对你不感冒


    打开了热水器,恶魔女在浴室里脱衣服。

    我站在浴室门外,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真的要进去吗?

    此刻的恶魔女可是脱得光光一丝不挂,如果我受不了诱惑被她给那个了,那我不是亏大发了?(-_-b你在想什么啊?)

    我颤颤巍巍打开了浴室的门,双腿颤抖着慢慢走了进去。糟糕,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快,脸怎么这么烫。

    恶魔女刚脱掉沾满污秽的内裤,毫无防备地转身看着我,问道:“老公,现在我该怎么做?”

    恶魔女洁白圆润的肌肤,在浴室昏暗的灯光映衬下,反射着诱人的光彩。下体的秽物,此刻反而平添了一种特殊的诱惑力。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用脑袋撞着墙,嘴中不停喃喃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我好想『空』一下啊~

    恶魔女见我没有反映,对着我继续问道:“老公,你怎么了?快一点来做啊,我的身上好难过。”

    晕。你说的话怎么都这么H?_

    心无杂念,心无杂念,我打开了淋浴,握着淋浴喷头,捂着眼睛对着恶魔女的身上冲去。

    “啊呜……好冷哦。”恶魔女捂着身体惊叫道。

    我拿自己的手试了试温度,因为是刚刚才开的热水器,所以水还没有完全烧开。

    “你就先将就一下嘛,谁叫你刚才那么着急要……洗的。”我汗,我差点就说成了『是你着急要做的』。

    渐渐的,水温已经上来了。我把喷头丢给恶魔女,对她说道:“呐,现在对着自己身上脏的地方洗,要洗干净一点,知道了吗?”

    “什么?老公,你不帮我洗了吗?”恶魔女有些担心地问道。

    “呃……我,我就在这儿看着,你自己洗就好了。”我汗啊,如果我再继续帮你洗,发生了那种事怎么办?我可没那个美色于前不动心的定力。

    “这个样子对不对?”恶魔女对着我问道。

    “嘿嘿嘿,对对对。”我捂着鼻子,淫荡地傻笑着,“要好好仔细洗干净噢。”

    看着一个大美女在自己的眼前洗澡,用自己纤细的玉手揉搓着身体,哦耶,此刻我的鼻血已经如同那壮观的壶口瀑布,倾泻而下。

    “咿呀呀呀~”突然,恶魔女一声性感的惊叫,我一个没站住,扑了街。

    “怎、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水突然变得好烫。”

    我晕,那你也不至于叫成那样吧,让别人听见了会误会的……

    我调着热水开关,对着她解释道:“看好了,觉得烫就往左拧,觉得冷了再往右拧,知道了不?”

    “哇,老公,你好厉害。”恶魔女崇拜地看着我。

    “哇哈哈,那是当然……”我暗爽不已。

    “咿呀呀呀~~”

    我又一个扑街。

    “好冷哦,开关调过了。”

    “…………”我快要崩溃了。救命啊~这里就是人间炼狱……(╥﹏╥)

    调好了温度,恶魔女竟然舒服得又开始哼哼了。

    “原来洗澡是这么好玩,老公,你也来一起洗嘛~”

    ⊙▂⊙

    “呃,这个……这个嘛,不太好吧。嘿嘿嘿……”(觉得不好你傻笑个什么劲儿?)

    恶魔女拿着喷头就往我身上喷。

    “我靠,你干嘛!”

    “来嘛,一起洗嘛。”

    “………………”

    苍天啊,大地啊,我已经忍到了现在了,我觉得作为一个有为青年,能面对如此诱惑忍到我这种程度的已经可以称之为超人了。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

    “是你说要一起洗的,发生什么事我可不负责噢。”我嘿嘿淫笑道。

    恶魔女疑惑地看着我:“一起洗澡会发生什么事?”

    “嘿嘿嘿,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我猴急般地脱掉了衣服,然后一屁股坐到恶魔女旁边。

    感动,我的心里突然觉得无比地感动,感谢老天,我终于也有机会跟美女洗鸳鸯yu了,我还以为一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呢。

    我打开淋浴的喷头,想要往身上喷热水。

    “………………”

    热水没有喷出来。

    “怎么回事?”恶魔女疑惑地对着我问道。

    “热水已经没有了。”(╥﹏╥)

    “没有水了吗?”恶魔女调试着开关。

    突然,一阵刺骨的冷水就从喷头中喷出,全部淋到了我的身上。

    “我靠,你搞什么?”

    “看,还是有水的嘛~”

    “晕,这全是冷水啦。如果没有热水搭配着,怎么洗啊?”

    这个白痴恶魔女。阿嚏,现在可才是三月啊,洗着只有几度的冷水,你想要冻死老子啊?

    “那现在怎么办?你身上的脏东西……”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已经洗干净了。”恶魔女对着我说道,对着我展示她完美的身躯。

    “哦,那就好了。反正我身上本来也不脏。”

    “可是,你现在坐的是我刚才坐的凳子。”恶魔女对着我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嘛………………什、什么?你的意思是……”我那个冷汗如瓢泼。

    我摸向自己的屁股,哦耶,确实,我已经确定恶魔女刚才坐过这个凳子了。

    (╥﹏╥)

    ※※※※※※※※※※※※※※※※※※※※※※※※※※※※※※

    终于恶魔女洗完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一场洗澡大战也终于结束了。

    她是舒服了,我却全身上下难受极了,忍受着心理上和身理上的双重折磨。

    为什么呀?我总是这么倒霉?(╥﹏╥)

    “阿嚏,阿嚏,阿嚏——”我疯狂地打着喷嚏,用棉被捂着瑟瑟发抖的身体。

    没办法,刚才只有用冷水洗了把冷水澡。

    “哇,没想到洗澡是那么舒服的事。以后我天天都要洗澡。”恶魔女瘫倒在床上。

    “随便你。”我捂着棉被,蜷缩在小沙发上,“只要你以后别再吸我的生气的话,想干什么都随便你。”

    “不吸你的生气,那我肚子饿了怎么办?”恶魔女问道。

    “靠,你跟我一样,吃食物不就行了嘛~你不也是觉得人类的食物很好吃嘛!告诉你哦,人类的食物中,比泡面好吃的东西那可是海了去了,特别是咱们中国,八大菜系,满汉全席……”

    “不要!”恶魔女坚决地说道,“我绝对绝对不再吃人类的食物了!”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吃人类的食物,还要屙便便……”

    “………………”

    “屙便便真的好痛苦哦。”

    “………………”

    “所以啦,还是吃人类的生气比较方便,什么痛苦都没有,肚子饿了的时候,亲亲就可以了。”

    “………………”

    “怎么样,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不好!非常的不好!极度的不好!觉得好我脑袋才有病呢!

    “呃呵呵,其实嘛,我觉得……”

    “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我们就解除主仆契约,我去找新的仆人算了。”恶魔女灿烂地笑道。

    “好好好,我觉得主人你的主意真是太好了,为什么你这么聪明美丽善良可爱呢?能让主人你吸我的生气,我都觉得肯定是祖上积德,才能让我碰到你这么聪明美丽善良可爱的主人…………”我掐媚地笑道,眼角却留出了屈辱的泪水。(ㄒoㄒ)

    ※※※※※※※※※※※※※※※※※※※※※※※※※※※※※※

    早上醒来,我觉得头好疼。

    昨天晚上我是恶梦不断,梦到了恶魔女张着血盆大口,要吃掉我的情景,醒来的时候就是一头的冷汗。

    抹了抹自己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好像是感冒了。

    我想要爬起来,可是全身都没有力气,我只能嗯哼嗯哼地喘息着。

    “你怎么了?”恶魔女趴在床上对着我问道。

    “没看出来吗,我感冒了!”我有气无力地答道。

    “感冒?感冒是什么?”

    “晕~感冒就是生病了,身体不舒服了。”

    “你为什么会感冒?”恶魔女继续白痴般地问道。

    “…………因为昨天晚上淋了冷水。”

    “哦。可是我昨天晚上也淋了冷水,为什么我没有感冒?”

    “…………因为白痴是不会感冒的!”

    噼里啪啦K人声不断……

    ※※※※※※※※※※※※※※※※※※※※※※※※※※※※※※

    我终于死去活来般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学校。

    其实我大可以请假不用上课,可是我现在是个毫无防备之力的病人,就这个状态怎么能对抗那只凶恶的母恶魔?

    我瘫坐在课堂最后一排的椅子上,这么偏僻的位置,就算上课打盹儿教授也不会看到。

    正当我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之时,一双无情的大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拼命地想反抗,可是自己身上没有丝毫的力气,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害我在那条街上站了多久了吗?”丁子充满怨念的恐怖声音在我的背后回响。

    “嗯呃~兄弟,你先别急着动手啊,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啊?”

    “我靠,还装蒜,你骗我说那个漂亮美女每次都会经过那条僻静无人的十三街,老子从11点等到早上7点,***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个事的?这个秘密你怎么会知道?”

    “我靠,还秘密呢。你是故意整我的对吧?”

    “那个,怎么会呢。凭我的智商怎么可能敌得过您丁哥的神威虎胆。其实那天芭芭莉娅她十点钟就回去了……喂,兄弟,我今天生病了,你别欺负一个病人啊!”

    “啥?你是说真的?”丁子的手松了下来。

    “我骗你干什么?”

    丁子从背后绕到我的前面,他的嘴上戴着大口罩,也是一脸的白痴像。(为什么“也”呢?)

    “你……你也,感冒了?”我问道。

    “靠,你试着在只有在摄氏几度的凌晨站八个小时给老子看看!”

    我汗~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恒心的。

    两个病怏怏的淫男此刻可谓是同舟共济,同病相怜,同性相恋~(啊对不起,打错了。-_-b)都昏昏沉沉地在课堂上就睡了。

    午饭自然是没胃口,不过一想到回家还得要给那个白痴恶魔女强吻,现在我不得不硬逼着自己吃点东西,否则今天晚上就是我的死期了。

    清汤伴水,素叶漂漂,怎一个凄凉能形容得了?

    我一边垂泪,一边用筷子敲打着汤碗,随口念了段快板——

    “说竹板这么一打啊,我今年是霉到了家;生日倒霉捡本书,它竟然是*;就怪我王梓呀,他一把没忍住;一不小心Y一Y,就做了她狗奴;被她当牛又当猪,还被她当粮库;一不高兴对我打呀,再不高兴对我哭;我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今天有此劫数;只求上天开开眼呀,让我快点结束。”(请用天津话)

    丁子在旁敲着盘子为我伴奏,真是我的知音啊~ㄒoㄒ(喂,你感动个什么劲儿啊?)

    丁子对着桌子上的盘盘碗碗,立刻敲起了一阵节奏极其震撼的鼓点,他还将一双筷子抛向天空,并极度潇洒地接住了其中的一支……

    正当我们要……(等等,另一支筷子呢?)

    -_-b你真的想知道?(想……)

    嵌在不远处抠着鼻屎的大厨的帽子上了。(x_x)

    丁子双手往前一摊,对着围观的各位看客说道:“谢谢,每位三百。”

    霎时间,围观者走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我和丁子落寞地站在食堂的餐桌上……

    “你们看,只有蠢蛋才会干出那种蠢事来,真不知道他们的脑袋里面装得到底是不是茅草。”金鑫讨厌的声音远远传来,他是故意这么大声说给我们听的。

    “我靠,你说什么?”丁子有些怒了。

    我拉着丁子,劝道:“别理他,随他说去。”

    可是金鑫似乎仍然没有停止下去的意思,对着一桌的美眉继续大声说道:“呵呵。我一喊蠢蛋,立刻就有人来搭腔了,你们说这个人蠢不蠢?”一桌的美眉就笑得花枝乱颤。

    “我靠!你说什么?”这次是我忍不住了。

    丁子拉着我,劝道:“你蠢啊,他刚才骂得话你没听到吗?你干吗自己搭茬啊?”

    我囧,真觉得自己好蠢。

    整个食堂的学生们都在暗暗偷笑。

    但现在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我走到金鑫面前,怒声喝到:“姓金的,别以为你有两个臭钱就连老子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金鑫站了起来,带着令人讨厌的微笑,说道:“哼,那个谁谁谁,你算那根葱,在我面前逞什么英雄?如果你不服气,大可以跟我单挑,公平决斗,我要是作弊就是你孙子,怎么样?有没有胆?”

    全食堂数百人的眼神齐刷刷看向了我,等着我表态。

    丁子在后面鼓动着我:“王二,上去干他娘的,老子在背后支持你。”

    我靠,你在背后藏了什么?如果到时候我力有不殆,你上来捅了他两刀,把他捅死了怎么办?哥们儿我可不想害你坐牢啊~

    为了这么伟大的原因,我决心就算忍受再多人的鄙视,也心甘情愿忍受屈辱的不与他单条。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丁子背后的………………

    奶奶个熊的,你把你那支破筷子藏在背后顶个屁用啊?你准备用这根筷子捅他P眼啊?我靠!!!

    我咕噜吞了一口口水,带着冷冷地微笑,说道:“姓金的,今天算你好狗运,要不是老子今天感冒,有你好受的。”我转身拉着丁子,说道:“兄弟,我们走,不与他一般见识……”

    一直到我走出了食堂的出口,食堂里面都是一片的寂静。

    随即,食堂内爆发了山呼海啸般的骂声,我和丁子则是立刻拔腿就跑。

    ※※※※※※※※※※※※※※※※※※※※※※※※※※※※※※

    我强行夺过了丁子的口罩,戴在了自己的脸上,以免被学校内的人给认出来鄙视。

    妈的,这个小子的口罩是哪一年买的,到底有没有洗过啊?靠!

    我选了偏僻的小路,准备从学校后面偷偷溜走。

    其实我不是怕那个金鑫啦,我只是怕让那些以前一直爱慕我的女生们失望,所以才不准备破坏她们心中完美的王子大人!(-_-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什么样人了,还给我装……)

    林荫的小路,我寂寞一人——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希望没人能认出我来。

    她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夏迪靠坐一颗青松旁,读着手中的英文版的《百年孤独》。

    我戴着口罩,快步地从她面前穿过。

    我曾经希望她能看着我、注视我,现在,好奇怪啊,我只是希望她不要再看我,不要发现我。

    “王梓?”她对着我的背影问道。

    我停下脚步,不知道该不该回头答应。

    “嗨!……呃呵呵,看书呐?”我白痴般地问道。

    “嗯。”

    “…………那,我走了。”

    “等等……”她叫住了我,“你感冒了,是吗?”

    “呵呵,你不认为我的感冒只是个借口吗?”我傻笑道。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无语地看着她。

    其实,如果我今天没有感冒,我同样可以找出千万种的理由去逃避那场所谓的公平决斗。

    “其实……”夏迪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其实金鑫不是那种人,他只是……只是求胜和控制的yu望强烈的一些,他的人品并不坏。……所以,请你不要怪他好吗?”

    “呵呵,当然,当然。”我感觉心里一阵酸楚。

    她笑了,带着甜甜的酒窝:“谢谢你。其实……金鑫虽然看起来嚣张,可是他对人还是很温和的,他也总是乐于帮助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就是合不来。”

    “还不是因为你嘛。”

    “你一定认为我是因为和他有那种关系才帮他说话的吧?”

    “呃?难道不是吗?”

    “没有啦,我和他只是普通的好朋友啦。其实,我们也可以做好朋友的,是不是?”

    “嗯,呵呵……”我傻笑着。

    就算我是白痴也能看得出来,说得这么了解他,没一点关系才奇怪呢。

    “对了,我这里有感冒药。”夏迪从她的背包的夹层里面掏出一包药片,递给了我。

    “难道,这是你专门为我买的?”我那个激动啊。

    “不是,我前几天感冒了,但是昨天就好了,还剩下这么多,刚好给你吃吧。”

    汗,你还真诚实啊,说一个让人YY的谎言你又不会少一块肉。

    “谢、谢谢。”我接过药片。

    “王梓,我希望我们能做好朋友,好同学,好吗?”

    “呃,当然。”我汗,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我的初恋就算玩完了。

    “你……不会再往别的地方去考虑了吧?”她还是有些担心。

    我把药片揣进兜里,转身离开,对她摆摆手道:“我早就找了一个比你漂亮二百倍的女朋友了,”我转身对这她露出灿烂地一笑,“我现在对你——不感冒!”

    (∩__∩b)………………

    拜托,你别拿那种同情地眼光看着我,搞得我好像是精神错乱了一样,好不好?-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