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11.击退丁子大作战


    “够,够,够,噢累,噢累,噢累……”

    我哼着小调就奔回了家。

    终于摆脱那个恶魔女啦,那个白痴恶魔女,终于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眼前啦,我再也不用受她的压榨了,再也不用看她的脸色了,再也不用看到她那张讨厌的脸了………………

    呃——我应该好高兴的说……奇怪,怎么觉得心里落下了什么似的?(^﹏^|||)

    该不会我还对恶魔女有留恋吧?!⊙︹⊙

    站在门口,我拿自己的脑袋往墙上猛撞。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再想起恶魔女了!”我对着自己进行着心理暗示。

    “为什么不能想着我啊?”

    ☉_☉!

    我回头往身后一看,什么也没有。

    我左右四处张望了个遍,根本就没有恶魔女的身影。

    “晕,难道我出现了幻听了吗?……一定是被恶魔女折磨久了,身体机能都不正常了。拜托各位神明大人、天使姐姐,千万不要再让那个白痴恶魔女出现了!!!”我恭恭敬敬地在墙上磕了三个头。(墙上?这有用吗?)

    我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门,进到屋子里去。临关门前,我还特意猛然地开了一下门,在门口四处张望了N久,确信恶魔女不在我二百米范围内,才悄悄关上了门。

    “呜呜呜,吓死我了。”

    神经质般地瘫倒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哦耶,现在没人跟我抢电视看啦,我想看哪个台就看哪个台!”

    连续换了几个频道,都是***广告:今天你洗头了没?今天你补钙了没?今天你投票了没?(原谅我的广告吧…)

    我无聊地关掉了电视,看了一眼我可爱的小床,然后一下子蹦到了床上。

    “哦耶,现在我可以睡床啦,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再没人可以独霸我的床啦!”

    ………………

    床上传来隐隐的香气,我使劲在枕头上、被子上闻了又闻,那是恶魔女身上的味道。

    有些天没洗澡了,我从床上起来,打开热水器,准备好好洗个澡。

    翻开衣柜,里面塞满了恶魔女的衣服。

    晕,这个恶魔女,就算离家出走也要带着自己的衣服啊!哦,对了,她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个家里的钥匙嘛~

    我在一堆恶魔女的衣服中翻找着自己的衣服,淡淡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

    这件是恶魔女的洋装,我还在她穿上之后嘲笑她像个老太婆,结果被她狠狠K了一顿。

    这是恶魔女的兰格子裙,虽然她穿上去显得挺好看的,可是我硬是说她穿上去很土,结果我头上的两个包到现在还有点痛。

    这是恶魔女的胸衣,嗯——真是大啊,还挺柔软的……(喂,你别一边摸还一边傻笑再一边流口水好不好?-_-b)

    哇,这是恶魔女的内裤嗳……(^_^b王梓大人,你就饶了我们吧…)

    终于,我找到了我最爱的那条红色短裤,带上香波沐浴露,哦耶,我要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

    温热的水滑过我的脸庞,流冲刷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心里有着一层冰冻一般,仿佛用什么热水也无法溶解。

    恶魔女现在会在干什么呢?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肚子饿了,正在吸取一个倒霉男人的生气吧,嘴对嘴的……(︺︹︺)

    呃,我靠!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苍蝇?我扇,我扇扇扇!!!

    ※※※※※※※※※※※※※※※※※※※※※※※※※※※※※※

    洗完了澡,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书,认真地在对着一本《PlayBoy》温习功课,正温习得过瘾的时候,突然——

    咚咚咚……敲门声。

    “谁啊?”我问道。

    门外没有回答。

    是恶魔女吗?她回来了?

    我如同飞一般地奔向门边,打开了门。

    我看到了丁子那张满是淫荡笑容的讨厌的脸。

    噗的一声,一堆泡沫就喷到了我脸上。

    “王二,恭喜你,终于摆脱了拖油瓶。欢迎你重新加入极品单身淫男俱乐部!”

    “我靠,你喷的这是什么?”我擦着脸上的泡沫。

    “这是增加气氛的道具,哥们儿我想要给你来点惊喜。”

    “哦,我知道。这是什么成分的,对人体有没有害什么的?”

    “别担心,就是刮胡泡沫,没问题的。”

    “………………”(☉⊙#)

    我抢过他手中的瓶子,往他脑袋上猛喷。

    最后,两位圣诞老公公一起在洗手间好好清理完毕,又重新和好坐到了沙发上。

    “王二,今天准备怎么好好庆祝?”丁子用毛巾擦着脸,对着我满怀期望地问道。

    “能怎么庆祝。我家里现在只剩泡面了。”我翻开橱柜,指给他看,“看,还有一包,咱俩一人一半,怎么样?”

    “靠,不是吧?怎么的也得出去买点儿卤菜鸭肠鹅粉之类的下酒菜吧!”

    “嗯,好主意。”

    “那你还不快去?”

    “…………我只有三十二块八毛六,加上我下午刚刚『赚』得的四块六毛二,你说我买点什么好呢?”

    “………………”

    “嘿嘿,丁哥,麻烦你啦。我知道你身上还有几百块余钱,总比哥们儿这点资源丰富吧。”

    “好你个王二,居然算计到我头上了。不过为了庆祝你摆脱人生的第一道劫难,老哥我今天就大发慈悲吧……”

    “嘿嘿,多谢你啦,丁哥,你是我亲哥!”有便宜不占是混蛋,再无耻的话此刻我都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来。

    丁子出去买东西了,我就把我的小茶几上的垃圾收拾干净,然后腆着一张空肚子静静等待食物的到来。

    妈的,丁子这小子来得真是慢啊。我靠!他是不是准备跟我吃宵夜?

    『咚咚』敲门声。

    我愤怒地打开了门,喊道:“我靠,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知道我等得多着急吗?”

    汗,门外站的是房东太太的女儿文惠,她似乎被我刚才粗暴的喊话吓到了。

    “呃,抱歉抱歉,我认错人了。你怎么来我这儿了?”我赶忙解释着。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呃,芭芭莉娅她不在吗?”文惠冲向我的房间内张望了一下。

    “呃,是啊。可能她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吧。”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心里面有着一股小小的酸楚,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会的,”文惠对着我喊道,“芭芭莉娅绝对不会抛弃你的,看到你这么着急担心着她,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哦,呵呵,是吗?”我傻笑着应付道。

    什么跟什么啊?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那个,你还没吃饭吧?”文惠对着我关心地问道。

    “嗯。”我诚实地答道。

    “待会儿我给你送点饭菜过来。”

    “不,不用了,其实……”

    没等我说完,文惠就一溜小跑下楼去了。

    ※※※※※※※※※※※※※※※※※※※※※※※※※※※※※※

    丁子总算是姗姗来迟,带着几个小菜,一打啤酒,然后我们就开喝,海吃,胡吹。

    酒过三巡,丁子向我打听起我那个传说中比夏迪还要漂亮二百倍的女朋友,我自然是能糊弄就糊弄,能跳过就跳过,能避重就就轻,暂时把他给糊弄过去了。

    “王二,别担心,其实你的条件也不算很差,还是有鼻子有眼的嘛,虽然鼻孔大了些,眼睛小了些,嘴巴厚了些,眉毛短了些,耳朵长了些,头发秃了些……不过,总体来说,你还算是一个帅哥嘛~”丁子对着我『夸赞』道。

    “谢谢。”-_-b

    “不过有句俗话说得好,『只要是男人,就***帅哥!』”丁子补充道。

    “我靠!你这到底是夸我呐还是在臭我啊?”_

    “想开点吧,没有鱼弄点虾蟹也好,别那么挑剔了。就咱们这种条件,能找到个跟咱们说说心里话的老婆已经很不容易了。”┱_┲

    “算了兄弟,不扯这些了,喝酒!”╥﹏╥

    两个淫男边喝酒边痛苦,好一幅人间感人悲喜伦理同性剧。(最新剧种...^_^b)

    『咚咚』——敲门声。

    “王梓,王梓,是我,快开门!”文惠的声音在门外回响着。

    丁子一听是女人的声音,对着我问道:“王二,谁呀?你老婆杀回来了?”

    我汗:“不是,是房东太太的女儿,叫文惠。她说要给我送点菜来。”

    “哦?会不会对你有意思啊?”丁子淫荡地笑道。

    “呸,人家还是小姑娘呢。我只是帮她补过几课而已。”

    “哦,这样啊?如果你不要,那我就去帮你接手啦!”说完,丁子就准备前去开门。

    我赶忙拉住他:“喂,别乱来,人家可是好姑娘,你可别胡来。”

    “看吧看吧,着急了吧?”

    “切~随便你怎么说吧。”我汗。

    不理会丁子暧昧的眼神,我赶紧去开门,丁子也无耻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打开门,我看到了文惠,然后又看到了恶魔女。

    (∩_∩)-(☉_☉b)-(⊙▂⊙|||)(我当时表情的转换)

    文惠对着我笑道:“嘻嘻,你看我把谁给带回来了?”看到了我身后的丁子,她继续问道,“咦,你有客人啊?”

    “…………”“…………”我和丁子都无语了。

    我是因为看到恶魔女而震惊,丁子是因为看到恶魔女而惊为天人。

    恶魔女的脸半点嗔怒,又带有半点含羞,可以让任何男人都疯狂迷恋上的可爱表情。

    “你、你、你、你、你……”我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芭芭莉娅从下午一直都在我家里呢。”文惠对着我解释道。

    恶魔女脸带娇羞,用她动人的声线,娇柔地对着我喊道:“我回来了,老……”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忙一声大喊:“哦耶,你不是那个芭芭莉娅嘛,好久不见了,哇哈哈,没想到居然又见到你了。怎么了,一到这儿就来见你老哥我了?哇哈哈,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呵呵呵呵……”我头上那个汗,像喷泉一样不停地喷出。

    在场所有人都为我这一惊一乍的话语所惊愣了,一脸迷茫地看着我。

    我拼命地对着文惠和恶魔女使着眼神:靠,千万别暴露我和恶魔女的关系。

    恶魔女白痴般无辜的眼神。(6_6)?

    文惠则是一脸了解的眼神。(^o^)!

    还是文惠你比较善解人意啊!

    只有丁子一脸怀疑地看着我。

    我对着丁子介绍道:“丁子,这就是文惠远房的表姑妈……啊不,表弟妹……什么呀,表姐妹,芭芭莉娅。大家认识一下吧!”

    丁子赶忙掐媚地握住恶魔女的小手,一脸贱笑地自我介绍道:“小弟丁夏东,名牌本科体健貌端无不良嗜好有住房年薪百万名字长那个也长……能认识您这么美丽大方温婉善良品质高尚气质不凡的小姐真是万分荣幸之至!”(真是够淫荡的自白…)

    操,你泡妞的时候能不能换一套词啊?靠,你的脏手还准备要握多久啊?-_-#

    恶魔女一脸白痴像地答道:“哦,我叫芭芭莉娅。……你说你的那个很长,到底有多长啊?”

    一阵北极风暴吹过。

    “嘿嘿,你看看就知道了。”丁子淫荡地说道。

    “好啊,哪天让我看一看吧。”恶魔女傻傻笑着,还补充道,“你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啊?”

    我那个成吉思汗。(-_-||||)

    我一把扯掉丁子握紧恶魔女的手,对着她傻笑道:“呵呵,我看你还是不要看的为妙,会影响胃口的。”

    “为什么啊,老……”

    “啊!!!那是因为——因为……你看就丁子他这熊样,你想『吃饭』吗?”我赶紧组织了这一句只有恶魔女才能听得懂的话。

    “哦,我想起来了,”恶魔女指着丁子突然喊道,“你就是王梓说的那个肉很好吃的丁子吧!……不过看你的样子,也没有多好吃的样子嘛~”恶魔女又摇摇头。

    我晕,这是我第一次碰到恶魔女时临时拉丁子作垫背,跟她扯的一个谎,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

    丁子一脸白痴像地问道:“啥?我……好吃?”

    文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补充道:“是啊,芭芭莉娅只有看着王梓的时候才能吃得下饭。”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伸着食指:吁吁吁……

    “呃,你和芭芭莉娅一起来给我送吃的啦,真是感谢。好了,我知道你们也累了,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我赶忙要将她们赶走。

    丁子在拉我的衣服,用眼神对着我说:靠,你干吗赶美女走哇?

    我装作没看见,丁子拉我衣服的劲儿就更大了,结果——

    我的裤子就被他给拉了下来,露出了我红色的内裤……-_-b

    乖乖女文惠自然是被这么火辣香艳的场面吓得一声尖叫,拽着恶魔女就往楼下跑。

    “喂,美女,你等等呀,你电话号码多少啊?”丁子仍然不放弃地向着楼下追问道。

    我极度郁闷地拉起自己的裤子。

    “我靠,王二,你刚才秀逗啦,那个美女可是比夏迪漂亮二百倍的超超超级大美女哎,你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跑她了?”丁子对着我骂道。

    “呃,我这个人你不是不知道,一碰到美女就没辙,连我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我这样答道。

    “唉,说得也是。不过,有些奇怪啊……”丁子怀疑地看着我,“我记得你说过你的老婆就是比夏迪还漂亮二百倍的美女,会不会是刚才的那个女人?”

    我汗,你的感觉也真敏感啊。

    “你看着我,”我指着自己的脸,“就我这个囧样,人家美女会喜欢我这样的吗?”

    丁子瞪着我的脸看了半天,才舒了一口气道:“嗯,我看也不像。”

    我一个扑街。

    丁子对着我继续说道:“就算她不是你的老婆,难道你就没有想把她变成你的老婆?”

    “当然没有!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个女人呢?”晕,我感觉自己反应过大了。

    “我靠,我看刚才你是故意把她支走,就是怕我把她抢走了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亏得我推心置腹把你当哥们儿。”丁子假装在抹眼泪。

    “晕,我不是那样啦。其实我是在救你啊,为什么没有人能理解我呢?”我才想要哭。

    “你已经救不了我了,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她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是我的解药,只有她才是我的灵丹。”丁子抱着我门前的柱子,款款深情地说道。

    “你可要小心,她可是一杯让你忘情的毒药啊……”-_-b

    “别说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丁子抱着柱子扭扭捏捏作娇态状。

    我恶心得蹲在墙角吐了半天。

    ※※※※※※※※※※※※※※※※※※※※※※※※※※※※※※

    我跟丁子继续喝着酒。

    我看了看表,已经快11点了,一会儿如果恶魔女回来了怎么办?那到时候不就什么都穿帮了嘛~

    我对着丁子试探性地问道:“丁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家去睡觉觉?”

    丁子抱着啤酒罐,扭捏地答道:“我准备住到芭芭莉娅爱上我为止。”

    我吓得将口中的啤酒全部喷了出去,瞬时酒桌上泛起一道绚丽的彩虹……

    “愿我与芭芭莉娅的爱,就如同这绚烂的彩虹,多姿多彩~”丁子幻想道。

    嘿嘿,你就没想到这道彩虹过不了几秒就会消失么?-_-b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丁子真得要住我家那么久,那肯定会穿帮的。

    不行,我得要快点想个办法,赶紧把丁子从我家里支走。

    叮咚!灵感来了!

    我故意跟丁子拼酒,然后装做喝醉了一般。

    终于,满脸红光的我,呢呢喃喃地对着丁子说道:“哎呀,兄弟,你知道那个芭芭莉娅,我有多喜欢她么?”

    “哦?你怎么个喜欢法?”丁子似乎没有喝醉,他对我的话题来了兴趣。

    “我收集了她好多好多的情报和信息,想不想听啊?”

    “想啊想啊……”

    “嘿嘿,我不告诉你。”(这不犯贱嘛~-_-b)

    “王梓大帅哥,你最大方是不是?来来,咱们喝酒,喝酒。”丁子这小子想要继续灌醉我。

    我灌下了一罐啤酒,对这他说道:“芭芭莉娅她每次都在深夜12点回家,会经过第十三街区那个无人的小巷口。”

    “啥?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嘿,当然是跟踪的啦。每次到了那个地方,都只会剩下我跟她两个人。这个时候嘛~当然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HOHO……”我淫笑道。

    “那,你到底干了什么没有?”丁子紧张地问道。

    “嗝~嗯……暂时没有,我没那个胆啊。”

    “哈哈,果然像你的风格。”

    …………

    就这样,我又故意多喝了几瓶酒,然后就那么昏昏睡过去了。

    “喂,王二,王二,醒醒~”丁子推着我,当然,我没有任何反应。

    丁子一阵贼笑,然后偷偷摸摸地穿过满地的瓶瓶罐罐,穿上自己的外套,哼着小曲,飞也似地奔出了门外。

    嘿嘿,就你这个小丫的,敢跟我斗?

    嘿嘿,知道本王梓大人的厉害了吧?

    奇怪,为什么我站不起来了?……

    晕,真喝多了,胃里翻江倒海,我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