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6.何为恋爱


    当我捧着饭盒走进食堂的时候,四周围突然传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嘘声。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嘿,王梓,不错啊,白板挑战校花!”“还跟着人家一起去饭店海吃了一顿,敲了人家大帅哥一笔啊!”“好样的,你的脸皮厚度可以去申报世界纪录了!”…………

    我感觉全身一阵热汗一阵冷汗的不停交替。

    喂,这件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黄小玲同学张着大嘴,口水四处乱喷的向周围的人们在演讲,我想我很清楚了。

    现在我真恨不得拿我的臭袜子去塞进她的那张可恶的大嘴巴里面。(-﹏-#)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移动到座位上的,丁子一拍我的肩膀,我就瘫软在了座位上。

    丁子笑嘻嘻地说道:“喂,兄弟,厉害啊,你的事迹现在全校都知道了。”

    “呃呵呵,是吗?”我虽然在笑,可是却好想哭啊。^﹏^

    “兄弟,你现在是我们这群没人要的淫男们心目中的偶像了!”“对呀对呀,王梓大哥,你收下我们这群小弟吧,教我们怎么能在失恋后吃死情敌。”“是啊是啊,你是我们心中的大神……”一群淫男包围着我,还用崇敬的眼光看着我。(其实是嘲笑的眼光^_^b)

    “那、那当然,老子的功夫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得会的,哇哈哈……”我得意而疯狂地大笑着。

    “呵呵,被拒绝得多了,脸皮当然会越来越厚的,对吧?”金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气焰嚣张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恶狠狠地瞪着他。

    金鑫用手扬了扬自己的头发,头皮屑随风乱舞,大家都紧张得护住自己的饭盒。

    “哎呀,那么生气干什么?我想如果你的脸皮真的是那么厚的话,本来还想请你再一起吃午饭的呢。”金鑫笑道,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唉,没想到那个谁,你竟然是这么挂不住面子的人呢。”

    我静静走到他的面前,与他四目相对,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我咧开嘴一笑:“你是说真的?”(∩_∩)

    唰的一下,全食堂的人都扑了个街。

    金鑫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扬了扬自己的头发,带着冷汗笑着说道:“呵呵,这、这是当然。我这个人就是钱多,你今天想吃多少,我都请客。呵呵,一个饭桶我还是能填得满的。”

    “好了,金鑫,别说了。”夏迪从餐桌旁起身,上前来拉住了金鑫。

    离去的时候,她的眼神是冷冷的,仿佛我是个根本不存在的空气一般。

    我拿起饭盒,静静走出了喧闹的食堂。

    我坐在食堂外那一小片的草地上。

    虽然说是草地,可现在这个季节根本就没有草,只有干枯的树叶和黝深的黄土。

    靠着干秃秃的梧桐树的树干,我用颤抖的手握着筷子,吃着饭盒里的饭菜。

    眼睛胀胀的,鼻子也酸酸的,可是我不想哭出来。

    我艰难地咽下一口饭菜,一个人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你在干什么?”她柔声问道。

    “吃饭啊。”我望向她,逆光中,我只看到一个身着奇异服装的女子。她的脸在逆光中看不清楚,却有一双散发着奇异光彩的双眼。

    “你的眼睛红红的。”她关切地问道。

    “嗯,因为辣椒,这个辣椒太辣了。”我笑着答道。我承认,我笑得很傻。

    她盯着我的饭盒,里面根本就没有辣椒。

    她转身离去,轻柔地声音远远传来:“少吃一点辣椒。”

    她的背后,背着一个方形的长盒子,看她的装束,倒是有一点像术士之类的。

    奇怪的女孩,我只能这样形容她,目送着她远远向图书馆走去。

    ※※※※※※※※※※※※※※※※※※※※※※※※※※※※※※

    终于,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我得把饭盒送回食堂。虽然不原意,不过我还要再进去一次。

    食堂里面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大多数人吃完饭都直接回教室去了。

    丁子走上来,拍着我的肩膀,关切地问道:“兄弟,没事儿吧?”

    我摆摆手,准备把饭盒送回去。

    晕,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金鑫这个小子竟然陪着夏迪一起来还饭盒。

    我傻傻笑着说道:“那、那个,要不你们先请。”

    金鑫不客气地说道:“哎呀,那怎么好意思,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夏迪拉了拉他,对着我说道:“先来后到,你先吧。”

    “哦。”我笑呵呵地把饭盒送了回去,准备离开。

    “切,就这样的人,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我看他是一辈子都别想追到女孩子。”

    背后传来了金鑫那令人讨厌的笑声,我感觉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妈的!转身,上前,我潇洒地抓住了金鑫的衣领,用冷冷的眼神瞪着他。

    丁子在一旁煽风点火:“王二,上啊,揍死他,扁死他!”

    我靠,你这么想扁他,自己来啊。

    我偷偷观察了一下自己和他的体型,他比我高半头,人也比我壮一圈,而且今天早上我才刚被恶魔女给吸取了生气,现在只剩下半点力气。要是真就这么打起来,我还真***没什么胜算。但如果就这么算了,那我还算是男人么?

    “你说我一辈子都追不到女孩子是不是?”我冷冷地说道。

    “呵呵,当然,就凭你这样的人,我看你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金鑫一脸挑衅的神色。

    “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就我这样的人,还就是有了女朋友了,怎么样?”

    “是吗?就你这样的,能找到女朋友?别随便抓一只恐龙就说是女朋友。”

    “哼,她不光不是恐龙,而且比你旁边的这位还漂亮两百倍。”我充满自信的笑着。

    围着我们两人的观众们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怀疑这个王梓是精神受了刺激而开始胡说八道了。

    丁子在人群中向我喊道:“王二,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今天早上。”我答道。

    ………………

    一阵冷风吹过。

    金鑫将我抓着他衣领的手打开,笑地说道:“既然这样,那么王梓大帅哥,能不能为我们引见一下你的女朋友呢?”

    金鑫认为我是在吹牛,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交到比夏迪美丽两百倍的女朋友。

    所有人都一脸期待的样子,毕竟能比夏迪漂亮两百倍的女孩子,谁都想见一见。

    呜呜呜,难道真的要我把恶魔女带来给他们看吗?

    大家都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我,等待着我表态。

    我带着似有似无的神秘微笑,环视了周围的一群人,淡淡然望向窗外,说道:“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

    又一阵冷风吹过。

    我拉着丁子,搭着他的肩,笑着对他说道:“兄弟,走,一起打球去吧。”

    一群人对于我的无耻,无不极度“友好”地向我伸出了中指。凸(-_-凸

    ※※※※※※※※※※※※※※※※※※※※※※※※※※※※※※

    放学了,我跟丁子一起回家。

    丁子也在校外租了房,与我不同的是,他的房子里经常更换女主人。丁子本求着女人不在质量而在数量的坚定信念,秉持着娘不好看不一定孩子也不好看的伟大原则,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爱国主义泡妞行动,是我等淫男的标准模范,被授予全国十大种马杰出青年的荣誉称号。

    丁子搭着我的肩,神秘地笑道:“王二,哪天我上你家,看看你老婆去。”

    “嗯?你相信我说的话?”我有些冒汗。

    “当然,所谓哥们儿,就是要互相的信任的嘛。虽然你的老婆是丑了点,但是丑媳妇儿迟早也是要出台的。”

    晕,根本就还是不信嘛。

    “拜托,什么叫『丑媳妇儿迟早是要出台的』啊?”我汗。-_-b

    “出台就是指要走出台面,所有想到YY处的淫男们都给我投推荐啊!”丁子淫荡地说道。

    “唉,你不信算了,反正我也不是自愿的。”我有点委屈。

    丁子有一点惊讶,对着我小声问道:“王二,你老婆真的有那么丑吗?”

    呜呜呜,刚好相反,是因为太漂亮了。不过太漂亮我也没那么烦恼,还因为她是个专门吸取男人生气的恶魔女。光这样我也不会那么烦,她不光只是任性,而且还是个没大脑的白痴恶魔女。

    为什么我王梓大人会落在那种白痴的手上啊?!(╥﹏╥)

    “喂,王二,别哭了,哥们儿不是故意要挑你的痛处。想开点吧,其实关了灯的话,都是一样的。”丁子对着我安慰道。

    呜呜呜,这算是什么安慰啊。

    ※※※※※※※※※※※※※※※※※※※※※※※※※※※※※※

    唉声叹气地回到家,奇怪,恶魔女居然不在家。

    难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因为肚子饿而出去“打猎”了吗?

    如果她引起全市的骚动,最终出动了咱们亲爱的解放军特警部队,用枪啊炮啊手雷啊原子弹啊什么的,把她打死了怎么办?如果上头一追查下来,发现是我这个杰出青年因为从图书馆借来的一本*,不小心才释放出了这个恶魔女,导致了无数优秀男同胞死于魔口,我会不会被他们直接拉出去枪毙?

    呜呜呜,不敢想了,冷汗冒啊冒啊的,我感觉自己最近都快变成喷泉了。

    赶快收拾打包,我准备游泳去非洲避避风头。(拜托,你游得过去吗?^_^b)

    就在我打包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恶魔女居然回来了,跟在她后面的是房东太太的女儿文惠。

    恶魔女手中大包小包的全是衣服,身上穿的好像也是新衣服。

    “哎,王梓,你准备去哪儿啊?”文惠对我问道。

    “呃,没准备去哪。倒是你们一起去了哪儿?”我反问道。

    恶魔女一脸的兴奋,说道:“今天文惠带我去商场了,里面有好多好多好好看的衣服哦。看,我买了这么多的衣服呢。”

    “哦,去商场买衣服啊~吓死我了,只要不是出去『吃饭』就好了。”我松了一口气。

    “啊?吃饭?这么说来,逛了一天的商场,我的肚子好饿了。”恶魔女对着我说道。

    我赶忙手舞足蹈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跑到她跟前悄声对她说:“『吃饭』的问题等会儿再说,好不好?”

    恶魔女点点头,然后在我的面前转了一圈,问道:“看,我的新衣服好不好看?”

    “呃,当然好看。”我有点呆掉了,恶魔女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地好看。(还嘴硬^_^b)

    “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都是我帮她挑的衣服呢。”文惠一脸的得意,对着我继续说道,“告诉你哦王梓,今天带芭芭莉娅去商场的时候,我们被一大群男人给围住了呢,好不容易才脱身。后来一直到了女子专层才摆脱了那群讨厌的男人。没想到芭芭莉娅的魅力居然这么强大。”

    那是当然,就她那天使的容颜,魔鬼的身材,不想被男人注意都难。如果那群男人知道了这个恶魔女的真面目,不知他们还会不会再想上来搭讪了。

    “对了,这些衣服看起来都挺贵的,是你出的钱吗?”我对着文惠问道。

    “没什么,小意思。我想芭芭莉娅离家出走,肯定是没带多少衣服的,所以就带她去买了几件。”

    “哦,一共多少钱?我给你。”我从兜里掏出皮夹,准备点钱给她。

    虽然我是一个淫男,有时候也会喜欢占些小便宜,但是房东太太一家都是好人,我不喜欢占好人的便宜。

    “呵呵,你跟我客气什么。”

    “不行,芭芭莉娅是我的女朋友,她买东西的钱当然应该有我来出,怎么能让你破费呢。”我突然觉得说出这番话的自己好帅,恶魔女也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

    “哦,这样啊。那么请付两千三百六十九快四毛。”文惠双手一摊,准备接钱。

    我扑到在地。

    “这可是打折后的跳楼价哦。”恶魔女在旁边补充道。

    “他们商厦在哪里,我想去那里跳楼。”我趴在地上哭道。

    文惠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没钱,嘿嘿,逗你玩的。”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别,这钱我会在交房租的时候慢慢还给你的。”

    “哼,看不出来你还挺倔的。随你的便,我回家了。”文惠一脸不高兴地走了。

    恶魔女等文惠走后,立刻拿起一堆新买的衣服,就去浴室换装了。

    我走向浴室,准备好好说教她一番。晕,她怎么连门也不关?!

    我看到恶魔女脱下外面的羊绒毛衣,露出粉色的贴身内衣,鼻血“轰”的一下就喷了出来。

    哦耶,太刺激了。(o≧﹏≦o)

    我赶忙转过脸去,捂着鼻子,带着鼻音对恶魔女喊道:“喂,恶魔女,以后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知道吗?”

    “为什么?文惠是我们的好朋友啊!”恶魔女不解地问。

    “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行。因为那毕竟是人家的东西,别人的东西就算再好也不是你的。如果你真有什么想要的话,跟我要就行了,别再向文惠她们要。”

    恶魔女歪着脑袋,问道:“为什么我跟你要就行,跟她们要就不行呢?”

    “呃……因为……因为我们是恋人嘛~你昨天不是才说要跟我恋爱吗?只有恋人间才可以相互索要宝贵的东西,跟朋友或是陌生人都是不可以的!”

    我汗,我这么说应该不算错吧。

    恶魔女抓了抓头发,问道:“是这样吗?那么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呃……也不是这样啦,只要我能买得起的……”

    “我要金项链,我要金戒指,我要金手表!……”恶魔女嚷嚷道。

    我一个扑街,怎么突然感觉恶魔女变成了农村小媳妇儿。

    我愤怒地转过头去,喝道:“我靠,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哪有钱买金项链金戒指给你啊!………………”⊙o⊙

    恶魔女什么时候连内衣也脱了,现在她正在脱淡蓝色的小胸衣。

    “扑扑”,我的鼻血又一次喷涌而出,哗哗地呀。

    ※※※※※※※※※※※※※※※※※※※※※※※※※※※※※※

    我从昏迷中醒来,恶魔女已经换好了衣服,正蹲在地上看着我。

    “喂,你有没有搞错,我又没有吸你,你怎么就晕倒了?”

    “呃……没什么,最近贫血。”我从地上爬了起来,问道,“恶魔女,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什么金项链金戒指啊?”

    恶魔女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指着电视上说:“看,我看这个上面的女人,说要想跟她谈恋爱,就要那个男的给她买金项链金戒指。我想我比那个女人好看多了,为什么你就没买金项链金戒指给我呢?”

    倒~这万恶的肥皂剧,把我们单纯的白痴恶魔女祸害成什么样了?还好她看的只是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如果她看的是武侠剧,那么她来跟我说:『如果你要证明你爱我,那就去跳崖给我看』那我该怎么办啊?-_-b

    “切,金戒指金项链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最好的东西。那天我买点更好的东西给你。”我这样说着,其实心里打的主意是:嘿嘿,随便挑点铜的铁的首饰骗她说这是最贵的东西,这不就万事大吉了嘛~哇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恶魔女好像很高兴,她一下子跳了起来,说道:“好,那你就送我钻石戒指吧!”

    ………………

    一阵龙卷风吹过。

    我浑身冒着冷汗,颤颤巍巍地说道:“啥、啥是钻石戒指?……”

    恶魔女解释道:“钻石戒指你都不知道啊?就是闪闪发亮的,人类首饰中最贵的那种啊。我要你给我买十五克拉的至尊钻戒!”

    “那个……钻石……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感觉全身冰凉,像是掉进了冰窟。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嘛~~~”恶魔女笑嘻嘻地说道。

    我突然很想把那句该死的广告词改一下:『钻石恒久远,一颗我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