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3.主仆契约


    当我拿着一堆的衣服回到房间时,恶魔女还在呼呼大睡。

    我把这一堆的衣服全部都丢到了床上,恶魔女嘟嘟囔囔的梦呓着:“呜呜,我不能再吃了……”(真是没品的梦话)

    …………

    梦中都在想着吸取全中国七亿男同胞们的生气……

    “喂,天亮啦!喔喔喔……”我学着公鸡打鸣,在恶魔女的耳边大喊道。

    恶魔女“咿呀”一声被我惊醒,睁着一双睡眼朦胧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

    “呐,这些衣服,你挑喜欢的穿上吧。”我红着脸把视线从她裸露的上身上转开,说道。

    “为什么要我穿这些衣服。”她打了个呵欠,丝毫没有穿衣的意向。

    “喂,拜托,你不穿衣服这像什么话?再说,现在可还是冬天,就算你想出门,也得穿上些衣服吧!”我喝道。

    “嗯……我要出去吸取别的男人的生气,这样也确实有点冷。”

    汗。这个恶魔女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

    俗话说得好,所谓胸大无脑,真是至理名言啊!

    这个恶魔女的胸部也真是有够“海”的,应该有D罩吧?不对,应该有E罩。怎么文惠的胸罩都只能遮住她小半个的胸部,难道是传说中的F罩杯?!⊙o⊙

    感觉鼻子间一股热流不停地流下,我则傻笑着看恶魔女在穿衣服。

    恶魔女总算是慢慢悠悠地将衣服换好了,而我则已经血流满地,头晕目眩。

    米色的针织毛衣,从领口可以看到里面的粉色内衣,蓝色的长裤,外面还套着绿色的百褶绣花裙,绝对一个绝种清纯美少女。

    我那个口水流得哗哗的呀……

    “好看么?”恶魔女对我问道。

    “呃……嗯。”我点点头,她的笑令我感觉脑袋一阵晕眩。

    “不过人类的衣服好麻烦啊,你看,”她指着自己的背后,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块肿起,“我的翅膀都不能伸出来了。”

    我扑到在地。

    “你就将就一下吧……”我倒在地上说道。

    “唔。那也只能这样了。”

    暮色渐黑,我那小屋子黑得更是快,一眨眼的功夫,房间里就已经一片幽暗了。

    “嗯,冬天的天色黑得真快。对了,人类,你们不点蜡烛么?”恶魔女对我问道。

    “什么?蜡烛?你活在公元几世纪啊?”我顺手打开了电灯,房间里立刻一片亮堂。

    “哇,没想到你也会魔法,这是什么魔法?”恶魔女兴奋得叫着。

    “嘿嘿,这个叫做‘电灯’魔法。你只要说出咒语‘我是猪’它就会自动开关了。”

    “切,你骗谁呀?”恶魔女对我翻了一个白眼。

    “不信你试试呀。”我坏坏地笑着。

    恶魔女似乎有点兴趣,她望着电灯,然后对着电灯小声说道:“……我是猪。”

    电灯没有反映。

    “看,你果然是在骗我,看我怎么教训你!”恶魔女有些生气,伸手要来K我。

    “等等等等,刚才是因为你的声音太小了,你再喊大声一点,才会有反应。”我赶忙解释道。

    “切,还想骗我。你真当我是猪啊?”恶魔女似乎长了点脑子。

    “呵呵……你再试试嘛~如果不行你再教训我也不迟啊。”

    “嗯……我再试试,如果让我发现你敢骗我,嘿嘿……有你好受的!”恶魔女恶狠狠地对我说道,然后转向电灯,大声喊道:“我是猪!!!”

    电灯“啪嗒”一声就关了。

    黑暗中,我捂着嘴拼命地想忍住笑。

    “我是猪!”

    “啪嗒”灯又开了。

    “我是猪!”

    “啪嗒”灯又灭了。

    “我是猪,我是猪,我是猪……”

    “啪嗒啪嗒啪嗒”……电灯就在恶魔女的“神奇”咒语之下不停开关。

    “哈哈,真好玩。”恶魔女似乎是叫累了,坐倒在了我的沙发上。

    我则是不停地喘气,妈的,让这小丫头把我整得那个惨,我的手不停地在按开关,现在还一直在发抖呢。

    “咦,我在说咒语,为什么你却累得气喘吁吁的?”

    “嗯,我听得累。”-_-b

    突然,恶魔女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对我说道:“我饿了。”

    “不会吧?你下午的时候不是才吸过我的生气,怎么现在又饿了?”

    “笨蛋,我本来吸了你的生气是没错,可是后来又为了救你,浪费了自己好多的魔法力,所以现在当然就又饿了。”

    “难道……你现在想……”我吞了一口口水。

    “嗯。”她脸含娇羞,默默地看着我。

    “………………不行!!绝对不行!!!”我强烈地表示拒绝。

    “好嘛,就让人家亲一下嘛~人家会很温柔的。”

    “呃~”真有点受不了。

    恶魔女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却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拜托,我才被她吸过一次,现在还吸,我不是会死得很惨?

    我想要快点逃跑,却发现门已经被她关上,而且她就站在门口。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说道:“你不是说你要吸取全中国的男人的生气吗,现在就可以去了啊。加油啊,把全中国男人的生气全部吸收掉,那就不用吸我这个没用的男人的生气了,不是吗?”(汗,上一篇还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这一篇就露馅了吧)

    “是啊,不过目前我的眼前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了,没办法呀,我就将就一下了……”恶魔女还装作极不情愿。

    “呜呜……这种事可是将就不得的,我的生气很难吃的,你绝对不会喜欢的……啊呜……”我的嘴已经被她的嘴给粘上了,我拼命想要挣脱,可是身体却被她的四肢给缠得死死的。

    又一次的,我感觉体内的某种东西被抽空了一般,但这一次很快就结束了。

    “我还活着吗?”我碎碎念叨着。

    恶魔女打了个饱嗝:“嗯,你还活着,我没有把你吸光啦。”

    “那我真是多谢你了。”我有气无力地答道,用双手支撑着瘫坐在地上。

    恶魔女脸色红润,跟刚喝过太太口服液似的,舒服地躺在我那小小的沙发上。

    “咦,这是什么?”恶魔女突然对着小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感上了兴趣。

    啪嗒一声,电视机就被打开了。

    “哇,这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居然有人在动哎~”恶魔女显得很兴奋,“我把前面的这个东西拆掉,能进去看看吗?”

    (-_-b

    “别碰,里面有电的,会爆炸的。”我连忙阻止道,“你连电视机都没见过?”

    “电视机?原来这个东西叫电视机啊!”恶魔女走到屏幕前,盯着不停闪烁的屏幕。

    电视里正在放映枪战片,流血飞溅,爆炸后的火花四射。

    “哇,里面死人了,那个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可以喷出白色的火呢。”恶魔女吓了一大跳。

    “那个叫手枪,而且里面也不是真的死人了,那都是假的,是在表演……”我有点不耐烦了,好不容易爬上沙发,坐在上面直喘气。

    “你知道得好多哦。”恶魔女崇拜地看着我。

    “哇哈哈……那当然啦!我什么不知道。”(汗…知道这种事有必要这么得意忘形吗?)

    “既然你知道得这么多,那很好……”恶魔女带着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嗯?什么很好?”我有些疑惑。

    突然一阵的沉默,我感觉背上生出一股寒意。

    恶魔女拍了拍手,带着最灿烂的微笑,对我说:“我们订立一个主仆契约吧!”

    “主、主仆契约?难道是……”

    “嗯,我用魔法为我们俩订立一个主仆契约,这样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行动就会方便很多,因为你什么都知道嘛~”恶魔女笑着说道。

    不,不是吧?她还打算粘着我?

    就算是让我做她的主人,如果她哪一天心情不爽,又来我来当开胃菜怎么办?

    虽然可以一直跟她在一起很好啦(说不定以后随时会有让人喷血的场景),但是冒着生命的危险还是不太值得。

    嗯,决定好了——

    “不要!我绝对不要跟你订立什么主仆契约!哼,想用美色诱惑我,让我做你的主人,做全中国七亿男同胞们的叛徒?这是绝对不可能地!”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恶魔女疑惑地看着我,说道:“谁说让你做主人啦?”

    “啊?…………那,难道?……”

    “你用屁股想也该知道嘛~”

    “………………那就更不可能了!我绝对不答应!”我喊道。

    恶魔女带着邪恶的笑容:“嘿嘿嘿,你不答应就行了吗?我管你答不答应。告诉你,别人想做本小姐的奴隶连门都没有,选中了你算你的运气,知道吗?”

    那你选那些愿意的人去……这句话我没敢说出口,因为恶魔女那带着威胁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敢拒绝就试试看……

    “知、知道了,我照办就是了嘛……”迫于恶魔女的淫威,我只能屈服就范了。

    “算你识相。现在把手伸出来,跟着我念。”

    恶魔女用她柔嫩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闭上了双眼。在我们的手中闪烁着金光,仿佛有什么将我们两人链接在了一起。

    恶魔女念道:“我——”

    我跟道:“我——”

    “………………”

    “………………”

    恶魔女睁开了眼睛,对着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扑倒在地。

    “我叫王梓。”

    “哦~那我该不该叫公主呢?”恶魔女笑嘻嘻地问道。

    “随你的便。”我擦了擦额头的汗。

    恶魔女闭上双眼,重新念道:“我——王梓,以生命为启誓……”

    “我——王梓,以生命为启誓……”

    “愿与魔女芭芭莉娅•古吉娜•斯特尔迪亚娜•卡巴尼亚大人……”

    “愿与魔女芭芭莉娅&*#@&%^*……什、什么来着?”

    “芭芭莉娅•古吉娜•斯特尔迪亚娜•卡巴尼亚!”

    “芭芭莉娅•古吉娜•稀里哗啦•玛玛米亚……”

    咚——我的脑袋上挨了一下。

    “你就说芭芭莉娅大人就行了。”

    “哦……愿与芭芭莉娅大人……”

    “永结魔神之誓约,认她为主……”

    “永结同心,认她为妻……”

    咚咚咚——连续的敲击声……

    “永结魔神之誓约,认她为主……”我摸着脑袋上的包,嘟嘟囔囔地说。

    “嗯,这还差不多。”恶魔女满意的说道。

    乘她还在自我陶醉时,我迅速在自己的誓约后小声加了个字“……妻。”

    我认你做主妻,让你做大的,这不算过分吧。嘿嘿,她好像没听到。

    “永远服从主人的命令,永远听候主人的调遣……”

    “永远服从主人的命令,永远听候主人的调遣……”

    “永远认为主人是最美丽的,永远认为主人是最可爱的……”

    “…………”(这恶魔女也太自恋了吧~)

    恶魔女带着要杀人的眼神瞪着我。

    “永远认为主人是最美丽的,永远认为主人是最可爱的……”-_-、(所以说做男人那个难啊~)

    “如违此誓,神魔共弃,愿受地狱雷火焚身而死……”

    我听得吓到一身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是不是太狠了点?……换点别的行不行?”

    恶魔女点点头,说道:“那就换‘让我永垂不举’,你说怎么样?”

    “…………还是让我死了吧……”

    ………………

    ※※※※※※※※※※※※※※※※※※※※※※※※※※※※※※

    终于,这该死的主仆契约仪式总算结束了。

    没想到我这么倒霉,在自己的生日这一天,从学校破旧的图书管里偷来了一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解开了一个恶魔女的封印,还被迫签了“卖身契”给这个恶魔女。

    我这是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

    恶魔女慵懒地倒在沙发上,看上去十分的累。

    “我低贱的奴仆,快过来给本小姐捶捶腿。”恶魔女对着我命令道,那音调,跟慈禧老佛爷似的。

    “不会自己捶啊,又不是没长手。”

    恶魔女冷冷地微笑,伸出自己纤纤的细指:“你知道吗,如果我手指这么动一动,我就可以让你浑身奇痒无比,最后自己抓得头破血流而死哦……”

    我一头的冷汗,马上飞也似的奔到她的腿边,掐媚的笑着,给她捶腿:“我高贵的恶魔女大人,您看这样舒不舒服?”(此处王公公极尽献媚之能事,请大家用人妖的声音读此段对白)

    恶魔女很享受的表情:“嗯,你的技术真不错啊,不过以后不许叫我恶魔女,得要叫我主人才行……”说完,她用手捂着嘴,一脸胜利的表情笑了起来:“Oh——Hohohohoho……”

    听着她那得意的笑声,我泪水奔腾,想起了那首歌——

    “小白菜,泪汪汪,从小没有爹和娘……

    被迫签了卖身契,嫁给了那S~M女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首歌吗?-_-b)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自己开了,房东太太和她的女儿文惠正趴在门口,似乎正在偷听。

    “呃……你们在干嘛呢?”我那个汗流得哗哗的啊……-_-\

    房东太太老脸一红:“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文惠则捂着嘴偷笑着:“嗯嗯,什么‘你舒不舒服啊’,‘你的技术真不错啊’之类的,我们真是一点儿都没听到。”

    “…………”我已经无话可说了,真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别说,我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穿在了模特身上一样。”文惠对着恶魔女赞叹道。

    房东太太则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了恶魔女半天,才一脸不可思议地在我耳边问道:“小王啊,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谈到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怎么都不知道呢。刚才听文惠讲起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呢。这么漂亮的姑娘,一定是哪位大老板家的闺女吧,离家出走还是……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真是的,不就是房东嘛,管这么多干嘛?

    “我跟她不太熟……”我只能这么回答了。

    “啥?”房东母女俩头上都是惊叹号。

    “那你总得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吧?要不然暂住证可办不下来的。”房东太太对我提醒着。

    我那个瀑布汗:“那就叫她恶魔女吧……”

    恶魔女始终在人前保持着天使般的美丽微笑,说道:“姐姐,我的名字叫芭芭莉娅,你好!”

    房东太太被人称之为姐姐,高兴得不得了,但是还是红着脸说道:“哎呀哎呀,我都四十几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你的姐姐呢……”

    恶魔女“哦”了一声,随之讲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扑地的话:“那我应该叫你小妹妹才对……”

    扑通——扑通——扑通——

    我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对着她的耳边问道:“你脑子有毛病啊,你到底几岁啦?”

    恶魔女悄悄对我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应该也有四百多岁了吧。”

    四、四百岁……我盯着恶魔女的脸,这哪是几百岁的老妖婆的脸啊?吸取男人的生气,难道可以让这些恶魔保持永远的青春么?

    “呵呵,芭芭莉娅姐姐真会开玩笑呢。”文惠说道,“对了,芭芭莉娅这是外国名字吧,你以前一直住国外吗?”

    “嗯,差不多吧。”恶魔女毫不脸红地说着谎。

    这说谎的功夫还真是不错,已经就快要赶超本人了。

    房东母女俩在咬着耳朵——

    “嗯,果然是个千金,一定是离家出走。”

    “对呀,肯定是受不了无聊的富家生活,才会想要逃出那个可怕的家。”

    “一定是为了一见钟情的男人,但被父母反对,所有只能选择离家出走。”

    “是呀,两个人历经了千辛万险,终于走到了一起,但是到最后,男主角却患上了白血病,最终阴阳相隔……”(喂喂喂,为什么是男主角?-_-b)

    她们两母女竟然一起在那里开始抹眼泪。

    我汗,你们是量产电视连续剧看太多了吧……

    “总之——”我打断了她们,不能让她们再继续联想下去了(再接下去就要到人鬼情未了了),正色说道,“就是你们说的那回事儿。房东太太,你看——我能不能留下她?”

    “当然!——”房东太太和文惠异口同声地说,“我想芭芭莉娅也一定不原意回到从前那黑暗孤独的角落去了吧!”

    恶魔女用眼睛瞄了瞄书桌上的那本奇怪的古书,说道:“是啊,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我擦了擦汗,说道。

    房东太太和文惠都拍拍我的肩膀,她们两人的眼神都像在警告我:王梓,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

    终于送走了这对母女,我松了一口气,对着恶魔女问道:“喂,恶魔女,为什么你要撒谎呢?你明明有机会吸取她们的生气的。”

    恶魔女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说道:“我可不喜欢女人的生气,听说女人的生气很难吃,而且我觉得恶魔应该静悄悄地在男人的睡梦中杀了他们,再吸走他们所有的生气,这样才比较酷。”

    我汗——突然觉得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

    为什么呀?我要成为这么一个白痴恶魔女的仆人?

    苍天啊,大地啊,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

    “喂,以后不要老是恶魔女恶魔女的叫我,要叫我主人!”

    “我高兴!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哦?是吗?……嘿嘿嘿嘿……”

    “哇,哇——不要啊……主人,我错了……不、不要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