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爱上恶魔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1.处男被终结?


    好不容易四年才过一次的生日……

    现在,此时此刻,我竟然呆在学校满是一股霉味儿的图书馆里!

    没办法,谁叫图书馆的管理员妹妹特别地漂亮哩~^_^

    妈的,管理员妹妹今天居然休假?!怎么早不休晚不休偏偏今天休?

    管理员大婶吃着绿豆糕,喝着ju花茶,带着渗人的冷笑:“你们这群孩子,跑来图书馆到底是干嘛的啊,看书还是泡妞啊?想我们那个时候,哪有你们这么好的条件,随便哪块料都能上大学的啊!你们父母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啊?就说我家那孩子吧,在大婶我的监督下成绩优良品学兼优每次考试都是第一这次期末考试还给我带了个大红花回来你们不觉得脸红吗说到孩子我想起了隔壁的那二傻愣子……”

    还好我跑得比较快,一般人在大婶那种机关枪的扫射下都得吐血三升。

    今天是周末,又是刚开学,空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只有我一个人。

    坐在书桌旁边,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我今天一定是没穿红裤衩,所以才会这么倒霉。本来还想乘着今天鼓起勇气约图书馆的管理员妹妹去看电影的呢。

    随便翻开一本书,幻想着眼前的这本《中国古文诗集》是一本《PlayBoy》。

    没跟各位介绍,我叫做王梓,音同“王子”,今年二十,刚升上大学半年,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危险阶段。眼看着跟前的一群哥们儿都找到了自己的鲜花,我这陀牛粪却还是无人问津,可能是因为我的肥力不够吧?确实,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能供我上大学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长相平庸,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我除了名字叫“王子”之外,其他的条件根本与王子扯不上关系,就算配给我一匹白马也没用。所以了,到现在我还是处男一个。-﹏-"

    正在YY呢,突然,一声轰响,我不远处的一个书柜倒了下去。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站在那儿。

    “什么声音?你怎么把书柜弄倒了?”大婶远远喊道。

    “嗯……那个,是它自己倒的。”

    “什么自己倒的,今天图书馆里就你一个人,不是你弄的还会是谁?”不容我多做解释,大婶怒喝道。

    “…………算了,就算是我吧。”我无奈地答道。

    “承认就完了吗?你还等着我老人家亲自驾临来给你把书架扶起来吗?”大婶那渗人的笑声远远传来,在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回荡着,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好,好,我马上把它扶起来。”我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答着,一边以龟速走向倒下去的书架。

    “这还差不多。”大婶满意的说道。

    “真他***倒霉,这书架怎么就自己倒了,还要劳烦老夫,老夫何错之有啊?”我一边扶着书架一边碎碎念叨着。

    哎哟嘿,别看是木制的,可这书架还挺沉的,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总算才把这该死的书架给扶了起来。虽然书架是被扶了起来,可是地上满是洒落的书籍。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就当没看见,嘿嘿。

    “喂,书架扶起来了,书不放上去吗?”

    ***,这么远,管理员大婶一边吃绿豆糕一边喝ju花茶,怎么还能看得这么清楚?

    我无奈的捡着散落一地的书,把书摆回书架,还顺便好心地帮每本书都啐了口唾沫。

    随随便便,马马虎虎,这就是我的座右铭。

    伸伸懒腰,看着地上仍洒满一地的书,这些我可都管不着了啊。

    我小心翼翼地在书堆中穿行,一不小心踢到了个什么硬硬的东西,摔了个狗啃泥。

    一边骂咧着,一边摸向自己的脚边,好像是个方形的木制的东西。

    我翻开一堆书籍,在书堆中找到了一个深红色的木制的盒子。是那种很古老的盒子,虽然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但是木材似乎因为年代久远而腐蚀斑驳了。

    我把盒子放在脚边,脱下我四十块买来的奈可鞋,揉着发红的大脚趾,怒气冲冲地望着这个盒子:“妈的,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要是哥们儿这小嫩脚让你给绊坏了,咱中国队踢不进世界杯,你该当何罪?”

    盒子似乎很委屈的蹲在那儿不动。(废话,盒子怎么可能会动嘛。)

    我一边贫嘴着,一边想打开这个木盒看看里面到底放着什么东西。

    呵,还真结实,我使上了吃奶的劲儿,可怎么弄都弄不开。越是弄不开,我就越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啥玩意儿。可是咋整都还是整不开这玩意儿,我甚至连“芝麻开门”的咒语都试过了……

    火大!砸!

    嘿,居然砸开了……

    “***,你还真犯贱,为什么要逼我呢?我本不想地呀~”我拿起摔破的木盒,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个比刚才小了一号的盒子……

    然后,又是死活弄不开……

    又砸……没砸开……

    我一边喘着气,一边瞪着这个比刚才更小一号的木盒。

    我嘴角泛起冷冷的微笑,抽出一支烟,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从容地给自己点上。

    “既然这样,你可就别怪哥们儿无情啦……嘿嘿嘿嘿……”我奸笑道。

    烧!

    我用打火机点燃木盒,看着木盒因火焰而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我疯狂而得意地笑着。

    五分钟后……

    我郁闷无比地看着这个比刚才又小了一圈的盒子,烟头落地……⊙_⊙

    于是乎,漫长的战争开始了……

    我试着用烟熏,用水浇,用土埋,用火烧……直到把满清四大酷刑一一试遍,那盒子才又让我打开了四回。

    第七回合——

    那盒子还是顽固般的嘲笑着我,而我已经是臭汗淋漓。

    这已经不是一场肉体上的战争了,这是一个人和一个盒子在精神上的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如果谁的心稍微一动摇,那么,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于是乎——

    我跪倒在盒子面前,掩面哭泣道:“英雄——你放过我吧~~~”

    盒子“啪哒”一声,居然开了。

    我无语。-_-

    打开盒子一看,终于,盒子里面不再是盒子了。(如果还是,我估计读者肯定也要崩溃了)

    一本书,镶嵌着金色的边线,书封页上写的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

    “我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切,害老子白忙一场。”我把这本书往书堆里一丢。

    想想也是,图书馆里除了书还能有什么呢。

    我准备离开,但还是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

    毕竟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就这么丢了。

    仿佛是有着什么力量吸引着我一样,我拿起了这本书,揣进了怀里。

    “咦,管理员大婶呢?”

    管理员大婶竟然在上班时间离岗,怪不得刚才那么大的动劲儿都没引起她的注意呢。嘿嘿,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我揣着书,像做贼一样地逃出了图书馆,希望大婶回来的时候看不到那满地都被糟蹋了的书。就算看到,也不会怀疑到是我干的。

    ………………

    可能吗?-_-b

    我仿佛已经看到大婶那涨青了脸的可怕表情了。

    看来以后,我是再也不能来图书馆了。

    永别了,可爱的图书馆管理员妹妹,虽然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

    就这样胡思乱想地走着,我回到了自己的狗窝。

    我在校外自己租了一间小房子,是那种老旧的三层小楼(我住二楼)。虽然年代有些久了,但是配套还不错。卧室与客厅是连在一块儿的,但是有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而且房租又很便宜,这样的房子现在哪里找啊?!

    因为是在大学附近,所以在我们这块儿租房成立“小家庭”的学生也挺多的。

    看着人家成双成对的,俺那个心里呀,就甭提多难受了。

    躺在床上,我望着灰色的水泥天花吊板,心里有一点小小的酸。

    于是乎,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不要做处男!”

    我从几个月都没洗的藏青色牛仔裤口袋里翻出了二百块钱,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出了家门。

    听丁子说,在二街就有好几家洗头房,里面的小姐虽然长得不咋样,但价格公道。如果听说你是处男,说不定还给你包个红包什么的……

    颤颤巍巍走进了二街,我不紧不慢地走着,用眼睛的余光瞟向街边的洗头房。

    站在门口的就有几个女的,嗲声嗲气地对我喊道:“帅哥,要不要进来聊聊啊?”

    “聊、聊什么?”我有些心虚,不过“帅哥”那两个字倒是挺受用的。

    那女的走到我面前,故意露出半个酥胸给我看:“进来玩玩嘛。”

    我吞了吞口水,脸红心跳外兼口齿不清的说道:“玩、玩什么?”

    “呵呵呵呵……当然是——玩你想玩的了。”

    魅惑的声音,从我的耳旁直入骨髓,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那、那么就来打八十分吧。”我说道。

    “…………神经病!”那女的翻给我一个白眼,自顾走进了洗头房内。

    拍了拍脑袋,我觉得自己真是个白痴啊~

    ※※※※※※※※※※※※※※※※※※※※※※※※※※※※※※

    坐在床边,我望着手中那鲜红的一百块RMB。

    “对不起,毛ZX,我辜负了您深切的教导!”

    我倒在床上,深深叹了口气,胡思乱想着:俺这一辈子就是这么没用的人了,俺难道得要做一辈子的处男么?俺不想活啦!

    随便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翻开来盖到自己脸上。

    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

    我把书从脸上拿开,是那本我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

    书里面仍然是那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只是打开的这一页上画有一副插图,画着的是一只长着两个黑色翅膀的裸体女性。

    “*?!”我惊讶地叫出声来。

    没想到图书馆里还有这样的宝贝,怪不得要用那么多盒子锁起来呢。

    我拿起这本*,仔细一看,这女的还真挺漂亮的,至少比我看到过的任何活的女人都要漂亮一百倍。似乎刚才的香味,就是从这页书中散发出来的。

    我把鼻子凑了上去,使劲闻了闻,没错,就是这幅图上散发出的味道。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不像是花香,倒更像是女人身上自然散发的那种香味,令人心驰神往的香味。

    望着书上这绝美的女子,我忍不住开始YY——要是能与这么美的女人一亲芳泽,死也愿意。(当然,死得不是我最好)

    一滴淫荡的口水就从我咧开的大嘴中滴落,落在了裸女图的上面。我赶忙去擦,却发现这页纸上丝毫没有浸水的痕迹。

    难道我的口水这么快就被蒸发了?

    我还正在发愣呢,书中裸女的图像突然发出一阵金光,随之慢慢变黑,升腾起一团黑色的浓雾。

    “哇~~女神显灵啦?”我被吓得瘫倒在地,连忙跪求道:“女神姐姐,菩萨娘娘,饶命啊,小的不是存心冒犯……”

    ………………

    奇怪,很久了都没有反应。

    黑色雾气慢慢消失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靠向床边。

    书被反盖在床上,我伸手想去查看个究竟。

    就当我的手要接触到书的时候,书竟然自己动了一下。

    “哇,闹鬼啦!不得了啦!撞邪啦!”我吓得满屋子乱窜。

    又过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我一手拿着我的红色裤衩,另一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翻开了反盖的书,然后一步跳开到五米之外。(我从来不知道我原来可以跳这么远……)

    似乎,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的东西在那儿。

    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

    是一个小小的人儿,长着一双小小的黑色翅膀。仔细一看,清秀的五官,甜美的睡容,一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与书中的那个女人有八分相像,但又不完全一样。

    她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拇指姑娘一样,娇小,美丽。

    我用手指轻轻地试探着她,她没有反应,但我的手指清晰地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温度。

    我更加激烈地试探着她,揉搓着她,捏弄着她,她就像一个小小的芭比娃娃一样,任我摆布。

    “切,原来是假货。”我的心里稍微放松了下来。

    突然,手指传来一阵刺痛。

    我“啊呜”一声抽回手来,上面有一个小小的伤口,流出了红色的血液。

    那个小小的人儿就那么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还美美打了个呵欠。

    我惊奇地望着她。

    “嗯,原来血液的味道就是这样啊。”她睁开了眼睛,舔去了嘴角的血液,无视我的存在,从床上站了起来。

    好好听的声音~

    不过,她居然还会说话,我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扑腾扑腾翅膀,然后就飞了起来。

    ***,老子让你咬了,你还想跑?

    我顺手操起了苍蝇拍,唰地一下,命中,耶!^_^y

    她被我扇回到了床上,捂着屁股叫道:“哇,疼疼疼疼……你干吗?”

    “怎么,咬了我就想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有没有病毒什么的?如果老子大好的生命就这么稀里糊涂让你夺去了,老子还不冤枉死!”

    “哼!因为感激你帮我解开了封印,我才准备放你一马,没想到你不知好歹。告诉你,不要逼我!”

    “哈哈哈哈!不要逼你?逼你又怎么了?我现在反过来警告你,不要逼我,要不然我就用这个扇死你!”我扬了扬手中的苍蝇拍。

    “哼,以为个头大了不起吗?”她插着腰叫嚣道。

    “对!个头大就是了不起!有本事,你也个头大一个!哇哈哈哈……”我感觉很舒畅地笑着。

    “你给我等着!”她扑腾着翅膀,飞到了我身旁。然后,一阵金光,在一团黑色的烟雾中,她突然变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

    “……”

    “嗯,好象有点太大了。”她的头撞到了天花板,现在只能猫着腰说话,然后,又是一阵金光,她缩小到了一个正常人的大小。

    “…………”

    “怎么样,被吓到说不话来了吧?!嘿嘿……”她得意地笑着。

    “………………”

    “咦,你怎么流鼻血了?”

    其实,我不只是被她吓得不敢说话,只是——她难道没有发现她没穿衣服吗?

    刚才她还只是小不点儿的时候我还没怎么注意到,这会儿才发现——

    那天使般绝美的容颜,玲珑的身体曲线,特别是那一对饱满圆润的酥胸,绝对够国际水准。还有下半shen那●●●●●●●●……(对不起,此处已被打上马赛克)

    我只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脸上如同火烧一般,心脏扑通扑通地急速跳动着,视线似乎再也离不开她美丽的躯体。

    额地娘来,俺可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看过女人的裸体,特别还是这么一个极品的美女。

    她似乎发现了我的视线一直不停地盯着她看,带着天真地笑容望着我,说道:“怎么你的脸这么红啊?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我的身体很好看吗?”

    “呃——”我被她问得说不出话来。

    咕噜……她的肚子在响。

    “才被唤醒,肚子感觉好饿啊。”她捂着肚子皱着眉的动作没有减少她的魅力,反而平添了一种特殊的诱惑力。

    “那、那个……我的桌子上有饼干,橱柜里还有泡面……”我带着痴寐的语调说道。

    对着美丽的女孩,男孩都是难以抗拒的。特别是面对着这么美丽而且裸体站在我面前的的女人,我都忘记了自己也许身处于危险之中。

    “我不要吃那些。”她坏坏地笑着。

    “那,你要吃什么?”

    她带着俏皮的笑容,轻声说道:“我要吃了你……”

    “………………”冷汗倾泻而下。☉_☉|||

    她呼地一下向我飞来,却一头撞到了墙上。因为我早已经被吓得瘫倒在地,抱着脑袋趴在地上。

    我很怕死,我承认。这个时候还不怕死的那是乌龟王八蛋。

    她捂着额头,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蹲下去了?”

    “女神娘娘饶命,我的肉不好吃,我的肉是酸的,别吃我。”

    “嘿嘿,你真好玩。好啦好啦,我不是真的要吃你啦。”

    “真的?”

    “真的,不骗你。好了,你就在蹲在那儿别动。”

    她又向我飞来,不过这一次她撞到的是桌脚。

    “不、不了,你还是不要过来我这儿了。我认识一哥们儿,叫丁子,他的肉特别好吃,你去吃他好了。”

    “…………”她揉着头顶,一脸恨恨的表情,“不要动,我又不是真的要吃你。我呆会儿要做的事,保证不会让你少一块肉,而且还会让你很舒服的。”

    她笑了。

    很美的笑容,我从来都没见到过那么好看的笑容。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就被她的笑容给融化了。

    很舒服?是指那种事吗?不会吧?这么便宜我?虽然她这么说,我会不会被吸成人干?

    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才看过的一部恐怖片,望着含笑而来的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来,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温暖炽热的酮体就压到了我的身上,虽然隔着衣服,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柔软的触感,全身的生理反应急速升温。

    “会让你很舒服的。”她的话语在耳畔作响。

    我感觉自己似乎到了一个缥缈的圣境,明知前面就是悬崖却仍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

    天呐,这才第一篇啊,难道我就要这样告别自己的处男了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