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我升职的事儿,我知道那个位置是你一直想要的……”

“哎呀,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生你气,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

“那你为什么昨天不来跟我吃饭?况且,你想要创业这么大的事儿,跟你婆婆都讨论到谁出钱了,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李杏埋怨道。

苏爱然心说不但你不知道,我自己之前都不知道我要创业呢。眼下,有太多的事情让她分心了。她试图在这些混乱中理出一个头绪。她告诉李杏,她莫名其妙地认识了一个人,莫名其妙地要还人家钱,最后,莫名其妙地跟这个人聊了一晚上理想,更莫名其妙的是,她居然被说动了。她必须搞清楚自己这种状态是创伤后遗症,还是活着活着想开了?

“有什么区别么?我觉得没有。”李杏从上出租车开始听苏爱然这几天的奇闻,一直听到下车又逛了三家高达店,才理出头绪。

中间李杏也没少插播自己的心情故事,这两个女的现在干的事儿跟千百年前女原始人交流方圆几公里内浆果信息也没什么不同。

李杏终于在第四家店柜台最顶上展示的位置,看到了一个跟高山的高达很像的盒子,指着那个盒子吱哇乱叫,“就是它,就是它!”

店主好意提醒李杏,她看上的那款是绝版的非卖品,本店的镇店之宝,两千六百元,还不还价,只卖有缘人。

苏爱然一听价钱,在后面扯了扯李杏,“要不我去跟高山赔礼道歉吧,他收入那么高,肯定也不在乎一两个玩具,之前那个有纪念意义的已经被君君……”

李杏根本不听劝,已经掏出卡拿给店主去刷了,“他请我吃了个饭,我不想欠他的。”

苏爱然对好友满怀歉疚,如果放在以前,她肯定会掏出钱包替李杏补贴一部分,现在,她把脸默默地转向了另一边,不想好友目睹自己的尴尬。

李杏接过店主包好的高达,附送的扭蛋本来想让苏爱然转交君君,但转念一想,放进了自己包里。

买好高达,李杏带着苏爱然截下了一辆出租车,“再陪我去趟雍和宫吧?”

“干吗去?”苏爱然随口一问。

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李杏憋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弄得苏爱然愈发好奇,“去雍和宫干吗?”

李杏假装轻描淡写,低声说:“给高达开个光。”

出租车里广播的声音瞬间变大,司机极力想用广播声掩饰自己憋不住的笑。

李杏沮丧地解释道:“高山说,被你儿子弄坏的那个高达是他的幸运符。我就想去找高僧祝福几句,有个念想,总比只买一个高达强。”

苏爱然已经笑得直捶车门了,“亏你想得出来,这玩意人家能给你开光么?你叫我出来,不会是害怕一个人去丢人,特意拉个垫背的吧?”

“才不是,我不是以为你生我气了嘛!而且,还想问问你对本周专题有什么好意见,我可是以专题采访的名义跑出来的。”李杏在前排抓紧了手里的包,“这事儿你千万别跟韩飞说,他又该照死了挤对我。”

“哈哈哈,我就说,这种事你怎么不放在周末,非得挑个上班的时间偷偷摸摸地办?行了,我知道,不跟韩飞说,要说我也说是我乡下的表姥姥,疼孙子,把给小孩的玩具拿到庙里去开光。行了吧?”

“那么……不如本周的专题就写一写适合大人吃的儿童餐吧?”李杏忽然有了灵感,谁还没有一颗童心呢!大学时,她和苏爱然都住宿舍,谈了恋爱之后,想给男朋友做饭吃,苏爱然就发明出好多电饭锅便当的做法,最简单易行效果佳的就是白灼时蔬配一个摆出造型的白煮蛋:生抽拌蚝油,撒在焯熟的蔬菜上,一个鹌鹑蛋横着斜着切成两瓣,取大的那瓣再劈两瓣摆在一起就是一颗心;或者竖着切,一半做兔子的身体,另外一半修整成耳朵插在身体上。然后把造型过的鹌鹑蛋放在白灼时蔬上,再配一盒白饭,就是一个相当唬人的便当。

当年韩飞没少吃李杏做的盒饭,没少拿到他的和尚班去炫耀。结婚后,他就不再爱吃这种清淡的菜式了,他更爱浓油厚味的外卖。李杏成了他生命里一成不变的“白灼”,无论是大学时腼腆的李杏,还是现在家里、职场都顶半边天的李杏,不都是李杏么?白灼生菜和白灼菜心不都是白灼么?

想明白了这点,李杏忽然懂了自己为什么会羡慕苏爱然的婆婆。平心而论,她的婆婆跟所有婆婆没什么两样,爱自己的儿子捎带着也疼儿媳妇。她不喜欢婆婆催她生孩子的本质原因是,她不喜欢跟韩飞现在这样提前老龄化的婚姻生活和两人从未开始已经结束的恋爱。

发现好友突然不说话了,苏爱然以为自己伤了李杏的自尊,也不说话了。两人赶着最后一拨游客进了雍和宫,在开光室门口探头探脑了半天,发现人家拿去开光、加持的都是正经的佛像、护身符什么的,而自己手里这一盒高达,实在有亵渎别人宗教信仰的嫌疑,商量一番,还是作罢了。

但既然买了票,就逛一圈再走吧,两个人从大学时就都喜欢来雍和宫看沙画和佛像。虽然大部分时候游人很多,但她们总能找到一个有转经筒的回廊,站在那儿什么都不做只是空想和聊天。时隔多年,再有这样的机会,她们却发现,自己静不下心了。当年的沉静少女,如今变成复杂少妇,头顶红墙绿瓦、蓝天白云,心里惦记没交的水费、下个月的工资单。

“要不,我带着高达拜一拜,心里许个愿,当是被祝福了,咱们就出去吧。”李杏提议。

苏爱然点头附和,脚步加快,想着快一点儿回家,处理一摊破事儿。李杏虔诚地跪在佛像前,手里装高达的包放在一边。苏爱然皱着眉从大雄宝殿侧边径直穿行,想躲过游览的、拜佛的人群,却被一个僧人吸引。人群中,僧人站在那里,脸上恍若有光。僧人发现苏爱然在看自己,并不躲闪,反而冲她走过来,什么也没说,只是送给她一个有佛教标记的徽章。苏爱然木然地接过徽章,没来得及道谢,对方就离开了。

苏爱然想要追,被李杏拦住,李杏拿过徽章看了看,“可能是有平安祝福之类含义的符号吧,你不要追了,有修行的人讲究一个缘分,跟你有缘分送给你了,你就拿着吧。”

虽然,带有一点神秘主义的色彩,但,姑且当这是来自陌生人的温柔吧。那个瞬间,苏爱然像是领悟到了人生的某些预兆:是的,她应该勇敢地往前一步,去拥抱这个有无数陌生好人的世界,哪怕人生跟她开再多的玩笑;她应该负起责任,去创业,去拥有更好的未来,还清刘青青的欠款,让君君和婆婆再次过上踏实的日子。最重要的,她应该让自己再次快乐起来,这样她的世界才能快乐。

从雍和宫出来的李杏,也升级成了“李杏2.0”版本,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被祝福的高达。跟苏爱然分手后,李杏心里打定主意,要助好友的未来一臂之力。不管苏爱然是想开一个课堂、餐馆还是一个空间站,她都要入股。毕竟,当年苏爱然技术入股了她的爱情,教她学会了做白灼时蔬。

晚上,李杏跟韩飞谈了自己的想法,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韩飞当场表示了反对,“不行,没钱。”

“有钱啊,我去年的年终奖有三万,另外,我每个月工资能存三千元,开春到现在也得有两万多了……”

“你以为这很多啊?一共五万,我都给我妈投资买房了,现在都租出去了……”韩飞没等李杏算完。

“我们还有一套房子?!”李杏对此完全不知情。

“一个月租金五千七百块,还银行五千块,七百块的事儿想你也不在乎,懒得跟你说。”韩飞又拿出那副“反正说了你也不懂”的表情。

李杏愤怒地从床上坐起来,“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跟我商量一下!”

韩飞并不理她,转身站起来,从俩人放贵重物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存折递给李杏,“每月七百块的结余,就放在这儿,你也没看见?一分没动。”

李杏并不接,“你怎么能不告诉我呢!”

“我跟你提过一次,上次在我妈家,你不是也同意了么?”

李杏依稀记得是有那么一次,饭桌上,韩飞和婆婆说起一个要出国的朋友想卖房,李杏当时也跟他们畅想了一下可以把这套房子买下来,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俩人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决定。

“从看到选到定,办各种手续—中间那么多手续—我都不知道,你对我太不尊重了!”

韩飞只是把存折又往妻子面前推了推,“还要我怎么尊重,烧香把你供起来?这种事你之前管过么?这次买房是你同意的,咱也不住,只当投资,钱都在这儿,房产证写的咱俩的名字。结婚前就商量过了,我管钱。”

吵到最后,是没有任何所以然的,结婚前李杏喜欢的就是韩飞这种不由分说对自己好的方式。像少女漫画里写的那种,温柔浪漫的女主角最喜欢的就是邪魅狂狷的男主角把自己按在墙上强吻。但婚后,她发现,作为一个曾经爱过这种方式的女子,她此时更担心墙掉不掉漆,路过的人们怎么看她。当然,韩飞也不是那种真会把她按在墙上的人,他只是固执的、以自己的方式对李杏“好”着。就像一个酷爱吃肉的人,想要把食素者变得无肉不欢。

存折上一共有二千一百零三块,每一分都见证了李杏对自己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