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奶奶哪知道什么变形金刚呢?只是人活到一定年纪,就有了变通与随遇而安的心情。不知道金刚,总懂得世仁—黄世仁把变形金刚逼进了山洞,后来就有了满头白发的“金刚喜儿”—倒也不失为一个后现代的精彩故事。

但年轻人往往觉得人老了就会变得愚昧又荒诞,这才有了一种谣传:说是大部分人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落后于时代。殊不知,只不过是年纪大后,很多事不愿再同年轻人斤斤计较罢了。当然,也有例外的—当常桂红以为自己正以平安喜乐的节奏匀速地迈向火葬场、坟墓的时候,半路杀出一场车祸,掐断了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DNA,像是被迎头打了一闷棍。但很快她发现,虽然50%的DNA没有了,但还有珍贵的25%。这25%,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再有任何闪失了。于是,她开始一边不可逆转地继续走向死亡,一边使劲儿抻着脖子往后看—君君是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

前婆婆要卖了房替自己还债,但此后要搬过来跟自己一起住,这算一个什么身份呢?难道真要像电视剧里写的那样,带着婆婆再嫁么?虽然常桂红的这个提议能解决苏爱然的燃眉之急,但用一句日语中的一个词表述,真的“大丈夫”么(日语“可靠”的意思)?

常桂红也没逼着苏爱然立刻表态,在她看来,此事已成定局,没有“表”的必要。

苏爱然咬了一天指甲,给自己的闺蜜兼人生问题小助手李杏打电话,李杏没接。李杏也咬了一天的指甲,感到没脸接苏爱然的电话—李杏升职了,这个副主编的职位,本来是苏爱然的。主编这半年看苏爱然越来越不顺眼,她辞职后把这个悬着的副职给李杏也无可厚非。可偏偏是这个苏爱然找不到工作、人生各种不顺利的时候,李杏捡了闺蜜的漏儿,总有点当了叛徒的感觉。

纵观世界上所有能长期做闺蜜的女性,大多是人生的波峰与波谷比较贴合的。虽然,这是比较狭隘的想法,但倘若一个的波峰总是与另一个的波谷重合、一个长期没头脑与另一个常年不高兴,却还能抱着同归于尽的心继续做闺蜜,那恐怕就是施虐狂与受虐癖的互助人生了。

正因如此,闺蜜们大多不愿在对方倒霉的时候宣布自己的好事情,可李杏总不能因为这个就躲起来不接苏爱然的电话。她想了一下午,自认找到了一个能让苏爱然分享自己快乐、同时又不会让自己难以开口的方法。

下班时,李杏在办公室里兴冲冲地宣布,晚上她请客吃饭。没想到,办公室里另外几员虾兵蟹将都面露难色:小刘要去顺义丈母娘家看留守的没满月儿子;小李要倒四趟公交车去望京找一个礼拜没见、同城却形同异地的男朋友……同事们都觉得李杏有点两面三刀,表面上为苏爱然和主编顶着来,背地里不知道给了主编什么好处,就是“有钱者事竟成”呗。

只有在办公室里一杯咖啡配文件,忙活了一天的高山,在所有人都婉拒了李杏后讪讪地提了一句:“我想吃日料行么?”

要不说,这帮做投行的人脸怎么那么厚呢?摊开了绝对可以铺满北京的每一立方米。

李杏看了高山一眼没说话,给苏爱然回电话,“然然,我升职了,晚上请同事们吃饭,你一起来吧,顺便给你送行。”

苏爱然接到李杏的电话,恭喜了好友一番,把自己那半截想倾吐的心事,按下没表。她不想在这种时候坏了好友的兴致,也实在没心情在家里千头万绪的时候跑出去跟李杏吃庆功饭,“我下回给你补上,这次先不去了,家里有点事儿,回头跟你说。”

放下电话,李杏感到了一丝丝惶恐:苏爱然不会真的生自己气了吧?凭着多年对对方的了解,她觉得苏爱然并不是什么小心眼儿的人,但所谓女人之间那种比爱侣还亲密的友情,不就是“同富贵共患难”的潜誓言么?如今苏爱然半年内死了丈夫、丢了工作还要赔钱,自己这边没孩子没负担又升了职—说好一起下地狱,你却偷偷升了天。李杏觉得自己的好运是对好友的不忠。

“要不……吃泰国菜也行。”厚脸的高山已经默默打开了“吃喝在线”的推荐频道,“你们推荐的这个全北京十大东南亚餐厅靠谱不?”

此时,办公室里已经走得一人不剩,只有高山为了这顿在李杏心里已经不知道取消过几百次的饭局,眼巴巴地在等待。

“改天吧!”李杏没好气地说,“今天人不齐。”

“齐不了,以后你跟下属们得拉开距离了。”高山伸着下巴示意办公室里另外的几张空桌子,“别装什么亲民要打成一片了,你升职了我帮你庆祝还不行么,饿死我了。”

李杏被直接戳穿,有点招架不住,拨通了韩飞的电话,告诉丈夫,她升职了,晚上要跟同事一起吃饭。本来,李杏的下半句是“你一起来吃饭吧”。但没等她说完,韩飞就高兴地说:“那今天就不用我接你了吧?你们好好吃,好好玩,晚点儿回来。”

当韩飞提出让李杏“晚点儿回来”时,意思就是他心情不错,准备吃一晚外卖、狂打半宿游戏,或者……叫一套放两个鸡蛋的超豪华大灌饼外卖,边吃边跟公司的美国客户开个电话会议,然后在北京的天空露出一点骚气的鱼肚白时像个婴儿那样睡去。对于韩飞来说,理想的婚姻生活是“此处无妻胜有妻”。

好像是故意的,李杏放下电话,听见收拾东西的高山哼了一句,“就算站在世界的顶端,身边没有人陪伴又怎样……”

李杏气得说不出话来。

高山以为李杏打电话是向家里请假,提着公事包走到她身边,“这下没问题了吧,我想想,还是吃烤肉吧,酒我来请。我帮你把主编叫来,你也该跟上层多接触……”

“高妈。”李杏忍不住打断他,“谢谢你的建议,我准备加班。”

高山工作辛苦本想要借机酗个酒,所以腆着脸要蹭李杏的庆功宴,没想到眼看着机会一点点溜走,他一个人努力苟延残喘促成饭局,都提出请酒了,却还是热脸贴冷腚被冷腚闪了大跟头。

李杏带着一肚子的委屈与怨恨坐回自己的位置,按开已经待机的电脑,对着本周末要发的专题发呆。高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沉默了一会儿,高山说:“要不我请你吧,升职怎么能不庆祝一下呢。”

见李杏没反应,高山的语气又软了一点,“反正你也是要吃晚饭的,一起吧。”

“约你女朋友啊,我要加班。”

“她出差了。”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死穴,高山极度讨厌一个人吃饭,他甚至觉得自己当初就是想找一个常年饭搭子,才会在大学里诸多他喜欢的、喜欢他的女孩中选择了选课跟自己一模一样、永远都能在食堂相遇的梁静婷。只是他忽略了一点,梁静婷也会成为跟他一样的投行男女,每日打着飞的奔走于全国各地的项目间。

“我讨厌被人讨厌。”公司附近那间李杏一直想去的西餐厅里,李杏这样对高山说出了自己的死穴。

“你老公讨厌你?” 

“他不讨厌我。”李杏顿了顿,嗓子里像噎了一只鸡蛋一样艰难地开口,“只是不够喜欢我。”

“那你是害怕不被人喜欢。”高山给李杏下了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