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君君这时候充分展现了一个即将步入“七岁八岁狗都嫌”阶段的小男孩儿的可恶本性。他跑到赵耀的门口大声说:“哥哥你好倒霉,你只有爸爸,我有妈妈就方便很多,我妈妈会锅包,啦啦啦啦啦……”

苏爱然简直要被儿子气死了,赵晓波却哈哈哈大笑起来,“你儿子,太逗了!”

赵耀在房间里呜呜大哭起来,赵晓波边笑边拍门,“儿子你别哭,你别哭啊。”

只是,苏爱然分明从赵晓波的眼睛里看到,她曾无数次地以为她作为一个单亲妈妈才会有的那种无助。苏爱然想了一想,走上前去对着门问:“赵耀,你喜欢吃酸一点儿的还是甜一点的?”

赵晓波仿佛看到了希望,赶紧替儿子回答,“都行都行!”

苏爱然把半盒咕噜肉拿进了厨房,泡进了温水。叫了一个麦当劳的外卖咖啡,特别叮嘱多带两包糖。接下来,她把赵晓波和儿子早餐吃的面包片,放在平底锅里仔细地煸炒成面包糠,再擀成细碎的粉末加鸡蛋和匀成为面包糊。把泡水洗去了味道的熟肉仔细地放进了面包糊里,剩下的,就只能交给未知了。

等菜端上来的时候,赵晓波在一边都看傻了,儿子闻到香味开了房门,抓起盘里的肉就往嘴里放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要拍照,一通按快门,不忘把儿子的狼狈吃相也记录在册。

赵耀吃了大半盘,打着饱嗝还想继续吃的时候点评道:“虽然跟锅包肉有十万八千里的差别,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君君很生气,“我妈做饭可好吃呢!你再说,不给你吃。”

“我只是说不像锅包肉,没说不好吃。”

“锅包肉有什么好吃!我妈就是锅包!”君君还不太会辩论。

赵晓波趁机教育赵耀,“你还不赶紧谢谢苏阿姨!”

赵耀老成地冲苏爱然点点头,表情像个即将退休的机关干部。苏爱然也只好表情纠结地冲对方点点头。

打发了两个孩子进屋玩,苏爱然帮着赵晓波收拾起了碗筷。一餐饭吃完,两人颇有点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感。赵晓波刷碗时,给苏爱然讲了讲自己的情况。他以前是电视台的摄影记者,前妻总是抱怨他没钱没志气,他一气之下辞了工作,开饭店创业,结果赔了个一塌糊涂,房子都卖了抵债,前妻也跟人跑了。赵晓波只好干回老本行,找了个为电视台制作外包节目的公司继续干摄像。收入倒是不错,但电视台是回不去了,之前那口穷疯了的气也再没缓过来,现在的房子也是租的。

“要是那时碰见你,我的饭店就不会赔,婚也不会离了。”赵晓波做了总结陈词。 

“我就是喜欢这个,随便做做。”苏爱然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手艺还没有到挽救别人婚姻生活的地步。”

“真的,真挺好的,我尝了,比饭店做得好吃。”赵晓波擦了擦手,给苏爱然看刚才拍的照片,“看这颜色,这感觉。我不是恭维你,我也拍过食谱,那些菜都得打光,后期PS也没你这效果。你开店不?你开店,我给我儿子办个月票,天天到你店里吃去。”

苏爱然的心,在这一刻蠢动了:是啊!为什么不找份饭店的工作呢!

“我倒是真的想换工作,只是没想好干什么,你认不认识饭店的朋友,需要帮手的?”

“你这个手艺,怕招进去就得被大厨挤走,太有危机感了。”赵晓波以为苏爱然在开玩笑。

“我说真的,我之前是编辑,但是一个人带个孩子总是耽误工作,被辞了。”

每个人都需要倾诉,需要开解,于是就有了朋友、牧师、心理医生、笔友、网友、交换日记。这一刻,赵晓波就是苏爱然的化解。赵晓波不笑了,他严肃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件事。

“你去饭店不靠谱,你又不是学烹饪、面点、酒店管理的,后厨更是铁板一块。自己开个店吧,你也没经验。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考虑一下,你要不……开个课吧,就是家长能带着孩子一起去学做饭的那种。你看,我认识好多一个人带孩子忙得没时间陪孩子的家长,一来呢,能教教我们怎么填饱肚子。二来呢,就算是给孩子们的一种补偿吧。”

赵晓波也没太想清楚这是一种什么形式,他只是忽然间在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那是一间厨房,厨房里一家人在忙碌,他在这个画面里感到了幸福,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这种幸福。

那一晚,钱,还是没有还回去,赵晓波把这一千块钱,作为了“苏爱然美食亲子课堂”的报名费。两个而立之年的单亲家长,谈起了未来与理想,像一对大学刚毕业的难兄难弟。他们如此激动,以至于,孩子们都困得靠在一起睡了,也没有停止的意思;以至于,整个计划中存在着如此多的不确定,也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像歌里唱的“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他们谈了整整一夜,好像,生活的坎坷都归零了;好像,一个没有离婚,一个没有丧偶;好像,大学毕业时,那些未完成的理想,都还没有被现实一个个戳破;好像,真的可以像一盘回锅的剩菜,包裹上新的外衣,人生就会重新开始。

只不过,剩菜虽然可以回锅再造,人生却难以回锅。早上,苏爱然踌躇满志地领着搂着赵耀睡了一宿的君君回到家里时,发现前婆婆正端坐在沙发上,茶已泡好,拉开了一副审问的样子—

“你一晚上没回来,还带着孩子!”

“去见个朋友。”

“什么朋友,李杏?”婆婆呷一口茶,“她刚才来电话问你在不在,要什么高达。”

苏爱然有点心烦意乱,“你不认识。”

“你还有我不认识的朋友?”

“刚认识,谈点儿工作上的事儿。”

“有什么工作啊,你不是辞了么?”常桂红不依不饶,“爱然,不是妈多事儿,再婚这件事,可得慎重,孩子这么小……”

“谁说我要再婚!”苏爱然一夜未眠,身心俱疲,此时只想去抱着枕头大睡一场,尽量抓住昨晚的事业蓝图带给她的兴奋与紧张感,以消弭多日来找不到工作的压力。但看到婆婆委屈的脸,她又有些不忍,“妈,真的只是个朋友,我现在没心思想这些事儿。”

“那就好,我有事儿跟你商量。”常桂红放下茶杯,苏爱然莫名紧张起来,“我想把南城的房子卖了搬过来住,一来,你拖着个孩子不好找工作;二来,欠人家的钱总是要还的。”

苏爱然的脑袋里“轰”的一下,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走在街上,所有路过的人都对自己行注目礼,自己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啥玩意?卖房子搬过来?好是好,但为什么总觉得怪怪的?

“这事儿已经定了么?”

“这不是跟你商量么,你要是为难不想妈搬过来,妈也能理解。”

话虽然这么说,但一转眼常桂红已经掏出了五张买家名片,分别跟苏爱然介绍了各自的优势与劣势。她个人比较倾向把房子卖给一对陪读的夫妇,并且跟对方已经商量好了签合同的日期。当常桂红用脚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带过来的行李时,苏爱然感到这一点儿都不像是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以后就跟君君睡!”

君君听说奶奶要搬过来,高兴得疯了一样,“噢噢噢噢!奶奶讲故事!讲黄世仁打变形金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