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这时,刘青青毫无预兆地号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点头接受了这个结局—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谁愿意拿这种事讨价还价呢!好像,一切都有了互相理解的借口,三个憋屈的人几乎都要抱头痛哭,但还是忍住了。刘青青调解了这么多年的家庭纠纷,讲了那么多理直气壮的是非曲直,如今看来,都像是命运给她的一记又一记耳光。

刘青青找律师准备合同的这两周,苏爱然有一种“尘埃落定”或者说“爱咋咋地”的踏实感。她上网找工作时才意识到,辞职时她不但大意了,还大龄了。几十份简历投出去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有个回应的,听说她大学中文系毕业三十多岁带个儿子,不能加班不能出差,对方直接挂了电话。换位思考一下,苏爱然先替自己感到抱歉了。“揾食艰难”让苏爱然动了腆着脸回去找主编求情的念头,结果星期三下午,她就收到了公司的三个月工资遣散费,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在这种时刻,苏爱然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趁有钱先带孩子去把赵晓波的钱还了吧。冒出这个想法的瞬间,她自己都不太理解自己了:为什么欠着林伟雄不管是哪个遗孀的钱自己要讨价还价,反倒是萍水相逢赵晓波的钱她不还难受?总结到最后,李杏替她解了惑:在能力范畴之内,谁不想努力做个好人呢?

那么,就努力做个能力以内的好人吧。苏爱然把跟赵晓波的约定又提前了几天,带着儿子在周末晚上去了赵晓波家。临行前苏爱然特意叮嘱君君,要好好跟赵晓波家的“小哥哥”相处,生怕儿子一个没管住,又咬了人家的孩子。

但是,见到赵晓波的儿子赵耀的那一刻,苏爱然就知道她叮嘱错了,她不该叮嘱君君不要欺负赵耀,而是该叮嘱君君,假如被赵耀欺负了,一定要勇敢地说出来。苏爱然带着孩子到赵晓波家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客厅里盒饭洒在地上,电视机里放着老动画片,赵耀的玩具散了一地,都是缺胳膊断腿的各种金刚,各种超人。

赵晓波赶紧把苏爱然让进来,“家里有点乱,别介意。”

苏爱然嘴上跟人客气,心里想的却是:这跟被基地组织炸过一样,居然也叫“有点乱”啊。

赵晓波一边招呼苏爱然随便坐,一边冲一扇关着的门喊:“赵耀,出来跟阿姨和小弟弟打个招呼。”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苏爱然有点尴尬,赶紧打圆场,“孩子认生。”

赵晓波已经习惯了这种父子状态,上前一步“砰砰”砸起了门,“认什么生,往老师包里放死虫子的时候怎么不认生?赵耀,出来,爷们儿一点儿。不吃饭你就藏起来,你他妈是不是男人!”

虽然赵晓波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儿子面前说脏话,“他妈”两个字说得很小声,但这种“爷们儿”沟通方式,让苏爱然后悔把儿子领来了。拆玩具、欺负老师、暴虐的父子关系—还没妈,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能培养出阳光向上好少年、朵朵红心向太阳的家庭。她把沙发上堆的衣服收拾了一下,想给儿子理个坐的地方,计划着把自己的手机给孩子玩一会儿,赶紧还了钱离开。别说教育儿子,儿子不被教坏就不错了。

这个举动被赵晓波误读了,“别动!你是客人,我来收拾!我来收拾!”

赵晓波跳过来一把抓起地上被打翻的油腻饭盒,往已经满得溢出来的垃圾桶里塞,“让你见笑了,这孩子不吃饭。”

这样一来,苏爱然手里本来准备扔在旁边的衣服拿也不是,放也不是了,她只好把衣服默默地一件件叠好,“没什么。”

“我要吃锅包肉!家里做的!”赵耀房间里传来一个男孩子赌气的喊声。

赵晓波一听就跳了起来,“你爱吃不吃!”

“你答应了今天给我做!你骗人!”赵耀哭了。

苏爱然抬头看着天花板,作为父母,她为面前这个对儿子无能为力的父亲感到好尴尬啊。即便是还在上幼儿园的君君,也不会再为吃什么这种事情,跟自己这样大闹了。

“我这个儿子,确实有时候比较难搞。”赵晓波解释道。

苏爱然跟着打哈哈:“我儿子也是。”

君君不屑地说:“叔叔你好笨,我妈妈会做锅包肉。”

“真的?”

苏爱然似乎是从赵晓波的眼睛里,看到了灼灼的贼光一闪。在对方没开口求自己帮忙前,赶紧说:“叔叔是在教小哥哥做人要有坚强的意志品质,不能要什么就有什么。”

但赵晓波仿佛打定了主意,鸡贼地跟苏爱然商量,“要不,咱还是言传身教,给孩子们讲讲什么叫乐于助人吧。算我求你,教我做锅包肉吧。”

苏爱然眼前又浮现了那只在马路上奔跑的兔子,这叫什么事儿呢?本来是还乐于助人的钱,然后变成要教对方做锅包肉。

“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以前他生日,我前妻总给他做锅包肉吃,我上礼拜答应了学会给他做,然后我……你看,唉,我还买错了,买成了咕噜肉。”赵晓波指指桌上一个敞开的饭盒。

苏爱然明白,这个动作叫“我太忙忽略了孩子我好内疚”。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一声叹息吧,可怜全天下的父母对儿女都是同样的心,俗话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于是世界也因此分成两种人:一种是知了父母恩的,一种是还没知的。

显然,苏爱然和赵晓波现在是同一战线的。只不过,苏爱然再怎么想帮帮自己的战友赵晓波,无奈也难为无米之炊。

“有糖么?”

“没有。”

“有面么?”

“没有。”

“有肉么?”

“没有。”

对话进行到这里,苏爱然几乎已经对锅包肉感到绝望。

君君乐呵呵地补了一句,“叔叔有锅包么?”

苏爱然没好气地接茬:“锅包就是你妈我,我负责把肉和糖一起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