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刘青青早有准备,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各种脏兮兮的票据,“别逗了,这里面是你这个月的银行账单,还得起房贷车贷,还不起杀人偿命钱么!今天,我就在你这儿不走了!”

刘青青居然用翻找自己家垃圾这招来了解自己的经济情况,苏爱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她努力跟对方解释,她已经不堪重负,车子已经撞报废了,她就这一套房子,也没法卖了抵债。但刘青青坚持:如果苏爱然有一点儿良心,就该想到,她刘青青也失去了此生挚爱,活得痛苦。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常桂红如神兵一般从天而降,“你要不要脸!破坏别人家庭,还来要钱!”

常桂红的身后,还跟着刚才在楼下开会的几个楼长,外加一些苏爱然没见过的大妈,她们在常桂红身后对着刘青青指指戳戳。

十五分钟前,常桂红忍着一鼻子自家垃圾的酸臭味,坐电梯上了楼,电梯门没开就听见苏爱然和刘青青在争执。常桂红电梯都没下,就返回一楼,去找楼长、居委会,“你们管不管!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都找上门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妇女干部们一听,这还了得,陈天估计这时候都摇上投胎的号了,怎么还能有活的第三者?于是,妇女们拉帮结伙、呼朋引伴,揣着瓜子儿、矿泉水、小板凳,组团上陈天家评理劝架顺便围观八卦。苏爱然这个时候充分感觉到了组织的温暖和老祖宗的智慧!中国有古语:集齐七个妇女干部,换一辈子家庭幸福。

“你们要干什么!我报警了!”作为“小三”,刘青青表现出的不专业感,让妇女干部非常不满意,她这个时候应该破口大骂引得大家一拥而上才对啊,负分,差评!

常桂红有人撑腰,声音也大了起来,“有些年轻女同志,不自重不自爱,企图不劳而获,社会败类!”

刘青青又羞又愤,“你才是社会败类,我谈恋爱结婚关你屁事!为老不尊!”

有个眼尖的大娘忽然一拍大腿,“我就说瞅着这么眼熟!她不是前几年主持《生活热线》的那个女的么!对,就是她,电视上给别人调节家庭纠纷的!啧啧,我说这几年看不到她了,原来是当第三者了啊。”

另一个大娘捅了捅眼尖的大娘,“认错了吧,陈天怎么可能找个主持人?”

“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

“不是我儿子!”

陈家的两个女人,听见这话瞬间变换了阵营。

听说不是陈天,一众妇女登时有被常桂红耍了的感觉,“不是你家的事儿,你激动啥?”

眼看同仇敌忾的气氛要变,常桂红想再添一把火,“是出事故那家老公的第三者,人家大老婆还没要钱,狐狸精先跑出来了!”

常桂红没有想到的是,同仇敌忾的气氛虽然挽回了,她和苏爱然也变成了被指责的对象。一众妇女一边鞭笞刘青青破坏人家家庭,一边夹枪带棍地暗中讽刺苏爱然不该“拿着‘不是’当理说”,不管是欠谁的钱,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

一时间,“春风吹战鼓擂,运动场上好热闹”。小将苏爱然首先体力不支,在经验丰富的街道组围攻下败下阵来。刘青青空有一口梨花带雨、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在妇联组强大的心理战下,也渐露颓势。只有老将常桂红,拿出了自己撒泼耍赖、不管不顾不怕死的架势,拼了老命般前骂刘青青、后斗居委会,且战且退,舍得一身的更年期,惹了一楼道的批斗会。

结果,人越围越多,整栋楼上班迟到的、逃学的、退休的都出来看热闹,苏爱然见势不妙,开了门把前婆婆拉进来,把围观群众关在外面,“妈,咱还在这儿住呢!”

“就是的,都消消气,消消气。”刘青青也许是被这个阵势吓蒙了,忘了自己也是当事人,恍惚中觉得自己是在主持家庭撕破脸节目,跟着苏爱然、常桂红就躲了进来。

既然“汤姆猫”和“杰瑞鼠”都不介意共处一室,表现得好像喜欢大被同眠似的,妇女干部们也就带着狎昵的猜想,退到楼下花园里继续八卦去了。

局面的突变,让常桂红发现了一丝转变的契机,她没有在家里再掀骂战,反而给刘青青倒了一杯水,“我家这个情况,你是看到了。你跟林伟雄、徐美惠怎么扯皮是你们的事儿。但现在,今天你要钱,明天台湾大老婆来要钱,我们可受不了。”

刘青青站在对方角度想了一下,反而觉得自己很委屈,“实话告诉你们,也就是大陆同胞的身份把你们救了!徐美惠跟你索赔的话,二百万都是少的。我图什么?要这笔烂债,还给你打折!”

苏爱然也想知道刘青青图什么,常桂红根本不理那茬,一口咬定如果徐美惠再来要钱,她没法招架。刘青青不知是计,顺着常桂红的话头亲口保证,如果徐美惠再要钱,她来跟对方协商。

这样一来,常桂红彻底掌握了主动权,“一百二十万没有,五十万还能给你凑凑。”

刘青青一听就生气了,站起来要走,“法院见吧。”

常桂红觉得时机成熟,赶紧冲苏爱然使眼色,比了个“七”的手势。

苏爱然明白婆婆的意思,拦住刘青青,一狠心,自己又压了个价:“一百万是我的极限了。”

刘青青停了下来,苏爱然想到儿子,胆子又大了一点儿:“但是先说好,你给我们再签个合同,以后徐美惠的事儿你负责。钱我没办法一次性给清,还得商量个分期付的办法……”

假如人生有什么成长的转折点,对于苏爱然来说,这一天就是—以前那个跟菜贩子多要一把毛葱都不好意思的南方姑娘,在这一天之内成长为,为了儿子即便是偿命钱也“万事可商量”的单身妈妈。她忽然懂了这世上的一切:兔子吃草,狼吃兔子,灰太狼几百集都逮不住喜羊羊,那只能是动画片。她凭什么奢望世界对自己、对君君好一点儿呢?如果她把抱怨的时间留出来未雨绸缪,如果她不是整个人靠在陈天身上,她也不至于被生活打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