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刘青青有些尴尬,也早有准备,从包里翻出一个文件夹,放在苏爱然面前,“之前的我不管,反正伟雄的车祸赔偿,你是要赔给我的。”

苏爱然打开文件夹,里面有一份债权转让协议,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刘青青的眼睛已经红了,“除了人你们要赔,车里的东西你们也要赔,那都是伟雄买给我们新房子的,每件都是我挑的,现在……”

苏爱然被对方这么一刺激,想起了陈天,也想哭,“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得往前看,我代表陈天,先给你道个歉。”

这句话提醒了常桂红,她把面前的小圆桌往外一推,哭着就要给刘青青跪下,“孩子,我们全家对不起你,我,我这就给你赔不是。”

苏爱然赶紧拦住婆婆,“妈,你这是干吗啊!你快起来。”

本来常桂红只是弯着腿,并没打算真的跪下,她寻思着对方怎么不得拦一把?结果刘青青不但没拦她,反而把修长的大腿加高跟鞋往外挪了挪,给常桂红腾出个地方。常桂红一个没站稳,真的跪下了。一咖啡馆的人,包括服务生,都在探头探脑地张望这边独好的风景。

刘青青从包里拿出一包薄荷烟,点上一根抽了起来,“奶奶,有事儿说事儿,别来这套。”

对方这个样子,摆明了软硬不吃。常桂红反而镇定了下来,她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把早就捂得她长痱子的暖宝宝掏出来,一把拍到桌上,拿过了刘青青放在桌上的文件夹。

常桂红虽然没有苏爱然有文化,但她毕竟多吃几十年干饭。作为“家长里短、吵架调解”等节目的忠实观众,常桂红一眼就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她指着债权转让协议上甲方“徐美惠”的名字问刘青青:“徐美惠是谁?”

苏爱然这时也想起来了,“怎么还涉及债权转让的事儿?”

刘青青被问到这里,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这些跟你们无关,你们把钱赔给我,咱们一拍两散,谈不拢,我就去法院告你们。”

苏爱然听到打官司,脑袋都大了,赔肯定是跑不了的,闹到法院,不但要赔人家钱,还要请律师、搭时间,更加不划算,“别急,咱们商量商量这事儿该怎么办……”

常桂红却拦住苏爱然,对面这个短裙高跟鞋的女人一出场就透着一股“臊”气,加上这种语气,她觉得要么是骗子要么里面有事儿,“不明不白地就让我们赔钱,我知道你是谁啊,今天你说你是林伟雄老婆,明天再冒出来一个管我要钱,我们孤儿寡母的钱那么好赚呢?!”

说到这里,刘青青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掏出一式两份结婚证递给常桂红,“看好了,这是我们的结婚证。你要不相信可以去民政局验真伪。”

常桂红翻开结婚证,确实是刘青青和林伟雄。苏爱然倒没想那么多:法律昌明,那种明目张胆的造假,等不到她赔钱就会败露。所以她直接问了对方有什么想法,刘青青开口报了一百二十万,比苏爱然预计得要少,让她非常惊喜,当场就想签协议。

两人讨价还价的时候,常桂红一直没说话,但苏爱然要签字的时候,她突然问了一个在苏爱然看来是帮倒忙的问题,“你家小孩儿还好吧?我们想去看看孩子们,表达一下歉意。”

刘青青听见这句话,脸上像挂了霜一样,“别磨磨唧唧的,快签了这个协议!你要不签,过这个村没这个店,闹上法庭我就不止要这些了。”

常桂红把苏爱然按回椅子里,“不签,你去告吧。”

刘青青气鼓鼓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苏爱然脑子里嗡嗡直响,她以为婆婆还没认识到闹上法庭有多麻烦,但常桂红听她说了两句就打断了,“这里面肯定有事儿,你听妈的没错。”

常桂红“咕咚”一口喝光苏爱然给她点的果汁,又逼着苏爱然把只剩一个底子的咖啡喝掉,一边骂着黑了心的洋茶馆老板都该拉出去千刀万剐,一边又多扯了几张餐巾纸,顺了几包黄糖往外走,准备去结了一百多块的账。

账却已经被那位弄了苏爱然一身咖啡的先生结过了,他放了两百块在款台,所以,还有找头。苏爱然稀里糊涂地拿着找零的九十二块钱,想着这个后现代的下午自己是怎么被泼了咖啡又喝了咖啡,赚了九十二块钱,转眼要赔出去一百二十万。

就是在这个稀里糊涂的瞬间,苏爱然看见了一个在楼梯拐角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黑包。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个镜头。

她虽然不懂摄影,但也大概知道现在“吸毒毁一生,单反穷三代”的说法。她又翻了翻包里的夹层,果然找到了主人的联系方式:赵晓波,电话13×××××××××。

苏爱然提着黑包一边下楼,一边就拨了失主的电话,出门就遇见了找回来的失主赵晓波,正是刚才请自己喝咖啡的男人。

赵晓波来咖啡馆找人惹了一肚子气,还把相机包弄丢了,别提有多沮丧了,现在有人给自己把包送回来了,当即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钱不多,你拿着。”说着就往苏爱然手里塞。

“我就是打个电话,也没干什么,这钱我不能收。”

莫不是陈天在天上显灵了吧,要不然怎么能“噼里啪啦”往下掉财神?眼前这位眼看就要给自己一千二了。

苏爱然往外推钱,却被常桂红中途截留了,“行,你的心意我们就收着了,小伙子,下次注意点儿,这么贵重的东西,再忘了,就没有我们爱然这么好心的人了。”

不但收了,常桂红还把钱一张张举在太阳下仔细看过了水印,“有什么不能收的,没偷没抢他主动给的,还是谢着给的。你有钱你先把一百二十万赔了。” 

赵晓波有点窘迫,“阿姨,您放心,我不会给您假钱。”

苏爱然尴尬无比,“我妈不是那个意思,她是担心别人给你的有假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