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暧昧不起:有多少感情经得起折腾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半年后。

整个下午,苏爱然都有点心不在焉,丈夫去世时她最担心的是车祸可能带来的影响。陈天撞死的是一个在大陆做生意的台湾商人,交警事故鉴定的结果是陈天全责。将心比心,苏爱然一直想去看看对方的家人,至少表达一下歉意和关心,但从头到尾除了跟对方在台湾的老婆通过几次电话以外,跟苏爱然沟通的只有对方的代理律师。律师很客气地提出一个苏爱然根本无力承受的索赔数额,在更客气地约苏爱然法院见后,就几个月再无消息,苏爱然甚至偷偷希望过对方最后把这件事忘了,自己一毛钱都不用赔。

作为网络编辑,苏爱然之前并不觉得自己工资低。陈天赚钱还房贷车贷,苏爱然的工资只是平时给自己买买衣服和化妆品,给儿子买买玩具,更多的钱花在购买各种锅碗瓢盆、见过没见过的食材菜谱上。陈天去世前,全家都很乐意享受苏爱然喜欢研究吃这一爱好所带来的乐趣。陈天一走,不但爱好被剥夺,连日常生活都产生了巨大危机。现在的苏爱然,连自己当初以为自己可以承受的赔偿范围都难以企及。

经济还只是压力的一部分,更大的危机在儿子身上。陈天的去世一开始没对君君产生任何影响,苏爱然庆幸过孩子小还不懂事。但很快她就发现,不懂事是真的,但对爸爸的死,君君的不懂事表现形式跟她以为的有些出入—从陈天去世后,经常有家长跟苏爱然抱怨: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君君咬了他们家孩子。

今早出门上学的时候,君君竟然因为奶奶不让他带最喜欢的变形金刚去幼儿园而咬了常桂红一口。苏爱然气急,打了儿子一巴掌!现在想想,苏爱然有点后悔了。此时“吃喝在线”网站的办公区一片繁忙,在由电脑键盘的“噼里啪啦”、主机运转的“嘤嘤嗡嗡”构成的背景音里,每台电脑后的人都在构想:一旦华农集团上市成功,会给自己的前途带来多大的助力。只有苏爱然想的是:儿子那么小就没了爸爸,行为失控是可以理解的。倒是自己这个母亲做得不合格,没给孩子疏导好,反而打了孩子。

苏爱然打开“吃喝在线”论坛的“父母经”板块,她是这里的版主之一,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工作安排,纯属偶尔为之。 她登录自己的账号“爱然酥”,准备发一篇无关吃喝的帖子,问问其他的父母怎么处理小孩咬人的情况。就在这时,从一大早起就跟集团高层、丰盛银行的专家在办公室嘀嘀咕咕了小半天的主编突然召集大家下班前开会。

收到内部群的通知,李杏第一个拿好笔记本叫苏爱然一起去会议室等开会,“估计是上市的事儿,这次八成是真的。”

苏爱然对公司上市的关心程度,远没有自己能不能赶在婆婆回家之前把饭做完、把衣服洗好那么迫切,另外厕所水龙头漏水也该修了。

“你傻啊,如果公司上市咱们可以买原始股,到时候几十、几百的翻倍,你就不用发愁了。”李杏一针见血地指出苏爱然的瞎操心都是没钱闹的,“我等会帮你问问投行的专家。”

李杏所说的专家叫高山,是丰盛银行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他是华农集团上市项目的负责人,在公司上市前,本层的会议室就是他和他的团队的办公地点。主编在上面搞动员,李杏在下面跟苏爱然八卦,“前几年‘高级副总裁’听起来确实是挺厉害的,但这几年拿下保荐代表人资格的人越来越多,高级副总裁也未必就那么值钱了。当然了,比高级金领还是要高级很多的。”李杏一边说一边还给苏爱然指了指对面那个中年眼镜男。

这时,旁边一个一直听两人低声八卦的高个儿男人忽然笑了,“也没有王主编说得那么悬,你们可以把我的工作理解成一个帮忙的,我们只是帮助大家,把你们已有但却不会整理的相关材料整合到一起;再用这些材料告诉别人,你们有能力上市而已。”说着,他站起来,“以后我和我的团队就算是大家的战友了,我叫高山,以后有金融方面的问题,可以来跟我本人交流切磋。”

高山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杏。

李杏愣住了,她一直以为坐在自己旁边的年轻人,可能是其他部门的同事,而所谓专家必是年纪大的,她万万没想过,那个她认为是专家的中年人,只不过是高山的手下。她紧张地捅了捅苏爱然,以为苏爱然也跟她自己一样震惊,没想到,苏爱然却正握着手机犹豫要不要接电话,手机上“君君老师”的来电一直在闪烁。

李杏低声说:“接吧。”

苏爱然指指挤得坐满了人的会议室门口,又指指主编。自从陈天去世,她时不时要请假处理家事,有时还偷偷迟到早退,主编早就对她忍耐到头了。苏爱然打开微信,给老师发了一条消息:不好意思张老师,什么事?我在开会。

就在苏爱然在包里翻耳机的时候,张老师的语音消息发了进来,被她不小心选中,安静的会议室里回荡着张老师银铃一般悦耳的声音:“君君把小朋友咬伤了,奶奶来接她,和小朋友的妈妈发生了点儿不愉快,您看看能不能赶紧来一趟……”

张老师话没说完信息就断了,但满会议室的人都猜到张老师可能去拉架了。她语音消息的背景音,是一个老年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争吵。

老年女人:“你家小孩没教养,活该被咬!”

另一个女人:“谁没教养!你们这种老年人带出来的小孩都一个德行!没有家教!”

老年女人,自然是常桂红了。苏爱然脸红到衣领下面去,主编铁青着面孔看着她,“开会的时候关机,提醒了多少次了!”

李杏看这个情形,赶紧解围,“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公司上市我们能买原始股么?”

主编没好气地回答,“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高山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挺好笑的,半是讽刺半是挤对地告诉李杏,“买原始股是有一定级别的,你们公司把级别调到多低,我就不知道了。”

苏爱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站起来要走,“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我想请个假。”

主编打定主意不能再被苏爱然牵着鼻子走,“坐下,会马上开完,听完再走。”

苏爱然很为难,“主编,您也听见了,我确实有点急事。要不您扣我工资吧。”

“谁家没点儿急事!你今天非要请假的话,就不用回来了。”主编不想被当场驳下面子。

苏爱然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该再试一次,“我儿子在幼儿园出事儿了,老师让我去看看。”

在场所有人都竖着耳朵听主编的处理意见,如果这次苏爱然被准假了,那么意味着以后大家请假都有了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