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恐怖科幻 > 青灯诡话:乡间那些稀奇诡怪的事儿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我认得那个声音,正是何青莲的。我猜她这会儿应该也是睡不着觉,所以出来唱歌了。

我来到姥爷屋后的西瓜地边上。此时月光照在瓜地里,山风吹着,瓜地里泛起一层层灰黑色的浪,是瓜叶在动。

我找准方向,沿着瓜地边上一条小土路向前走,但是还没穿过瓜地,就发现了异常。我眼角瞥到瓜地的另外一头,靠近山脚树林的瓜秧子里,似乎有一个黑影在一动一动的,甚至还能听到一阵阵低沉的“哼哧哼哧”声。

我马上明白了,这个黑影不是冤魂,不是鬼怪,而是一个人,一个偷瓜贼!

这个时节,西瓜刚成熟不久,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人来偷瓜。而且看样子,那个偷瓜贼还是个小孩,个头不高,比我还矮一点点,穿了一身黑衣。

我没有想到,居然有小孩比我的胆子还大,为了吃西瓜,走这么远的夜路来偷瓜。要知道,姥爷的西瓜地离村子至少有一两里路。

因为这小子也是贼大胆,所以我心里对他有些敬重,就没去叫醒姥爷,而是抓了一根树棍,弯着腰,悄悄沿着瓜地边上的地垄子摸了过去。

有地垄子的遮挡,我一路摸到瓜地的另外一头,来到距离那个偷瓜小贼不到一丈远的地方才突然跳出来,拿着树棍指着小贼,大喊道:“喂,偷瓜呢?!”

“唔呀!”

那个小贼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发现他在偷瓜,而且已经离他这么近了。我一喊,那小贼全身一哆嗦,蹦起老高。

等他看清我之后,竟然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很不屑地“切”了一声,居然抱起一个大西瓜就向树林里跑去。

我不禁大怒,喊了一声:“别跑!”拿着棍子就紧紧地追了上去。

树林里乱树交错,杂草丛生,还有一些藤蔓老是绊脚,所以,晚上在树林里跑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夏天夜里露水重,再加上这片树林就在河边,露水就更多了,我在树林还没跑远,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胳膊被刺木柴刮破了好几道口子,还绊了一跤,跌了个狗啃泥,差点掉到树洞里去。

第六章长胡子的小孩

青灯诡话

我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恨不得把那个小贼胖揍一顿。让我纳闷的是,那个小贼抱着一个少说也有五六斤重的大西瓜在树林里跑,速度竟然一点都没有慢下来,甚至比我跑得还快,好几次我都差点追丢了。

但是,我就是这么个脾气,越是难办的事情,我就越有劲头,所以,虽然追得很费劲,我一直没有放弃,猫着腰死死地盯住了那个小贼,闷头追着。

一边追,我一边冲那个小贼大骂道:“快点把西瓜放下,不然我追到你家里也要抓住你!”

可能是被我的话吓到了,小贼跑到一片齐腰深的茅草丛里之后,竟然真的丢下西瓜,自己溜了。

我跑到茅草地里,把丢下的西瓜捡了起来,抱在怀里查看了一下,发现西瓜皮虽然被刮得有些花,但是还没有摔裂,心里松了一口气,就不再追了,有些气呼呼地对着树林大骂了几句,就准备回去。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阵尖细的声音从头顶的山坡上传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发现山坡上有一株苍虬的老松树,月光从老松树的另外一面照下来,老松树下站着两个黑影。

那两个影子,一个身材苗条高挑,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女人的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腰上,她穿着一条长裙,裙摆拖到地上。女人背对我站着,她的侧前方,是一个瘦小低矮的黑影,是一个小孩。

我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小孩正是偷瓜贼,不由得有些愤怒地对那个女人大喊道:“喂,你怎么不好好管管你家小孩,大半夜来偷瓜,不学好!”

听到我的喊话,那个女人没有回答我,她微微蹲下身,看着那个偷瓜小贼,问他:“小黑子,你怎么去偷西瓜呢?偷东西是不对的,知道吗?”

“大姐,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那两个老东西喝酒缺下酒菜,让我来偷西瓜的吗?他们说山下那老头和他们有交情,让我尽管去摘,谁知道跑出来这个毛头小子,追了我半天,累死我了!”小贼说完,一屁股坐到地上,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呵呵,原来是这样。”女人站起身来,然后缓缓转身,向我走过来。

女人轻轻袅袅地走近,她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当她走到距离我一丈远的时候,我已经认出她了,而且我发现她在月光下没有影子,就更加确定了。

“你,是何青莲?”

“大同,把西瓜给小黑子吧。”何青莲走到我身边,很温柔地对我说,向我伸出了白白的手掌。

我不禁哆嗦了一下,毕竟,这还是我第一次直接和鬼魂对话。一时间,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是,看着何青莲那么真实地站在我面前,我镇定了下来,有些疑惑地把西瓜递给她,问道:“你,在这里住得好么?”

“很好啊。”何青莲抱着西瓜,对我轻轻一笑,然后转身对着偷瓜小贼招了招手。

何青莲把西瓜给了那个小贼,说道:“小黑子,你拿了人家的西瓜,也要回报人家才对,走吧,我带你们一起去见见二老。”

“我可没东西回报他。”偷瓜小贼嘟囔道。

“没事,我有办法。”何青莲走到我身边,拉起了我的手臂,我感觉她的手很凉。

何青莲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小黑子,领着我们飘飘悠悠地向树林深处走去。

我被何青莲拉着,迷迷糊糊地跟着她一路向前走,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心里也有些莫名的害怕。

四周起了一层很浓的白雾,月光都暗淡了许多,我感到全身几乎没有重量。这让我心里有些没底起来,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真正遇到鬼魂还是这么没用。

幸好,我知道何青莲这时候对我没有恶意,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怨气了,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自己又要遇到怎样恐怖的事情了。

我一路胡思乱想着,被带到了一处靠近河边的开阔平坦的芦苇丛边上。

月光照在芦苇丛上,夜风吹过,翻过一条条银白色叶浪,芦苇互相摩擦出沙沙声,如同细语一般连成一片。

“就在里面。”小黑子指着芦苇中央,嘟囔了一句。

何青莲微微点了点头,带着我们分开芦苇往中间走,一直来到一处微微隆起的土坡上。

土坡上长满了细长的茅草,中间摆着一张古朴的小桌子,桌子边上坐着两个老人。

那两个老人,一个是白头发白胡子,另一个则是黑头发黑胡子,我心里就叫他们黑白老头子。

黑白老头子看到我们,黑胡子老头有些生气地拿着一根木头拐杖去敲小黑子的脑袋,责问道:“小子,让你去摘个西瓜都这么久,又跑哪里玩去了?”

“哎呀呀,黑爷爷,你冤枉我了,我没有去玩啊,是被这个小子追了半天,还差点被他打了,不然早就回来了。”小黑子虽然被责打,依然很恭敬地把西瓜放到了桌子上。

“哼,还找借口,还不快点给老子倒酒,把西瓜切开!”白胡子老头也拿着拐杖敲小黑子的脑袋。

小黑子连忙跪在地上,斟满酒,然后双手端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