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恐怖科幻 > 青灯诡话:乡间那些稀奇诡怪的事儿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大黄还以为我半夜带它出去玩,乐得伸着舌头“哼哧哼哧”地在树林里乱跑,惊得树上的鸟乱飞,我都有点儿后悔带它出来了,把本来很隐秘的事情搞得声势浩大。不知道那只小船还会不会出来,因为据二鸭子说,那小船是一喊就会消失的。

不过,好在半路上大黄追什么东西去了,我就一个人悄悄地沿着山路往山湖摸去。

快要到山湖的时候,我在路边折了一根桃树枝,攥在手里辟邪。虽然那时候我很小,但跟在母亲和姥爷身边,耳濡目染的,也已经知道这些辟邪之类的事情了。我妈跟我说过,桃树枝可以辟邪。

现在去农村还可以看见,襁褓里的小孩子,包袱上都会插一枝桃花或桃枝,那就是为了辟邪,因为孩子火气弱,容易被脏东西上身。

现在想来,幸好我当时知道这些,预先留了一个心眼,不然的话,我真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

当时月上当头,遍地树影,我一手握着桃树枝,一手攥着衣襟,一脚深一脚浅,跑了半小时,才跑到拦湖大坝下面。

拦湖大坝依山而建,正好拦住两山之间的山谷,靠水的那面距离水面不到十米,但是不靠水的那边,从底到顶足足有五六十米高,大坝上都是厚厚的草皮灌木,黑乎乎的一片,那时我不知道这些草木是护堤用的。

我要想攀到大堤上面,只有几条斜斜的小路可以走,这些小路都是人踩出来的,本来也没有路。我没有多想,沿着一条小路就往上爬。

六岁的我,个头儿不高,走在小路上,完全被两边的矮树丛淹没,远看的话,绝对看不到那里有一个人在走路。同样,我走在那条斜坡小路上,也完全看不到四周的情况,我一口气就爬到了大堤上。

到了大堤上就好多了,大堤上是一条足足有五米宽的土路,土路过去还有一条深沟,然后再过一个坡就到山湖边上了。

站在大堤上的土路上,因为隔着深沟,还无法全览山湖的湖面,我于是又爬过那道深沟,一直攀到湖边,站在水泥铺筑的堤坝上方。这样一来,整个山湖的湖面就一览无余了。

月光当空照下,在湖面上有一个明亮的月影,随水波散开一直延伸到坝的边缘。湖面一片空旷,根本没有我要找的小船。

我也是既来之则安之,沉浸在静谧夜色之中。没有小船就没有吧,看看湖光月色,也算没白来一趟。我喘了口气,在湖边坐了下来,很惬意地享受着山风。

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我起身准备回家,但是就在这时,不知道哪里飘来一块大黑云,把月光遮挡了起来。紧接着我周围就暗了下来,原本清凉惬意的山风也忽然变得猛烈起来。

我有些好奇地抬头看看天,以为要下雨了,心想着要赶紧回家。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从湖面传了过来。

我当时就是一惊,一下子趴到堤坝上的草丛里,紧紧握着手里的桃树枝,抬头向湖面偷看,发现湖面隐隐约约居然有一点灯火在晃动。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睁大眼睛细细去看,发现果然是灯火。但是除了灯火之外,就再看不到其他东西了。难道真是二鸭子奶奶看到的那个小船出现了?

我吓得手心里汗都出来了,趴在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眼睛死死盯着湖面的灯火。只见那灯火慢慢地动了起来,开始向岸边飘来。完了,难道它看到我了?

我再也不敢停留,起身撒腿就跑。我连滚带爬地爬过深沟,来到大堤上面那条土路上,也不敢再走堤坝另外一边的斜坡小路,沿着堤坝土路就是一阵狂奔。

跑了没两步,我就听到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我心里就想完了,那东西追来了!

想到这里,我更是不敢回头看,两腿用尽全力向前跑。没跑几步,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狗啃地趴到了地上。

我这一跌,后面的脚步声居然也停了下来。

我趴在那里吓得全身都发抖,死死抓着手里的桃树枝,把头埋在两臂之间,紧紧闭上眼睛。我心说管你是什么,我就这样不看不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你一口把我给吞了,算你厉害。

等了一会儿,我就感觉到,有东西走到我的头部,哼哧哼哧喘着气,接着一条湿答答的舌头就伸到我的耳朵上舔了起来。

我这时反而镇定下来,连忙坐起身来一看,舔我的不是大黄还是什么?我当时那个气啊,真想把大黄一脚踢飞出去。但是既然看到大黄,我心里也就踏实多了,顿时感觉什么都不怕了。

嘿嘿,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嘛。

喘了一口气,我站起身就准备带着大黄回家,但是突然眼角一闪,一点亮光从侧面传来。

我侧眼一看,才发现原本飘荡在湖面的那点灯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到堤坝上了,就停留在我刚才趴的那片草丛上。而这时突然一阵猛烈的风刮了起来,本来就黯淡的天空,乌云更浓了。

身边的大黄好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靠近一般,躁动不安地呻吟起来,不停用爪子扒着地。

我一时愣在当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去看刚才停在不远处的那点灯火,才猛然惊醒。

此时那点灯火周围又聚集了一堆星星点点的灯火。慢慢的,这些灯火形成了一个人形,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发光的孩子趴在草丛里,那姿势和我刚才一样。

最让我恐惧的是,那个小孩居然回头看着我,慢慢起身,蹒跚着脚步,一步步地向我走来。我的心揪了起来,浑身冒冷汗,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发光的小孩慢慢向我靠近,我惊得浑身都麻木了,两腿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想动却一点儿都动不了。

眼看着那东西离我越来越近,我屏住了呼吸,眼睛吓得紧紧闭上了。

就在这时,身边的大黄“汪”一声冲了出去。

我一惊,回过神来,张眼一看,发现大黄已经向那个东西扑了过去。我吓得连叫住大黄都没有叫得出声,大黄已经扑到那个东西面前了。

随着大黄一声低吼,那个东西瞬间炸散开一片,光点四处乱飞。大黄“咯吱咯吱”地在原地到处嗅着什么,同时吃着什么东西。

我看大黄好像没事,跑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一群萤火虫。乖乖,可把我吓得不轻。

我拍拍大黄的脑袋:“走吧,咱回家。”

“回家?”随着我的声音落下,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从堤坝靠水的一边传了过来。

有人?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连忙带着大黄再次爬到方才的堤坝上,向湖面看去。经过前面两次自己吓自己的虚惊,我已经放松下来了,完全不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倒要看看,是谁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

“谁?”我下意识地问道。

没有回答,但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一个人影。确切地说,那是一个小孩的身影。他下半身浸在水里,上半身趴在堤坝边倾斜的水泥板上。

“是谁?”确定是一个人之后,我又问了一句。

但是那个人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头向我看过来。月光黯淡,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感觉有两道目光直直地向我望来。

我被他那个样子吓得不清,一着急,向下走了一步,拿手里的桃树枝敲着水泥板,问他:“你是哪个?在这里干什么?”

那个人看看我,开口说话了。

“我洗澡,晚上太热了。”说完他就转身向湖心游去,拉开浅浅的水纹。

我喘了口气,在堤坝上坐下来。大黄伸着舌头,也在我旁边趴下来,似乎完全没有看到那个人。

我一看大黄的样子,顿时觉得不对。大黄半夜看到生人肯定不会这么安静,为什么它刚才看到那个人没有反应?我忽然明白过来,连忙去看湖面,哪里还有刚才那个人的影子?湖面一片寂静。

我不由得一下子站起身来,惊出一身冷汗,这次再也不敢停留,唤一声:“大黄,跑!”说完带着大黄就拼命往回跑。

一口气跑到家里,我全身瑟瑟发抖。多亏我体力好,不然这样一路跑下来,不摔死也累死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九点了,家里没有人,我以为爸妈早就下地干活去了,也没有太在意,就揉揉眼睛起身,找东西吃。

但是这时我爸妈忽然从大门进来了,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

我仔细一听,才明白,原来昨晚山湖里淹死了一个人。当下不由惊得浑身都木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问道:“谁淹死了?”

“二鸭子啊,你看好好的孩子,可惜了。”妈妈随口说道。

我听完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二鸭子居然死了?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昨天夜里跑去游泳了?

妈妈看到我的样子,还以为我是为因为失去小伙伴而伤心,解释道:“好像是昨晚自己跑去游泳死的,衣服还脱在岸边呢。早上找到的时候已经死了,游到水草里了,被水草缠住了。”

水草?我听了又是一惊。因为我想起了昨天洗完澡回家的时候,妹妹说的话,那时候她说二鸭子的脸上有水草。现在二鸭子就是死在水草堆里,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我有些毛骨悚然了。我有些后悔,没能在看出了二鸭子的怪异情况时,第一时间去告诉他的父母,阻止他再次回到湖里去。

从那时起,我就总是觉得,二鸭子的死或多或少和我有一些关系。

我怀着很沉重的心情去了二鸭子的家,想最后再看看二鸭子,但是他的父母却一边大哭着,一边让我不要去看,说是小孩子不能看。我的父母也极力阻止我,但是我却一点儿也听不进他们的话,就是想绕过他们,进去看看二鸭子。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当我看着停放二鸭子尸体的小草房时,总是觉得能够看到隐隐约约的模糊影子。我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可以肯定,那个东西让我很不舒服,我觉得它会伤害已经死去的二鸭子。

二鸭子虽然死了,但毕竟他是我的小伙伴,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为他做点什么。所以,我挣脱了大人们的阻挠,直冲冲地冲进了二鸭子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