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我觉得我们迫切需要搞明白的是邱若南究竟是怎样做到的?他为什么能诱使我们带入自己的潜意识投影,又为什么能屏蔽我们创建安全屋的能力?这一切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相信只要我们知道他的方法,就能破解这个局了。”

说完,他看向萧千韵。这种盗梦专业性问题,他和灵犀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萧千韵。

萧千韵黛眉紧皱,陷入沉思,半晌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责道:“可恨我太没用了,我研究盗梦术这么久,还是找不到邱若南的破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邱若南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入梦前就做好了准备的。因为梦是人的主体意识,即便是再高超的盗梦者,在自己的梦里也无法一手遮天恣意妄为,就像我们可以潜入别人的梦里建造各种神奇的安全屋,但在自己梦里却做不到。”

宿梦起捏着下巴费劲地想了半天,说道:“也就是说人在做梦的时候,感受到的一切都是非常真实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又怎么可能会创建安全屋呢,连创建安全屋的想法都不会有。”

那么这就意味着,邱若南不管是耍了什么手段造成这些诡异事件,都不可能是在梦中见招拆招,而是在入梦前就准备好了的。

想到这里,宿梦起觉得,他们离真相只剩一步之遥了。但鉴于萧千韵的能力,这一步却不知道怎么走。大家的推理也只能到这里了。

“我靠!”就在宿萧二人陷入沉思时,开车的灵犀突然拍了下方向盘,大声骂道:“这他娘的真邪了,难道遇到鬼打墙了不成?”

灵犀的话将两人吓了一跳,宿梦起忍不住笑骂道:“你丫的大惊小怪的,到底怎么了?”

“你看,导航上标注的很清楚,我们此刻就在尼亚加拉大瀑布东面的公路上,可是我开车转来转去转了一个多小时了,就是看不到瀑布的影子。”

“怎么回事?是导航坏了吗?”宿梦起探过头去,疑惑地检查导航仪。

这时,萧千韵突然说道:“停车!”

宿梦起、灵犀纷纷侧头,疑惑地看着她。

“停车!”萧千韵再次急切地重复道。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但灵犀还是立刻停了车。

萧千韵推开车门急匆匆地跳了下去。宿梦起二人也跟着跳下车。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车外黑漆漆的,几盏路灯远远地散发出昏黄的光。

萧千韵跑到装甲车一旁,地势最开阔的地方,拿出夜视望远镜,仔细观察周围的地形。

“她怎么这时候来了观景的兴致了。”一阵寒风袭来,灵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奇地嘀咕。

宿梦起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打扰萧千韵。

几分钟后,萧千韵收起了望远镜,幽幽地对两人说道:“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尼亚加拉大瀑布了。”

原因不是导航坏了,而是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尼亚加拉大瀑布!

看着两人目瞪口呆的样子,萧千韵继续说道:“现实中我来过这里好几次,整个大瀑布附近的环境我都非常熟悉,我可以确定,这里根本就不是落基山,所以这里根本就没有大瀑布。”

“能不能再确切一点?”灵犀挠着头皮说,表示还是无法理解。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虚幻的世界?”宿梦起忽然灵机一动,激动地说道,“也就是说,这里根本不是邱若南潜意识中的加拿大落基山,而是他虚构出来的,一个仿造落基山的世界?”

“没错!”萧千韵肯定地说道,“现在,问题全都解释得清楚了,这不是邱若南潜意识深处的梦境,而是他在入梦之前就刻意设计出来的。他自主地设计了这个和落基山非常相似的地方误导我们。既然是他自主设计而非潜意识深处的梦境,那么就克服了他被动体验的身份,在本质上和我们一样,成为盗梦者,这样,他相当于具有梦主和盗梦者双重身份。那么,他就可以在这里建造无限大的安全屋,也就有着主宰一切的能力,比如屏蔽我们创建安全屋的能力,比如创造视觉误差,让我们在森林里迷路,让我们绕来绕去找不到去瀑布的道路,等等!”

“视觉误差?”灵犀恍然大悟,“明白了!我们在大森林里迷路,在这里转来转去鬼打墙,其实不是我们失去了方向感,而是中了邱若南的套,森林和道路都是他精心设计的,在设计梦境模型时,他可以设计成封闭回路。”

“没错。邱若南给我们设计了一个和落基山非常相似的迷宫,一个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的迷宫!”萧千韵说道。

宿梦起变得激动起来“邱若南不但是盗梦师,还是筑梦师,可以自己设计梦境,利用我们的盗梦设备和共享设备,把我们弄进他设计的梦境中来。”

“是的,我们遇到真正的盗梦高手了,想不到筑梦师真的存在。”

萧千韵此刻全然没有被耍弄的委屈和愤怒,而是变得十分兴奋。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灵犀皱着眉头问宿萧二人,“既然邱若南是本领高超的筑梦师,这个梦境世界里的主宰,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吧?待下去也是自讨苦吃,不如我们集体自杀。”

“等等!”宿萧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说完才发现两人竟然如此“同步”,不由得相视一笑。

“我靠,我得好好感谢你们,你们还真是心里有我啊。”灵犀苦笑道。

“有你?”萧千韵一时没反应过来。

“心有灵犀呗,说话都异口同声的。”灵犀故作委屈地撇着嘴道,“我忽然觉得我成了电灯泡了。”

“别闹了。”宿梦起摆了摆手说,“邱若南这样的高手来找我们,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人我们要定了。”

“咬定了?”灵犀故意装傻卖萌道,“我可不是属狗的。”

“没错,我研究盗梦术这么久,第一次遇到筑梦师。在此之前,我虽然理论上认可筑梦师的存在,但技术上却可望而不可即,现在我终于遇到了。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放过邱若南,不管他来找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不管他是朋友还是敌人,我们都必须紧紧咬着他不放,直到搞清楚他筑梦的原理和技术为止!”

“如果他是朋友,那我们必须得好好地了解他,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性,我们必须坦诚相待。反之如果他是敌人,或者竞争对手,我们更得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宿梦起总结道。

“这个梦境虽然是他故意设计的,但如果我们仔细点儿的话,依然可以从很多细节上分析出邱若南的潜意识深处的思想动向,就像从你写的文字中就能对你的性格做初步分析一样,他在设计的过程中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这比在现实中了解他要快速有效得多。再说了,邱若南可是心理学博士,这学历可不是假的,我们要在现实中和他交锋,几乎毫无胜算。”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们不知道邱若南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究竟还在不在梦境里。”灵犀摊了摊手,无奈地皱着眉头道,“既然邱若南是盗梦者,那他完全可能不受盗梦设备定时器的制约,提前退出梦境,只留下我们三个傻不愣登地在这里瞎转。”

“不会的。”宿梦起很快回应道,“你别忘了,邱若南不仅是盗梦者,同时也是梦主,即使他真的能不受盗梦设备定时器的制约提前退出,那这个梦境也会随着他的清醒而瓦解,我们也就没办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说完,他将求证的目光投向萧千韵。

“灵犀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时间不会持续太久。”萧千韵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如果邱若南在盗梦设备的设定时间到达之前退出梦境,这个梦境的确会瓦解,但不是绝对同步瓦解。之间可能有一段时间间距,当然不会太长,估计在二十分钟到半小时之间。也就是说,邱若南醒来之后,我们还有可能在他的梦境中多留半小时,然后梦境才会瓦解。”

“为什么?”宿梦起不解地问,“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时间间距的?”

既然邱若南是梦主,梦主醒来,梦境不就同时瓦解了吗?怎么会有这么长的时间间距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段时间是盗梦设备的终端反应时间,以及信号传输耗时。”萧千韵解释道,“盗梦设备毕竟是机器,梦主突破了定时限制提前醒来,就相当于我们把运行着多种程序的电脑突然关机一样,它需要反应,反应过来后,还要通过导线把梦境瓦解的信号传输到我们每个人的大脑中,这段反应时间加上传输时间,大约需要一分钟。现实中的一分钟,在梦境中就得乘以三十倍,也就是半小时。”

宿梦起和灵犀二人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我们就沿着这里四处走走吧。”萧千韵提议,“梦境瓦解之前会有些征兆,比如天气骤变,比如忽然发生地震、海啸、洪水、火山喷发之类的,看现在风平浪静的样子,似乎并没有瓦解的征兆。”

“这里我们都转了这么长时间了,分明就是视觉误差吗,我们这样瞎转有什么意义吗?”灵犀纳闷地问道。

“有。这里虽然没有尼亚加拉大瀑布,但的确是邱若南这个梦境的核心所在。如果邱何之恋是真实的,那么这里肯定就是邱若南最有可能待的地方。我们在车上虽然受到视觉误差的影响,但步行的话,说不定能克服这个误差。再说,现在距离梦境定时结束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们毫无目的地瞎逛也没有多大意义,还不如就近赌一把。”

“有道理。”灵犀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觉得开着装甲车比较保险,要是那些日本鬼子或者食人族追上来,至少还方便逃跑。”灵犀的想法也不无道理。

最后,宿萧二人步行,灵犀在后面开着装甲车跟着“护卫”,三人沿着明知是封闭型回路的公路前进。

夜色阑珊,这个冒牌的落基山的夜景依然非常美丽,只是,再也没有其他行人,整条路上一片寂静,瀑布的落水声清晰可闻,却始终无法见到瀑布的影子。

“快看!热气球!”

灵犀忽然指着繁星闪烁的天空喊道。

宿萧二人抬头向天上看去,果然,在前面不远处的空中,漂浮着一个硕大的热气球,热气球周身散发着七彩绚丽的光芒,看上去就像神秘而美丽的UFO。在绚烂的光线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热气球身上的两个大号汉字——邱何。

萧千韵举起了夜视望远镜,将镜头瞄准热气球的吊篮。

“是他们没错,何冉和邱若南。”萧千韵观察了会儿,喃喃地说道……

“那三个人,是你的新猎物吗?”邱何号上,正在举着望远镜俯瞰地面的何冉说道。

邱若南没有往她说的地方看,就好像早就知道那三个人是谁了似的。

“不是猎物。”邱若南笑道,“暂时来说,他们是我的……工具吧。”

“你又要走了吗?”何冉回过头,幽怨地盯着邱若南轻声问道。

一般只要目标任务发现了邱何号,就是邱若南该离去的时候了。

“是的冉冉,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不久,我们就可以长相厮守了。”邱若南端起桌面上的酒杯,递到何冉手中。

“你喝完它,我就走。”

何冉接过酒杯,先是闭着眼睛轻啜了一口,然后便一饮而尽。

“你调的浅色忧郁越来越有感觉了。”何冉晃动着手里的空酒杯,动人的笑道。

“我走了,冉冉。”

说完,邱若南打开了密闭舱的舱门,头也不回地纵身一跳……

“梦境就要瓦解了。”地面上宿梦起放下望远镜,对萧千韵和灵犀说道,“邱若南跳下来了。”

“不管邱何之恋的描述真实性有多少,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在邱若南的潜意识深处,是深爱着何冉的。”萧千韵说道,“我们要了解邱若南,何冉很可能是一个突破口。”

“我们还是想办法尽快离开吧。”灵犀看了看四周说,“如果邱若南是个小偷怎么办?现在他醒了,我们却还在盗梦室里睡着,他可以大摇大摆地偷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

“嗯,见到邱何号,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其余的事情,还是等我们清醒之后再说吧。”宿梦起说,“别等梦境瓦解了,我们现在就想办法离开。”

“除了自杀,还有没有更优雅舒服点的方式脱离梦境?”灵犀郁闷地问道。

“有。”宿梦起笑道,“比如强度坠落。就像邱若南那样。”

“我有个主意,不知你们两个敢不敢玩。”萧千韵忽然插话道。

“什么?”宿梦起灵犀两人同时问道。

“飞车。”萧千韵说出让两个男人两眼放光的话,“开装甲车玩飞车,应该很刺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