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一股寒意顿时从头到脚流过灵犀的全身,他一把拉起萧千韵大叫道:“我靠,这不是拍电影,是要拍我们!”

说着,他拉起萧千韵向旁边的森林冲去,他们刚刚跑开,六辆坦克便集体开火了。一枚炮弹精准地落在两人刚刚站立的地方,轰的一声巨响,在柏油路面上轰出一个大洞。机枪子弹暴雨般倾泻而来,将几十棵树拦腰斩断,红色的枫叶被搅得粉碎,肉末般漫天飞扬。大量干裂的碎树皮像子弹一样四处迸溅,不少打在狂奔的灵犀和萧千韵身上、脸上,钻心地痛。

萧千韵被枪炮的声音震得双耳嗡嗡作响,直接懵了,若不是灵犀反应快拉着她四处躲避,恐怕早就挂掉了。

“这他娘的到底什么情况?邱若南不是要结婚吗?怎么出来日本鬼子了?又是坦克又是机枪的?”灵犀一边拖着萧千韵狂奔,一边狂躁地大喊。

萧千韵双耳还在失聪状态,只看到灵犀嘴巴一张一合,愣是听不清他在喊些什么。

灵犀以为她吓傻了,无奈地拖着她狂逃。身后,坦克的轰隆声还在不停逼近,穷追不舍。子弹和炮弹不停地从他们身边掠过,耳边全是爆炸声和子弹撕碎物体的声音。

“难怪宿梦起说邱若南的梦有古怪,我他娘的可算见识到了。”灵犀情不自禁地骂道。

跑着跑着,萧千韵忽然用力将他拉住了,灵犀疑惑地甩头看去,萧千韵指着不远处的一栋二层木屋喊道:“那里,安全屋。”

“什么安全屋?”灵犀苦笑,“你以为那些四式坦克都是纸糊的吗?那上面装备的可是77毫米机枪,弹头里还有65克高猛炸药。子弹穿透75毫米的钢板完全没问题,更别提上面的高射炮了。我们进了小木屋,和等死没啥区别!”

“我们可以改建成安全屋。”

萧千韵还是听不清灵犀在说些什么,但从他摇头摆手的样子推断出了他的顾虑。其实她的意思是借用这木屋的形状创建属于自己的安全屋,而不是说要躲进小木屋里避险,但灵犀一时间没有领会她的意思,毕竟他的盗梦经验太少了。

最终,萧千韵硬是拉着灵犀向小木屋冲去。借用小木屋的形状,创建安全屋可以省下很多构思的时间。

“改建?”灵犀疑惑地跟着萧千韵跑了几步,终于知道了她的意思。

对啊,此刻是在梦境中,盗梦者可以小范围改变梦主的梦境。只要创建出自己的安全屋,在安全屋里就是安全的,别说老旧的四式坦克了,就是洲际导弹也是来者不惧。既然这里出现了坦克,变成了战场,那么创建一栋变态的碉堡,再弄点变态的毁灭性武器什么也合情合理吧?

想到这里,灵犀顿时兴奋起来,大喊道:“好啊!我要把它改造成钢铁碉堡,干死这些小日本!”

一片混乱中,两人终于冲进了小木屋。

“钢铁碉堡!”

一冲进小木屋,灵犀就大声喊道……

虽然九死一生的坦克追杀险些让萧千韵心理崩溃,但她毕竟是久经训练的盗梦老手了,逃跑的过程中她的大脑就恢复了冷静。

灵犀喊出“钢铁城堡”四个字的同时,灵犀和萧千韵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时,两人就会身处绝对安全的壁垒里,而且身边还有琳琅满目的先进武器,数不清的弹药。

两人对这一点都深信不疑。

两秒钟后,他们同时睁开了眼睛,顿时目瞪口呆。

他们吃惊并不是因为灵犀创建出来的安全屋多么神奇,而是因为——

一切如故!

潜意识并没有发挥任何效用,木屋还是那个破旧的不堪一击的木屋,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根本没发生任何改变。

“我靠!这什么情况?”灵犀惊骇地问萧千韵。

萧千韵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闭上了眼睛,迅速在脑海里构建了一座坚固碉堡的蓝图。两秒钟后睁开了眼睛。

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令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竟然失去了创建安全屋的能力。

在这个凶险至极的梦境里,没有安全屋的庇护,自己和灵犀手无寸铁地和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作战,简直就和刀俎上的鱼肉,随时都可能会以最悲惨的方式挂掉,然后灰溜溜地退出梦境。

失败,已成定局!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究竟是理论上的失误,还是技术上的漏洞?又或者,真如宿梦起所说,是邱若南的梦境有古怪?

一向冷静的萧千韵,第一次有心乱如麻、不知所措的感觉。

就在萧千韵发愣时,忽然听得灵犀大吼了一声:“小心!”

还没等萧千韵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身体就被灵犀狠狠地一推,撞破了木屋的门,直接跌翻了出去。

她头昏脑涨的还没等爬起来,便觉得头顶一阵狂风呼啸,巨大的轰鸣声让她再次失去了听觉。原来是一架老旧的二战时期的日军轰炸机从头顶掠过。

“灵犀!”

她只来得及喊了一嗓子,便眼睁睁看着从轰炸机上面扔下来十几颗炸弹,全数砸在木屋房顶上。

轰!

脆弱的木屋顿时被撕成了碎片,燃烧着四处飞溅。就算灵犀有三头六臂,也在爆炸中被炸成碎末了。

灵犀,恭喜你摆脱梦魇了。

萧千韵无力地爬起身,看着熊熊燃烧的木屋残骸,还有不断逼近的坦克部队,忽然有种走进火海,一了百了的想法。

只要自杀成功,就能立即摆脱眼前的梦魇,回到现实中去,就像灵犀那样。

可是……真的就这样放弃吗?

一个清醒的盗梦者,真的要被梦境吓倒吗?

如果自己现在退出,那么邱若南这单任务就彻底失败了。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失败,在清醒状态下要找到失败原因希望非常渺小。

即便这次圆梦失败,也一定要找出失败原因,否则,以后这种问题还会层出不穷。

不!

萧千韵向熊熊燃烧的火海走了两步,停住了。

不能就这样认输!一定要找到失败的原因,这个想法战胜了恐惧。

她看了看时间,距离梦境结束还有六个多小时,只要能活下去,想翻盘也不是全无可能。

想到这里,她毅然转身,撒腿向森林深处逃去。

没有方向感,没有目的,乱跑一气,只要能逃出日本鬼子的追杀就好。

茂密的树木为她提供了很好的掩体,不顾一切毫无方向地跑了近半小时,枪炮声终于渐渐远去。

筋疲力尽的感觉如此清晰,她虚脱地坐在一棵大树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总算逃过了一劫。

虽然进出的空气像砂纸一样拉扯着脆弱的肺部,带来令人窒息的疼痛,但她还是闭上了眼睛,庆幸劫后余生。

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邱若南,等找到他,也许就能解释清楚这一切了。

而邱若南所在的地方,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在尼亚加拉大瀑布边。

在下一波追杀到来之前,萧千韵要尽快赶到尼亚加拉大瀑布。

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天就要彻底黑了,要在这密不透风的森林里走夜路的话,说不定三天都转不出去。必须在天黑前找到出林的道路!

休息五分钟,然后就出发。萧千韵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周围越来越昏暗的光线,为自己鼓劲。

萧千韵斜倚在树干上,闭目养神。

咦?

就在这时,她忽然觉得脸上一凉,好像有一滴水珠滴在脸上,她顺手抹了抹,继续闭目养神,过度的疲乏使她的判断力和反应速度大大降低。

很快,又一滴水珠滴在她鼻梁上,她再次伸手抹掉,觉得指尖传来的感觉黏黏的。

怎么回事?天气这么好,树冠上怎么会有水珠滴下来?

萧千韵终于睁开了眼睛,疑惑地抬头向头顶看去。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她顿时瞪大了惊恐的双眼,连惊叫都发不出了。

她头顶上倒挂着一个人。一个奇丑无比,让人看一眼三天没食欲的人;一个赤裸着上身,脑袋硕大,歪眉斜眼而且只有半边鼻子的人。

这人像猿猴似的倒挂在树上,瞪着一对贪婪的眼睛盯着萧千韵,他嘴巴张得很大,从萧千韵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血盆大口中那焦黄的獠牙,一道透明的液体从他丑陋的嘴角斜斜流出,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很明显,刚才滴到萧千韵脸上的,就是这怪人的口水。

这一刻,萧千韵彻底懵了。

原始食人族!她第一次盗梦时就遭遇过的食人族!现在,他们卷土重来了。

惊恐到了极限,她甚至忘记了逃跑。这时,怪人忽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大手一挥……

“不!”

在萧千韵绝望的大叫声中,一张结实的渔网从天而降,牢牢地将她罩住了……

一切又都重演了。

还是那个奇丑无比的光头头领,还是那张散发着臭味的渔网,还是那群不穿上衣,个个身强力壮挥舞着刀枪棍棒的原始食人族。

萧千韵被五花大绑,双手被别在背后,用带着尖刺的链条牢牢固定住,只要挣扎,很快就会将自己的手腕弄断。两个人高马大的大汉分别抬着她的头和脚,连同头领在内,几十个人兴奋得又叫又跳,如同觅食成功的野兽一般,带着萧千韵在密林中穿行。

早知如此,还不如刚才就自杀了。萧千韵后悔莫及。

很久以前她就领教过这些食人族的凶残,深知让他们抓到,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这群野蛮人以虐杀为乐,以人肉为食。上次被他们捉到,他们将她捆绑悬挂在一个大型的烧烤架上,下边点上篝火,头领剁掉了她的双手,削去了她的鼻子和耳朵,将它们烤了分给手下的族人们吃。

自始至终,她都能清晰地感受到火焰舔舐皮肤的疼痛,每当晕死过去,都被会浇一大桶冷水浇醒,然后继续看他们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这种折磨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首领才一刀刺进了她的心脏将她杀掉。

那次的经历,在萧千韵心底留下了大片阴影。残暴的食人族的形象像病毒一样深埋在她的潜意识深处,成为无数噩梦的根源。以至于她险些放弃盗梦研究。

而现在,噩梦再次重现。

这一刻,萧千韵再也无暇去考虑别的,无法思考食人族为何会出现在邱若南的梦境中,所有的思考都终止了,只剩下最后一个想法——自杀!

怎样在遭受折磨之前自我终结,摆脱这该死的梦魇。

什么失败原因,什么圆梦任务,统统见鬼去吧!

她一秒钟都不想再活下去了!

可是,全身被五花大绑,手上被特制的链条捆绑着,还被两个壮汉架在空中,身边有几十个怪人跟随,怎样才能自杀呢?

就在萧千韵满心绝望时,人群突然发出一阵代表疑惑的叫声,停止了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