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宿梦起和萧千韵探头看去,照片上是一个靓丽的白衣女孩,约莫二十五六岁,长得很是清纯,有长长的灵动的睫毛,和一双水汪汪的眸子。

“让我猜猜。”宿梦起捏着下巴故作思考状,笑着说道,“必定是这位邱若南当年因为某些原因羞于向心爱的女孩表白,导致机会白白错过,大学毕业后再相逢时,女孩已经成为他人之妻,于是邱若南各种悔恨,各种羡慕嫉妒,但苦果已经酿成,没办法挽回,只能寄托于梦境,希望能在梦中牵起女孩的手,了却自己的一番心愿。”

“你编故事的能力很强大,不去当写手简直太可惜了。”灵犀叹服地看了宿梦起一眼,话锋一转道:“不过,真实的故事比你想象的更残酷,唯美。真实的情况是,自从大学毕业后,邱若南就再也没见到何冉,两人彻底失去了联系。邱若南四处苦苦找寻,办法用尽,始终没找到她的下落……所以,他只能寄托于梦境了。”

“鉴于邱若南心理学博士的身份,这次的圆梦行动可能并不简单。”萧千韵分析道,“一般这种人心理防卫比较强大,很难和我们坦诚相待,潜意识防卫能力也很强大,这就为我们的安全屋建设增加了难度。

更重要的是他要和何冉在梦中结婚,这就要求必须有大量的亲人在场,也就是说,到时候我们必须近距离和梦主大量的潜意识投影人物待在一起……”

“这也不是重点。”宿梦起捏着下巴说道,“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一点,那就是在邱若南的潜意识中,如果再次见到何冉,何冉究竟愿不愿意嫁给他?也就是说在梦境中,何冉到底对和邱若南结婚这件事持什么态度?这才是整个盗梦计划的重点。如果在梦境中何冉愿意嫁给邱若南,那事情就好办了,只要找到他们两个,让他们进入安全屋就行,我们可以把安全屋设计成教堂什么的。如果何冉不愿意嫁给邱若南,我们的工作难度就大了,因为我们还得想办法找出何冉拒绝的原因,然后再想办法开导她。这将直接关系到我们这次盗梦行动的结果。”

“总之,邱若南如果想让我们帮他圆梦,就必须把他和何冉的过往一丝不落地讲给我们,我们必须充分了解整个事件的过程。”萧千韵点了点头,进一步将宿梦起的意思阐明。

说完,宿萧二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灵犀,等待他的解答。

灵犀翻看了一下邱若南的资料,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份资料里面并没有多少记录,无从了解。估计这是邱若南的伤疤,不愿意轻易提起。”

宿梦起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人为什么要圆梦?无非分为两种情况,其一是在梦境中可以做现实中永远无法做的事情。其二,便是挽回在现实中永远无法挽回的事情。

无论是哪一种,客户都必须毫无保留地和盗梦者坦诚相待,若是因为惧怕被揭起伤疤而隐瞒,那还来圆哪门子梦呢?

“和邱若南约定什么时间见面?”宿梦起捏着下巴问道。

“下午四点钟。”萧千韵看了看日程表说道,“还有四个小时。”

“那就好,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宿梦起舒了口气对灵犀说道,“把邱若南的联系方式给我。”

咚咚咚。

下午四点整,敲门声准时响起。

灵犀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匀称,穿着一身得体的米色西装,带着无框眼镜的帅气青年。

“你好,我是邱若南。”

帅气青年微笑着,向灵犀伸出手。

在宿梦起心中,心理学家一般都有着凌厉的双眸,由内到外散发着深邃稳重的气场,总之和他们在一起时,就像面对智能扫描仪一样令人有种被窥视感。

但面前这位年轻的心理学博士邱若南给宿梦起的第一印象,却打翻了他心中心理学家的标准。

邱若南眼镜片后面的目光随和而自然,没有那种带着强烈窥探意味的凌厉,身上也没有那种令人不舒服的,情不自禁想防御的气场,恰恰相反,在邱若南身上,有种亲切宜人的气质,让人感觉很容易接近。

“还真是准时,一分一秒都不差。”

进屋落座,大家打过招呼后,灵犀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微笑着对邱若南说道。

邱若南看了看挂钟,又看看手腕上的表,微笑着道:“其实你们的挂钟快了两分钟。我表上的时间才是最标准的。”

看着三人惊讶疑惑的表情,他又补充道:“我这个人对时间的要求很苛刻。我们约定的是四点钟开始,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在四点钟就开始正式的圆梦过程,而不是见面打招呼。”

他的话让宿梦起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明白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三人的表情,邱若南不由得一笑,指了指手腕上的表说道:“现在的北京时间是下午三点五十八分,你们是不是可以尽快做好圆梦的准备工作,保证在四点钟准时开始圆梦呢?”

“明白了!”

宿梦起捏了捏下巴,转身带他向盗梦室走去。

而灵犀则郑重其事地走到墙壁上的挂钟面前,将时间向回拨了两分钟。

看着宿梦起在盗梦工作室里忙活着指导邱若南躺好,连接盗梦设备,灵犀忍不住侧头对萧千韵说道:“做生意的确比写小说好玩多了,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就说他,又不急着去投胎,干吗对时间要求得那么苛刻?”

萧千韵一边检查电脑和盗梦设备的连接情况,一边轻声笑道:“人有点儿个性很正常,谁没有点儿外人难以理解的癖好呢?”

灵犀闭上了嘴巴。的确,比起他一心想要毁灭整个日本的变态癖好,邱若南的这点苛刻要求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此之前,我已经对你和何冉的故事有了比较详细的了解,谢谢你能这么相信我,坦率地讲出你的过往……”

盗梦室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两人分别在床上躺好,宿梦起开始催眠,用低沉的语调频繁地对邱若南进行心理暗示。

“你也知道,我是读心理学专业的,你们盗梦术的基本原理我也了解一点儿,知道坦诚相待的重要性。所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配合的。”

“谢谢。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想象一下,假如你能和何冉再次相遇,你最希望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场合呢……”

时间在宿梦起和邱若南缓慢低沉的对话中一秒秒流逝,启动器上的红色数字不急不缓地跳跃着,仿佛一个酩酊大醉的人在跳舞。

盗梦室中越来越安静,渐渐的萧千韵的耳朵里只剩下秒表发出的“咔咔”的运行声。

终于,她按下了启动器上的按钮。

“你设定的盗梦时间是三十分钟?”灵犀抱着双臂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打着呵欠问萧千韵道。

“是的。反正又没别的事,这里我一个人盯着就行了,你先去睡会儿吧。知道你昼伏夜出惯了。”萧千韵笑着,替灵犀说完了剩下的话。

“那我去了,你们完事儿了叫我。困死了……”灵犀说着,打着呵欠走到墙角的沙发前,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了过去。

希望能一次性成功吧。萧千韵意味深长地看着盗梦室里的宿梦起,心中祈祷着。

萧千韵的目光无意中瞥到桌面上的一叠打印文件,那是邱若南的客户资料。资料是打开的,最上面便是那张照片。

何冉的照片。

先前她只是大体看了照片几眼,只记得照片上的女孩很漂亮。此时,她情不自禁地拿起照片,仔细端详起来。

照片上的何冉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和自己一样,有着一头瀑布般的乌黑秀发,明眸皓齿,非常靓丽,尤其是那双长睫毛下的眼睛,令人怦然心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面对何冉那双美丽的眼睛时,萧千韵似乎能从她清澈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丝忧郁。这种忧郁与悲观者的自怨自艾不同,美丽而不失风雅,如果实在要加以比喻,那就是——诗人的气质。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呢?

资料上说,何冉和邱若南就读的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研究的都是人类心理学。

一般情况下,这个领域的学者都是很理性的人,最缺少的就是诗人的感性。

而何冉身上,却既有心理学者的理性,又有诗人的感性。

这一切,都让这个美丽的女子充满了神秘感……

单从外形和气质上讲,萧千韵觉得邱若南和何冉在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她为什么会如此决绝地离开他呢?

宿梦起从邱若南口中了解到的信息是,两人在大学时代就已山盟海誓,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是后来,因为邱若南醉心于心理学,到了废寝忘食不顾一切的地步,终日把自己关在图书馆里不见天日,和天生活泼好动,喜欢交际的何冉分歧越来越大,何冉曾不止一次和邱若南谈,希望他能注意劳逸结合。

可是,当时邱若南正忙着赶一篇心理学论文,把何冉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一次次错过与何冉的约会。

后来,何冉长期在加拿大经商的父母回国,何冉和邱若南约好,利用这个机会一起去见父母,说明两人的关系,邱若南满口应允,可是就在赴约的前一天,导师要带他去日本参加一次心理学交流会。那次交流会非常重要,邱若南面临着要么爽约,要么错过千载难逢的人生际遇的两难选择,最终,邱若南选择了去日本……

何冉彻底绝望,从此之后断了和邱若南的联系,当邱若南载誉而归时,就失去了何冉的消息。追悔莫及的邱若南发疯似的百般寻找,最终却无果而终,何冉就这样彻底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这就是邱若南描述的,关于他和何冉之间的故事。

宿梦起幸灾乐祸地将它简称为——邱何之恋。

萧千韵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宿梦起,对于她来说,接触宿梦起的时间越长,就越是对他三年前的事情充满好奇。

其实萧千韵也很奇怪,自己一向不是喜欢八卦的人。可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去窥探宿梦起三年前的过往,包括那把刀。

最终,肃千韵轻叹了口气,将照片放回文件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