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这是哪里?

宿梦起茫然地走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头。在他身边,不时有穿着和服,弯着腰,像是冻坏了似的女人,以及夹着公文包打着电话的男人经过。

可能是刚刚入梦的缘故,灵犀的这些潜意识投影并没有特别关注宿梦起这个入侵者,就像没发现他的存在似的。

终于,从道路两侧商铺的日文广告牌,宿梦起勉强判断出,自己身处日本。

这时,一队游行示威的人群经过,大约上千人,他们举着膏药旗,脑袋上缠着白布条,叽里呱啦地用日语说着让中国人滚出地球之类的嚣张话语,气势汹汹地向前进发,引来许多行人围观。

宿梦起强行忍住上前灭掉这些右翼分子的冲动,心里想,灵犀这小子,莫非是要干掉这些右翼分子,还是……整座城市?

宿梦起看着身边川流不息,成百上千的日本人,心中忍不住想象,不久之后,这里将血流成河,尸堆成山。

那家伙在哪儿呢?

宿梦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极目远眺,搜寻着灵犀的身影。他身边的行人个头普遍比他矮了一大截,这是灵犀潜意识投影的功劳,让他有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

终于,他看到远处一座熟悉的建筑的轮廓,立刻拔腿向那边赶去。他认定,灵犀一定在那里。

不过,道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非常多,在不引起行人注意和围攻的情况下要想尽快赶到那栋建筑,还真得费点儿工夫。

飞过去得了,多快!

这样想着,宿梦起脚尖点地,竟然真的纵身而起,克服了地球引力,飞到了空中。

宿梦起非常奇怪,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安全屋内,怎么能随心所欲想飞就飞呢?即便是这个梦境世界里所有人都会飞,按说自己也飞不了啊,因为自己是个入侵者,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的宿梦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想法让他顿时激动不已,他迫不及待地试验自己的想法。

“爆炸!”

他指着远处一栋摩天大厦大喊。

轰隆隆!

话音刚落,那栋大厦果然爆炸解体开来,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我靠,这下爽了!宿梦起忍不住想立即飞到灵犀身边,来个亲密的拥抱。

安全屋无限大!

刚才的爆炸试验已经证明,在灵犀的梦境中,宿梦起可以建造无限大的安全屋!

换句话说,灵犀的潜意识已经全然接受了宿梦起这个外来者的“入侵”,将他当成了潜意识中的一个正常投影——入梦前宿萧二人的愿望,被加倍完美地实现了。如今的宿梦起,成了这个梦境世界中的一分子,拥有盗梦者和梦主潜意识投影双重身份。

简单点说就是:灵犀的整个梦境世界,都在宿梦起的掌控之内,相当于在他的安全屋内,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担任魔法师、主宰者、毁灭者甚至上帝的角色,可以彻底掌控这个世界。

好吧,既然是做梦,那我就不客气了,让我也做一次愤青吧!

宿梦起兴奋地吹了声口哨,加快速度向灵犀所在的方向飞去……

舞!舞!舞!

伴随着疯狂扭动的肢体,汗水不停地挥洒在这个封闭幽暗的空间。

踩着凌乱而孤独的舞步,灵犀感觉有种难以形容的兴奋和快感。

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炫彩的灯光,没有动感的音乐,更没有喝彩的观众。

灵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诡异的地方起舞,也不想知道。

舞蹈是他除了写作之外的第二生命,一旦进入到舞蹈的境界,他就懒得去思考其他任何事情。

直到外边突然传来叽里呱啦极其难听的怪叫,彻底打断了他跳舞的兴致,他才不甘心地停了下来,打量身处的这个奇怪空间。

他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是一间大得夸张的男厕。

放眼望去,狭窄的通道两侧,全是一排排灰头土脸的马桶。奇怪的是,每个马桶上都用奇形怪状的字体,篆刻着一个人名。

真是不可思议,我居然在臭烘烘的厕所里跳舞,灵犀苦笑。

但是外边传来的一阵阵叽里呱啦的怪叫声,比茅厕的臭味更加令他难以忍受。

灵犀穿过狭窄的通道,一边向厕所门口走,一边辨别着仍在吵个不停的噪音。

这语言是如此熟悉。

看清两侧马桶上的字迹之后,灵犀终于确定,那些发出怪叫噪音的是日本人。

难怪听着如此刺耳,原来是日本鬼子的语言。在他看来,日本人即使毕恭毕敬地跪着管他叫爹,他也觉得他们的声音像是一坨大便。

现在,这些该死的日本人,竟然打扰了他许久难觅的跳舞的兴致。对于灵犀来说,简直罪不可赦。

灵犀捏紧了拳头,加快了脚步。

终于,他走到了厕所的木门前,推门走出去前,他翻了翻自己的口袋,从里面翻出一副墨镜。

他讨厌直视这群变态的人渣,他觉得那是对他视觉的侮辱。

门开了,厕所外的阳光分外明亮,让灵犀不禁精神一振。他习惯性地回头看了一眼厕所门口的标牌,只见上面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靖国神厕。

灵犀没有对这霸气的厕所名表现出好奇,因为他心中充满了愤怒,急于找到那打扰了他舞蹈兴致的噪音来源。然后,让他们付出代价。

他很快便如愿以偿地找到了目标。一面巨大的白色横幅,为他充当了路标。

横幅上用猩红色的字迹写着:保卫尖阁列岛,打倒支那勇士选拔赛。

横幅旁边是一群穿着中日战争时期土黄色军装的日本人,他们帽子两边的护耳随着走路的动作不停地忽闪着,像极了苍蝇的两只翅膀。

明白了,这群日本人是不甘心当年的失败,企图用这种复古的穿着,来激励自己。

这群“复古”的日本人至少有二三百,男女老少形态各异,但无一例外的,他们手中都挥动着一面丑陋的旗帜——雪白的背景上一个红色的烧饼,看上去就像江湖骗子的狗皮膏药。

此刻,这群日本人正围成一个大圈,群情激奋地挥动着国旗,张牙舞爪地叫喊着,为赛场上的勇士加油。

以灵犀的身高,轻松地将目光越过这群侏儒的头顶,看向赛场。

一胖一瘦两个日本人,正赤着上身单挑。

灵犀决定暂时放下算账的事,捻着额前的头发,饶有兴致地看向赛场。

单挑正进入到关键时刻,一胖一瘦两人互相扭打着在地上翻滚,他们脸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

两人在地上纠缠撕扯了一会儿,瘦子忽然爆发了,他哇哇怪叫着,一口咬住了胖子的右耳朵,脑袋用力一甩,整个将胖子的耳朵扯了下来。胖子凄惨地怪叫一声,顿时松开了瘦子的身体。瘦子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随手夺过身边一个围观者身上的刀,毫不犹豫地向胖子的脖子挥去。

随着日本人兴奋的怪叫声,胖子的头颅被瘦子用刀挑向空中。

所有日本人顿时齐声喝彩。

连选拔赛都搞得这么血腥。

在灵犀苦笑着思考这个问题时,忽然眼前一花,一颗硕大的头颅飞到了他面前。

灵犀一惊,一瞬间,他甚至看到胖子的头颅上,一对绿豆眼调皮地眨了几下,还吐出了鲜红的舌头。

眼看那头颅就要砸在灵犀胸口上,来不及想太多,灵犀凌空抽射,一脚将脑袋踢了回去。不偏不倚,正好踢回了瘦子那儿,砸在了他的嘴巴上,让这对已经阴阳相隔的竞争者有了次亲密接触的好机会。

叽里呱啦……瘦子发怒了,操起刺刀朝灵犀冲了过来。

夕阳下,那刺刀的刀锋亮得耀眼。

看着瘦子那迅速逼近的狰狞丑脸,灵犀突然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刚刚淡却的被打断舞兴的愤怒,再次涌上心头。于是,他决定让这群噪音的始作俑者付出代价。

身体猛地往旁边一闪,右臂一探,便抓住了瘦子的右手臂。这么容易就抓到了,真是没劲。灵犀想着,猛一用力,“咔吧”一声,很干脆地将瘦子的小手臂掰断了。

瘦子疼得哇哇乱叫,手里的刺刀也落了地。

他的叫声让灵犀更加抓狂,于是脚下一用力,狠狠地踹在瘦子的小腹上。

让一个人断子绝孙,原来只是几秒钟的事情。

围观的几百个日本人此刻都像中了定身咒似的,目瞪口呆一动不动。

宿梦起就坐在“靖国神厕”的墙头上,一直静静地看着灵犀的表演。此刻,他一身黑袍,造型就像武侠片里的世外高人。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觉得自己有出手相助的必要。先让灵犀大展身手过过瘾好了。

灵犀环顾一圈,猛然冲到选拔赛的主持者——一个戴着眼镜,说话时总像被沙子迷了眼睛似的官员面前,灵犀对这张疯狗似的脸有些熟悉,好像叫什么慎太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