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也就是说,灵犀要求盗梦,并不仅仅是希望得到精神上的慰藉缓解病情,而且是一个垂死之人,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后,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夙愿。尽管这个理想太疯狂太偏激,但是,这毕竟是一个绝症患者的最后诉求。

既然是这样,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

宿萧二人再次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目光中找到了肯定的答案。

“我们非常乐意帮助你。”萧千韵真诚地对灵犀说道,“而且,我们不会收取你任何费用,我们愿意免费帮你圆梦。”

灵犀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欠人情……”

尽管萧千韵做这个决定之前并没有和宿梦起商议,但宿梦起对她做出的这个决定没有一点儿意外。他微笑着插话道:“这不是人情的问题,灵犀你要知道,我们也是中国人,虽然我们不像你那么偏激,但是,我们同样痛恨日本人,特别是钓鱼岛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灵犀问道。显然他不但不喜欢欠人情,而且不喜欢客套和推辞。

“三天后吧。”萧千韵说道,“我今天刚在凤凰大厦找到了合适的办公室,三天后就能开业。到时我们电话联系。”

“好!”灵犀听到这里顿时变得神清气爽起来。他爽快地答应着站起身,伸手和宿萧二人握手,然后便告辞离去,瘦弱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房间门口。

萧千韵看了看表,时间是深夜一点半。她笑着问宿梦起:“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休息吗?”

宿梦起捏了捏下巴,不答反问:“你这么快就找到房子了?价格怎样?”

萧千韵眨了眨眼睛:“当然,凤凰大厦十楼,价格每年二十万。我准备明天开始装修。”

“二十万?”宿梦起险些将刚喝下去的茶水喷出来,他抹了抹嘴巴问道,“你决定了?”

“是啊,房租都交了,钥匙也到手了。明后天简单装修下,大后天就可以开业了呢。”萧千韵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还真是雷厉风行。”宿梦起无奈地感慨道。

“快看,灵犀在做什么?”

这时,眼尖的萧千韵突然指着窗外问道,宿梦起急忙向窗外看去。

灵犀站在梦回江南空荡荡的停车场上,就在他骑来的那辆哈雷摩托旁边,竟然有模有样地打起了太极拳。

在他周围,三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不屑地看着他,对宿萧二人的出现也只是斜看了一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宿梦起一看这架势,顿时明白过来,三个年轻人是小偷,看上了灵犀的哈雷摩托,正偷时灵犀正好出来撞上了,于是,嚣张的小偷就决定变偷为抢,而灵犀则毫不示弱地摆出了太极推手,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以一敌三。

“看他的样子,太极拳耍得不错呢。”萧千韵轻声对宿梦起说,“难不成他还是文武双全?”

此时灵犀也发现了宿萧二人,令人意外的是,他立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对二人大喊:“喂!你们能不能帮我报警?”

宿萧二人看他耍拳的样子,以为遇上了太极高手,正准备看场惩奸除恶的好戏,灵犀这一嗓子顿时把他们喊愣住了,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靠!果然是装逼的!”一个黄毛青年大骂一声,挥起拳头就向灵犀冲了过去。

“弄死他!”黄毛青年一动,身边的俩同伙顿时也大骂着一拥而上,那嚣张的样子,似乎宿萧二人完全不存在一样。

砰!

“哎哟!”

黄毛青年第一个冲到灵犀跟前,一拳打在他下巴上,将他打得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原来这“太极高手”只是个不堪一击的纸老虎。

“住手!”宿梦起心中觉得好笑的同时,开口怒喝道。

到了这时,他不能不出手了。毕竟灵犀是他的客户,他不能不帮忙。另外,这三个小毛贼也太气人了,直接把自己当透明的,这让他感觉自己被人轻视了,尤其是在萧千韵面前,他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宿梦起这一嗓子底气十足,将灵犀以及三个小毛贼都吓了一跳,纷纷侧过头,惊讶地看着他。

宿梦起扭了扭脖子,大步向几人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冷笑道:“你们还真没把我看在眼里啊。”

黄毛青年往宿梦起身边看了看,确定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梗起脖子道:“你少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说着,从腰间拽出一条链子锁,耀武扬威地挥动着。

宿梦起从风衣口袋里一掏,掏出那把精致的弹簧刀,娴熟地一挥,短小雪亮的刀锋便弹开来。

“陪你们玩玩儿?”他自言自语似的说。

“靠!弄死这个先!”黄毛青年大骂着,挥起链子锁向宿梦起当头便砸。

宿梦起一侧身,躲过链子锁,与此同时探手一抓,便抓住了黄毛青年的手臂,用力向后一拧,黄毛青年顿时哀嚎起来,宿梦起将弹簧刀架在他脖子上,冷笑道:“服了吗?”

黄毛青年胳膊被拧着,豆大的汗珠顿时顺着脸淌下来,连连点头并大叫着:“服了,服了!快松开!”

“滚吧!”宿梦起将他狠狠一甩,吼道。

黄毛青年被甩了个趔趄,踉跄着退出好几步勉强没摔倒,本来他就这样跑了也就没事儿了,谁知道这小子竟然不甘心,一脱险就气急败坏地大吼道:“弄死他!”

原本待在一旁不敢下手的同伙一听,顿时挥起手里的家伙砸向宿梦起,其中一个拿匕首的距离宿梦起非常近,一刀刺向宿梦起后心,宿梦起急忙闪身,还是被扎中了胳膊,这一刀顿时将他刺急眼了,原本冷漠的双眸顿时射出两道凌厉的寒光,这目光让一旁焦急地看着的萧千韵忍不住在心底打了个哆嗦——这是人类的目光吗?

匕首扎在宿梦起胳膊上,他手中的弹簧刀脱手而飞,宿梦起没去拔掉匕首,而是一把扯住这小子的手,一用力,咔吧一声脆响,折断了他两根手指,这小子还来不及嚎叫出声,宿梦起竖起胳膊,一记重肘砸在他胸口,这小子很干脆地吐了口血沫瘫坐在地上。这时,另一个挥着蝴蝶刀正准备偷袭的小毛贼彻底被吓蒙了,逃跑都忘了,宿梦起冷笑着跳起来就是一脚,将他踢出去四五米远才停住,躺在地上挣扎抽搐着,站不起来了。

宿梦起将冰冷的目光投向黄毛青年。

黄毛青年从惊恐中清醒过来,转身撒腿就跑,刚跑了两步就被灵犀伸腿一拌摔了个狗啃屎,两颗牙都摔掉了。

解决掉三个小毛贼,宿梦起这才想起拔掉扎在胳膊上的匕首,萧千韵焦急地跑上来,查看他的伤势,巡警终于赶到现场,将一行人统统带上了警车。

“想不到你还是文武双全。”警车上,萧千韵看着宿梦起笑道。

宿梦起的目光沉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仿佛故意将某些回忆隐藏起来似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切地问前排的警察道:“警官,我的弹簧刀还在不在?没有落在现场吧?”

前排副驾驶上的警察挥了挥手里的证物袋,那把精致的弹簧刀正安安稳稳地躺在里面,宿梦起见状,狠狠地舒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你好像挺在意那把水果刀。”萧千韵好奇地说道。说时还在“水果刀”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目的是告诉一旁的警察,这只是一把削水果的小刀,不是凶器。

“这把刀跟了我三年了,削出来的苹果最香甜。”宿梦起对萧千韵的话心领神会,笑着说道。

宿梦起歪头看向灵犀,好笑地说道:“喏,说起文武双全,灵犀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

“切,这要是在梦境中,再来二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灵犀自然知道宿梦起在取笑自己纸老虎的表现,于是嘴角一撇,原本是想摆出一个酷酷的冷笑来着,结果牵动了被打伤的下巴,顿时一阵龇牙咧嘴。

“我也在奇怪呢。我看过你写的书。”萧千韵笑着接过话题,“你好像对武学非常精通,什么南拳北腿太极咏春,你都很有见地,我还以为……我还以为现实中你是个功夫高手呢。”

“那当然。”灵犀一抬下巴说道,“我不但对世界上大部分格斗术和武学深有研究,而且对各种冷热兵器,包括航母、战斗机、导弹、坦克等等,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但悲催的是,这一切都是理论上的,也就是说,我在梦境中,在自己构建的小说世界中,是个文武双全身怀绝技的高手,但是……从来没机会在现实中实际操作过。”

黄毛青年为首的三人是惯偷,在警局都留有前科,而且这次是先出手伤人,宿梦起属于正当防卫,所以在做完笔录后,三人很快便出了警局。

走在夜风萧瑟的街上,宿梦起问灵犀,为什么白天不来找自己和萧千韵,非要深更半夜出来?

灵犀说,自己像大部分网络写手一样,属于昼伏夜出型,长期的码字生涯使他养成了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物钟,白天昏昏欲睡,晚上则精神抖擞。

说完这些,灵犀突然灵感大发,要回去狂敲键盘了,三天之后见。说完后便急匆匆跨上摩托车走了,哈雷摩托强劲的马达声很快远去,那背影让宿梦起不得不感叹:这才是真正的雷厉风行……

“你胳膊没大碍吧?要不我们先去医院包扎一下?”路灯下,萧千韵看着宿梦起简单止过血的手臂,关切地说道。

“没那么矫情。”宿梦起大咧咧地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去。

房子都是精装修过的,所以再装修起来比较简单,无非是贴贴墙纸,摆几件家具。对于宿萧二人的工作室来说,开业尤其简单,他们只需要几张床,然后启动萧千韵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就行了……

“你是说,我们在盗梦治疗的同时,兼营私家侦探业务?”

萧千韵和宿梦起坐在刚刚铺完天蓝色地毯的阔气办公室里,探讨他们的运营计划。

“不,我觉得开业以后我们的主要精力应该是侦探业务。也就是说,私家侦探业务才是我们的主打,心理治疗只是次要工作。”宿梦起捏着下巴说道。

“理由呢?”

萧千韵喜欢和宿梦起交流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双方都能适应彼此的节奏,不需要太多的废话,单刀直入,从不用拐弯抹角拖泥带水。

“相比其他侦探社采用的跟踪、偷拍等手法,我们的盗梦治疗更加有效、简单、安全,令客户乐于接受。大部分需要私家侦探的人放着警察不用,而去用私家侦探,是因为他们不想让警方介入,用私家侦探更低调,影响面更小,保密性更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需要调查的,往往是自己的家人,丈夫、妻子、朋友、同事等等。我做过简单的调查,这类人群的比例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客户会更信任我们盗梦侦探,因为我们不用跟踪,不用偷拍,不触犯任何法律,只要让目标睡一觉,就什么都弄明白了。”

萧千韵点了点头,“有个问题不知你想过没有。其他侦探社调查的手法虽然冒险,但最后他们能给客户照片,文本等实质性的证据和资料,而我们的盗梦侦探却没办法实现这一点,目标也许会在梦中坦白一切,可是醒来后却什么证据都没有,我们怎么向客户证明呢?”

“这点的确是弱项。”宿梦起点头道,“所以我觉得,你的盗梦术应该尽快改良,实现多人盗梦,到时候我们带客户一起潜入目标的梦境,就完美了。”

“嗯。其实我也一直在研究多人盗梦。”萧千韵点了点头。

“反正我们还没正式开业,就先把盗梦侦探方案放在这里,我尽快研究出改良盗梦术的方法来,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在此之前,我们先进入试营业阶段。在试营业阶段,我们主要开展圆梦业务,兼营盗梦治疗。”

“圆梦?”

“对。灵犀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萧千韵笑道,“像灵犀这样的好梦难圆的人群应该不在少数,我们大可以好好发掘一下。另外,虽然我答应了为灵犀免费圆梦,但我们可以让他帮我们一个忙,如果圆梦成功了,我们可以利用他网络人气写手的身份,为我们的工作室好好宣传一下,说不定会让我们人气大增呢?他的读者群可是很大的。”

“原来你早就设计好了,难怪大方地免费给灵犀圆梦呢,哈哈……”宿梦起恍然大悟,指着萧千韵的鼻子取笑她。

“我才没你那么阴险狡诈。”萧千韵撇了撇嘴巴,起身向外走去。

“梦起……因梦而起。这名字起的巧妙,一语双关。事业因梦而雄起,而客户,也因梦而奋起。这名字简直太完美了。”

三天后晚上十点,灵犀“起了个大早”,如约来到凤凰大厦十楼,一出电梯,便看到墙上的天蓝色铭牌——梦起工作室,作为文学青年的他,忍不住评头论足了一番。

“还不错吧?”前来迎接他的宿梦起得意地笑道,“我起的,而且我还不惜牺牲了我的冠名权。”

灵犀这才想起,这是宿梦起姓名的后两个字,实在是太巧了。

“什么叫牺牲?某人可是一直吵着要我给他姓名占用赔偿金呢。”萧千韵白了宿梦起一眼,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

“我倒觉得千韵更应该和梦起要保证金才是。”灵犀笑道,“说不定等你们的工作室做大了,宿梦起会拿工作室的名字说事儿,把整个工作室占为己有,将千韵一脚踢开呢。”

“有道理,这个我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萧千韵一本正经地看了宿梦起一眼,笑道。

“在进入梦境之前,我们必须做点准备工作。”宿梦起带灵犀来到一间办公室。

“什么工作?上网?”灵犀疑惑地问道。

“玩游戏。”萧千韵将灵犀让到一台电脑前坐好,神秘兮兮地道,“祝你们玩儿得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