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不!

坚决不!

宿梦起很快就从羞辱带来的挫败感中挣脱出来,决定化悲愤为力量,再接再厉,尽快搞定萧千韵报仇雪恨。

地铁春梦的第二天,宿梦起起了个大早,重整旗鼓信心百倍地出发了。

出门前他喝了大量咖啡,保证自己有充沛的精力执行任务,绝不会再出现在猎物面前昏睡过去的情况。他决心,早上她一出门,催眠行动就展开,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但是事与愿违,按照萧千韵每天的作息规律,他并没有找到她。

萧千韵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早上六点钟起床跑步,也没有在七点半准时出门上班。

宿梦起在她家附近潜伏到上午八点多,仍然没见到她的身影。

奇怪,她今天不打算上班了?宿梦起郁闷地盯着紧锁的院门,心中疑惑着。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到这里之前,她就离开了,如果是这样,她起了个大早去哪里了呢?

她刚从美国回来,身边没什么朋友,家人也不在本地,她基本上无处可去。而且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她就职的研究所工作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她没躲在家中,那么有很大可能是已经到了研究所。

也许是什么特殊原因,提前赶去上班了。这些高学历高智商的女人,大部分都是工作狂。这样想着,宿梦起悻悻地离开萧千韵的家门口,赶往萧千韵工作的深蓝心理研究所。

滨州市深蓝心理研究所,是滨州市唯一一家专业的、正宗的心理咨询和治疗机构,相当于一家专门治疗心理疾病的小型医院。在当今这个高速运转的社会,“鸭梨山大”这个词成为无数人共同的口头禅,生活的重压使得人们的心理越来越不堪重负,各种心理疾病渐渐浮现,于是,心理医生这个新潮行业,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宿梦起之所以对心理医生这个词如此熟稔,是因为他当初学习催眠的初衷,就是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特别是三年前那次变故,让他偏离了自己当初的梦想,将催眠术用在了歪门邪道上……

轻车熟路地走进研究所深蓝色的办公楼,宿梦起站在值班人员的电子公示栏上仰头看去,很快找到了萧千韵博士的名字。

萧千韵的大名后面,缀着她光辉的履历,其中最让宿梦起感兴趣的是那句:2012年,在君士坦丁堡大学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

君士坦丁堡……

看到这几个耀武扬威的字,宿梦起狠狠地撇起了嘴角。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令他自己都感到分外刺激和兴奋的疯狂计划。

他径直向大厅前台走去。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前台的美女接待客气地问道。

“我找萧千韵博士。”宿梦起客气地说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美女接待一边翻预约登记簿,一边问道。

“没有。”宿梦起如实回答。

他环顾四周,大厅里除了他们两人外,再没有其他人。于是继续说道:“但是,我真的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见萧千韵博士,我需要她的帮助。”

“可是先生,萧博士今天很忙,她不到六点就赶来工作了,所以……”美女接待客气地解释着,抱歉的目光投向宿梦起。

“我是萧博士的老同学,如果她知道,一定会见我的。”宿梦起直起身,盯着她温和地说。

美女接待看着宿梦起那双深邃的眸子,听着他那温和如春风般的声音,表情渐渐变得木讷起来。

“请问您的名字?”几秒钟后,她拿起笔,机械地问道。

“贾冰仁。”宿梦起继续温和地说道。

美女接待机械地登记好姓名和时间,便为宿梦起指明了萧千韵办公室的楼层和走向。

宿梦起感激地对木讷的美女接待笑笑,向电梯走去。

假病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棒了。电梯门缓缓闭合的同时,宿梦起得意地想。

由于治疗的需要,所有心理医生的工作室都是封闭的。几分钟后,自己这个假病人,就会正大光明的以病人的身份走进萧千韵博士的办公室,接受她那无微不至而又敢于献身的心理和生理双向“治疗”,“深度治疗”后,自己就会带着萧博士所有银行账户的密码还有那块百达翡丽扬长离去,留下这位模范博士慢慢品味治疗假病人的感觉吧……

这样想着,宿梦起走到写有萧千韵名字的办公室门前。

狩猎要开始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敲门。

敲门声响到第三下,室内便传来萧千韵甜美而又带着些许倦意的声音:“请进。”

宿梦起推门走进室内,便看到被淹没在一大堆书籍和文件资料中的萧千韵,此刻,她戴着一副方框近视镜,正忙着记录什么。

“请问你是?”萧千韵见宿梦起进来,从书海中抬起头,疑惑地问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宿梦起和萧千韵对视着,确定她不记得曾和自己并肩坐过地铁。也难怪,像这样有自我优越感的海归美女,怎么会轻易记住自己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普通人。

意识到这位男子是需要治疗的病人,萧千韵从书桌后面走了出来,为宿梦起倒了杯水,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宿梦起接过水杯,打量了一眼办公室,笑着问萧千韵道:“我坐的地方,应该是弗洛伊德榻吧?”

萧千韵惊讶地看了宿梦起一眼,一边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边笑道:“弗洛伊德榻?看来你对心理治疗很熟悉。”

说着,她再次示意宿梦起在对面坐下,继续说道:“不过,心理治疗并不一定要依靠催眠,弗洛伊德榻是催眠师的必备,但心理医生不一定用得上。”

宿梦起认可地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地道:“实不相瞒,我是慕名而来的。之前我找过很多心理医生,但都无法解决我的心理问题。听闻萧博士的大名,特地赶来求助的,您一定要帮帮我!”

说这些的时候,他轻轻将水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一边不停地用手指搓动着透明的杯壁,一边盯着对面的萧千韵。

催眠术是一门古老而深奥的学问,每个催眠师都有自己独特的催眠方式,但总体来说,所有催眠师的催眠过程大都分为五个步骤:询问,诱导,深化,治疗,解除。因为宿梦起这种不可告人的催眠目的,询问过程自然可以直接过滤掉,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诱导,既通过语言、眼神、动作等方式,让目标进入被催眠状态。对于宿梦起来说,他最擅长的是眼睛凝视法,这得益于他有一双深邃迷人的眸子,大多数目标都会在他的“电眼”凝视下失去招架之力,很快进入被催眠状态,刚才的美女接待就是个例子。当然,在眼睛凝视法的同时,还要有一定的想象引导加以配合,比如在对米娜实施深化催眠时,他不停地投其所好,天文地理古今中外说个不停,让米娜情不自禁地跟随他的语言在时空中穿梭巡回,很快便成功地被深度催眠了。

果然,听到这席话,萧千韵立即集中了注意力,迎上宿梦起的目光,做好了凝神聆听的准备。

“请继续。”她正色说道。

“我被一个女人耍了。”宿梦起沉重地盯着萧千韵的眼睛说道,“我们在一起好了五年,然后她就轻而易举地背叛了我,在婚礼前夕,跟她的初恋情人跑了。”

他一边说,一边故作颤抖地端起水杯,目光透过透明的水杯盯着她,喃喃道:“从那以后,我就对女人有了一种变态的仇恨。我觉得,全世界所有有点姿色的女人都是水性杨花,都该死!萧博士,特别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我一见到,就有种将硫酸泼到你脸上的冲动。”

宿梦起一边转动着水杯,一边凝神看着对面的萧千韵。

萧千韵近视镜后的目光开始变得呆滞,宿梦起得意地抛出了最后一击。

他将水杯忽然往桌面上一放,厉声说道:“我真的想杀掉你,杀掉世界上所有的漂亮女人。这水杯的杯底就如同你的脖子,华丽的一击,便是最终的死亡宣判!”

说完这句,他坐直了身体,紧紧盯着对面的萧千韵。

萧千韵美丽的双眸已经彻底失去了神采,空洞而呆滞。

宿梦起得意地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就像盲人那样毫无反应。

“萧博士,现在请把你的钱包,你所有的银行卡交给我。”宿梦起轻声说道。

萧千韵机械地将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LV的钱包,递到宿梦起手中。

“好的,下面,把这些账户的密码写给我。”宿梦起一边从精致的钱包里翻出几张银行卡,一边将笔递给萧千韵。

萧千韵接过笔,笔尖落在纸上,却久久没动。

“我为什么要写下它?”她机械地问道。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的安全。”宿梦起柔声说道,“写吧。”

萧千韵终于开始动笔了。

人的潜意识如同一座堡垒,保护本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而催眠的程度越深入,人的潜意识就越浅薄,堡垒也就越脆弱,越能给外界留下可乘之机。萧千韵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还保留本能的潜意识,的确有点出乎宿梦起的意料。这个女人不愧是心理医生出身,一定接受过催眠训练。

不过,最终她还是按照自己的指令去写密码了。

宿梦起得意地跷起二郎腿,一边捏着下巴,一边盘算着下边该怎么做,是让她先替自己宽衣,还是先脱她自己的。

对面,萧千韵机械地在纸上写画着,一缕黑发从她雪白的脸庞垂下来,黑白对比,是那么安详美丽。

如果换做三年前,也许自己真的能一见钟情地喜欢上她,宿梦起忍不住想。

萧千韵终于写完了,她将纸片缓缓向宿梦起面前推过来,呆滞地说道:“我写好了。”

宿梦起一边接过纸片,一边指了指她的手腕说道:“对了,把你的腕表摘下来给我。”

萧千韵摘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递到宿梦起手里。

宿梦起将手表揣在口袋里,这才心满意足地去看纸片上的密码。

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他的脸色顿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