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窃密者:商业间谍的最高境界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修长健壮的双腿高速运动,晶莹的汗珠肆意挥洒,沸腾的空气中,那高高隆起的胸肌闪烁着令人眩晕的光泽。

米娜一边用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不时瞄向身边那个正在疯狂摧残跑步机的男人。

他是如此的性感迷人。

这个男人不像健身房里那些故意炫耀的肌肉男,把肱二头肌练成夸张的如同充满气的气球,每次见到那种自以为是大力水手的炫耀者,米娜总有种拿针戳向他们的肌肉,并把菠菜塞进他们嘴巴里的冲动。

而跑步机上的这个刚刚“摧残”完健身房内所有器材的男人,浑身匀称的筋肉似乎蕴含了无穷的爆发力,这才是真正强壮得如同野兽的男子汉。

他究竟是怎样练就这样完美的身材的呢?足球?橄榄球?散打?

第一次见到他时,米娜就在惊叹的同时,在心中做了许多种猜测。随着遇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越来越对这个神秘的强壮男着迷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他的一切……

作为校花,再加上家族强大的经济背景,米娜身边从不缺少暗恋者和追求者,但米娜一向对他们不屑一顾。在她看来,那些整天围着她打转的男生就像苍蝇一样令人厌恶,只有被咒骂、被漠视的份儿。

就在一周前,有个自以为是的男生在她开生日聚会的时候跑到她面前,送上一条他自以为昂贵无比,实际上却明显是廉价货的项链,深情款款地向她表明爱意,米娜当时极其生气,因为当时身边的朋友全是有身份的人,男生的出现让她颜面尽失,为此,她毫不犹豫地让保镖狠揍了男生一顿……

她一直在等,等一个让自己一见钟情,怦然心动的白马王子。

现在她等的人终于出现了,而且近在咫尺。

跑步机上这个强健的男人,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都是令她神魂颠倒的魅力。

她决定鼓起勇气,主动接近他。

等男人终于意犹未尽地从跑步机上走下来,撩起额前略长的湿淋淋的头发时,米娜适时地走了过去,露出她最甜美的笑容,递过毛巾道:“你需要毛巾么?”

男人侧过脸,惊愕了几秒钟,似乎惊艳于米娜的笑容,然后才不好意思地伸手接过毛巾,笑道:“谢谢。”

男人的目光深邃而不失温和,如同强有力的漩涡,刹那间让米娜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两个小时后,两人已经面对面坐在咖啡屋里。

卡布奇诺浓郁的香气氤氲在四周,米娜注视着对面那个正在侃侃而谈的帅气男子,手上搅动咖啡的动作越来越慢。

这实在是个神奇的男人,有着野兽般强壮完美的体格,音乐、诗歌、天文、地理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肉男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他充满磁性的语音,严谨而不失幽默的语言,睿智而亲切的眼神,都仿佛带着某种神奇的魔力,让米娜情不自禁地被吸引进去,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最后,当他提出天色已晚要送她回去休息时,她鬼使神差般领着他上了自己的豪华跑车,跑车在隐蔽的路边丛林中一个急刹,他们心有灵犀地疯狂扯掉对方的衣物,迫不及待地纠缠在一起。

狂暴的动作带来令人眩晕的快感,剧烈的车震中,她带着哭腔第一次问起他的名字。

他说他叫贾梦起。

贾梦起,这就是白马王子的名字。贾梦起的技术高超而娴熟,动作粗暴而狂野,米娜一次一次地被眩晕般的快感送上万丈云霄。

终于,她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筋疲力尽地睡去,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她看到的是他那张俊朗的,却逐渐模糊的脸……

米娜是被冻醒的。

当她颤抖着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公路旁的密林中,午夜的寒风吹过,尖刀一般轻松刺透她身上单薄的衣物,寒意像病毒一般,迅速蔓延到全身的每条毛细血管。

黑夜,冷风,荒林,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昏睡的自己。

她茫然环顾周围的黑暗,怀疑这是一场梦。可是那清晰到残酷的寒冷让她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现实。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孤零零一个人睡在这里?这个时候,自己本该睡在温暖的卧室里的席梦思大床上才对。

翻了翻口袋,手机还在,钱包钥匙什么的统统不见了。她抽泣着拨打家里的电话,电话还没接通,她便手忙脚乱地挂掉了。

冰冷的风让她纷乱的思绪渐渐清晰,一些模糊的记忆碎镜头般涌上脑海。可惜很快她就绝望地发现,这些记忆都是那么模糊而凌乱。

健身房,汗水,毛巾,跑步机上的男子,咖啡屋……车震……贾梦起……

贾梦起!

除了这个名字比较清晰外,其余所有的事情都是模糊的,就像雾里看花一样,轮廓依稀可见,却始终无法形象具体。

联想到曾经接受过的专业训练,她突然感到毛骨悚然。

自己竟然被……催眠了!

手机从手中悄然滑落,她捂着脸无力地瘫坐在地……

“米娜,也许你该感谢我,离开前还给你穿回了衣服,不至于让你冻死在这里。比起以前你对别人做过的,我已经很仁慈了。”

与此同时,丛林不远处的一辆豪华跑车里,一个男人缓缓放下手里的夜视望远镜。

男人俊朗的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的微笑,最后朝米娜的方向看了一眼,便驾车飞驰而去。

浓厚的夜幕下,这辆原本属于米娜的豪华跑车急速驶出市区,消失在萧萧寒风中。

十几分钟后,它会在黑车交易市场被低价卖掉。

然后,男人会带着卖车的现金,加上从米娜钱包里各个银行卡取出来的钱财,逍遥自在地前往下一个城市。

他,原名叫宿梦起,父母当初给他取此名的原意,是鼓励他有自己崇高的梦想,因梦想而崛起。

不过世事难料,大学毕业后,他只在极少数情况下才肯使用原名。因为职业需要,更多的时候,他使用的是诸如贾梦起,贾梦,贾起等等随便乱取的化名。他喜欢用贾这个姓,贾假同音,这让他有恶作剧般的快感。

他的职业?

显然,宿梦起的职业不是米娜所想的运动员或者散打教练。事实上,他是一个催眠师。他习惯把自己称为:财色双收的催眠师。

物色米娜这类有钱有势而又自以为是的白富美,找到合适的机会利用自己高超的催眠术将她们催眠,让她们在情难自禁神魂颠倒中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她们的身体,包括她们所有银行卡的密码,当然,还有车钥匙。然后,财色双得的催眠师宿梦起便会立即消失。他不会在同一个城市停留超过一个月,从不会在同一片区域连续进行两次以上“狩猎”。

经过无数次实践和总结,贾梦起对这样的狩猎行动已经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那些和他一夜欢情的白富美们醒来后,留下的只有淡淡的模糊的记忆。即便她们有勇气去追查宿梦起的一切,也没有一点儿证据。

总之,贾梦起的整个狩猎过程,就如同南柯一梦般了无痕迹。

这些有钱有貌的女人们,仿佛天生就有某种目空一切的优越感,或骄奢淫逸或嚣张跋扈,而宿梦起做的,就是给她们一个惨痛的人生教训。他将那些在她们身上显得多余的财物据为己有,作为谋生的一种方式。

至于自己这种做法的对与错,这种“职业”应有的罪恶感和愧疚,从三年前,他就懒得考虑这些了……

坐在开往临市的计程车上,宿梦起算了一下,从米娜身上获得的收入,一共有二十多万。这并不是他单次狩猎任务收入最高的一次,但也算不错了。

拍了拍身边鼓鼓的皮包,他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个城市很快就要到了,新的狩猎任务又要开始了……

地铁上,宿梦起捏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瞄着对面坐着的美丽女子。

他已经注意她很久了,并将她列入他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狩猎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