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青春校园 > 蓝茧:一代年轻人的青春纪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在Maggie的帮助下折腾了三天,夏瑞漫总算把该整理和添置的东西弄好了,在这期间也和Maggie成为了还算要好的朋友。夏瑞漫和Maggie的性格截然不同,夏瑞漫虽然也会热情地对待刚认识的人,但她身体里住的是一颗慢热的心,她不轻易把任何人列入好朋友甚至朋友这个单子里。Maggie就不一样了,她已经表达了要把夏瑞漫加入自己人人网最佳好友名单的想法,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她榜上有名的朋友太多,已经没办法再加新人。

Maggie学的是精算,而一般认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学科能比夏瑞漫的历史更乏味的了。Maggie听到夏瑞漫学的是历史后想也没想就说了句:“你不觉得无聊啊?”夏瑞漫听后当然不是滋味,酸了吧唧地回了句:“所以你很喜欢你的学科了?”Maggie并没有听出夏瑞漫的语气中带着嘲讽,也没觉得自己的前一句话有什么不妥,很认真地回答了夏瑞漫的问题:“就那样吧!报学校的时候,实在不知道选什么,就选了精算。有数据显示,学精算毕业的就业率是接近100%。加上中国人数学比较好,当时想会比较有可能被收。”

夏瑞漫本来想回一句“依照就业率来选专业,你不觉得很这样的人生很无趣吗”,后来想想算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而且所有人对历史的理解都不一样,也不必强求别人支持自己的选择,因为一句无心之言而想方设法用言语还击岂不是太小气了。

但总的来说,夏瑞漫觉得Maggie是个心眼不错的女孩,她出门买东西之前总会来问夏瑞漫需不需要帮忙带什么东西,有食物也会拿来跟夏瑞漫分享,有朋友来房间玩时也会注意放低声音说话。虽然夏瑞漫知道她没有找到第二个五晓小,对方或许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关于别人的奇葩室友或邻居的故事她听过不少。

夏瑞漫的另外一个邻居是个在美国长大的英国人,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她妈妈也来了,夏瑞漫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跟她们简单聊了几句。女孩叫Sophie,专业是国际关系。虽然是母女俩,但口音完全不同,听得夏瑞漫特开心,她一向喜欢听各种不同的口音。

住在夏瑞漫对面的是一个泰国和英国的混血儿Becky,她长得非常漂亮,有一头乌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和丰满的胸部。虽然Becky的母亲是泰国人,但她因为从小在英国长大,不仅一句泰国话都不会说,连听都听不懂。夏瑞漫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个混血儿,这样一出生就会两种语言了。但现在看来这还真不一定,父母得有那个心才行。夏瑞漫问Becky不觉得很可惜吗,本来可以多懂一门语言,多了解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化。Becky说,她觉得又不觉得,她当然希望能说泰语,可她妈妈从小就不让她学,说学来没用,把英语说好就行了。她想想也同意妈妈的话,反正自己基本都不回泰国了,而且她生长在英国,接受的是英国文化,也觉得自己只是英国人。尽管Becky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夏瑞漫还是觉得这是个遗憾。

跟夏瑞漫她们共用一个厨房和厕所的还有两个男生,一个叫Chong,不会讲普通话的新加坡人,一个叫Conrad,从小在国际学校读书的德国人。Woodlands果真不负外国学生比例奇高的盛名,看来真的是随便抓一把学生就能抓一个小联合国出来。

看到自己的课程表的时候,夏瑞漫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一周只有8个小时的课。这一方面表示她会有比高中多很多的课余时间,或许学业负担不会太重,但另一方也可能意味着她将要和图书馆成为最好的朋友,用自己而不是老师的脑袋寻找问题的答案。最后事实证明,“8”这个小之又小的数字,完全和“轻松”二字挂不上钩。

夏瑞漫总共选了四门课,每门每周两个小时,一个小时上大课,一个小时上小班课。上大课的时,教室里人多,讲师在台上讲,学生在下面做笔记,师生间的互动较少。上小班课时,班里人数在十人左右,以学生讨论为主。

最让夏瑞漫感到吃力的是阅读内容的难度,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突然推进太平洋的游泳初学者,不停挥动双臂,两脚不断蹬水,却因为朝反方向涌动的海浪力气太大而一厘米都无法前进。让她觉得吃力的不仅仅是作者们用的句法本身,还有书本的内容。她阅读的不再是普及性的教科书了,而是一本本针对某一个话题的专著,几百页纸可能都在讨论一个非常细小的问题。对于需要掌握更全面知识的人而言,大部分内容都是不需要阅读的,他们也没有时间在一个星期内读完书单上的全部书籍。所以,从大段的文字里找到有用的资料变成了非常重要的能力,这也是夏瑞漫最欠缺的,毕竟在中国的学校甚至英国的高中阶段,学生的主要任务是阅读和理解老师指定的材料。现在,夏瑞漫发现,光能阅读还不行,还要会阅读。在茫茫书海里找到有用的段落和篇章后,任务就完成了一半。

更重要的是老师突然扔掉了喂饭的勺子,而拿起了一个大锅,每种菜肴都塞进去一点,然后将大锅放在学生面前,转头就走,只剩学生们自个儿刀叉筷子手脚并用地找有营养的食物吃。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锅却还吃不饱肚子的情况是常有的,这时候再次请教老师当然可以,但他们的回答往往是,去读读这本书吧,从书里或许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有很多时候,夏瑞漫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后,甚至脑子更加混乱了。

学习方法的突然转变让夏瑞漫有点适应不过来,在太平洋里拼命挣扎的她快要沉入深海了;周围的船只正在渐渐远去,而在她身旁的指导员只是站在那里动动嘴皮子而已。夏瑞漫觉得好辛苦,比刚来英国的时候还辛苦,又或者A-LEVEL后期短暂的收获和放松已经让她忘记费尽所有脑细胞却还是无法理解文字意思的感觉,只是从今以后摆在她面前的不再会是几张A4纸了,而是一摞一摞的专著。

夏瑞漫觉得难受,但身边又找不到说话的人。她当然向Maggie诉过苦,可对方毕竟不是同道中人,就算再怎么努力安慰,那种在茫茫大海中孤立无援的感觉始终未能从她心里离去。夏瑞漫还跟历史系的同学说起过她的感受,他们也说从高中到大学是一个很高的阶梯,这个阶梯有多高他们没说,在夏瑞漫看来,比她的腿能抬及的高度再高那么一点点。虽然同系的朋友也表示学习难度系数加大许多,夏瑞漫总觉得英语是第一语言的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和她面对的不是同一个问题。

想来想去,夏瑞漫觉得可能曾有过和她相同感受的也只有刘梦梦了。刘梦梦是夏瑞漫在英国的高中同学,也是她遇到过除自己以外的唯一一个来自中国的文科生,她比夏瑞漫的胆子更大些,在A-LEVEL四个可以选的科目里,她选了三个人文社科类学科,历史、英国文学、政治。她原本比夏瑞漫高两届,但因为年底考试没考到理想的成绩决定重读一年,这让夏瑞漫有幸和她成了朋友。最后皇天还是没有辜负有心人,梦梦去了位于苏格兰的那所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毕业的大学读英国文学。夏瑞漫很庆幸自己第一次的成绩就还说得过去,她不确定失败了一次后,自己是否还会有继续追梦的勇气。

夏瑞漫直接拨通了手机里储存的刘梦梦的号码,两人有快一年没联系了,她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换了手机号码,这样突然找一个好久没见的同学倒苦水可能有些唐突,但夏瑞漫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找一个或许在大学跟她有过同样经历的人聊聊。

电话接通了。“Hello?”从那头传来梦梦跟以前一样温柔的声音。

“嗨,梦梦。我是夏瑞漫。”

“瑞漫啊!好久没联系了!不好意思我之前手机被人偷了,以前存的号码全没了。”

“这么惨哪。没关系没关系。你最近怎么样?开学了吧?”

“嗯,开学两个星期了。大二功课比大一还多。你呢?哇,刚想起来你今年也上大学了。”

“对啊,时间过得快啊。”

“感觉我才刚从我们的小镇离开一样。不过我现在还在小镇上,另外一个小镇,呵呵。听说你在Woodlands是吧,学历史?”

“你情报还挺准。对,学历史。其实这次给你打电话就是有些学习上的事想请教请教。”

“还请教嘞,说吧。不过我很有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你可比我厉害。”

“不是具体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大学学的东西好难。”这话一出口夏瑞漫就哭了,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刚开始都是这样的,别太着急,慢慢来很快就会习惯的。”还好夏瑞漫及时收住,梦梦没听出来她最后两个字是带哭腔的。

“嗯。”夏瑞漫还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说太多,以防梦梦发现自己声音不对。顿了几秒后,夏瑞漫问:“那你刚上大学的时候有觉得很难吗?”

“嗯,也有一点,刚开始多多少少会有点不适应。”梦梦回答道。

夏瑞漫其实希望听到梦梦更多的抱怨,可惜没有。从梦梦的语气中她可以感觉到梦梦当时并没有像她一样强烈的不适应感以及对内容理解的吃力感,说的只不过是安慰人的传统套路罢了。

“那你后来多久就好了?”不管怎么样,夏瑞漫还是问了早想好的问题。

“不太记得了,几个星期吧。真的别担心,你行的。”梦梦的鼓励却没有起到任何安慰夏瑞漫的作用。夏瑞漫想,这都已经开学第三周了,我怎么还没适应呢?在所有安慰人的“公式”里,夏瑞漫最不喜欢的就是这句“你能行的”。除了给她增加压力外,什么作用都没有。第一,如果别人说“你能行”,她就真的能行,她自然不会介意这鼓励的话语,可奇迹从来都没出现过。第二,这其实给她造成了更大的压力,因为别人都认为她可以做成这事。第三,这么一说好像做成这事很简单一样,做好了理所当然,因为“她能行”。如果失败了,那岂不是更丢脸了。

“那你有什么学习方法可以推荐一下吗?我知道我们学的不是一科,但有些东西应该还是互通的吧。”夏瑞漫继续问道。

“说实话我还真没什么特别的方法,就努力学吧。别人花3个小时,你花6个小时还不成嘛,又不是比别人蠢的,对不?”梦梦这么一说,一下子让夏瑞漫想到了来英国第一年的生活,唉,这日子还没个头了?如果要读研究生的话是不是还得这么来一次?夏瑞漫想。让夏瑞漫更提不起精神来的是后一句话,因为她对自己的智商从来就没什么信心,她常觉得自己的确是比别人笨那么一点点,所有只能靠堆时间了,可这战略不是永远都有效,天生的缺陷并不一定可以靠后天的努力补齐。没有1%的灵感,有99%的努力也没用。夏爸爸夏妈妈总说女儿太妄自菲薄了,夏瑞漫当然也希望他们是对的,可说这话的好像也只有爸妈而已,天下哪个父母不认为自己孩子是最棒的呢?!夏瑞漫总说爸妈对她的评价不公正,但想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在爸妈眼中她永远是第一名,多不容易啊。

“嗯,也是,我夏瑞漫别的没有,有的是时间,因为睡七个小时是我的极限,这辈子就没睡过懒觉。”

“哈哈,这样挺好。我就不行,所以考试期间那叫一个痛苦啊。”

“我就没这种烦恼,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有时候起了大早却不知道干些什么好。”

“反正你就别担心太多了,你刚来Barnt Green的时候不是英语不太好吗,现在还不是考上了Woodlands,你能行的。加油!”

“嗯,谢谢鼓励。你应该很忙吧,就不打扰太久了,跟你说完感觉好些了。谢谢!”

“客气什么,以后多联系噢,有时间来我这儿玩。”

“一定一定,你来伦敦的时候记得找我。”

“好的,拜拜。”

“拜拜。”

挂了电话夏瑞漫并没有感觉舒服太多,很明显大一时的梦梦和现在的自己根本不在一条船上,看来自己的负面情绪只能靠自己来控制了。夏瑞漫拿出张白纸,在上面写上大大的“加油!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然后将其贴在目光最容易停留的地方。这么干完后,夏瑞漫真的一下子觉得全身是劲,看来这方法对她而言还真是百试不爽,连她自己都纳闷为什么这短短几个字能给她无限的推动力,可能是神奇的心理暗示在起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