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青春校园 > 蓝茧:一代年轻人的青春纪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夏瑞漫拖着一个高过她腰的行李箱,背上背着浅灰色的旅游双肩包,肩上还跨了个小手提袋,绕了几个大圈,向两个大婶、一个帅哥手脚并用地问了路后,终于从学校北边的地铁站走到了学校南边的宿舍楼。因为建在市中心的缘故,Woodlands School的校园并不大,但夏瑞漫竟然也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

在夏瑞漫考上Woodlands之前,夏妈妈并不知道有这么个学校,当然这也很正常,英国的学校大家只听过牛津、剑桥,美国的大学也只有哈佛、耶鲁被人熟知。夏妈妈一见学校的名字就紧张了,她虽然英语水平不高,但School和University这两个单词还是背过的。她赶紧把夏瑞漫拉过来问,你不会是报了个高中吧。夏爸爸一听就笑老婆没见识,他以前有个叫张展的同事的儿子也是Woodlands School毕业的,加上那个同事总是提这个学校怎么怎么好,所以对这个学校印象深刻。刚开始他对张展的吹嘘不以为然,心想:如果真的好,需要这么做推销吗?牛津、剑桥光报个名字出来大家就知道是个什么档次了。后来他在公司闲着没事查了查这个学校,发现其实还真的不错,至少排名是这么告诉他的,大段大段的文字介绍夏爸爸没那个功夫看,学校网站也只有图片看得明白。不过排名的数字才是最权威的,夏爸爸想。后来听到不熟悉的国外学校的名字,他总会上网搞搞调查,这才发现原来好学校不只那么几所,有名气的也不一定比没名气的好。所以,当夏瑞漫告诉爸爸Woodlands收了她时,夏爸爸特别高兴。他不想给女儿压力,在报学校的时候一直说报适合自己的就行了,但总还是会加上一句,排名高的当然会更好些。

夏瑞漫被分到的宿舍楼叫Bloomsbury,因为坐落在Bloomsbury区里。Bloomsbury是学校的十个宿舍楼里离学校最近的,走到学校只要5分钟。每年申请Bloomsbury的人都远远超过它可以容纳的学生数量,所以夏瑞漫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她实在不想每天都挤公车或地铁上学,如果让她列出最讨厌的事情,坐不透风又人挤人满是汗臭味的交通工具一定高居榜首。

像Woodlands这种在城市最繁华街区的学校能享受便利的交通和更加丰富多彩的市区生活,但在市中心的房价自然比较高,生活开支也更多,夏瑞漫有些担心自己在国外的生活会让父母有太大的经济压力。除了这一点,夏瑞漫想她还会怀念乡村里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头顶最纯粹透明的蓝与白,夕阳落下后天边最后的一点红,风吹过时树叶之间的对话和清晨小鸟在窗边的歌唱。夏瑞漫过去的两年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小镇上度过的。在小镇上可以做的事情并不多,可有这样的景色作陪,夏瑞漫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小镇上的居民不多,但个个和颜悦色,有些特别清闲的老人还会主动来找夏瑞漫攀谈,有个老爷爷甚至热情邀请素未谋面的她来家里做客。夏瑞漫不好拒绝,就找了个周末登门拜访,这可把老人家高兴坏了。因为子女都在外工作,老伴前些年又得癌症过世了,老爷爷每天都自己过着读书看报散步吃饭睡觉的单调生活。爷爷喜欢谈论家里的事情,虽然夏瑞漫根本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谁,也假装认真地听着。这次拜访过后,夏瑞漫变成了老人的常客,她每次都尽量带点小东西,有时是一块蛋糕,有时是一束鲜花,有时是一本好书。当夏瑞漫告诉老爷爷自己要离开时,老爷爷握着她的手说谢谢一年多的陪伴并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看她的眼神像看将要远行的女儿那般。夏瑞漫说她一定会再回来看他的,可老爷爷知道多少次这样的“一定”都变成了“不一定”消失在风里。

过惯了安静的小日子,夏瑞漫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每天在匆匆来往的人群中穿梭的生活,但同时她又满心期待人生新阶段的开始。在来Woodlands之前,她就给自己列了一份长长的单子,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荒废了大学三年,在保证学业的情况下还要让课余生活充实起来。

夏瑞漫的房间在5楼,好在有电梯,她才不用把20多公斤重的大箱子一阶一阶地提上去。五晓小进入大学后向夏瑞漫抱怨的第一件事就是没有电梯的苦恼,她住的比夏瑞漫还高一层,在广东天气又热,每一次回宿舍都是一次不用交水费的淋浴,所以五晓小每次出门都会带上全天需要的行头,誓死一天内不爬两次楼梯。

走出电梯,夏瑞漫顺着标识志方向找属于自己的507号房。“504,505,506,嗯,到了!”推门进房,简单环顾了一下四周,夏瑞漫对自己接下来一年将要生活的环境还算满意。房间不算大,但以伦敦市中心的标准来说已经没什么可抱怨的了。房间从结构到装修都和她高中的房间差不多,连地毯的用色和材质都一模一样。全英国是只有一个设计师吗?她想。放在墙角的床比普通单人床再小一点,床的对面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有一盏台灯。另外,房间里还有一个衣柜和一个有三个抽屉的床头柜,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东西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夏瑞漫不禁有些惆怅,好像空柜子永远不会被填满一般。

从窗口望出去没有大片的绿色,只有几棵孤零零的小树苗随风摇晃着脑袋。现在才早上7点,路上的车已经多了起来。夏瑞漫不愿再看窗外的“风景”,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好,折腾了十几小时,她实在不愿马上开始整理箱子这浩大的工程。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还没等夏瑞漫站起身,门就自己开了,从门外走进一个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的长头发亚洲女生。对方虽然还没开口,夏瑞漫看她的样子就猜这十有八九是个中国人,说东亚人长得像,但到底是哪国人看多了还是不难分辨的。为了以防万一,夏瑞漫用英语跟来者打了声招呼。对方倒是干脆,连用英文含蓄两句的功夫都省了,直接抛出一句中文:“你是中国人吧?”夏瑞漫听了只觉得好笑,您老人家都直接用汉语了,还有问我是不是中国人的必要吗?夏瑞漫说:“是的。”并邀请女生进来坐。女生很开心地走了进来,就像见到了个老熟人一样,一边伸出右手一边说:“你好,我叫Maggie,中文名字是艾励琪,励是鼓励的励,琪是王字旁的琪。但在国外我还是比较prefer用我的英文名字。”虽然夏瑞漫觉得有点尴尬,心想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第一次见面需要握手吗?不过,还是赶紧也把手伸了出来说:“你好,我叫夏瑞漫。”

夏瑞漫对这个叫艾励琪的女生并没有特别的好感,她不是自来熟的人,更不喜欢还未说上两句话就搞得跟同生共死过的铁哥们似的。再说了,如果那么希望别人叫你英文名只说英文名就是了,有必要特别强调希望用英文名吗?

刚来英国的时候,夏瑞漫也用过一段时间英文名,是出国之前自己挑了好久才决定的,网上的英文名大全基本都翻遍了。她本来也想过直接用中文名就好了,但‘瑞’的拼音所有教过她的外教都没有成功发准过,每次看到他们使劲卷舌头的痛苦表情,夏瑞漫都觉得他们实在可怜,这个罪不能让她未来的同学、老师受了。夏瑞漫和很多人一样,想找一个和自己中文名字发音相近的英文名。Rayman是个理想的选择,可惜这怎么看也是个男孩名,竟然还是一个卡通和电脑游戏的人物。夏瑞漫又想到了Rayban,这个名字怎么看怎么眼熟,一查才知道是个眼镜的品牌。Rebecca听上去跟夏瑞漫也有点相似,但她不愿意和《蝴蝶梦》里的Rebecca同名,这个角色她一点都不喜欢。最后,夏瑞漫决定放弃找相似发音的念头,选择了Tara这个名字,这也是她最喜欢的小说《飘》里女主角斯佳丽·奥哈拉生长的庄园的名字。

夏瑞漫对于自己的新称呼很满意,可到了学校才发现这个生硬地安给自己的名字并不属于她。她的名字叫夏瑞漫,这个名字跟随了她16年并还将跟随她60年,而Tara是谁,她不知道。她很快丢掉了这个刚刚捡来的符号,告诉大家还是叫她“瑞漫”吧,简称“漫”也行。实在不好记又怎么样呢,真正有心的人总会记住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房间的?”夏瑞漫对此很好奇。

“我住在你隔壁,这里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我能听见声响。”Maggie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然后你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中国人?”

“没错。”

“我刚刚应该假装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来吓吓你。”

“哈哈,可惜机会已经被你错过了。”

“你是中国哪里的?”夏瑞漫没再接着Maggie的话说。她本想再跟她贫两句,但觉得对方还只是个仅知道名字的陌生人,想想就算了。

“上海的,你呢?”

“现在住深圳,不过我老家是湖南的。”夏瑞漫生在湖南,很小就随父母来到深圳。她虽然在深圳长大,但却觉得湖南才是自己的根,就像有些连中文都讲不流利的海外华人仍然觉得中国是自己真正的归属一样。或许深圳这样的新兴移民城市也不易让人产生归属感吧。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夏瑞漫又问。

“没什么太多事,可能要去买床新被子,觉得现在这个冬天应该会不够,趁现在还不忙赶紧先把该买的都买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几天了,22号来的。”

“这么早,应该都没什么人吧。”

“是的,的确如此。你是这附近第二个来的,现在你能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激动了吧,前两天我闷得都有去找星巴克店员聊天的冲动了。”

Maggie继续跟夏瑞漫聊了一会儿,后来因为有朋友打电话过来便离开了。Maggie走后,夏瑞漫才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现在是在伦敦,而不是在深圳。她应该早就想到“中国人无处不在”是个每时每刻都在被验证正确的真理,只是没料到在大学里住在她隔壁的也是个中国人。

在Barnt Green高中的中国人可真不少,就像概率学所指示的,住在她旁边也是个中国人。在Barnt Green的第一个学期,她竭尽全力避开与任何中国人的交集,哪怕是跟外国人混并不一定比跟本国同胞相处开心,加上英语程度一般,她常常像个呆瓜一样跟别着人笑完全听不懂的笑话。因为她对本国人的冷漠和没日没夜地学习,夏瑞漫被华人圈子看作是一个怪胎,但她觉得就算这样也比浪费父母的钱来国外学中文的好。她甚至拒绝一切中文阅读,连中国新闻都不再了解。直到有一天隔壁的Linda来找她借作业,两人因此聊了起来,夏瑞漫这才发现这几个月来她和Linda最多只讲过三次话,交集少得可怜。因为对方是中国人,她不愿花一分钟去交一个新朋友,去了解一个充满故事的人。

在这样一个迟来的夜晚,两人一聊就是三个小时,夏瑞漫好久没这么痛快地说一回乡音了,话变得特别多。Linda没有怪夏瑞漫之前冷淡,只说很庆幸能遇到一个知己,晚到的相逢总好过永远错过。这天晚上过后,夏瑞漫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她身体里流的血是无法被改变的,学习英语和交中国朋友并不互相排斥。当然,不要永远站在中国人的圈子内,连抬起迈向圈外的脚的勇气都没有,但更不要自以为是地认为出国后故意不交任何中国朋友和排斥所有中国文化是什么值得引以为豪的事。夏瑞漫不再说“我现在的朋友都是外国人”这样的话,觉得没什么太多意思,在她眼里,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罢,是否真诚最重要。

手表告诉夏瑞漫现在是早上7点40分,脑袋告诉她这会是忙碌的一天,身体告诉她还是先睡一觉吧。最后,她选择了听从身体的指示,决定先拉上窗帘休息一会儿再说。

夏瑞漫感觉才睡着五分钟,敲门声又响了。她想既然周边的人都还没到,那肯定还是Maggie。这回Maggie已经换上外面穿的衣服,准备要出门的样子。夏瑞漫还睡眼惺忪,脑子里像有几百只蜜蜂在飞,但强打了精神问Maggie有什么事。Maggie见夏瑞漫在睡觉,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打扰到你吧?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出去买东西?”

“现在店子开门了吗?”夏瑞漫觉得脑袋清醒了点。

“开了啊,现在都下午两点了。”Maggie说。

“妈呀,你一走我就睡了,我还以为我才眯了一会儿呢。飞机上没睡的这会儿全给补上了。”夏瑞漫心想看来她头晕不是睡少了,而是睡多了。

“小心晚上睡不着。那你去不?”

“去去去!”知道时间后,夏瑞漫只想马上就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