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官场财经 > 风口浪尖:好官需比贪官更“奸”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宋公子。”冯容海琢磨着,片刻,像是悟到了什么,如果没猜错的话,同姓宋,这个宋凯和宋永林有着某种关系。那么,这正印证了之前的判断,戴世龙的矛头,另有所指。

戴世龙点到为止,冯容海也就没多问。

“容海,你不知道,这个宋凯,简直是胆大包天。非法组织卖淫活动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这里面还有好多的女大学生,甚至有几个,未成年,连身份证都还没领。”戴世龙吞下一杯白酒,愤愤地说,“昨天晚上,我们的办案同志,经过连夜突审得知,为凤巢一号提供‘学生妹’资源的,是一家名为‘丽都’的文艺演出公司。”

丽都,不就是董芳婷名下的那家公司嘛。原来戴世龙是来了个一箭双雕,随后,又巧妙地把皮球踢给了自己。也好,多一条线索,就多一些希望。想必,这就是戴世龙所说的那份礼物吧。至于钱仁昌和戴世龙,不能深交,要善于四两拨千斤,把他们枪膛里的子弹,转化为廉政办手上的牌。

戴世龙意犹未尽,准备继续往下说。话到嘴边,手机却响起了。

“戴局,你在办公室嘛?”来电的是宋永林。

“宋主任,我正在外面和冯主任吃饭了,您有什么吩咐?”

冯容海想制止,却晚了。这个戴世龙,不知轻重,怎么可以提自己呢。如此一来,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即便你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答应。在外人看来,你和钱仁昌和戴世龙就是一伙的。显然,他是有意的,或者说,是经过钱仁昌授意的。想着,冯容海瞟了钱仁昌一眼,他正埋头吃着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钱书记,容海,国凯。宋主任下命令了,我现在要去趟管委会,你们慢慢吃,慢慢聊。”

“钱书记,戴局,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了。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总不能带头迟到吧!”

去管委会之前,戴世龙特意绕了个圈,在城投集团门口转了转,心想,昨晚那一出戏,绝对够应宏权喝一壶的。他能耐再大,也不好收拾这个烂摊子。

的确,应宏权怒了,又不好发泄,只好憋着。坎再大,也要想办法迈过去。兵分两路,一方面要请宋永林出面,把此事压下去。这非难事,这里面有他的利益,他不得不出面。另一面,要稳住范仁安这尊大佛,投资需要钱,更需要信心。信心,许多时候,和投资环境有关。环境好,才能一团和气,彼此共赢。环境不好,有了风险,利润再高,难免会打退堂鼓。

要留住范仁安的人,更要留住他的心,关键是留住他的钱。留住了他的钱,自己银行卡上的数字才能往上翻翻。这个世界上,没人嫌口袋里钱太多。如果有,都是假装清高之人,这些人,往往都是穷鬼,朝不保夕。这种人只学会了一种本事,愤世嫉俗。

“应总,当初选择来东州投资,一来,我是东州人。二来,看中的是罗凤新区的投资环境。第一次合作,就出现了这种事情,以后让我怎么相信你,怎么放心把这么多的钱投在罗凤新区,万一打了水漂,我找谁说理去,谁来负这个责任?”范仁安不悦地质问道。

“范总,事出突然,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应宏权只好赔笑脸,又说,“不过,既然出了事,就要解决。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会尽快把车总捞出来的。”

“尽快,是几天,一天,还是一个星期。应总,我对你可是一直有信心的,你总不能让我丧失信心吧。”

“范总,你放心,在罗凤新区的地盘上,没有我们摆不平的事情。”应彪插话道。

应宏权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昨天晚上,他就痛骂了应彪一顿,现在是什么时候,到处暗流涌动,到处有子弹,你还把客人往凤巢一号那种地方带。骂归骂,他也知道,这件事上,主要责任不在儿子应彪。毕竟,商业广场的项目,是董芳婷在负责。她和凤巢一号,和宋公子,有业务上的往来,关系非同一般。但是,去指责她,应宏权做不到,也不能那样做。既然如此,只能拿应彪出气,让他去扮演冤大头的角色。

“范总,两天,你给我两天的时候,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范总,现在,罗凤新区,包括东州,情况都比较复杂。应总也有他的难处,既然是合作伙伴,彼此要多多理解。”董芳婷插话道,打起了圆场。

“芳婷,不是我不理解。在商言商,双方合作,钱可以慢慢赚,可以细水长流。但是,大前提是要好的投资环境。不过,既然你开了口,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关于范仁安和董芳婷的同学关系,应宏权听应彪提及过。也好,多一层关系,这张网才能织的更加的密,更加的牢固。至于他们是什么程度的关系,再看看,观察观察。

“范总,谢谢,谢谢你的理解。这样,等车总出来后,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地道的东州菜,让董主任作陪,压压惊。还希望范总赏脸!”

“当然没问题,我离开东州整整20年了。这几天,不是星级酒店,就是高级会所,一直没机会尝尝地道的东州菜。应总,你来安排就是。”

董芳婷想推,又不能推。同时和两个有交集的男人吃饭,他们又不明情况,是需要技巧的,除了带嘴巴,还要带脑子。应宏权和范仁安可都是人精,哪怕是一句含沙射影的话,一个漫不经心的动作,都可能被识穿。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去,大前提是保住双方的合作关系。

范仁安离开后,应宏权随即给赵洋打了个电话。

“赵秘书,宋老板那边情况怎么样?”

“戴世龙正在宋老板的办公室里,两个人正掐着呢。有情况,我再通知你。”说完,赵洋急忙掐断了电话。宋永林的办公室里,隐隐约约地传出争吵声,他恨不得闯进去,一探究竟。

他急,宋永林比他更急。宋永林万万没想到,戴世龙会出这一招,把自己往墙角逼。

“世龙同志,我再三强调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有些事,即便存在,也不能太较真。一旦较真了,也会导致许多隐患的。对你对我,对整个罗凤新区,只有弊,没有利。”

“冯主任,作为公安分局的局长,我在履行职责,这难道也有错吗?”戴世龙针锋相对。

“世龙同志,履行职责固然没有错。可是,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况且,这么大的行动,你之前也应该跟我打个招呼嘛。”

“冯主任,你也应该明白,我们公安系统内部,经常性的会有秘密行动,是不能对外透露的,即便是上级领导也不行。说了,就是违法纪律。我这个局长,总不能带这个头吧。”

宋永林一下子来了火气,提高了嗓门,说道:“戴局,你别忘了,公安分局是接受新区党委会领导的,不是独立的衙门。还有,据我所知,你们抓的人当中,还有一位香港来的商人。弄不好,是会引发政治问题的,你懂吗?”

千算万算,戴世龙算露了这一点。被抓个现形的,居然还有个香港商人车大树,城投集团商业广场的合作方代表。这倒是其次的,香港和大陆,有些话题,还是比较敏感的。该如何处理,戴世龙没有把握,也不敢擅自做主。当即,就请示了钱仁昌。钱仁昌回复说,老戴,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敌不动我不动,先晾着,看看宋永林接下来会走哪一步棋,再作打算。

“宋主任,为了避免不良影响和引发不必要的恐慌,对于那位港商,我们可以特事特办,从轻发落,甚至可以不予追究。但是,在凤巢一号这个问题上,必须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给予严惩。宋主任,你知道吗,那里面居然养了一批女大学生,专门为客人提供那方面的服务,实在是太可恨,太猖狂了。”

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戴世龙不就是故意想让我难堪嘛,你就是钱仁昌面前的一只狗。宋永林心里暗骂着,嘴上却说:“戴局,凤巢一号这件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也应该清楚,要注意分寸,注意影响,注意方式方法。千万不能把动静搞的太大,不然,上面追究起来,谁的日子都不好过。还有,尽快把那位港商放下,这是命令,没得商量。”

有舍,才有得。眼下之际,是要保住港商车大树,而非侄子宋凯。保住了车大树,就保住了商业广场这个项目。保住了项目,就保住了政绩。保住了政绩,就有了往上挪一挪的筹码。至于宋凯,让他经受点教训,挫折,未必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有一点,宋永林依然吃不准。冯容海怎么会和戴世龙在一起吃饭。到底是戴世龙有意撒谎,还是确有此事。倘若是确有此事,是公事?还是私事?公事的话,又会是什么公事。而真是私事,问题就更复杂了,之前,种种迹象表面,冯容海和钱仁昌那伙人,似乎真的存在着某种联系。即便没有联系,即便冯容海出于被动,来往的多了,公事谈的多了,也会慢慢变成私事,建立了私交。不管如何,都要在心里拉起一道警戒线,以防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