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英雄饶命:师傅轮回一世献爱小徒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今晚子时,不见不散。关于百里云鹤之事,已有眉目]

百里小鱼看着这张莫名出现的纸条,皱着眉头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谁会给自己偷偷丢这个纸条。

知道百里云鹤的事情,而且还说有眉目?

怎么看怎么可疑……

最主要的是,虽然这人说的是“不见不散”,但那人没说地点啊……

百里小鱼怀着满腹疑问将纸条左看右看,实在想不通到底会是谁。

这张纸条是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药房工作的台子上的,但她不知道是谁放的,季玄却很有可能会知道。

百里小鱼捏着那张纸条,大喊道:“季玄?”

季玄没有回答。

百里小鱼和他从破庙回来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季玄了,哪怕她偶尔无聊的很喊两声,也没人回应。

百里小鱼现在是有正事问他,他还是不肯出来,无奈之下百里小鱼只好道:“有人给我丢了个纸条,约我半夜见面,我很想去见,因为他说知道我师父的事情,可是我又觉得很可疑……喂,你应该看到是谁丢的纸条吧?告诉我啊。”

依然没人回答!

百里小鱼纠结的不得了,说:“那我晚上出去了哦?万一出事了你自己看着办!”

季玄依然不鸟她……

百里小鱼只差以头抢地,只好闷闷不乐地销毁了纸条,而后算好时间,决定晚上出去。

但是,她和金清浮一起睡,虽然不是一张床,但金清浮看似很二,却很警惕,或者说,大概习武之人都很警惕……如果自己起来,肯定会被发现。

该怎么偷偷摸摸跑出来呢……

百里小鱼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百里小鱼揉着眼睛,懒洋洋地趴在床上,哈欠连连。

金清浮好奇地说:“怎么了,今天这么困?”

“嗯……”百里小鱼揉了揉眉心,“一直在做药,很累。”

顿了顿,百里小鱼眨了眨眼,说:“给我揉揉肩好不。”

金清浮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放在百里小鱼的肩上,道:“这样力道行不行?”

百里小鱼冲他一笑:“行。”

百里小鱼原本就生的可爱,常年住在山上,对世事毫无了解,自有一股娇憨的气质,而且她一向不是面无表情就是担惊受怕的对着金清浮,这回居然又是对着他打哈欠示弱,又是笑的甜蜜蜜,金清浮顿时觉得心情大好,感谢皇天不负有心人,百里小鱼这条滑溜溜的小鱼终于被自己给握在了掌心里。

揉了一会儿,百里小鱼沉沉睡去,金清浮嘴角带着笑,替她把被子盖好,一边默默算着离三个月还有多久。

也许不用三个月。

百里小鱼没睡一会儿就微微醒了,但还是睡意朦胧地说:“我要喝水……”

语气和撒娇无疑,金清浮赶紧从旁边拿了百里小鱼的水杯想递给百里小鱼,百里小鱼却不肯喝,道:“烫不烫?”

金清浮说:“我喝一口试试?”

百里小鱼似是犹豫了一下,但因为人还是迷迷糊糊地,便点头道:“好……”

她的专属小茶杯,居然肯给他尝!

金清浮顿时觉得双修之路近在眼前,而天下第一,长生不老,也就唾手可得了。

金清浮满含笑意地喝了口茶,发现水只是微温,便递给百里小鱼:“不烫,来,喝一口。”

百里小鱼迷迷瞪瞪地喝了茶,没一会儿又趴下睡着了,金清浮放下茶杯,不久也觉得十分困顿,见天色已暗,便也解了衣裳去睡。

而原本一直看起来困的要命的百里小鱼,悄悄地睁开了眼睛,拿出腰间小药囊里的丸子,给自己喂了一口,清凉的薄荷味道充斥整个口腔,原本真的有点困,这一下一个激灵便清醒了不少。

就这样,她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直到天色越来越暗,而月华越来越明亮。

百里小鱼微微动了动身子,佯装翻身一般看向金清浮,却见金清浮双眼紧闭,呼吸平稳,显然已入熟睡,并没有醒来的危险。

百里小鱼扯了扯嘴角,掀开被子,轻巧敏捷犹如一只猫一般落地,而后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偌大的金家此刻安安静静已然没什么人,百里小鱼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有些盲目地往前走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说的倒是好听,但地点不确定这种事……真的让人无可奈何。

百里小鱼像个无头苍蝇一般乱转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找自己,最后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呃,该不会对方也在找她吧……

所以说,装什么帅啊,写清楚地点会死吗……

而且随着在外面晃荡的越久,百里小鱼就越觉得冷,初夏的夜晚一旦刮起风,便是贴着身子的凉意,因为不敢穿衣服怕吵醒金清浮,百里小鱼只穿着中衣然后罩了个薄薄的袍子就出来了,现在冷的不行,而月亮阴惨惨地,原本看起来柔和的月光现在越发显得可怕,四周静悄悄地,让百里小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百里小鱼一度萌生退缩之意,然而想要知道百里云鹤之事的念头却依然强烈,百里小鱼咬咬牙想硬撑,忽然想起某个人也许还在自己身边……

百里小鱼小声道:“季玄?”

季玄当然没有回应。

百里小鱼眼珠子转了转,快步走到一个假山水池边,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道:“喂,我跳下去了哦?季玄,你再不出来,等下为了救我,还是得跳下水来救我……冷死你哦!”

季玄没有反应。

百里小鱼咬了咬牙,憋住气,双眼紧闭直接往里跳,人才在半空,就被一个人给搂住,带着往岸上飞了几步,季玄的叹息声犹如在耳边响起,百里小鱼却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而后两人一同站在岸上,相对无言。

季玄依然是面无表情,几日不见,也没什么改变,百里小鱼笑道:“还不是要出来……不如早点出来嘛。”

季玄没有理她。

百里小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知道你在我就安心了……喂,到底给我纸条的人是谁?”

“来了。”季玄忽然甩下一句不明不白的话,百里小鱼还没反应过来,季玄就一个闪身,不见了。

百里小鱼:“……?!”

百里小鱼左看右看,却看到前方走来一个绿衣人,那人带着个诡异的戏剧脸谱,脸谱上嘴角大大地张开,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让人看着便不寒而栗。

百里小鱼皱了皱眉,警惕地看着那人朝自己走来,她手放在小药囊旁边,只要那人不老实,她就洒出毒粉。

结果那人居然很老实地走到了百里小鱼面前,而后缓缓地揭开了脸上的面具。

百里小鱼:“!!!”

那人居然是左晏安!

夜黑风高,月华倾泻,左晏安揭了恐怖的面具,露出精致的面容,嘴角微微上扬,看见百里小鱼惊吓的表情,眼中带了三分戏谑之意,

百里小鱼一看到左晏安,顿时心中一紧,往后倒退三步:“是你?!”

左晏安微微一笑:“就是我。”

百里小鱼眯了眯眼:“你想干嘛!”

左晏安说:“如信上所言,来给你解惑——关于百里云鹤之事。”

百里小鱼鄙视地说:“你少来。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左晏安道:“我说,你听,至于信不信,是你的判断。”

百里小鱼一想,也对,左晏安怎么说是他的事情,自己也可以判断真假嘛。

于是她摸了摸下巴,警惕地又退了三步,才道:“说吧。”

左晏安道:“其实……杀百里云鹤的人,和金清浮很可能有关系。”

百里小鱼蓦地睁大了眼。

左晏安见状,微微一笑,道:“你想,百里云鹤死之后,他是不是第一个到的?而他将你带回去之后,虽然说要给你找到凶手,却只是让人带你去找百晓生——看起来信心满满,然而百晓生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金家有恩于百晓生,如果百晓生真的知道凶手,在看到信物之后,无论如何都会告诉你真相——除非,他心虚,他自己就是凶手!”

百里小鱼虽然的确觉得左晏安说的话有道理,但因说话的人是左晏安,所以一定要打个八折。

她面上没有露出表情,只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不会信。我现在所仰仗的就是金清浮,不信他那就没意义了。”

左晏安忽然就上前,快速地摸了摸百里小鱼的脸:“你还可以仰仗我嘛。”

百里小鱼躲闪不及,又被吃了豆腐,顿时觉得自己被左晏安摸过的右脸简直像被虫子爬过,她又往后躲了几步,喊道:“喂!别动手动脚!刚好借此机会,我告诉你,你就别妄想和我双修了,要和你双修,我宁愿自——绝——经——脉——!”

最后四字喊的极为大声,像是要证明自己的决心。

左晏安笑意更深,笑眯眯地说了声“好”,就一个闪身消失不见,百里小鱼刚松了口气一个转身,原本不见了的左晏安又再次出现,在百里小鱼瞪大了眼睛的情况下点了百里小鱼的穴,而后逐渐靠近,眼看就要贴上百里小鱼的嘴唇!

然而同时,暗处闪出一个人影,以自己的手掌,挡住了左晏安的嘴巴。

正是季玄。

左晏安本来想偷香,结果吻到了粗糙的汉子的手背,当下脸就黑透了,季玄同时以没被吻的左手直击左晏安胸膛,左晏安一个闪身躲过,灵巧地向后跃至老远,而后落定时脚尖踏在池塘边的荷叶上,满脸不快地看着季玄和百里小鱼。

百里小鱼本以为季玄不会出现,毕竟左晏安没有要威胁她生命的意思,按季玄的说法,除非左晏安要杀她,不然季玄不会出面。

但他居然出面了!

百里小鱼感动的泪流满面,好人一生平安啊季玄大侠!

季玄快速解开百里小鱼的穴道,百里小鱼能动之后立刻躲到了季玄身后,狐假虎威对着左晏安喊道:“你过来试试啊!”

左晏安危险地眯了眯眼,却根本不鸟百里小鱼,而是看着季玄,道:“你的招式很特别……你是浮生阁的人?”

季玄当然不会理他,手中以气凝成暗器,朝左晏安投去!

左晏安敏捷地左避右闪,越退越远,最后甩下一句:“现在是在金家,你身边这条大狗又破有本事,我就先放你一马,小鱼,等我哦。晚安”

百里小鱼:“……”

这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恶心感……

左晏安的身影已经不见,季玄扫视了一圈周围,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回头,看着百里小鱼:“你太大意。”

百里小鱼道:“还不是因为我下山这么久什么都查不到!”

这种着急的心情,想必季玄这个木头也不会懂……

季玄看了她一眼,忽然道:“你信他吗?”

百里小鱼愣了愣,道:“什么?”

“左晏安。”

“……哦,半信半疑吧,怎么了?”

“如果按他那么说,谁都可以怀疑。”季玄认真地道,“你不要信他。”

百里小鱼沉默片刻,说:“我自己心里有数。”

季玄于是没再说话,等百里小鱼走回到卧房门口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消失了。

百里小鱼深吸一口气,装作没事儿一般走进房间,然后悄悄地上了床,金清浮看起来还在睡梦之中。

才躺下,百里小鱼正闭上眼,背后金清浮忽然道:“怎么出去了?”

百里小鱼:“……”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吗……

百里小鱼正心虚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听到金清浮道:“以后不要这样了。”

他的声音似乎还有些困顿,语调却很清晰。

百里小鱼闷闷道:“…………嗯。”

风雨镇里一派平和的景象,虽然叫是叫风雨镇,但这个镇上已无风雨许多年。

江湖名人百晓生自从年事已高,退居江湖,入住风雨镇后,这个镇里时常会有形形色色的人经过,或是一伙人夜黑风高闯入,或是坐着不知究竟为何人的富丽堂皇的轿子匆匆抬过,或是看似寻常的人敲门而入……

总之,风雨镇的百姓已经很习惯这样那样的人来到,而这一日,也和往常没什么不同——或者说,最近都很平静,在那个看起来像小女生一样的女孩子来过之后,居然都没什么人来找过百晓生了。

而百晓生的门,也一直是紧紧闭着的,只有那个几个百晓生消息来源之一的一群小乞丐们偶尔会聚集在百晓生家门口,往里面丢点小纸条什么的,然后百晓生会丢出一些钱财让他们自己分。

若非如此,其他人甚至都不清楚百晓生是否还活着。

今天那几个小乞丐也一如既往地在风雨镇里穿梭来去,只是里面多了个不起眼的小脏孩。

没一会儿有个小乞丐发现多了个人,疑惑地道:“你……你是新来的?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小脏孩一顿,说:“呃,我是新来的。”

小乞丐道:“那老头子怎么没告诉我们?”

小脏孩:“……”

老头子就是百晓生。

“因为……咳,你也知道啊,自从那个百里小鱼来过之后,很多事情就变得隐秘起来了……我有额外的任务。”

小脏孩说的煞有介事,那个发现他的小乞丐便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一伙人风风火火的这里来那里去,小脏孩全程跟着,看起来功夫也挺不错。

小脏孩当然就是百里小鱼。

自从那晚左晏安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就不大相信金清浮了——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她就相信左晏安……只是百里小鱼清晰地意识到,想要知道真相,只能靠自己。

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百里小鱼左思右想,还是只能想到找百晓生下手。百晓生的小乞丐团伙她是晓得的,既然如此为何不可以扮成小乞丐呢……

趁着金清浮出去,百里小鱼便一个人偷偷溜出来,而后装扮好自己就混入了小乞丐里,鉴于人数多,而且大家都灰头土脸的,发现她的也只有刚刚那一个……

至于季玄是否跟着自己,不在百里小鱼考虑范围之内。

百里小鱼为了努力地吧话题引到龙云纹上去绞尽脑汁,但她本来就是靠着不引人注意才能混入小乞丐里,如果贸然开口,恐怕会惹起怀疑……

百里小鱼想了半天,灵机一动,偷偷一个人摸到附近的沙坑边,用脚快速地画了跟匕首上纹路差不多的东西。

然后再次混入小乞丐里,等经过沙坑的时候,百里小鱼装作不经意地道:“咦,那个纹路……”

大家顺着百里小鱼说的方向看去,看见龙云纹,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头头的小乞丐脸色微变,把那纹路踢掉,道:“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画浮音阁的标志?!”

浮音阁?!

百里小鱼总算听到一个有用的名字!她简直想仰天长啸!!!

但是……

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对了!

那天晚上,左晏安说季玄是浮生阁的人……

百里小鱼倒抽一口凉气,一时没忍住,道:“季玄!”

周围所有人:“……?”

百里小鱼看着周围人的目光,默默地倒退了两三步,而后尴尬地道:“季玄的确很厉害……我一直很崇拜他……”

脑子好使的小乞丐皱眉道:“你是谁?之前没见过你。”

百里小鱼说:“新来的。爱信不信。”

小乞丐:“……”

“当然不信!!!”小乞丐咆哮,“你到底是谁!”

百里小鱼被唬的一愣,随即怒道:“你管我!!!”

言罢,一个转身,脚下使力,一阵风似的跑开了,几个小乞丐想追,奈何百里小鱼轻功超群,根本追不上她,没一会儿就只能默默地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脑子不好使的小乞丐还愣在原地:“他是……什么人?”

脑子好使的小乞丐:“还能是什么人!打探消息的奸细呗!你和他站那么近你也没发现他?!”

“……发现了。”

“然后呢?!”

“他说他是老头子新招来的……”

“……”“我就信了……”“………………老头子到底为什么会留你在这里……”

百里小鱼一个人飞速走到河边,捧起水擦了擦脸,又洗了洗手,然后黑着脸说:“季玄,你给我出来。”

过了片刻,百里小鱼冷笑道:“又要我跳河?”

季玄缓步从一旁的小树林里走了出来,他一身绿色加黑色,混在树林中还真是不容易看出来,此刻他面无表情,搞笑的是头顶还顶着一片叶子,看起来呆的不得了。

百里小鱼看向他,道:“浮音阁?”

季玄垂眸不说话。

百里小鱼:“龙云纹?”

季玄还是不说话。

百里小鱼暴躁地说:“你别装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明明就是浮音阁的人,你也看过那把匕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眼睁睁看着我那么拼命的寻找真相,而你明明知道,你却不告诉我?!”

季玄终于缓缓开口:“我觉得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百里小鱼差点喷他一脸血,好半天才压下那股想要和他拼命打一架的心情,说:“为什么没必要?”

季玄道:“我虽然知道那个龙云纹是浮音阁的,但是多的我也不知道。你一知半解,会更加迷惑,也许会单闯浮音阁——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百里小鱼道:“你想太多了。”

“……”“我起码会叫几个人,不至于单闯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