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军史乡土 > 请让我牺牲:探讨人性和信仰的变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骆鸣笙:“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有错,这女的也罪不至死啊,至于就地击毙嘛。”

尤閖:“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是我不明白这个社会,还是这个社会病了?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骆鸣笙:“嗯,确实值得思索——哎,不对啊!什么中国?我是不是有点儿没说明白?那个德州,就是你准备移民去的那个美好国度的德克萨斯州,那个非常有名好吃的鸡,是KFC。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拓跋九方:“哈哈哈哈哈哈,以个人为单位,你一辈子遇上触及生命危险的几率大概是千分之一。你要是天天去看公知制造出来的社会负面新闻,你会发现你生活在一个地狱里。”

骆鸣笙:“还在吗?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您误会了,我愿意表示道歉。您还在吗?”

拓跋九方:“估计是不在了。你这不是钓鱼了,简直是炸鱼,鱼窝都被你炸没了!是不是该换个话题了?”

尤閖:“外国就没有比中国优秀的地方吗?就是日本人,那都平均比中国人早起一小时,也就是说,当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在辛勤地工作了。想一想真可怕,对于这样勤劳的民族,我们拿什么去打败他们?”

拓跋九方:“是啊,美国人比我早起十二个小时去工作,难怪是世界第一强国……苍天不公啊!让太阳反着转一下啊,那中国就是世界第一强国了。”

骆鸣笙:“老兄,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日本人比中国人早起工作一小时,是因为太阳从东边升起来的——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得缓解一下去,少陪……”尤閖恼羞成怒地推开了面前的键盘,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已经在尤閖身后响了起来:“快餐!”

尤閖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一转身看到了手里提着外卖塑料袋的米升斗:“你怎么进来的?”

米升斗完全没听出来尤閖话语中的恼怒,笑呵呵地把外卖塑料袋举到了尤閖眼前:“门没锁,我看着就你这儿有灯亮着,就给你送过来了。”说着一眼瞥到了尤閖正在浏览的网页页面,米升斗眼睛顿时一亮,“那年烽烟?精华帖?你也顶帖换手机啊?”

尤閖胡乱数了几张零钱塞给了米升斗,劈手夺过了米升斗送来的快餐:“瞎看什么呀?”

米升斗也不计较尤閖对自己的呵斥,飞快地转身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冲到了奔腾大厦旁边的网吧,急三火四地打开了电脑:“老板,上多久算多久,你看着点时间就是了。”

话音未落,米升斗就已经在骆鸣笙等人的帖子下回复起来:“几位大哥,我见你们说得好像都挺有道理。不过我听家里头老人说过,那年月八路军在乡下,好像开始的时候是叫日本人追着打,可后来,日本人还得给八路军上供才能求条活命?”

拓跋九方:“这事情我还有点儿发言权,家中长辈当年就有干这个的!“当年山东新泰龙庭的鬼子被八路军折腾得从 1944年到投降都没敢出门。伪军找名目抓了人敲竹杠,八路军不找维持会长、不找头面人物,直接找‘皇军’协商放人,完了管中队长一顿酒,给中队长喝得号啕大哭的。事后八路军说,‘看见肉,鬼子的眼都绿了。’

“还有鬼子馋得受不了就偷吃老百姓的鸡,人老百姓找上门来讨,没钱只好赔杆枪给人家。完了还不无遗憾地跟老百姓说,‘这一杆枪在八路那里能换多少多少斤面,

这回便宜你们了……’。为什么老老实实‘赔钱’?怕啊!八路军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呢……

“还有一个和上头不对付被外派守炮楼的,结果吃得还没一起的皇协军好,整天被皇协军埋汰……最后这位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了,找着守炮楼的另外几个日本兵一合计,趁夜缴了皇协军的枪投了八路军……

“打到1945年,县城的鬼子一听‘八路要来扫荡了’,个个愁眉苦脸睡不着觉,商量是不是把哪个红黑点账目第一名的家伙送出去给八路军,以换得苟且偷生。其实红黑账这东西各根据地都有,最厉害的除了山东就是河北的冀中和冀南,红心白皮认证书、红黑账、武工队——河北八路军的抗战三大法宝。这三大法宝要是还不好使,等山里的老八路下山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那可不是八路军只点名红黑账上的冠军就能算了的,所以手上没血债的鬼子和伪军得掂量掂量其中的利弊,别招惹来了八路军,到时候可是不知结局为何的。

“华北的这些鬼子害怕,是建立在八路军无数战士前赴后继的基础上的。1942年之前攻占中国领土的鬼子会这样吗?那可是想怎样就怎样的。河北的广宗、平乡、巨鹿、南宫交界处,曾经被打得家家没有壮劳力下地。壮劳力不是在八路军的队伍上,就是已经牺牲了的,当然也有极少数二流子去当了伪军。

“八路军就是靠着这种敢玩儿命的精神,在 1944年冬天之后,逼得诸如河北南部的广宗县件只乡、核桃园、南宫高家寨、南便村、苏村等地的日伪军为了筹集过冬的柴火和粮食,只得拿出部分枪械弹药来和自卫团、青抗先甚至中共区委做交易。

“最牛的事情是,在核桃园据点的日军小队长在 1945年开春撤退前,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率领手下把老百姓痛恨的伪军中队长李老黑和一个作恶多端的日本中尉灌醉绑起来交给了当地‘青抗先’。

“1944年底,豫北一个据点的鬼子凑钱买面买肉置办年货,中队长亲自带人给之前死难的八路家属送上门……那个中队长和当地八路军的老大面谈的时候还不无感慨地说,‘幸亏前任和八路处得不错,没发生太多摩擦事件,不然真是坑死爹了。’

“你看见的是不是战争即将结束时,行将落败者的笑话?我没看见,我没看见什么笑话,我看见的是那个浑身是血、千疮百孔的国家始终屹立未倒。她哺育出来的英雄儿女用战争前期惨烈的牺牲,以八路军和国民党部基层为代表,迎来那笑中带泪的胜利日以及审判日!”

尤閖:“说了这么多,不就是要证明八路当年在敌后的威风吗?考虑过一件事情吗?因为八路军的抵抗运动,当地的老百姓遭了多少难?被屠杀了多少?”

拓跋九方:“你这纯粹就是屁话!不抵抗就能苟且偷生吗?!你的意思是‘没有八路军的抵抗,老百姓的伤亡就能减少’,是吧?那么请问,东北军不放一枪就丢弃了东四省,老百姓是不是就没有受到损失呢?

“我随便举几个我记得的例子——平顶山惨案、海兰江惨案、老黑沟惨案、北半截河子惨案、五保地区烧杀惨案,这些是不是‘由于抵抗组织的抵抗,而引发了日军兽行的结果’?这些东北老百姓毫无对抗行为啊,为什么也被屠杀?我可不可以认为,正是没有军队的保护,这些老百姓才遭到了屠杀?

“满铁经济调查会拟定的原文‘日本移民应优先入住条件较好的土地,依靠傀儡政权占据大量好地及林地’。在‘选定及取得一段农耕地对策案’中,写明‘日本移民入住的土地应该是治安、交通、农耕等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地方。而这样的地方大都已被中国人所占据,因此,必须强制征收过来’。

“请问,这些农民是因为反抗日军统治而受此荼毒吗?如果八路军不在华北抵抗,老百姓是不是就能幸免了?我看不是,我看这就是没有武装抵抗力量反击的原因,才导致日本鬼子随心所欲。在东北,抗联的战力实在是弱小得可怜,无法反击关东军的这些掠夺行为。

“1932年 9月在新宾县日军屠杀东北人民就达一万余人;日寇开拓团为了掠夺农

民土地,1934年 5月 11号在依兰县就屠杀两万多人,这是因为抵抗吗?这只不过是鬼子凶残贪婪的本质造成的,和八路军在沦陷区的游击战有什么关系?反倒是因为八路军的抵抗,才使得鬼子不敢随心所欲地杀人!”

骆鸣笙:“说到底,八路军当年的战斗力的确是有些不足。所谓的‘三枪八路’,也就是说最多开三枪就得冲上去动冷兵器了吧?这样的战术素质和军事理念有些过分强调所谓的‘刺刀见红’了吧?” 

拓跋九方:“子弹管够的话谁乐意冲上去干拼刺?八路军是由于缺枪少弹,许多人在打仗时手中只有冷兵器,所以被迫三枪一过就得使用刺刀大刀冲上去肉搏。当时强调的‘敢于刺刀见红’‘红缨枪换三八枪’的口号,就是拿红缨枪去缴获鬼子的步枪。”

骆鸣笙:“省点儿劲儿吧,八路军冲上去肉搏有几个讨着好的?鬼子野战步兵的铳剑术一点儿不含糊,刺刀对刺刀,只有长征过的那些老红军在意志和技术上可以一对一,但客观地看一看,老红军在扩军后的八路军里面有几个?1936年把后勤、辎重连、文艺兵一起算上,不过也就三万人多点儿,能打的也就万把来个。

“当然,楼上肯定要说‘平型关战役’,那就是一对一的交换比。本人也提醒一句,那是三流的辎重兵,根本不是野战步兵,只有少数押车的日军步兵才具备野战技战能力。等于是一千个血火里滚过来的多年军龄老兵去偷袭一千个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而且是居高临下的偷袭,伤亡比还是一比一。”

拓跋九方:“这个战斗结果是不假,在战后阵亡的数字上,一一五师比鬼子确实是一比一。但是请问一句,国民党政给了八路军三个师多少医药?科学的伤亡比是死一伤三,而一一五师在战场当即阵亡的不超过六百人,战后的伤员不治或永远失去战斗能力的人加上阵亡,才是和鬼子一比一的交换比。这不是战场上打不过,而是因为缺医少药,大量伤员得不到救治才导致的结果。所以,从战术上讲,‘偷袭’不过是一种‘战术手段’,而不是一种‘万能的战术手段’,没人保证过偷袭就必须赢、被偷袭的一定输。

“举个例子,同样是偷袭,二十九军大刀队偷袭日军营地,日军伤亡加在一起才五百,而五百大刀队几乎全军覆没,你说怎么算?”

骆鸣笙:“这要看当时的客观条件。为了行动更为迅捷方便,五百大刀队员只携带了盒子炮、手榴弹、大刀,这种作战技术的选择完全是为近身偷袭而设定,不是为了阵地野战。在成功偷袭日军时大刀队几乎没有伤亡,而在大刀队撤离途中却被日军的增援部队追上。前面我已经说过大刀队的武器配备,这些武器无一是可以进行阵地野战的,所以在追击中伤亡惨重……嗯,我应该这么说,是死亡惨重。

“因为大刀队偷袭鬼子营地时要求速战速决,手榴弹、盒子炮、大刀几轮招呼中也没工夫去看鬼子的死活。日军增援到后,被偷袭的鬼子伤员就能得到救治。而在大刀队被追击的过程中,大刀队没有条件带走伤员,所以伤员不是自杀就是落入鬼子手中,从而无一能活。这就是当年的真实情况,也就是你所谓的日军伤亡加一起五百,而大刀队死亡五百。”

米升斗:“几位大哥,我老听论坛上说——刺死砍伤,大刀怕是没有刺刀厉害了,大刀砍在身上只有一条口子,刺刀捅进身体去,那就没救啦?”

拓跋九方:“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本人‘不幸’,从孩提时起就被爷爷和父亲清早从床上拎起来锻炼,木枪拼刺也是锻炼项目之一。使用老式的手动栓步枪加剑型刺刀拼刺,从预备用枪开始到突刺将刺刀送入目标体内,在刺刀刀刃进入目标体内之前,刺刀的截面直线无论是在何种角度,进入的瞬间都是自然而然带了‘绞’这个手法,因为预备用枪的步枪截面是上下方向,步枪是直持的,而且刺入人体时往往是斜持或者横持。如果是高手,还能专门加大这个绞动的速度和力度,最后还能来回地使劲绞动几圈。”

骆鸣笙:“还真是凑巧,拼刺在下没练过,其他的传统国术、自由搏击什么的都玩过几天。并且机缘巧合西北军的刀术在下也练过不是一天两天!个人看法,在实战战场上,大刀最大的用处就是可以一对 N!

“西北军训练多年的好刀手中,大刀可以使得圆转如意,成为一个圆圈不停地抡

转,叫作‘盘舞’,敌人的身体除了步枪的格挡线以及钢盔之外无一不是攻击目标。

就算是日军使用步枪枪杆给横格挡住了也不会停止这个圆圈,而是在碰撞之后侧滑

一边继续这个圆圈动作,而且这一瞬间就是中国传统的刀术动作——顺手就抹掉日

军持在步枪护木上的左手手指,传统国术中的‘刀破枪’甚至是主动寻找枪杆碰撞

来顺势抹手指。另外碰上手脚脖子什么的斩断最好,不断也无所谓,继续这个动作

就可以。

“战场上大刀碰上刺刀时,刺刀捅进胸腹内脏,只要伤害到了内脏,确实可以很快毙命,但是大刀一刀就卸了鬼子一条膀子,鬼子还有战斗意志继续拼刺吗?就算是杀红了眼不知道疼和恐惧,那么单手又怎么去拼刺?是,就算这只是受伤,但这是在战场上,不是在擂台上打倒了对手就会停手,一刀没砍死,不知道再补两刀吗?你说大刀砍不砍得死人?

“还有,刺刀必须是捅在要害内脏上或者动脉上才能在短时间内将人置于死地,如果捅在肌肉组织上那就对不起了,在战场上讲究个停止作用,那么这个创口对人几乎等于没有伤害,因为刀刃的破坏力就那么一个小小的深创口,连肌肉纤维都破坏不了几根,哪儿有那么容易就死的。而大刀就不同了,我都不谈砍脑袋卸大腿,大刀看起来伤害不了重要内脏——大刀不是不能戳人,只是很少有人这么做——大刀的刀刃是碰上啥就破坏啥,因为创伤面积大,所以在破坏概率上也就大。至于割血管的概率,一条长刀刃对比刺刀的小小截面,比例会大上多少倍,自己算去。

“还有就是停止作用,哪怕只是砍到肌肉纤维上,刀刃接触的肌肉纤维就会全部拉断。人的动作是由肌肉纤维的伸缩来运作的,肌肉断裂等同失去行动力。再就是如果砍上骨头那就更乐了,比如说砍脖子没中,砍到了锁骨,在高度亢奋状态下肌肉神经对于疼痛的传递是极其迟缓的,但是骨头被砸碎或者砍断,那个瞬间的疼痛可以让一头狗熊趴下,而刺刀就做不到这一点。

“最后提醒——刺刀可以一刺就戳死人,大刀可以使人失去行动能力后再补两刀,一样死人。所以不是‘刺死砍伤’,是‘刺死砍死’。”

拓跋九方:“我部分同意。八路军打鬼子也使过不少大刀,毕竟大刀随便找个铁匠铺就能打出来,而得到合格的刺刀是非常困难的,其数量甚至少于步枪的缴获数。过这位会使大刀的国民党弟兄对刺刀有一个细节好像不是很清楚,就是——刺刀的停止作用绝不亚于大刀。

“别说是在杀红了眼的白刃战场上,就算是在街头大哥火并得正热乎的光景上,背后被人捅了几刀也不会有感觉吧?估计这就是国民党弟兄说的‘刺刀停止作用差’的由来。但是试想一下,小小刀刃的截面进入人体时,人确实感觉不到多少,但是来回‘绞’几圈呢?刺刀的宽度都有几厘米,这一绞,就是一个直径几厘米的烂肉血窟窿啊!那么这时候的肌肉对于疼痛的传递还会不会迟缓?而且在来回绞动中,肌肉神经的断裂持续传入大脑,这时候别说是锁骨断了能让狗熊趴下,这刺刀也能让恐龙趴下。

“再回到停止作用上的问题上。大刀一刀砍飞了人的脑袋或者胳膊,确实已经起到完全的停止作用了,至少也是让对方失去了白刃作战能力。刺刀戳人胸腹一下,停止作用确实很差,哪怕是一刀正中心脏,人至少还会有十三秒的生命,在临死时的同归于尽心理作用下,你的刺刀还没抽出来时,对方同样可以把刺刀送进你的心房,所以——绞!只要手腕一转,对方会立即疼得失去反抗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日军在战场上往往能单灭中国军人,而中国军人很少有机会同归于尽的道理,因为他们还没练到日军‘有意识加大绞动力度’这个程度。

“最后,刺刀还有个比大刀更好的好处就是不用补刀,大刀砍下还不能完全保证对方就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刺刀在绞洞之后,对方就算不死也没有行动能力了,一刺就能保证达到杀伤目的,就算还有不死的,整体战局完事之后再安全回来补刀就是,这无疑就给了士兵尽量多的时间去应付下一个敌人。

“现在不说大刀的停止作用比刺刀好了吧?”

尤閖:“呵,真是看不出来,就嗣城这么个小地方居然卧虎藏龙?两位武林高手,你们是不是还打算约个日子决战紫禁之巅呢?此等盛会,不知本人是否有幸旁观?”

拓跋九方:“闭嘴吧!我知道公知最擅长的就是嘴炮,约架还得先请媒体、再打110,我可不想这样,都多大人了还约架?”

骆鸣笙:“顶楼上!就是真想切磋,谁家吃席还带条狗在旁边瞧着呢?再说了,大刀、刺刀,这可都是管制刀具,扛着这玩意跑出去约架,你当警察叔叔是假的?”

米升斗:“几位大哥,我听说就在嗣城这地方,以前就有国民党和老八路联合起来打过日本人,听说还打死了日本人的一个大官?”

拓跋九方:“嗣城地方志上都记载着这件事,不过有些语焉不详。据说是因为跟日军争夺个什么东西被日军围城,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游击队才联手作战的。现在嗣城还能找着他们当年作战的地方,不过,慢慢地也快找不到了。老城区现在都开发得差不多了,以前的旧战场马上就要变成写字楼的楼盘了。”

骆鸣笙:“还能找着吧? 我记得嗣城 K1搏击馆旁边那座山就是那场围城战中的中国残兵们突围的地方?”

尤閖:“两位都这么了解嗣城?看来都是嗣城本地人了?在下不才,也在嗣城讨一口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