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军史乡土 > 请让我牺牲:探讨人性和信仰的变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像是被尤閖的沉默彻底激怒了一般,女上司狠狠地把那一叠翻译过的文件资料扔到了尤閖脚下:“明天上班以前,我要看见这些资料全部重新翻译整理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尤閖,不要以为自己懂英、法、日三种语言,就可以恃才傲物,就可以忘乎所以。在我的部门里,从来都只看本领、只看效率、不看学历!出去吧!”

尤閖弯腰捡起了散落了一地的资料,依旧是默不作声地走出了女上司的办公室,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卡座里,拿出了订书机装订起了资料。

隔壁卡座里的同事看到尤閖挨骂,滑动着椅子凑了过来:“又招惹到那位古董级虎姑婆了?”尤閖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出了一点儿错误。”

同事瞥了一眼正在办公室里抓着电话絮叨的女上司,很有些伤其不幸、哀其不争地说道:“这真不是我说你,就凭你的本事,上哪儿你寻不着一碗饭吃?就为了转正以后的那点儿养老钱,你就宁可在这儿挨骂挨到退休?整个部门、整个公司都知道,你翻译出来的东西都被那老姑婆拿走了,再挂上她的名字交上去邀功请赏,可你也不知道吭声!这都五年了吧?年年说给你转正拿正式指标,可年年你的名额都叫旁人顶替了!我说,这自古以来就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这当牛做马的倒是为了什么?”

眼看着自己说了半天,尤閖的脸上却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神情,同事讪讪地摇了摇头,滑动着椅子回到了自己的卡座后,朝尤閖扔过来一张小卡片:“估计你今儿晚上又得在公司吃了,试试这个吧——老米快餐,味道还过得去,也算便宜干净。”

尤閖把同事扔过来的小卡片推到了一边,依旧表情淡然地装订着资料,力度却是控制不住地加重了许多。

与尤閖装订文件时发出的声音相映成趣,在写字楼旁的陋巷中,一家挂着“老米餐馆”招牌的快餐店里,米升斗正起劲地把各种配菜切成了合适的大小,眼睛却是盯着墙上挂着的闹钟。

眼看着马上要到下午四点的档口,米升斗飞快地扔下菜刀,扭头朝店铺中正在摘菜的老人叫道:“二叔,我去撒个尿!”

眼瞅着米升斗朝门外不远处的网吧冲去,老人没好气地嘀咕起来:“撒尿!四个钟点一次,还非得上网吧里头去撒尿,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米升斗熟门熟路地与网吧老板打了个招呼,飞快地打开了一台电脑输入了网址,挨个把网站中的帖子顶了一遍,但是是那种很没良心的灌水型顶法。

网吧老板伸着脑袋看了看米升斗打开的网址,无聊地摇了摇头:“小米,你说你每天这是干什么?跑到网吧来,就为了把这网站每个帖子顶一遍?还隔四个钟头就来一回,晚上都没见你歇过!”

米升斗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一边飞快地回复着每个帖子,一边回答着网吧老板的问话:“老板你不知道,这家网站有个奖励活动,每个月顶帖活跃度最高的那个人都有奖励积分。到了年底的时候,积分达到十万分的话,能换个手机呢!”

网吧老板再次探头看了看米升斗打开的网站,狐疑地笑道:“还有这事儿?骗人的吧?顶一个帖几分?”

“一分!不过要是在精华帖里头顶帖,发言字数超过二十个字,就能得两分!”

“那哥哥我给你下个‘回帖精灵’软件,自动回帖、顶帖,不比你这一个个帖子回复要来得方便?”

“那可不敢!这网站有规定,普通帖四个小时内只给算一次顶帖积分,顶多了没用。精华帖才不限时间、次数,顶一帖两分。要是叫人查出来用了啥外挂之类的玩意,那还得删除账号呢。”

“嘿,还闹得这么当真的?那你花上几天工夫,就坐我这儿顶精华帖不就是了?犯得着每天这么穷折腾吗?”

“哪有那运气啊?就这新网站开张以来,也就出过两个精华帖,现在也都锁帖不让顶了。网站版主说了,必须是要有干货的帖子,那才能算是精华帖呢。”

“干货?这网站卖山货的?”

米升斗朝着网吧老板露出了一口白牙,一边关电脑,一边应道:“老板,你可真能逗乐。这是个军事历史网站,叫——那年烽烟!我说,晚上你吃点儿啥?我给你送过来?”

“炒个鱼香肉丝,可记着……”

“别太辣!分量足!放心,我都记着呢!”

时针指向四点的时候,骆鸣笙已经换上了一身短打装扮,戴着两个超薄型拳套开始了对抗前的热身活动。

在 K1搏击馆中,几乎没人能准确地定义骆鸣笙究竟是个怎样的拳手。

在力量方面,骆鸣笙的深蹲次数纪录已经超过了几个半职业 K1拳手。但在面对几个绝对力量型 K1拳手时,骆鸣笙却又滑得像是条泥鳅,几乎每次都是靠着间不容发的闪躲耗尽了那些力量狂人的体能,随后他便暴起反击制胜。

在技巧方面,骆鸣笙的表现可以说是可圈可点,但在面对同样的技巧型 K1拳手时,骆鸣笙却又总能用狂风骤雨般的凌厉攻势,让那些擅长闪躲的技巧型K1拳手无处藏身,着实诠释了什么是一力降十会。

在K1搏击馆中担任助教的工作人员一边扶着沉重的沙袋,努力让沙袋保持平衡,一边趁着骆鸣笙出拳的间隙说道:“最多三天,山顶上那座露天格斗台就建好了。到时候各路好手来咱们嗣城K1搏击馆切磋,那可就有好地方去了。”

骆鸣笙有节奏地击打着沉重的沙袋,气息丝毫不乱地应道:“还真是希望能见到几个会打拳的人!”

“会打拳的人?那可太多了!别看你骆少爷在这儿难逢对手,可毕竟嗣城就这么大,局限性很明显。但要是把这个选择范围扩大个几倍,那可就难说了。”

骆鸣笙挥拳的力量增大了几分,他借着身体前冲的撞击力量,一肘打在了砂袋上:“我是说会用脑子打拳的!”

K1搏击馆助教被骤然袭来的巨大力量撞击得跌坐到了地上,龇牙咧嘴地指向远处拳台上正在进行对抗的两个人:“动不动脑子打拳我不好说,可台上那家伙打拳的路数,倒是跟你有点儿像,没准就是你说的那种人!”

骆鸣笙靠着逆腹式呼吸法调整着自己的气息,盯着那个在拳台上来回乱窜的身影

说道:“跟我的路数很像,新来的?”

“你这周没来,估计今天是第一回见到这家伙。他一星期前刚办的会员卡,还是至尊VIP,可以自主挑选陪练对象。这已经是最后一个没被他打趴下陪练员了!”

“看他的拳路,不像是练过K1的。”

“何止是没练过K1!老板叫人打听过了,这家伙差不多把嗣城的各类道馆打了个遍,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路数,招数都阴毒得很!我们请了练传统武术的老行家来看过,也没看出来。只能说这家伙学的是家传功夫,有几分战阵打法的模样。得!所有助教全军阵亡!”

骆鸣笙盯着刚刚用腿脚锁住了助教膝关节后、一记近身肘击将助教击倒再使上了寝固技的拓跋九方,很有些跃跃欲试地低声说道:“替我安排一下?跟他打一场。”

原本就有几分撺掇之意的助教顿时连连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去帮你问问!”

骆鸣笙看了看手腕上带着的多功能运动型手表,伸手抓住了助教的胳膊:“今天没时间了,你先替我问问。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约在后天吧。”

助教一迭声地答应着骆鸣笙,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刚刚从拳台上走下来的拓跋九方面前:“玩爽了?”

拓跋九方活动着肩膀,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还有那么几分意思。K1的实战性比那些跆拳道之类的强多了,打起来更痛快!”

助教做了个咂舌的表情,回手指了指刚刚走进盥洗室的骆鸣笙:“那你只能跟他较量了!顺便说一句,他在这儿也很难找着对手。如果可以的话,帮你约后天?”

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拓跋九方很是痛快地点了点头:“好!后天下午三点,不见不散!他叫什么?”

“骆鸣笙,骆氏企业的少东家,在嗣城……”

拓跋九方眼中精光一闪,抬手止住了助教的絮叨:“我知道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