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恐怖科幻 > 殃神 鬼家怪谈:古墓中的离奇事件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1

前面我说过,我们小蘑菇坟挑水胡同在解放之前叫余家大坟,全是乱葬岗子臭水沟,专扔死孩子的地方。我黑天半夜见到屋顶上的情形,又想起乱葬岗扔死孩子的传闻,也不由得不怕,急忙坐起来,顾不上穿鞋,光了双脚跳下地,心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我屋里崩子儿没有,你进来我出去还不成吗?”

我撞开房门跑到外边,身上让冷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却也冷静了许多,捡起一块板儿砖紧紧地握到手中,又往屋里头看,隐约看到屋顶掉下一大块墙皮,里边是布满绿苔的人脸,几只潮虫正在脸上爬行。

我头发根子直往上竖,定睛再看,只见墙皮里边还有一层内墙,也是一砖到顶,外抹白膏墙灰,长出绿苔的脸是墙上的壁画。内墙外边糊了很厚一层牛皮纸,刷过几次大白,墙皮已然变硬,很可能是我这两天收拾屋子,不小心刮到外层墙皮,使得墙皮掉落,显出里侧的壁画。不过年深岁久,受潮生苔,残缺不全的壁画颜色几乎褪尽,仅余轮廓尚存,谁大半夜看见墙中有个长出绿毛的人脸,谁不得吓个半死?

我在心里边骂了几句,找来一卷牛皮纸补上脱落的墙皮,忙到中午时看见了崔大离。

崔大离是鬼会的会首,哪家有人“倒头”,他都要去帮忙混吃混喝,这会儿刚打外边回来。

我叫住哈欠连天的崔大离,问他是否知道西屋有壁画?

崔大离说:“岂止西屋,北屋东屋,哪屋没有?兄弟你又不是不知道,咱这个后院儿在很多年前是座破庙,别看壁绘神头怪脸,总归是庙里的东西,少说有一两百年了,刮下去怪可惜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怕惹事儿,又舍不得刮掉,干脆给佛教壁画外边糊了一层墙皮。不怪你没见过,一转眼这都多少年了,你要不提,我都快忘了。”

我见崔大离说的倒也合情合理,不是跟我打马虎眼,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没再往别处想。除四旧的年头,谁家都不敢留老物件儿,胆大的埋在房前屋后,胆小的或是扔进河里,或是填了炉子,给壁画糊上墙皮并不奇怪。我又提到昨天夜里,二哥和二嫂子口口声声说在门前挖出个死孩子,却又让黑狗叼走了,邻居们谁都没看见,我看是为了吓唬三姥姥一家,折腾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倒不如你一手托两家,从中劝解劝解。

崔大离平时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听我说了这几句话,突然间脸色大变:“挖出个死孩子?”

没等我再问崔大离,挑水胡同喧声四起,前边闹出人命了。

原来昨天半夜,二嫂子吓了一个三魂悠悠七魄渺渺,转天白天躺在屋里没有出门儿,她是凉锅贴饼子——蔫了。二哥却要跑出租挣钱,过去形容固定的收入是“鸟食罐儿”,开出租车起早贪黑,挣的也是份辛苦钱,一旦摘下这个鸟食罐儿,一家老小全得喝西北风去。主要车不是他自己的,是替别人跑活儿,每天早上一睁眼,先欠一个车份儿钱,一天都不敢耽搁。

当天早上,二哥同往常一样出门跑活儿。不过一夜没睡,不知是打盹儿犯困,还是担惊受怕六神无主,半路上居然把车开进了河里,人没跑出来,等到抬上岸时脸都青了。

2

自打二嫂子同三姥姥两家斗上风水,小蘑菇坟挑水胡同的怪事儿接二连三。二哥掉进河中意外身亡,这个消息传到挑水胡同,免不了生出许多谣言,周围的邻居议论纷纷,谣言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各条胡同,真是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二哥和二嫂子半夜挖到的不是死孩子,那是地肉、土中的太岁,年久成形,长得如同小孩,当年是抽大烟的古爷埋在门前。要知道得了太岁吉凶难料,它可以助人时运,却也能够耗人气数。解放前古爷挖到了太岁,发财不在话下,但是后来气数耗尽,别说抽大烟了,穷得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了,落到此等地步,仍然舍不得扔掉太岁,埋在门口谁也不告诉,到头来吞下大烟油子而死。你说是迷信也好,不是迷信也罢,一般人得了这样的东西肯定得不了好,不信你看开出租车的二哥,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犯了太岁那还了得,这不是掉进河里淹死了吗?

谣言传来传去,说法各有不同,但是挑水胡同的邻居大多认为——“二哥两口子心不正,这是遭了报应”。胡同中的左邻右舍,全都冷眼看这场热闹。

二嫂子闻听噩耗,哭天叫地寻死觅活,她一口咬定,要怪都怪对门卖菜的三姥姥一家。不是三姥姥在门上钉八卦镜,她何至于让二哥半夜挖坑,二哥半夜不挖坑,也不至于白天开车掉进河里淹死,说一千道一万,是“怨各有头,债各有主”,今天她非让对门偿命不可。

东南屋的三姥姥坐不住了,一张老脸一沉,吩咐三哥两口子:“你们给我备下棺材寿衣,待我前去会会这个一身浪肉的骚娘们儿!”

三哥两口子苦劝三姥姥,随二嫂子怎么骂好了,到底是她家死了人,人死为大,咱们又是外乡人,眼前没个三亲六故,忍一忍也就算了。

三姥姥对三哥说:“咱家虽是外乡人,让人这么欺负可也不成!想当初老家闹饥荒,树皮都让人啃没了,你爹你娘全是那会儿饿死的,你姥姥我背着你一路逃难逃到天津卫,不说一套铺盖卷了,连一砖一瓦也没有,捡烂菜叶子将你养大,能有今天不易。要知这天津卫是什么地方?皇上说过——天津卫是老虎洞,吃人不吐骨头的去处!虽说遍地是钱,但有行帮各派混混儿地痞把持,外乡人想在这个地方站住脚可太难了,当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你姥姥我还不是忍过来了?可是旧社会的无赖混混儿再怎么横,也没有她这么讹人的,她家里人开车掉进河里淹死,却将这条人命算到咱们头上?”

三姥姥越说火越大,有心一枪捅死对门的泼妇,顶多给这骚娘们儿偿命,告诉三哥三嫂子快去准备柳木十三太保、六十四杠的道队,将来好抬她进祖坟。

卖菜的三哥和媳妇一听这话都傻了:“柳木十三太保、六十四杠道队,上哪给您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