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恐怖科幻 > 殃神 鬼家怪谈:古墓中的离奇事件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3  

天上的月光投下来,盒中显出一张灰白色的小脸,像抹了层石灰似的,蹙目攒眉,状甚可怖。木盒仅有常见的鞋盒子大小,不知谁在里边塞了个皮干肉枯的死孩子,身上都长毛了。  

二嫂子也吓坏了,一口气没转上来,直挺挺地往后倒去,不巧砸垮了堆房的顶棚。  

正值夜深人静之际,挑水胡同灶头大院儿的邻居都在睡觉,听得堆房垮塌全惊醒了,人们跑出来看的时候,只见二嫂子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二哥则坐在墙角两眼发直,小孩正在屋里哭,他家门口的砖挖开了几块,泥土中是个破旧的木头盒子,里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二哥吓懵了,当着左邻右舍,该说不该说的话,他全给说了出来。  

邻居们这才知道二嫂子听了“瞎话张”的主意,半夜在门前挖坑种李子树,要压死对门的三姥姥一家。三姥姥站在院儿里,听到二哥的话,气得一扭头进了屋。二哥又说他挖坑挖出一个死孩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大伙打起手电筒,低着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二哥所说的死孩子。再问二哥,他说他看到三姥姥家的黑狗将死孩子叼走了。邻居们听完无不摇头,都认为二哥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另外,挑水胡同的黑狗并不是三姥姥所养,那是条没主家的野狗,只不过三姥姥心善,自打搬到挑水胡同以来,时常舍给黑狗一些剩饭,它也不在院儿里住。左邻右舍你一言我一语,一致责怪二哥两口子:“不知道你们俩中了什么邪,居然信了‘瞎话张’的鬼话,三更半夜不睡觉在门口挖坑,搅得鸡犬不宁,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邻里之间该当和睦相处,谁也没把谁家孩子扔井里去,能有多大的仇?犯得上用李子树压死人家一家老小?说句不好听的,你们两口子这么做,可够不上一撇一捺!何况‘瞎话张’的话你也真敢信?那位爷满嘴跑火车,飞机上伸小手——胡了天了,来一个坑一个,谁信他的话谁倒霉!”  

二哥浑身是嘴也分辨不清,又让邻居们说得抬不起头。二嫂子则惊吓过度昏死过去,缓过来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邻居们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抱怨几句后各自回去睡觉了。  

当时我听到响动,也跑到前边看热闹儿,等到邻居们都散了,我回到屋中躺下来,想再睡会儿,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了。我倒不怕什么死孩子,我和其余的邻居一样,根本不相信二哥的话,挑水胡同灶头大院儿前边有这么多住户,不论白天还是半夜,在前院儿埋东西不会没人发觉,所以我认为二哥说的死孩子根本就不存在,多半是他凭空想出来的,也没准是二哥和二嫂子两口子合计好了,捏造出来吓唬对门的三姥姥,以二嫂子的为人,这么做可一点儿都不奇怪。  

不过二哥提到的黑狗却让我十分怵头,这要搁到以前,别说黑狗吃死孩子了,你说它吃人我也相信。  

4  

二哥说叼走死孩子的黑狗,我曾见过几次,它在挑水胡同的年头比前边的许多住户还多。  

当年出了小蘑菇坟挑水胡同,有一个叫肉市儿的地方,路边开了好几家肉铺,肉铺里常有扔掉不要的下水。虽说那会儿连肥膘都是好东西,却总归有没人吃的零碎儿,招来许多野狗争抢。其中一条黑狗格外凶恶,个头大过了一般的狼狗,其余的野狗都抢不过它。虽然是条土狗,但是能抢能夺,吃得比别的野狗都多,一身皮毛绸缎般光滑油亮,胯下那话儿也大得出奇。平时不是吃肉打架,便是趴在母狗后腰上使劲,似乎有用之不竭的精力。黑狗双眼之下有白底,相传这样的狗叫“白眼儿狼”,生来狡猾多变,人对它再好也没用。由于黑狗多次追咬过路的行人,派出所和打狗队组织人手逮了它好几次,却始终没有逮到。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空中的月亮又大又圆,黄澄澄地悬在天上,月光似水,万籁俱寂。我上房顶乘凉,意外地撞见了那条黑狗,它正趴在对面胡同的屋顶上,吐着舌头一动不动。  

我听说黑狗在肉市上咬过人,还听说过它能上房,所以打狗队逮不到它。狗咬人不奇怪,狗急了跳墙我也见过,要说狗能上房我是不大相信。小蘑菇坟挑水胡同的房山很高,比墙头高出一大截,一般的狗可上不去。那天半夜在屋顶上看到“白眼儿狼”,倒让我吃了一惊。  

我担心它会从对面跳过来咬我,但是它望着天上的月亮,一动也不动,好像没发现我,或许已经察觉到了,却不将我放在眼内。我出于好奇,又怕惊动了黑狗,没敢轻举妄动,但见黑狗的举动十分古怪,它恶狠狠地盯着月亮,除了一对狗眼,从头到尾哪儿都不动,目光贪婪而凶残,嘴角挂着口水,它看到的好像不是月亮,而是肉铺中扔掉的牛下水。我心想:“它该不会以为它是二郎真君的哮天犬,要跳起来去咬天上的月亮?”  

但是天狗吃月只是民间传说,狗跳得再高,也不可能咬到月亮,况且肉市上的黑狗不过是条野狗,却妄想当吃月的天狗,不得不承认它是条非常有野心的狗。  

我寻思:“此狗虽然凶恶,却是呆头呆脑,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厉害……”这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忽见对面屋顶上的黑狗腾空而起,张开大口对着月亮咬去。  

如果不是躲在一旁看见,我很难相信一条狗可以跃得这么高。不过黑狗不是去咬月亮,当时有一只老鸦从高处飞过,老鸦通常不会在夜里飞行,但是当晚月明如昼,可能老鸦误以为是白天,飞到半空盘旋。黑狗趴在屋顶上等待时机,窥得这只老鸦从它头上经过,一举跃到半空咬住,落下来按住了,不容那老鸦挣扎,三两口吃个干净。吃完了之后,它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鲜血,在月光下蹿房越脊而去。  

当时的场面看得我目瞪口呆,至今仍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