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星星上的花:长达8年暗恋终成正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10、他表情温柔,但姿势骄傲而孤独

八年后,我二十四岁。

走出机场的第一秒,就被飞扑上来的若素尖叫着用力的勒紧。

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何欢像提小狗一样提着她的衣服把她从我的身上扒拉下来。

“注意肚子,晚上回家写检讨。”他意简言赅。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准妹夫。

听说是C城律师界的新传奇,今年三十五岁,据说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若素跟他走到一起,妈妈曾经因为两人年龄的问题而激烈的反对过,但看到何欢本人时,就立刻在他强大的气场和俊朗的外表下自动消了音。

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也是小魔女程若素的天命克星。

我好笑的看着若素在何欢面前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想着他们两人半个月后即将举行的婚礼,还有若素肚子那里个刚刚确认存在的小生命,唯一的一点不安也消失干净,心里有一种满满的幸福与感动。

在路上,何欢开车,若素和我一起坐在后座,毛绒绒的脑袋一直在我肩膀上蹭。

这哪里还是原来那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甜美的小猫。

“老姐,真的下决心回来啦?跑去香港读了四年大学,毕业了还在那工作,爸妈怎么劝都不回来,我们还以为你这辈子决心抛弃我们了呢。”她不满的哼哼。

明明是说过好多次的话,她还故意又说。

我默默扶额,看来这些年执意去远方读书和工作的亏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用讨好的方式来弥补若素和爸妈了。

“对不起,不是工作都找好了么,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侧身轻轻拥抱她,像小时候那样。

“这么多年都想不通,以前那么老实胆小的你当年怎么会考到香港去读大学,不过高中最后两年你那么发奋,居然拿到全额奖学金,倒是把老爸老妈欣慰得老泪纵横。”她陷进回忆里。

是了,那两年我的人生真是乏善可陈,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念书。

机械的重复带来好的收成。

“不过老姐,你在香港这些年,变得好漂亮哦。对了我同事要你帮带的护肤品都带了没?要是没带她们会吃了我的。”她的思维还是那么的跳跃和天马行空。

看似在专心开车的何欢突然用严肃的语气插言:“谁敢吃你?”

若素条件反射般大声回答:“你!”

答完才想起此刻场合不是两人独处调情时,顿时恼羞成怒。

我笑抽,拼命忍着扳正话题。

“带了啦,你去年去香港看我的时候不是买了很多嘛。”我说。

“没办法,闺蜜太多。”若素的注意力又被护肤品吸引,做了个鬼脸,她心满意足的叹气。

“婚纱照都照好了吧?”

“嗯。本来已经定好去马尔代夫照的,结果检查时发现意外……就随便先照了一套。”她苦脸看看自己的肚子,又瞅一眼何欢的后背。

虽然语似抱怨,但其实满是甜蜜。

“有什么关系,你在哪照都是最漂亮的新娘子。”我安慰道。

“那明天陪我一起去取。”

小小的车里仿佛堆满了粉红色的泡泡,甜得都快要溢出去了。

我真心替她高兴。

在若素唧唧呱呱的语声里,窗外熟悉又陌生的建筑和景物一一闪过。

那些从小到大走过很多次的街道变得宽阔,那些曾经最爱逛的小店已经消失不见,但一个城市熟悉的气息会深植在你的灵魂里,它换了何种外衣,你都依然亲切。

在外六年只回来了三次,但这一次,心境似乎不同。

这一次,是真的回来了吧。

我的家乡,我梦里最常梦见的地方。

我多愿它从此是终点。

第二天上午睡了个懒觉,然后和同样睡懒觉晚起的若素一起打车去拿她的婚纱照。

去的地方是本城最大的影楼,我们坐在红色的沙发上,翻看设计师送来的婚纱相册成品。

若素真的照得非常美丽。

那张和妈妈年轻时有七分相似的脸上,已经褪去了曾经的婴儿肥,依在高大英俊的何欢怀里,连看惯了幸福照片的年轻设计师也忍不住反复夸奖,语气里满是羡慕。

身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那套衣服不错,请问这是哪一件?我想试试。”

手指着若素的相册。

一抬头,居然看到唐嫣嫣。

我们都愣住。

忽然间,我的妹妹,我的朋友,都像八年前一样围在我身边,恍惚间,我差点以为时光从未走得那么远,似乎我只是在午后阳光里闭了一下眼,再睁开已经是各自成熟模样。

多像魔法。

“程……安之?”她不敢确认般,声音愈轻。

“唐嫣嫣!”我抓住她的手,鼻子发酸。

她粉黛淡施,长发如瀑,挽着精致手袋,身边站着的面容平凡的男子应是爱人,一起来看婚纱照,想必好事已近。

大学时我刚去香港,我们还有联系,但后来渐渐稀少。

她换了几次手机号,不知何时就消失在人海。

太多的故人,皆是如此。

但在这街头重新遇见,却仍然百感交集加欣喜若狂。

“我不敢相信是你……我对你妹妹的样子还有印象,看到你们在一起,才觉得可能真的是你!”她用力摇我的手。

我们拥抱在一起。

召唤何欢过来接走若素,唐嫣嫣也遣散了她的良人,我们一起坐在咖啡厅里叙旧。

“我以为你会留在京城打拼几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婚了。”我感叹。

她大学时考去北京,柔弱的外表,却是要强的个性,我以为她会喜欢那个城市。

她轻笑,修长的手指转动咖啡杯。

“大学时疯玩了几年。”

“你?”不可思议。

“嗯。你肯定想不到,我大学时抽烟,喝酒,泡吧,换过六个男朋友,把这辈子该玩的全都玩过了,好像人生一下子就过完了。”她按铃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盒女式烟。

袅袅上升的烟雾里,她姣好的面容变得模糊,刚才在婚纱店里见到的明丽温婉的唐嫣嫣不见了,我在她的眼神里,居然看出几分烟视媚行来。

我惊住。

和我一起画墙画的唐嫣嫣,听到不利传言会哭的唐嫣嫣,挑婚纱照的唐嫣嫣,抽着烟淡漠着表情的唐嫣嫣。

我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她大一时我们还有联系,她还向我倾诉过那个在她窗下弹吉他的男孩。

“很普通的事,有个男孩疯狂追求我,我终于也爱上了他。但是在我最幸福的时候,他决定跑去给别的女孩弹吉他,我才发现我不过是他的数个听众之一。”

果然是最常见桥段。

“我苦想了半年,想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想不明白,我决定去实践中寻找答案。”

最后呢?

“最后玩到大学毕业,我妈叫我回来,说结婚对象已经安排好了,是政府上班的公务员,人不错,前途不错。我就回来了,和他谈了两年恋爱,准备结婚。”她说话的声音依然轻柔,但手指间的香烟却令她的倾诉饱含风霜。

我把手盖在她的另一只手背上,轻轻拍她以示安慰。

“你后来怎么样?怎么没留在香港嫁个有钱人?”她调侃我。

“没有有钱人要我,只好回来。”我讪讪而笑,心里却浮现出彦一的影子。

“你什么时候回头,我都在这里等着。”他的脸还是那么苍白,但眼睛黑亮如婴儿,那么认真和专注,那样的眼神总能让我想起一个人。

“回来有目标了吗?”她按灭香烟,烟雾渐渐散去,她又变成那个温婉的宜家女子唐嫣嫣。

“还没,昨天才到,先把工作的事定了。”

“没想到你会变女强人……还是趁年轻,像我一样,挑个好卖家,安定下来吧。对男人来说,女人不需要太能干和聪明。”她诚心诚意。

“嗯。”我点头附和。

但话题无法再深入,我们开始吃午餐。

告别的时候,唐嫣嫣突然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你还记得我们高中的时候都喜欢同一个男生的事吗?”

当然记得,那是我们的友谊曾经最重要的转折。

她不提那个名字。

“我还给他写过情书……那时候真单纯,对不对。后来我才明白,对男生哪里需要那么麻烦,他们其实都一样,用点手段分分钟可以搞上床。”她耸了一下肩。

我没有接话。

我们互留手机号码告别。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没有立刻坐车,让十月的微风吹抚着我有些混沌的头脑。

这才确认,原来时光真的已经过去八年。

八年的时间,让少女纯白的履历画上七色彩虹,上课铃消失的时候,下课铃也同时不再了。

我突然,很想闻闻高中校园里,那甜美的桂花香。

这是我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回到这个校园。

已经是深夜时分,所有的教学楼空无一人,有月光,并不黑暗。

月光照着白色的教学大楼,它的外墙已经斑驳,有一面爬满常春藤。

我慢慢走到学校的大铁门外,透过布满铁锈的栏杆,贪婪的朝里张望着。

那曾经种满围墙边的桂花树已经不见了,围墙被拆掉,校园得到扩建,操场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但是十月的空气里没有了桂花的香。

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那熟悉的广播体操音乐,上千的学生穿着同样的校服,在懒懒的做着体操动作。

白衣的少年,目光扫过所有人群,他表情温柔,但姿势骄傲而孤独。

睁开眼睛,所有幻象消失,月光不说话,星星不说话,花朵也不说话。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守在回忆里。

脸上有一些潮湿的东西,在夜风里迅速冰凉。

我轻声对自己说。

“封信,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