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嗯,其实吧,相亲只是认识朋友的一种途径,如果我们不对眼,我觉得,或许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的是吧?”米修扬委婉地看着唐蜜甜开口说。
  唐蜜甜忙附和,认同地点点头,“是的,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过来相亲的人,很少有米修扬这样的想法,所以很多相亲不成功,基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更别说还能够做朋友了。
  米修扬接着把视线看向温纪言,温和地问:“言言,你说呢?”
  温纪言耐着性子,没好气地回了句:“你们说得都对!”
  “甜甜,不瞒你说,我相亲了很多次,第一次遇到你这样跟我想法吻合的。”米修扬深呼吸了一口气,语调温和地开口,“这也算是默契吧。”
  “是啊,默契。”唐蜜甜随意地应了句,瞪了一眼在桌子底下暗自拉她衣角的温纪言,又对着米修扬摆出公式化的微笑来,随口问,“米先生,你说,你相亲了很多次,难道就没有看对眼的姑娘吗?”
  “叫我大米,小米,或者米米。”米修扬不回答,只是强调道。
  “好吧,大米,你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吗?”唐蜜甜对米修扬的“相亲史”产生了浓厚的八卦兴趣。因为,此时此刻,她除了能找到这个话题外,实在是不知道该开口聊点什么,而且她还一直隐约提心吊胆地担心温纪言出纰漏,露出马脚,所以把注意力往米修扬身上引去,对她来说,是相当明智的。
  “原因其实很简单。”米修扬扯着嘴角,灿烂地笑了下,比画了一个食指,“就一个!”
  “什么?”唐蜜甜跟温纪言对他卖了下关子,不由得同时好奇地发问。
  “因为,我不喜欢女人嘛!”米修扬一本正经地说完,看着唐蜜甜,“你不会鄙视我吧?”
  温纪言一听这话,刚喝进嘴的茶水,便扑哧一声喷了出来,动作更是犹如被踩了兔子尾巴似的,顾不得面子礼仪,快速地把椅子挪了下位置,跟米修扬保持了更安全的距离,紧紧地挨着唐蜜甜坐着,嘴里讪讪地道:“你们别管我,继续!”
  唐蜜甜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动作夸张的温纪言,咬着唇,硬着头皮看着米修扬问:“你不喜欢女人,你是GAY?”说完,眸光不自觉地又看了一眼温纪言,见他把头低得都快要埋到桌子上了,不由得在桌子底下伸手拽了下他,等他抬脸,对着他猛地眨巴了下眼睛,意思好是说:温纪言,你看,你同类!
  温纪言却恼怒地瞪了一眼唐蜜甜,扭过脸,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
  “不不,甜甜,你误会了!”米修扬故意等唐蜜甜跟温纪言的互动做完,才假装一副急兮兮解释的样子来,“我只是说,我不喜欢女人,但是,我不是GAY!”
  “啊?”唐蜜甜再次闹了个大红脸,“为什么不喜欢女人啊?”
  “因为,我嫌女人太麻烦了!”米修扬淡淡地说,“撒娇,任性,孩子气,闹脾气,不讲道理,翻脸比翻书还快……”随着米修扬的话,唐蜜甜的俏脸颜色越来越挂不住笑容了,这家伙明摆着对女人有心理障碍嘛!
  “不过,今天我见到你跟言言之后,我觉得,我以前的想法都太偏激了,是错的!”在唐蜜甜磨了磨牙,忍不住想要发飙跟他理论的时候,米修扬又这样不紧不慢地说了句,硬生生地把她的火气又给浇了下去,让她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你跟言言给我感觉就很好,聪明,懂事,温柔!”
  “你过奖了!”唐蜜甜半晌之后,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不知道言言有男朋友没?”米修扬瞬间又跳跃了话题,眸光正色地盯着温纪言问。
  唐蜜甜愣了下,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当然被点名的温纪言表情就更无辜了。他眨巴了下深邃的黑眸,看着米修扬,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不确定地问:“你是在问,我有男朋友没?”
  米修扬忙点了点头,“是啊。”
  “我干吗要告诉你?”温纪言没好气地赏了米修扬一个大白眼。这家伙,一会对唐蜜甜示好,一会又对自己示好,他想干吗?两个通吃呀?再说,他要通吃,也得看情况的,就温纪言,他吃得下去吗!也不怕噎着,卡了自己的喉咙。
  “实不相瞒,我对言言,很有感觉!”米修扬一本正经地盯着温纪言,深情款款道,“我很相信自己的眼缘,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或许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了!”说完,又非常正色地补充了句,“就像我看到甜甜第一眼,我就能确定,我可以跟她做很好的朋友一样!”
  唐蜜甜的面部微微有些抽搐,她再马大哈,再迷糊,都看出来了,这个米修扬对温纪言相当有好感,当然这直接的告白,更是让她有种无语的感觉。
  因为,明明是唐蜜甜的相亲对象,却相上了被拉来做陪衬的温纪言,这个结果,唐蜜甜除了有些惊诧外,倒是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唐妈妈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冒烟?
  “你……你有错觉了!”温纪言忍不住跳出来,激动地说,“米先生,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在去别处找找吧!”
  唐蜜甜一听这话,真忍不住想笑,但是眼下的场合,她又不能发笑,只能强忍着,憋得自己好辛苦。
  米修扬被温纪言这样直白地拒绝,倒是没有丝毫的尴尬跟不悦,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的表情,温和地看着温纪言:“言言,我已经找到你了,当然不会再去别处找了!”嘴角轻扯了一抹魅惑的笑来,“我知道,我这么说很突然,你或许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是,相信我,我会用时间来证明,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别介!”温纪言忙摆手拒绝,“你别证明了,我对你无感,我跟你更不适合,你别浪费时间了!”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米修扬优雅地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温润地开口道,“再说,我对你有感觉,我追你,对我来说,那是一种情趣,算不上浪费时间……”米修扬的俊脸上丝毫没有受伤的颓然,越挫越勇的坚定感倒是越发强烈了。
  唐蜜甜瞬间被雷得里嫩外焦,只觉得头顶在冒星星,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她彻底成了摆设、陪衬了,耳边听着温纪言恼怒的声音,悄悄地端着水杯,喝水镇惊!
  “你不浪费时间,可是会打扰我的时间,我不需要!”温纪言顾不得唐蜜甜对他使眼色,斩钉截铁地开口。
  “虽然,你说不需要,但是,做不做,是我的事。”米修扬也越发坚定起来,“温言言,我还就非你不娶了!”
  “扑哧!”唐蜜甜终于忍不住了,把刚喝进去的茶水猛地喷了出来,“咳咳咳”,被呛得直咳嗽。而被她喷得满脸都是水渍的温纪言忙伸手抓着桌面的纸巾,胡乱地擦了下脸,然后关切地问她:“甜甜,你没事吧?”
  唐蜜甜缓过神,看了眼温纪言脸上的妆容遇水溶了,不由得伸手指了下自己的包包:“言言,你的妆花了,去补下妆!”
  “嗯!”温纪言拽着唐蜜甜的包,就快速地奔出了包厢。
  唐蜜甜这才扭过俏脸,看着米修扬,咳了下嗓子道:“那什么,米先生,我先去看看言言。”然后,也跟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
  米修扬的嘴角越发轻挑,上扬,终于忍不住,扯出了玩味的笑来。唐蜜甜、温纪言,这两个人,可是相当好玩。
  唐蜜甜出了包厢,边往洗手间走,边给温纪言打电话:“言言,在哪呢?”
  “回家了!”温纪言的声音闷闷的,“甜甜,你别叫我言言了,听着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地难过!”
  “啊?你回家了?”唐蜜甜惊讶地开口:“谁让你回家的?”这唐妈妈还没回家呢,温纪言先跑了,那她这个亲,还怎么继续相下去嘛!
  “我再不回家,谁知道那变态的米修扬会不会当众来个求婚什么的!”温纪言咬牙切齿地说,“唐蜜甜,你什么人品啊,你怎么就遇到这样的极品了?”
  “拜托,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极品好不好?”唐蜜甜憋屈地开口,“就你来了,人家才会重口味地看上你!是你人品不好,好不好?”唐蜜甜心里还憋屈呢,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帅哥,没有想到,这个帅哥口味挺重,竟然看上了温纪言!
  好吧,虽然,唐蜜甜心里承认,温纪言扮伪娘的样子挺惊艳漂亮的!
  “甜甜,你也快点回家吧,别跟那个变态扯下去了,浪费时间,破坏心情。”温纪言愤愤不平地催促道。
  “我倒是想啊,可是,我总不能丢下我妈不管吧?”唐蜜甜无奈地扁了扁嘴,“算了,你先回去吧,记得把家里卫生打扫一遍!再认真拖下地。”
  “知道了,你早点回来!”温纪言叮嘱了句,切断了电话。随即,仰头看到一家4S店,再看看自己手里抓着的唐蜜甜的包包,漂亮的黑眸闪过一丝精光,快步地走了进去,然后,毫不犹豫地买了一辆奥迪A4,才喜滋滋地漫步回家。
  当温纪言一打开门,就看到唐蜜甜已经敷着面膜,躺在沙发里看连续剧了,不由得带着几分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然是拜你所赐!”唐蜜甜伸手抓过茶几上的苹果,啃了一口,嘎吱嘎吱地嚼了几下,才开口,“米修扬倒是坦荡,直接跟我妈说看上你了,那我妈当然是再没有心情继续坐下去了,拉着咪咪阿姨逛街,扫货了!”
  “那米修扬就这么让你回来了?”温纪言好奇地问。
  “不让我回来,难道还留我吃饭呀?他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唐蜜甜耸了下肩膀,“你都跑了,他当然就送我回来了!”
  “我看你心情很好嘛!”温纪言认真地看着唐蜜甜,总结道,“你丝毫没有因为相亲对象看上姐妹,而心情稍微低落的那种感觉!”
  “我干吗要心情低落?本来我就不想去相亲。”唐蜜甜把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桌子上,摸了摸脸上已经干了的面膜,走去洗手间洗脸之前,丢了句,“温纪言,我还真挺感谢你的,今天这么一来,我妈受了不少刺激,至少短期内是不会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啦啦啦,世界可真美好!”
  “你把你的美好、欢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了!”温纪言哀怨地瞪着唐蜜甜的背影,幽幽地说。
  “温纪言,我想问你个事。”唐蜜甜洗完脸,来不及擦,就倚在门口,看着温纪言,“你不是喜欢男人嘛,我看米修扬长得挺周正的,而且他又喜欢你,你干吗要拒绝他呀?”
  “他长得周正吗?我没发现!”温纪言避重就轻,他本来就不是GAY,为了蹭着唐蜜甜家才勉为其难这样说的。
  “我觉得,米修扬长得挺好看的,你没发现吗,他微微挑着嘴角笑的时候,很像吴尊啊!”唐蜜甜回想着米修扬的相貌,认真地说着。
  “像吴尊?”温纪言的俊眉微微拧了下,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你喜欢吴尊?”
  “挺喜欢的。”唐蜜甜虽然不是疯狂得追星族,但是也有喜欢的男明星。
  “那你的意思是想说,你喜欢米修扬咯?”温纪言转过俊脸,认真地看着唐蜜甜问。
  “米修扬喜欢你,你扯我喜欢他干吗?他再像吴尊,也不是吴尊啊!”唐蜜甜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温纪言,“我不喜欢替代品!”如果说,米修扬并没有看上温纪言,而是一开始就看上唐蜜甜的话,唐蜜甜的芳心或许会悄悄地暗许下,也会暗自感慨,最近的桃花朵朵开,你看吧,家里来了个帅哥,虽然是GAY,但是五官漂亮,养眼,对着他一起吃饭,都会觉得自己的胃口大开。而米修扬嘛,长得凭良心说,确实可以,不过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他既然看上的是温纪言,那么,唐蜜甜对他开始的一点点好感,还没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所以说,没有或许!
  “唐蜜甜,你觉得,我怎么样?”温纪言一本正经地看着唐蜜甜,嘴角扯着一抹魅惑风情的笑来,“我是不是比吴尊还要好看?”
  “是啊,你比吴尊还好看,所以米修扬都看上你了呢!非你不娶哦!”唐蜜甜玩味地打趣着温纪言,随即看到门口没有来得及扔掉的垃圾,不由得拧着俏眉,叉腰怒喝,“温纪言,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要你回来打扫卫生,你竟然连垃圾都没有扔,你是不是不想吃晚饭了?”
  “我才刚刚回来啊,大姐!”温纪言拧着俊眉,无奈地回答。
  “谁是大姐?”唐蜜甜怒瞪了一眼,磨了磨牙。
  “好吧,小姐!”温纪言求饶地摆着双手。
  “谁是小姐?温纪言,你想死啊!”唐蜜甜噔噔地奔了过来,猛地一把狠狠地拎着他的耳朵,“我告诉你,你才小姐,你现在把垃圾去倒了,回来把地拖一遍,你要做不完,就不要吃晚饭了!”
  “喂,轻点儿……”温纪言闪躲着,却也并没有真的反抗,嘴角挂着笑意道,“我知道了,我先倒垃圾,再拖地!”
  “这还差不多。”唐蜜甜松开了温纪言,又坐回了沙发上,啃着刚才没啃完的苹果,“我监督你,动作麻利一点儿!”
  温纪言一手提着垃圾袋,一手摸了摸被唐蜜甜拧得发红的耳朵,嘴角不由自主地扯出笑来。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别人逼他干活,他还能开心成这样!这一刻,温纪言不由怀疑,他这个人,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了!
  当唐蜜甜看着温纪言拖地,把整盆水都往地板上倒时,她彻底地惊悚了,忙从沙发里跳起来,猛地一把拽这温纪言的手,抢下他手里的盆,恼怒道:“温纪言,你在干吗?”
  “洒水,拖地啊!”温纪言回答得有些无辜。
  “你这样叫洒水吗?”明明就是要水淹“小窝”啊,唐蜜甜痛心疾首地捶了下自己的胸口,差一点儿,她就被气得喘不过气来。
  “我只不过洒得多了一点儿嘛!”温纪言不安地看着唐蜜甜,“难道,我做错了吗?”他这大少爷,还真的没有拖过地,所以没有常识也是不能怪他的。
  “你把盆子放进去,地,我来拖!”唐蜜甜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压制下怒火,对着温纪言淡淡道,“去拿拖把给我!”
  “哦,好!”温纪言忙听话地给唐蜜甜递上拖把,看着她一脸恼怒地在那愤恨地拖地。不由得赔着不是,“甜甜,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你只是不会做,对吧?”唐蜜甜没好气地接话。
  “是啊,甜甜,你怎么知道?真是太了解我了!”温纪言忙接话,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在家从来没有做过这些活,不会,其实也很正常的……”
  唐蜜甜连话都懒得接,闷头苦干。
  温纪言见她对自己大少爷的生活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由得讪讪地扁了扁嘴,“甜甜,你不会真的生气吧?好吧,不会拖地是我的错,那我学还不成吗?”
  “你真想学?”唐蜜甜终于抬脸,扫了一眼温纪言。
  “你教我,我肯定学。”温纪言认真地看着唐蜜甜说。
  “去那边柜子上拿两块抹布来!”唐蜜甜把拖把放回洗手间,抓过温纪言递过来的抹布,一人一块之后,对着温纪言道,“就这样,学着我的样子,半蹲着身子,将抹布往地上一搁,来回擦,会不?”
  “这个简单,我会!”温纪言很聪明得一学就会,模仿着唐蜜甜的姿势,有模有样地抹了下地。
  “很好,你挺聪明的!”唐蜜甜扯着嘴角,轻轻地笑了下。
  温纪言忙自信满满地说:“那是,我可聪明了,就这样抹地是吧?”
  “嗯,是的。”唐蜜甜迎合着夸了句,然后收起手里的抹布,擦了擦手,风轻云淡地说,“既然你会了,那么来回将客厅、卫生间、房间、厨房,全部抹一遍!”
  “不是吧?”温纪言傻眼,这么浩瀚的工程,听着就脑袋大了!
  “就是!”唐蜜甜心情大好,灿烂地笑了笑,“我现在去做饭,你要是做不完这活,今晚就别吃晚饭了!”
  “不是吧?”温纪言的俊脸瞬间跨了下来。
  “温纪言,你知道的,我没跟你开玩笑!”唐蜜甜说完,转身进了厨房,忙乎了起来。
  温纪言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为了晚饭,快速卖力地拖着抹布,开始干活起来。
  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温纪言看了一眼厨房,叫道:“甜甜,有人敲门!”
  “你不会去开下门啊!”唐蜜甜正朝着菜,没好气地哼了哼,“我忙着呢!”
  “哦,好!”温纪言忙丢开抹布,噔噔地跑去开门。“谁呀?”接着傻眼地看着同样傻眼的米修扬,嘴巴惊恐得可以塞进鸡蛋。
  温纪言身上还是相亲那套女装,但是没有收拾妥当的假发套歪在一旁,裙子也被他在抹地的时候,嫌碍事而高高地拽起,打着结,而他那张本来画着精致妆容的俊脸,已经彻底花了,眼睫毛糊在一起,粉底也一条条地挂着印子,此时的模样,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言言,你的形象可以去拍恐怖片了!”米修扬傻眼了半晌,终于找到自己的舌头,讪讪地开口,“你真是让我惊喜!虽然有那么一点惊吓的成分!”
  “你来干吗?”温纪言冷冷地瞪着米修扬,扬手就准备关门,“这里,不欢迎你!”
  米修扬快一步地把手卡在门缝里,挡住了温纪言关门的动作,嘴角挑着笑:“你不欢迎我,不代表甜甜也不欢迎我呀!”
  “甜甜也不欢迎你,你滚!”温纪言没好气地磨了磨牙,怒瞪着米修扬。
  “言言,你的声音可真粗犷,听得我心潮澎湃啊!”米修扬嘴角带着玩味的笑,“还有,你目前代表不了甜甜,你看,甜甜出来了!”
  “你们俩干吗呢?”唐蜜甜端着菜,走出厨房的时候,就看到温纪言跟米修扬卡在门口,而温纪言的形象,已经完全不能用狼狈两个字来形容了,因为压根就不够用!
  “甜甜,是你自己说的,欠我一顿饭的。”米修扬转过俊脸,看着唐蜜甜,“我这不是来蹭饭了,可是,言言不让我进门!”
  唐蜜甜的嘴角抽搐了下:“那不过是说着玩的!”当时,唐妈妈也在场,说点客气话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那是,我很单纯的,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的。”米修扬不动声色地推开杵在门口的温纪言,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大口深呼吸,吸了口气,“好香啊,甜甜,你做什么好吃的了?人家今天就要在你这吃。”
  唐蜜甜嘴角抽搐了下,“米修扬,你这把年纪了,卖萌不适合!”不动声色地抖落下身上的鸡皮疙瘩,对着温纪言使了个眼色,“言言,你快点进房间去换下衣服,好好收拾下自己!可千万别给我丢脸!”可千万不能被米修扬看出来他男扮女装,要不然,跟唐妈妈随口那么一说,唐蜜甜可就完蛋了!
  温纪言怒瞪着米修扬,暗自磨了磨牙,然后转身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米修扬假装没看到温纪言早就穿帮了的喉结,转过俊脸,眉开眼笑地看着唐蜜甜,“我真是没有想到,甜甜你竟然还会下厨做饭!”说着,人便要往桌子这边挨着走过来。
  唐蜜甜扫了一眼地板,已经被温纪言擦得都闪闪发亮了,不由得一把推着米修扬:“你能不能脱了鞋子再进来?”
  “就是,你的猪蹄,不要踩着我刚擦的地!”温纪言忍不住从房间里,探出脑袋,气呼呼地对米修扬吼着。
  “好吧,对不起了!”米修扬忙退到门口,把鞋子脱了,看着唐蜜甜,“甜甜,你有拖鞋给我穿吗?”
  唐蜜甜歉意地耸了下肩膀,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我家没拖鞋的!”要被米修扬看到温纪言的男款拖鞋,那还得了,在唐蜜甜眼里,米修扬现在就是一号危险人物,随时随地会爆炸!当然,唐蜜甜不是怕他炸自己,而是怕他去唐妈妈面前炸一下,那么唐蜜甜跟温纪言都会死得很惨。
  “好吧,”米修扬随意地笑了笑,跟着唐蜜甜进了屋子,“言言他感冒了吗,为什么声音那么粗?”
  唐蜜甜的心跟着紧张了下,转过俏脸扫了一眼米修扬,见他一脸关切的模样,不像是看穿了温纪言的男扮女装,不由得硬着头皮接话道:“言言的嗓子本来就粗,一生气就跟个爷们似的!”说着,自己率先呵呵地干笑了两声,“她白天的时候,在我妈面前装淑女呢,所以捏着嗓子说话,这才是她的声音!”
  “我倒是很喜欢这样的粗嗓子!”米修扬说得一本正经,转过脸对温纪言道:“言言,你别故意捏这嗓子说话了,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行不行?”温纪言恼怒的声音,隔着门板,没好气地传来。
  唐蜜甜则是微微挑了下眉,扁了扁嘴:“我厨房还炖着汤呢,我去看看!”飞快地溜之大吉,米修扬要蹭饭,也成了铁板板的事实,唐蜜甜是拉不下脸去拒绝他的。
  米修扬嘴角的笑,越发明朗,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