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模特啊,难怪这么高!”唐妈妈看着温纪言,还挨着走近了几步。让温纪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讪讪地赔着笑。他这一说话,再怎么捏着嗓子,都带着点卡带的声音,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话了。
  “言言,你多大了啊?”唐妈妈笑吟吟地盯着他看了半晌问。
  唐蜜甜刚张嘴,被唐妈妈的冷眼狠狠一扫,便讪讪地止住了嘴,伸手戳了戳温纪言:“你自己回答我妈,你多大了?”
  “我,我26……27……28……”温纪言看着唐蜜甜的神色,小心翼翼地回答唐妈妈的话,
  唐妈妈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认真地盯着温纪言:“孩子,到底是多少岁啊?怎么26,27,28,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温纪言悄然地打量着唐蜜甜的表情,最后咬了咬牙,对着唐妈妈赔了一个灿烂地笑脸:“阿姨,我们那年纪算不清楚,按照虚岁算,我28,实岁的话,27,但是,我爸妈总说我26,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我到底算多少岁……”温纪言随口搭话。
  “哦,这样啊!”唐妈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温纪言点了点头,“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咳咳咳……”唐蜜甜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下,问一个男的,你有男朋友了吗?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啊!
  温纪言被问傻了,潜意识地摇摇头,“没,没有呢!”
  “你这孩子,岁数也不小了,怎么就没找男朋友呢?”唐妈妈带着一脸惋惜。
  温纪言被问得有点哑口无言,讪讪地看着唐妈妈,“阿姨,这个找男朋友的事,得看缘分!”
  “就是啊!”唐蜜甜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们这些个孩子,都是这样的说辞,都是不想找,看缘分,可不知道,会把我们这些做家长的给急死了?”唐妈妈逮着机会,忍不住噼里啪啦地对她们两个好一顿说教,“你们这些做孩子的,就是不懂得理解天下父母心,怎么能这样自私呢?我们这做家长的,把你们辛辛苦苦拉扯长大了,图的是什么?图的是你们有出息,能够早点幸福地成家,过美满的生活。可你们倒好,一个个年纪长上去,心态却不肯长,就不愿意承担起成家立业的念头。说白了,不愿意结婚,成家,生娃,你们潜意识里,就是害怕承担责任!”
  “阿姨,这个,不想结婚,也不是害怕承担责任!”温纪言忍不住插话了,“这个,你说要成家,要幸福地过一辈子,那一辈子得多长啊,是不是,得找一个自己中意,喜欢的人哪?”
  唐蜜甜忙应和地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对啊,对啊,妈,要结婚,当然要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了!”
  “自己喜欢的人?”唐妈妈没好气地从鼻子里冷哼了下,“我们那会,哪有那么多自由恋爱,找自己喜欢的人?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亲见一面就结婚了,再老一点的时候,甚至面都不见,就结婚了,那不照样过一辈子啦?”唐妈妈清了清嗓子,白了一眼唐蜜甜,“就你们,现在天天嚷着找真爱,找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呢,离婚率越来越高,出轨越来越频繁,多少自由恋爱的夫妻,都过不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离婚了?”
  “阿姨,你说的是少数!”温纪言讪讪地赔了个笑脸。
  “不管少数跟多数,我只想说个事实,那就是,找个靠谱的男人结婚了,比你们瞎猫猫单着强多了!”唐妈妈说完,看了一眼唐蜜甜,“冬天好歹能暖个床,家里什么事,也都有个男人顶着,总比事事都要自己出头的强!”
  温纪言张了张嘴,还想辩驳几句,唐蜜甜不动声色地拽住了他的手臂,轻轻地摇了下头,制止了他想说的,然后对着唐妈妈扯着嘴角笑了笑,“好了,好了,妈,你说得都是有道理的!”再辩论下去,把偏执的唐妈妈给激怒了,那唐蜜甜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要知道,唐妈妈的脾气很火爆,属于一点就爆的类型,她翻脸比翻书快,那可就不好看了!
  “是啊,是啊,还是阿姨有见地!”温纪言忙见风使舵地对着唐妈妈竖着手指,拍着马屁,“听了阿姨今天的话,我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你们俩是不是意识到,你们的观点错了?”唐妈妈一本正经地看着唐蜜甜跟温纪言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拼命地点头,满意地扯着嘴角笑,一锤定音道,“既然,你们意识到自己错了,那么,都给我好好收拾下,一会,我带你们去见个朋友!”
  “咳咳咳……”唐蜜甜再一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妈,你带我去相亲,你带着温言言干吗呀?”这有带着两个闺女去相亲的吗?搞买一送一的活动吗?可是,温纪言是个带着把的假闺女啊!这乌龙了,到底该怎么去收场呢!
  “我觉得,你们两个一起去挺好,相互有个帮衬!”唐妈妈心里也有打算。温纪言漂亮是漂亮,但是太妖了,而且身高也让很多男人望尘莫及。唐蜜甜跟他一对比,身高适中,长得乖巧,甜美可爱,或许会更讨相亲对象喜欢一点,那么,成功的概率就更大几分……好吧,其实说得白一点,就是唐妈妈要用温纪言承托出唐蜜甜的美好来。毕竟要相亲的对象,多数要娶贤惠的媳妇回家,而不是买个精致的“花瓶”回去摆着看的,这样一对比,唐蜜甜的优势完全就展现出来了!
  温纪言彻底傻眼了,但是眼瞅着唐蜜甜没有出声抗议,他在唐蜜甜的地盘上,更是没有说话的权利,只能听从唐妈妈的安排。当然,他没经历过相亲,所以带着几分好奇,纯粹跟着去看热闹。
  当唐妈妈带着唐蜜甜、温纪言到达约好的酒店时。那个介绍人已经笑吟吟地在门口接了,“唐婉,在这里呢!”
  “哎呀,咪咪,好久不见,你可真是越来越年轻了!”唐妈妈乐呵呵地走过去打招呼,“来来,甜甜,叫咪咪阿姨!”
  唐蜜甜忙乖巧地叫了一声,“咪咪阿姨!”侧头看了一眼温纪言。温纪言忙捏着嗓子,也跟了一句,“咪咪阿姨好!”
  “这是甜甜啊,长得可真漂亮啊!”咪咪热情地拉着唐蜜甜的手上下看了两眼,又把视线看着温纪言,“可这位是?”
  “哦,她是甜甜的小姐妹,现在跟她住一起呢,叫温言言!”唐妈妈嘴角带笑地介绍了句,随即话题一转,“要不,咱们进去聊?”
  “嗯,好好,进去聊,修扬都等好一会了!”咪咪忙松开唐蜜甜,转手勾着唐妈妈,亲昵地一起走进了酒店预订好的包厢。
  “甜甜,你是不是经常被你妈妈带来相亲啊?是不是跟电视里演的那些差不多?”温纪言戳了戳唐蜜甜,笑得那个叫玩味,“你都遇到过哪些个相亲对象,能不能跟我八卦下啊?”
  “八卦,八卦你个头!”唐蜜甜看了一眼温纪言,扁了扁嘴,“温纪言,你不用幸灾乐祸,万一这相亲对象重口味地看上你了,我看你再得瑟!”
  “哈哈,我很期待,你遇到一个极品!”温纪言俊眉微微向上一挑。
  “你才极品呢!”唐蜜甜没好气地哼了哼,“你全家都极品!”然后跟着唐妈妈她们进了包厢。
  温纪言则是微微挑动了下飞扬的俊眉,笑得俊脸上尽是魅惑风情!
  众人进了包厢,一一落座,那个咪咪阿姨旁边坐着那位今天相亲的正主。他一身水蓝色的休闲装,搭配了同色系的牛仔裤,一头直发,有条不紊地直竖着,给人第一感觉很潮;再看他的脸,模样很俊,剑眉飞扬,高挺的鼻梁,配着那双澄亮耀眼的黑瞳,给人感觉就很精神。
  唐蜜甜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是第一次相亲遇到长得如此出色,气势又出众的男子,不由得暗暗得多打量了几眼。
  温纪言则是不动声色地顺着唐蜜甜的视线,看向米修扬,对视上他那一双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看来这个男人挺有内涵的。
  米修扬一眼就看到了长相甜美的唐蜜甜,见她的喜怒全部摆在脸上,甚至坦荡地上下打量着他,不由得感觉有几分玩味。接着他被另外一道灼热的视线给吸引住了,侧过俊脸,幽暗深邃的眸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跟在唐蜜甜身后,在她身边落座的姑娘。在“她”不耐地扯了下丝巾的档口,米修扬惊奇地看到了喉结!这“姑娘”可真的是深藏不露啊!
  米修扬虽然三十而立了,但对于相亲结婚,他是一点也不着急的,尤其在生活重心忙于事业的时候,他无暇顾及个人问题。可是,米家二老可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心急着抱孙子,所以不停地给米修扬安排各种相亲,各种联谊,介绍各种不同口味的姑娘给他。他又不能跟爱子心切的二老大吵大闹,只能一次次被逼无奈地参加这些个“相亲”大会,一次次地说不满意,回绝姑娘们!
  哪知道,随着相亲次数越多,失败越多,米家二老就越发焦急了,恨不得逼着米修扬放弃事业,天天在“相亲”道路上……
  这一次,竟然还要自己家小姨亲自坐镇,让他来相亲。他抗拒不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了,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这么让人惊喜!“男扮女装”出来相亲的事,都被他遇上了,那么他何不就将计就计呢?干脆将狗血进行到底,反让她们吃个哑巴亏!
  唐妈妈跟咪咪阿姨眼瞅着唐蜜甜、温言言、米修扬只是相视着互看,连话都不说,不由得分别戳了戳唐蜜甜跟米修扬。
  米修扬忙环顾了一周,对唐妈妈礼貌地微笑了下,自我介绍,“唐阿姨,您好,我叫米修扬!”视线接着朝唐蜜甜身上转去。唐妈妈忙回神,乐呵呵地介绍,“这是我女儿,唐蜜甜,这个是她的闺蜜,温言言!”
  “唐小姐你好。”米修扬礼貌地看着唐蜜甜打了下招呼,幽暗深邃的黑眸,接着把视线看向温纪言,若有所思地勾着嘴角,打了下招呼,“闺蜜小姐,您好!”
  “我叫温言言。”温纪言忙捏着嗓子,硬着头皮说了句,然后低着脑袋,看着桌面。
  唐蜜甜顺着米修扬的视线,也看向温纪言,心里不住地发虚,眸光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唐妈妈跟咪咪又对视了一眼,看着三个孩子拘谨得连话都不说,忙打着圆场道:“你们三个年轻人先聊着,我们出去点一些吃的!”说完,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相继离开座位,快步走出了包厢。
  “唐小姐,听说,你是化妆师?”米修扬待两位长辈离开之后,优雅地端了一杯水,喝了几口,终于发问。
  “嗯,是啊!”唐蜜甜胡乱地应答了一句。她此时的眸光集中在温纪言脖子处,不动声色地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手摸着脖子给他暗示。可是一脚踩下去,温纪言还是在发愣,而一旁的米修扬倒是俊眉拧了起来,闷声地哼哼。
  唐蜜甜粗枝大叶没发现,又狠狠地踢了一脚过去。
  “嗷!”米修扬终于忍不住吃疼地叫了起来,俊脸带着几分无辜地看着唐蜜甜,“唐小姐,你这又是踩我,又是踹我的,什么意思?”
  “啊?”唐蜜甜有点傻眼,看着米修扬的表情,忙讪讪地道歉:“对不起啊,我坐向不太好,喜欢动来动去的。”心里一个劲儿地纳闷,她明明就是看着温纪言的方向踩的,怎么会踩错呢?而踹,也明明就是踹温纪言的,怎么会踹到米修扬身上呢?
  当然,唐蜜甜是想不到,她这踩的位置很对,踹得方向也没问题,只不过,米修扬使坏,故意伸出了脚,半路“截”的。
  “没关系,没关系。”米修扬大度地摆摆手,眉开眼笑地看着唐蜜甜,“我觉得,叫你唐小姐有点生疏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叫你全名呢?当然,你也不用米先生这样叫我,让我感觉怪不自在呢!”
  “啊?可以的!”唐蜜甜忙应声,“你怎么方便怎么叫好了!”
  “唐蜜甜?蜜甜?很甜美的名字。”米修扬温和地笑说,“不过,我觉得吧,叫糖糖,或者甜甜,会更加自然一些!”
  温纪言则是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米修扬,这个叫作英雄所见相同吗?他也喜欢叫唐蜜甜甜甜的说!
  “甜甜,你可以叫我大米,或者小米!”米修扬裂开森森的白牙,对着唐蜜甜灿烂地笑了下。“大米?小米?”温纪言忍不住出声了,“都不好听,干脆叫米米得了!”说到这,便想到,刚刚出去的那个叫咪咪的阿姨,温纪言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蜜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温纪言忙轻咳了下嗓子,坐正了身子,一本正经地看着米修扬。
  “言言,你怎么知道我爸妈就喜欢叫我米米?”米修扬带着几分欢喜地看着温纪言,接着看向唐蜜甜,“我本来想跟你们说,叫我米米的,可是怕你们笑话我,我就没说!”
  “呵呵,这有什么好笑话的,米米,米米也挺……”唐蜜甜想了下,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不由得卡在那了。
  “也挺可爱是吧?”米修扬热切地接话,爽朗地笑了笑,“不过,在场最可爱的,可是你哦!”
  唐蜜甜则是轻扯了嘴角,礼貌地笑了笑。
  “甜甜,不知道,你对我印象怎么样?”米修扬一改往日的含蓄,直白地看着唐蜜甜发问,
  “啊?”唐蜜甜微微有些傻眼,随即带着几分尴尬道,“你挺好的呀!”
  “不知道,言言对我的印象呢?”米修扬讨好地帮着温纪言倒了一杯水,眸光带着温和地看着他问。
  “你,还行吧!”温纪言捏着嗓子,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米修扬,“配我家甜甜,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咳咳……”唐蜜甜轻咳了下嗓子,委婉地瞪了一眼温纪言。这有唐妈妈还有另外的家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这么直白,把人给气走了,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言言,你的性子不错,直爽!”米修扬嘴角挂着玩味的笑,不咸不淡地补充了句,“我喜欢!”
  “咳咳咳……”这次,唐蜜甜真的被来不及咽下的水给呛了个正着,咳咳咳,瞬间咳个不停,俏脸都憋得通红,
  温纪言忙侧身,快速地拍着她的后背,絮絮叨叨:“你说你,喝个茶也会被呛着?都多大的人了!”
  “甜甜,你没事吧?”米修扬也忍不住关心地问了下。
  唐蜜甜缓过神,深呼吸了两口气,摆了摆手,“我没事!”就是,被米修扬那句喜欢给微微惊吓了下,但愿是她敏感,多想了。
  “那我们继续!”米修扬嘴角扯出灿烂的笑,看了看温纪言,又把视线移到唐蜜甜的身上,对视着她溜溜的黑眸,淡淡地说:“甜甜,今天虽然是我跟你来相亲的,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紧张!”
  “我没紧张!”唐蜜甜随意地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