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第二天,唐蜜甜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所以宁愿居无定所地过一生,从这个安静的镇到下一个热闹的城,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手机上妈妈的来电显示,忙打着哈欠,伸手第一时间接了起来:“喂,妈!”
  “嗯。”唐妈妈的语气有点生硬,不过相比昨晚的河东狮吼,已经算很好了,“我一会去你那,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带。”
  “你来我这?”唐蜜甜的瞌睡虫瞬间被吓跑,随即道,“妈,我今天要加班的,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我已经在车上了。”唐妈妈扁了扁嘴,“你最好今天给我请假,不然你就辞职跟我回乡下,帮家里照顾生意算了。”
  “啊?”唐蜜甜一听这话,脑袋立刻大了,“妈,你别开玩笑了!”
  “唐蜜甜,我没跟你开玩笑,今天来就跟你正式谈下这件事。”唐妈妈的语气带着严肃,“你现在不在我身边,我想管也管不住,我说的话,你也不听。如果你真不听了,不想我管了,不要我这妈了,那你直接说,我现在立马就回去,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妈,你说的什么气话啊?”唐蜜甜无奈地揉了揉发疼的额头,“你说你,都过了一个晚上了,你怎么就还没消气啊?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认错。你以后给我安排对象,我也乖乖去看,去相亲,你别动不动要我辞职好不好?我现在这份工作虽然累点,时间不规律点,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妈,我求你了,行不行?”
  “甜甜,不是妈逼你,妈是为你好。”唐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你现在满脑子的爱情,满脑子虚幻的憧憬,想要什么什么结果,现实生活里,却一再耽搁。你现在还小,你在挑人,你觉察不到危机感。可是当你真的年纪大上去了,被人挑的时候,你就知道,幻想跟生活的差别有多大了!”
  “妈,你说的我懂!”唐蜜甜赞同地点点头,可是,认同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总觉得,一个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爱情的女人,人生是不够完美的。
  虽然,人们常说,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但是,对于女人来说,一生都是渴望被人细细收藏,用心品读,找一个懂她的,并且爱她的,她也爱的人,远远超过了一切!没遇到之前,是期待,是憧憬,是幻想,是一切美好的,谁都没有办法去劝阻跟改变的。
  很多女人,遇上了、动心了,就像吸上了鸦片,总是希望能永远沉醉其中,感受它飘飘然的浪漫,因为,那是自己幻想着的童话世界。可是,当童话破碎着醒来了,她才会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去追求另一种安稳的生活,
  但是,爱情在她心里,也永远拥有着一种独特的色彩。
  可是,按照唐妈妈给她的规划,让唐蜜甜不得不面对现实,但她潜意识里还拥有渴望的矛盾。唐蜜甜的心里,深深地纠结了。
  “既然,我说的你都懂,那么你就该听妈的话。”唐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语调一转道,“我今天过去,接你跟一个朋友见见。这小伙子我见过了,人很不错!”
  “妈……”唐蜜甜的嘴角抽搐了下,“你今天过来就是接我去相亲的?”
  “要不然呢?”唐妈妈眼瞅着说服了唐蜜甜,语调轻快了起来,“你刚可是说了,以后会乖乖接受我的安排,你该不会又想反悔吧?”不等唐蜜甜说话,唐妈妈又沉声威胁道,“唐蜜甜,你敢说不试试?”
  “我……”唐蜜甜昨天已经惹唐妈妈不快了,今天不想再惹她不开心,所以吞咽住了这个话头,讪讪道:“我没说不,我说,我去打电话请假!”
  “这才乖!”唐妈妈满意地勾着嘴角笑了笑。
  “妈,你还有多久到?”唐蜜甜拧着俏眉,正色地问。
  “拐过这个路口,大概10分钟就到了。”
  “啊?大概10分钟就到了?”唐蜜甜心里一紧,“妈,你等等,”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帮我去××街买点吃的好不好?”
  “××街?挺远的吧?”唐妈妈嘟囔了句。
  “不远,不远,妈,你问下路,××街的口水鸡,我可喜欢吃了,”唐蜜甜嘴馋地吞咽了下口水,“妈,麻烦你帮我去买吧,好不好吗?”
  “好了,知道了!”唐妈妈眼瞅唐蜜甜肯去相亲,也应了下来,“那你快点穿衣服起来,好好收拾下自己,我一会到了就接你去。”
  “好的,你车开慢点!”唐蜜甜交代这挂了电话,顾不得收拾自己,蓬头垢面地跑去温纪言的房间口,砰砰地急促敲门,“温纪言,出事了,快点起来!”
  “怎么了?”温纪言在房间里被吵醒,睡眼蒙眬地问。
  “你快点起来,起来跟你说!”唐蜜甜等不及他开门,猛地一把拧着门,就开了进去,
  还好,温纪言没锁门!
  “啊!”唐蜜甜跟温纪言异口同声地大叫,随即唐蜜甜捂着自己的眼睛,失控道:“温纪言,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许你在公共场所裸奔嘛,你怎么又不穿衣服?”
  温纪言无辜地把身子缩回被子里,俊脸上带着憋屈道:“甜甜,这是我房间,不是公共区域!”扁了扁嘴,又慢悠悠地补充了句,“而且,是你不等我开门,硬闯进来的。我都没怪你吓着我了,偷看我完美的身材,要你负责,你还好意思倒打一耙!”
  “我……”唐蜜甜被温纪言这句不紧不慢的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侧过身子,放下手,看着天花板道,“温纪言,你快点起来,我妈要过来了!”
  “你妈要过来,就过来呗,跟我起不起来有啥关系?”温纪言打了个哈欠,将被子往自己的脑袋上套去,“你妈过来是找你的,我睡我的,没事!”
  “不行,被我妈看到,我把房子租出去了,还租给一个男人,一定会活活劈了我的!”唐蜜甜眼瞅着温纪言又缩回了被窝,而且拉了拉被子,准备继续好眠,不由得急了,忙上前,一把拽着他的被子,“温纪言,你听我说,你这几天先去外面住,我妈走之后,我再打电话叫你回来,行不行?”
  “不行!我交了房租的,我才不去外面住呢。”温纪言毫不犹豫地摇摇头。去外面别说住酒店了,就算是网吧,也得要身份证,他没有身份证,光有钱有什么用?万一被别人当成在逃犯,那就麻烦大了。
  “我把房租退给你,你走吧!”唐蜜甜急兮兮地说。她今天好不容易哄好了唐妈妈,要是被她误会了自己跟温纪言的关系,那完蛋了!轻则,唐妈妈逼唐蜜甜跟温纪言交往,可是,不行啊,温纪言是GAY啊,唐蜜甜一辈子的性福就没了;重则,唐妈妈真会把唐蜜甜给劈了,竟然在家里收留来路不明的男人!
  “你收都收了,我才不要退,我要住着。”温纪言耍赖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走了!”
  “你!”唐蜜甜翻了翻白眼,她总算是知道,什么叫作请神容易送神难了,看着温纪言的态度,肯定赶不走了,那只能换个办法了。唐蜜甜的眼珠飞快地转了两圈,“温纪言,你真的不肯走了?”
  “不走,坚决不走。”温纪言紧紧地护着被子,神色坚定地看着唐蜜甜,
  “不走可以,那你得帮我应付我妈!”唐蜜甜看着温纪言,一字一句地说,“如果应付不了,那不用我赶你,我妈会活活把你给劈走的!”
  “甜甜,你用你妈来吓我啊?”温纪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妈那么急着逼你去相亲,这会知道你跟一个男的合租、同居,应该会很开心吧!”
  “是啊,会很开心,然后,逼我们俩结婚。”唐蜜甜轻扯下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温纪言,你可是逃婚出来的,难道愿意这样被绑着再次逼婚?”
  “你妈不会那么恐怖吧!”温纪言嘴角抽搐了下,“你开玩笑的吧?”
  “我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唐蜜甜扯了扯嘴角,笑得风轻云淡。
  想到唐蜜甜昨晚的反应,温纪言突然意识到,或许唐蜜甜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甜甜,你妈要在这待多久?我需要出去躲多久啊?”
  “我不知道我妈会待多久,这个得看她的心情。”唐蜜甜扁了扁嘴,“反正,你先出去,等我妈走了,我再叫你回来就是。”
  躲个一天半天的,温纪言也就认了。可是,这遥遥无期,万一十天半个月的,他没有身份证,随时还要提防自己老爷子派人追查他,朝不保夕,流落街头的,简直太落魄了!温纪言的脑袋瓜转得飞快,越想越觉得,唐蜜甜这安稳,不想出去。于是,他看着唐蜜甜,“甜甜,你也知道我朋友还没来得及把身份证给我,我这出去,实在是寸步难行哪!”
  “那你想怎么办?”唐蜜甜纠结地咬着唇,看着温纪言,“不管你怎么办,总之不能给我惹麻烦,不然,我妈肯定把我带回乡下去,你也会被赶出去!”
  “你能不能把我悄悄地锁在房间里?多放点泡面、饼干、水,我保证乖乖地不出声,将就躲几天柜子里啥的!”温纪言一脸憋屈地看着唐蜜甜,“只要不被你妈妈看到我,你就不会有麻烦了吧?”
  “这个办法很危险!”唐蜜甜看着温纪言,“我妈妈是个很警觉的人,如果你真躲柜子里被发现的话,她一定当你坏人,报警抓你,而你没有身份证,说什么都是解释不清楚的。”
  温纪言忙点了点头,“是啊,那时候,你没麻烦,我的麻烦就大了。那甜甜,你说,怎么办?”说完,又补充了句,“除了叫我出去躲以外,你再想想别的办法。”
  “办法是有,但是,我怕你不肯配合!”唐蜜甜为难地看了一眼温纪言。
  “什么办法,你说,只要你说了,我都配合!”温纪言拍着胸脯,大声地说。
  “你说的?”唐蜜甜狡黠地眨巴了下漂亮的黑眸,“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换个造型就行了!”
  “换个造型?什么意思?”温纪言看这唐蜜甜:“你该不会是要我……”
  “嘿嘿,你懂了就好!”唐蜜甜神秘兮兮地说完,飞快地跑进自己房间,找了一条波西米亚的拖地长裙,然后又快速地翻出一件吊带,还有小外套,抓着自己的化妆包,快速地朝着温纪言奔来,把衣服快速往他手上一丢,“你快点去换,我妈一会就要到了。”
  “你不是吧,真要我男扮女装啊?”温纪言为难地瞅着手里的衣服,俊脸臭得好像吞了只苍蝇似的,“甜甜,就没别的什么办法了?”
  “温纪言,你别磨叽了行不行?我妈就要来了,你要么去换,要么就滚,要么我报警抓你,没身份证的家伙,你自己看着办!”唐蜜甜恼羞成怒地对他吼了几句。
  “我……”
  “你什么你?一句话,换还是滚?”唐蜜甜伸手,叉腰,怒瞪着温纪言。她一会还要给他化妆呢,要不是她聪明,把唐妈妈给支开了,她跟温纪言早就玩完了!
  “换换换!”温纪言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只能憋屈地抱着衣服,匆匆奔去洗手间换了,等他穿着这套衣服回房间的时候,唐蜜甜已经摆好了全套的专业化妆设备,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快点过来坐!”
  温纪言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飞快地扫了一眼身上的装备,无奈地拖着步子,在唐蜜甜眼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无奈地闭了眼。眼不见为净,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堂堂一个男儿,被生生地扭曲,化装成女儿的样子来!
  专业形象设计的唐蜜甜,没一会,便把温纪言的形象彻底地改变了,一头棕黄色的大波浪卷发,浓郁异国风情的摇曳拖地长裙,精致的妆容,配合着温纪言本来就俊美的五官,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混血种的美人儿。
  眨巴了下厚重的假睫毛,又牵扯了下嘴角,对着镜子吧唧了一口,温纪言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幽幽道,“甜甜,你的技术不错,这么一化妆,我还挺好看的!”见过那种漂亮的伪娘吗,此时的温纪言就是。
  “我知道,你本是女儿心,无奈男儿身!”唐蜜甜利索地收拾自己的化妆品,“你以后如果想要装扮成女样,我帮你化妆哈!”
  “算了吧,我才没这兴趣!”温纪言扁了扁嘴,“甜甜,你妈凶悍不?我本来不紧张的,可是,被你化妆得这样娘了,我就心里没底,开始紧张了!”
  “你紧张什么啊?我妈看你是姑娘,又是美人,一定会对你很和善的!喏,围巾记得围上!”唐蜜甜笑嘻嘻地看着温纪言,见他接过围巾,胡乱地打了个结,至少,把他的喉结给遮住了。唐蜜甜又上下打量了下,检查是不是还有不妥当的地方,最终在他胸前顿住视线。
  “喂,你盯着我胸看干吗?”温纪言不自在地捂着胸口,俊脸微微浮现出可疑的红晕,心里不住祈祷,可千万别打他胸的主意!
  “我觉得,你这太平了!”唐蜜甜犹豫了下,面色尴尬地说着,转移开了视线,“我觉得,你是不是需要垫一点点东西,稍微衬托下?”说完,眼珠子开始飞快地在四周寻找起来,看有没有适合的东西装在胸前。
  “喂,我飞机场不行咩?”温纪言没好气道,“甜甜,我可不要像电视里那样,垫个包子什么的,那太变态了!”
  “对哦,可以垫这些!”唐蜜甜无视温纪言,忙奔回房间,匆匆地拿了游泳用的硅胶胸垫来,“你自己去垫,还是,我帮你垫?”
  “你确定,你要帮我垫?”温纪言眼神鄙夷地看着唐蜜甜手上的硅胶。
  唐蜜甜傻眼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尴尬地杵在原地,捂着自己的嘴巴,含糊不清道:“我看,还是,你自己垫吧!”
  温纪言看着手里那软绵绵的硅胶,突然眯起眼睛,嘴角扯着笑道:“可是,我不会垫啊!还是,你帮我吧!”
  “这……”唐蜜甜傻眼,随即道,“这个很简单的,你只要拆开这个塑料纸,然后往胸前一粘就行了!”
  “是吗?”温纪言挑着嘴角,笑吟吟地看着唐蜜甜,“这个不是按照个人尺寸买的吗?”说着,眼神不自觉地扫向她的胸前。
  “你,你看什么看?”唐蜜甜忙戒备地伸手捂着胸前,磨了磨牙道,“温纪言,我给你3分钟时间,你要搞不定,那我就把这两个粘你眼睛上去!”
  “你还真……恶心!”温纪言适可而止地在唐蜜甜手里抓过那软绵绵的玩意,飞快地奔去洗手间处理,俊脸上带着莫名的滚烫。
  唐蜜甜伸手摸着自己滚烫的俏脸,暗自吐了吐舌头,眼神快速地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没什么不妥的地方了,才悄然地松了口气。不过,这口气还没叹完,唐妈妈已经敲门了:“甜甜,开门,快开门!”
  唐蜜甜扫了一眼洗手间,快步地奔去门口,稳了稳心神,打开门,对着唐妈妈挤出一抹灿烂的笑来:“妈,你可真神速!”早知道,要说吃××区的东西,让唐妈妈堵车,多溜达一会的!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唐妈妈进门,就拧起了眉,看着唐蜜甜一身米奇的睡衣,头发乱糟糟地蓬在一处打结着,“你看你,这么邋遢的样子,怎么会有男人敢看哦?”说完,忙催促道,“快点去换衣服,化妆去,也不知道你学了形象设计是干吗的,都不会收拾自己,白瞎了!”
  唐蜜甜只是嘴角抽搐了下,一点反驳的力道都没有。在唐妈妈的强悍语言攻势下,她只有乖乖点头才是对的,要是选择辩论的话,她就算辩得口吐白沫,也还是输!
  “快,快,换衣服去!”
  “知道了知道了,妈,你别拽我呀!”唐蜜甜无语地看着心急如焚的唐妈妈,看来她很急着今天要把唐蜜甜给推销出去啊!
  “阿姨,您好!”温纪言处理好胸部,一开门,就看到唐妈妈拎着唐蜜甜要回房间去换衣服,不由得捏着嗓子,打了一个招呼。
  “你是?”唐妈妈松开唐蜜甜,眸光疑惑地上下扫视了一眼温纪言,对“她”的身高,感到相当大的压迫感,毕竟,唐妈妈才1米55米,温纪言有1米80上下。
  “哦,妈,她是温言言,我的新室友!”唐蜜甜忙不动声色地挡在唐妈妈的眼前,背对着温纪言挥了挥手,要他见机行事,快点溜回自己房间去。
  “新室友啊?温言言啊?”唐妈妈慈眉目善地看着温纪言,“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她啊,她是模特!”唐蜜甜硬着头皮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