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这么可爱?”温纪言低头扫了一眼那粉色的围裙,上面印了一个大大的HelloKitty猫,“我说,甜甜,你是不是有HelloKitty收集的爱好啊?”
  “没有!”唐蜜甜摇了摇头,“我只是喜欢一切带粉色的东西,买这么多HelloKitty猫,也只是纯属巧合!”
  “纯属巧合!”温纪言彻底无语了,“还真的是非常巧合!”
  “是啊!”唐蜜甜笑着点点头,低头扫了一眼她抓在手里的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俏脸的神色瞬间便不自然起来,咬着唇,犹豫着不接。
  “怎么了?干吗不接电话呀?”温纪言好奇地望着唐蜜甜。
  “我不接,当然有我的道理!关你啥事啊!”唐蜜甜扁了扁嘴,随手把手机犹如“炸雷”似的,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退远了几步,神色紧张地盯着它,听着它不停地响着刺耳的音乐,“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所以宁愿居无定所地过一生,从这个安静的镇到下一个热闹的城,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
  “我看看,到底谁给你打电话,你竟然会不想接!”温纪言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向被唐蜜甜摆在餐桌上的手机。
  “要你管!”唐蜜甜没好气地一把将温纪言拽到一边,气呼呼指挥道,“温纪言,你可以去做饭了!”
  “甜甜,你有问题,你竟然不接你妈的电话!”温纪言早眼尖地扫到了,来电显示上,妈妈这两个亮眼的大字。
  “我不是不接,我是不敢接!”唐蜜甜带着几分无奈地扁了扁嘴。
  “你不敢接?你做什么亏心事了不敢接你妈的电话?”温纪言忙摆出一副兄长的姿态来,倨傲地看着唐蜜甜,“甜甜,你这样不接你妈电话是不对的,就算你做什么坏事了,你妈也不会跟你较真的,你识相地认个错,乖乖地求个绕,你妈就一定不会怪你了……”
  “你真是啰唆!”唐蜜甜没好气地打断温纪言,“我懒得跟你解释。”烦躁地丢完这句,在铃声锲而不舍地响动下,唐蜜甜终于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喂,妈啊!”
  “妈什么妈?你干吗呢,半天也不接我电话?”唐妈妈一接通电话,便有力的一句河东狮吼传来,震得唐蜜甜的耳朵瞬间生疼生疼的,忙可怜地把电话抓远了一点,换了个耳朵,揉了揉,才赔着笑脸开口,“妈,我这不是刚才正忙嘛,没有听到你电话!”
  “是啊,忙,忙,忙,就你最忙!”唐妈妈气呼呼地接话,“你别跟我说,你今天中午没去约会,就是忙;也更别跟我说,就是忙到没听到电话响!”
  “哎呀,妈,你好聪明啊,全都被你猜中了啊!”唐蜜甜忙扯着笑脸,拍着马屁道,“不愧是我亲妈,实在是太了解我了!”
  温纪言拢了下手臂的鸡皮疙瘩,轻扯了下嘴角,抽搐般看着唐蜜甜。这妞,竟然也有阳奉阴违的一面,还当真是稀罕,少见。
  “唐蜜甜,你给我闭嘴!”唐妈妈不耐烦地打断,“我跟你说,你爽约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一定是故意的,你别给我扯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借口。你要真的工作忙得连约会时间都没,那你给我把工作辞了!”
  “把工作辞了?”唐蜜甜不可思议地重复道,“妈,你有没有搞错啊?”
  “我没搞错,女人嘛,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你现在累死累活,也赚不了几个钱,休息时间又那么少,而且还不规律,长时间下去,你以后怎么找朋友啊?还不如辞职了,重新找个!”唐妈妈说得一本正经,“唐蜜甜,你别以为你现在还小,你都24了,不小了,可以谈个男朋友了。你妈我22岁那会,就已经生你了!”
  “嗯,妈,你厉害,了不起嘛!”唐蜜甜拍着马屁,赔着笑脸,“我不是不想谈男朋友啊,而是没遇到合适的嘛!这事,也急不来的是吧?”
  “既然不是你不想谈,没遇到合适的,那你为什么不去看看我给你介绍的呢?”唐妈妈磨了磨牙,恨铁不成钢道,“我那么辛苦地帮你张罗,你倒好,看都不去看,你什么意思啊你?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我这不是没时间嘛!”唐蜜甜讪讪地回了句,并不是她故意忤逆唐妈妈,也不是她不肯去,而是这次介绍的那个对象叫文集,英文名字POIQ,正好是唐蜜甜一个顾客的男朋友。当然,那个顾客也不是他唯一的女朋友,你说跟这样私生活混乱的人,有什么好去相亲的?
  还有,上次爽约,是因为那个相亲对象,是唐蜜甜以前一个同学的男朋友。两个人虽然分手,但是不时保持暧昧约会,这叫唐蜜甜怎么好意思去相亲,掺和一脚啊?
  但是,唐蜜甜还不能跟唐妈妈说实话,要不然,唐妈妈心里会觉得对不起唐蜜甜,害她自责就不好了!
  “唐蜜甜,你没时间不是借口!”唐妈妈中气十足地大吼了一句,“我看你是有问题!”
  “我没问题!”唐蜜甜忙辩解,“妈,你想太多了,我还小,缘分的事,慢慢来,行不行?”
  “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听我的话了是不是?”唐妈妈的语调瞬间一转,哀怨地控诉道,“我现在是管不住你了,你也不想我这个妈管了,你不要我这个妈了是不是?……”
  这一番控诉,省略N个字,字字戳着唐蜜甜善良的心,让她心里备受煎熬,只能打断道:“妈,不是的,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那么爱你!”
  “你就是不要我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伤心了,白养你这个女儿了!”唐妈妈气恼地说完,啪的一声切断了电话。
  唐蜜甜听着嘟嘟的忙音,没有办法,只能耐着性子,再给唐妈妈打过去,不管怎么说,先把老人给哄好了。
  可是,唐妈妈这次真生气了,不但不接,还关机了,唐蜜甜打了几个,无奈地切断了电话,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天唐蜜甜没去约会,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她才不敢接唐妈妈的电话。
  “甜甜,你干吗一脸沮丧啊?”温纪言忍不住开口。
  “没什么,我有点累了,先去睡会,吃饭也别叫我了!”唐蜜甜说完转身进了房间,带着几分疲倦地趴到床上,心里一股无法言语的酸涩委屈感,强烈地涌上心头,眼泪不知不觉地就往下掉。
  其实,24岁的唐蜜甜真的很小,她很天真地幻想着,有一场浪漫的邂逅,遇到她心目中的王子。至于那个王子是什么样子的,她自己也形容不出来,但是她能感觉到,人群中只有他一个人,能让她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然后确认他是自己的那盘菜,可以为了那么一个人,可以为了那么一场爱情,飞蛾扑火。
  可是,现实中,唐蜜甜无数次站在人群中,抬头四周仰望,却始终都没有找到这么一个男人,这么一个等着她去爱的男人。可是,她还是愿意去相信这个男人的存在,就好像相信奇迹随时都能出现一样。
  抱着这样天真幻想的心态,却在这样美好的年华里,要被唐妈妈逼着相亲,逼着找一个男人,将就着过一辈子,唐蜜甜心里是抗拒的。但是,因为是自己妈妈,所以再怎么抗拒,她还是愿意去敷衍。可是,当她连敷衍都做不到的时候,她知道,唐妈妈必定是生气了。唐蜜甜其实也很不安,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勉强自己。
  温纪言有点傻眼地望着唐蜜甜神色漠然地进了自己房间,情绪看着很低落的样子,不由得关切地去敲了敲门,“甜甜,你没事吧?”
  “没事!”
  “真的没事吗?”温纪言确认了一遍。
  “你妹,有完没完了?”唐蜜甜终于暴怒地一把砸了床头零碎的挂饰摆件。
  听到唐蜜甜不耐烦地回答,还有烦闷的砸东西声,温纪言讪讪地扁了扁嘴:“哦,我只是担心你!你没事就好!”说完,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那你一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让我安静会行不行?”唐蜜甜的声音,透着浓重的无奈,甚至带着一点悲伤,“温纪言,求你了,我饿了,我自己会出去吃,我现在就想安静。”
  “好吧!”温纪言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然后静悄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依着手臂,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安静地沉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跟故事,就如逃婚出来的他,就如抗拒妈妈安排相亲的唐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