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我……”温纪言被唐蜜甜那么凶悍的眼神,瞪得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他也反应过来了,他昨晚是裸睡的,刚才那么掀开被子,实在有点不温雅,于是讪讪地解释道,“你不要把我当男人看,我只是你的姐妹,姐妹而已!”
  “算了算了,既然你没把自己当男人,看来我白紧张了!”唐蜜甜扁了扁嘴,自嘲地站起身子,看着温纪言,大概也信了他是逃婚出来的GAY,也把他当作姐妹看了,语气不由比昨晚多了几分客气,也懒得计较他今天没准备早餐的事,“早餐我做了,在桌子上,自己去吃!”
  “甜甜,你真好!”温纪言忙谄媚地拍着马屁。
  “我懒得听你废话,我赶时间上班,你一会空了,记得帮我打扫下家里卫生!”唐蜜甜匆匆地交代了句,便走出了房间,抓着自己的包包,便去玄关处换鞋,踩点去公司上班。
  “你这么早,就要去上班啊!”温纪言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满脸不可思议。往日这个时段,应该是他正在睡觉做梦的美好时段。
  “不早了,再不去,一会儿堵车,我就迟到了!”
  “明天开始,我送你去上班!”温纪言下意识地说,“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堵车会迟到了!”
  “呵呵呵,你送我去上班?”唐蜜甜换好了鞋子,咯咯咯地笑了下,“你准备骑自行车送我吗?”
  “我……”温纪言哑口无言,他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搞一辆车,还真不容易!
  “你还是想想,什么时候交房租比较现实!”唐蜜甜说完,又补充了句,“在交房租的同时,请你不要忘记,好好做家务!”
  “知道了!”温纪言回答得有气无力,听着唐蜜甜甩门、出去的脚步声,挫败地扁了扁嘴。他堂堂温氏集团的太子爷,竟然窘迫得沦落到欠一个小姑娘房租的地步!实在是,可悲!
  为了避免这样的窘态,他第一时间又拨了陈锦言的电话,把睡得迷迷糊糊的陈锦言给喊了起来:“陈锦言,你大爷的,我叫你第一时间回我电话,你什么意思啊你?”
  “温纪言,你大爷,我什么时候没回你电话了,你自己看未接记录!”陈锦言打了个哈欠,同样粗暴地吼。昨天他收到温纪言的留言,便第一时间给他回电话了。当时半夜2点半,温纪言睡得太香沉,没听到。陈锦言又连续打了好几个,还是没人接,他就放下电话也睡了。
  “好吧,还算你有良心!”温纪言看了看破手机上,确实有几个未接来电的提醒标志,不由语气缓和了几分,“我没钱,你想办法帮我弄点来!”
  “你在哪呢?”
  “S城!”
  陈锦言惊讶地说:“什么时候在那泡上妞了?竟然藏这么深!”随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原来,原来你千方百计地要逃婚,就是为了跟人家姑娘私奔啊!”
  “什么私奔,什么乱七八糟的!”温纪言没好气地打断陈锦言,“我现在落魄得欠了一堆外债,哪有心思去泡妞啊!”
  “你没泡妞,只不过住在妞家!”陈锦言笑嘻嘻地说,“兄弟,我觉得吧,你就这样落魄着吧,这也好测试下,这姑娘到底对你是不是真心的!”
  “兄弟,你搞错了,这不是我的妞!我只不过暂时跟她合租在一块!”温纪言无奈地揉了揉额头,接着长话短说,将他如何狼狈“跳楼”逃亡,又遭遇唐蜜甜的事,一五一十地跟陈锦言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现在真的很缺钱,你想办法给我打点钱来,要不然,我连买内裤的钱都没了!”
  陈锦言嘴角抽搐了下:“我怎么打给你?你银行卡都不在身边!”
  “你打到唐蜜甜卡上,回头我问她要个卡号,你先给准备好钱!”温纪言一锤定音道,“也不用太多,给我准备100万就好了!”
  “100万?”陈锦言压低了声音,歉意地对他说,“兄弟,不是我不愿意给你打钱,而是我要先跟你申明一件事。你家老爷子这次非常生气,他知道你现在什么都没带离家出走,就准备经济上封杀你了,要你乖乖回家!”
  “So?”温纪言心里涌现不祥的预感。
  “So,我们几个跟你关系好的,都被你家老爷子实施监控,尤其银行卡上的钱,更是盯紧了,一毛都不能动!”说到这,陈锦言长长地叹了口气,“害得我这几天都不敢出去应酬,免得在哪里花钱了,我们的聚会老窝被你家老爷子给一锅端了!”
  “那怎么办?我这着急交房租呢,要不然,就要被赶出去,在大街上裸奔了!”温纪言的语气不免焦急了起来,“你弄不到100万,好歹给我弄个50万也行啊!”
  “你觉得,100万跟50万,有什么区别吗?”陈锦言嘴角抽搐了下,“不是我不给你弄,我要弄了,你家老爷子查过去,你被逮回来了,可千万别怪我害你啊!”
  温纪言自然明白陈锦言的顾虑,也知道,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温纪言的老爹,温强这次肯定是动了大怒,铁了心要在经济上封杀温纪言,除了被追查逮回去的结果外,还有一种可能,陈锦言还不一定真的能顺利地给他打出钱来。可是,没有陈锦言的金钱帮助,温纪言实在是火烧眉毛了,所以不得不为难地张口道:“兄弟,我知道你为难,你看吧,你能想个什么法子,不被我家老爷子觉察的,先给我打一笔钱来,至少让我把房租交上,内裤买上啊!”至于其他的,温纪言再另外想办法。他这有手有脚的,也不怕真被饿死,只不过,如果欠着唐蜜甜房租,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好像矮了一节似的。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这样去占人家一个姑娘这么点房租的便宜吧!
  “我尽量给你想办法吧,你给我一个账号!”陈锦言应承了下来。毕竟,他跟温纪言,可是从小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做啥坏事,都是有份的主。这次帮助温纪言逃婚,他其实除了对兄弟情深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的。因为,他也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动的女人,他都还没来得及追求,就成为自己最好兄弟的老婆。他这么多年,头一次有心动的感觉呢,这样被扼杀在摇篮里,实在憋屈。或许,温纪言的逃婚能够改变一些事吧……
  “亲爱的,就知道你对我好,我可真爱死你了!”温纪言眼瞅着第一号难题解决,不由欢快地说着,还夸张地对电话“吧唧”着亲了一口,让忘记带手机折回家开门的唐蜜甜看得微微有些傻眼。既然温纪言承认自己是GAY,被逼结婚才选择逃婚,给他打电话的男士又称呼他为亲爱的,唐蜜甜心里不免恶俗地猜测道:难道,温纪言是因为有男朋友爱人了,所以为了两个人的好基情,才抗拒逃婚的?这样捍卫爱情,实在是让唐蜜甜忍不住佩服起来,看着温纪言的眼神,也带着些许狂热跟友善。
  “你……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温纪言被突然折回家的唐蜜甜怔怔地望着,不由得暗自低头扫了下自己穿着是否妥当,免得再有浴巾掉落之类的囧事发生,见一切正常,除了晃着的两条腿,有点痞气的吊儿郎当样,他忙端正地坐稳身子,扭过脸,正色地看着唐蜜甜,“你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该不会是垂涎我的美色,看上我了吧?”
  “我看上你?”唐蜜甜“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虽然,一点儿都不好笑!”
  “喂,我长得这么周正,你看上我,很好笑吗?”温纪言解决了迫在眉睫的金钱问题,说话也挺着腰板,带着几分狂傲的底气,“正常女人看到我,哪个不喜欢我?”除却了温家这个金光闪闪的外表,就温纪言的长相,也属于祸害的那一类人,“甜甜,你别昧着良心说假话,其实,我知道,你是被我的美貌打动了,才发善心收留我的!”
  “我用得着昧着良心说假话吗?”唐蜜甜从鼻子里没好气地哼了哼,“我要看上你,才不正常了!这年头,有正常女人去喜欢一个GAY的吗?”
  “甜甜,GAY分为两种,一种是男人中的女人,还有一种是男人中的男人!”说完,温纪言正色地咳嗽了下嗓子,摆出一抹蛊惑人心的灿烂笑来,“像我这样的,明显就是男人中的男人,正常的男女,都会喜欢我的……”
  “我呸!你还要不要脸了?”唐蜜甜没好气地翻了一对“卫生球”大白眼给温纪言,“我懒得跟你耍嘴皮子,赶时间上班呢,你今天如果不把家务活干完,晚上就等着我回来让你卷铺盖滚蛋!”
  “嘿嘿,嘿嘿,你今晚是赶不出去我了!”温纪言扯着嘴角,嚣张地大笑了起来,“因为,我今天可以给你交房租了!”
  “是吗?那我等着!”唐蜜甜轻扯着嘴角笑笑,“不管你今天交不交房租,你以后跟我合租同住的话,家务活,你还是得要干的,这个是合租守则第一条!”
  “切,合租守则第一条说的是,两个人平摊家务活,比如,你做饭,我刷碗;你扫地,我拖地;你洗衣服,我晾衣服……”
  唐蜜甜嘴角抽搐了下,推开温纪言,“好了,好了,我没空跟你废话,我赶时间上班呢!”
  “喂,你等等!”温纪言见唐蜜甜回房间抓了手机,便急匆匆地要走,忙起身,拽着了她的手臂,笑吟吟地说,“甜甜,你把你银行卡密码给我下!”
  “什么?”唐蜜甜受惊不浅地大呼:“你打劫啊?银行卡,密码?”
  “不是,不是,那什么,我口误,口误!”温纪言忙捂着嘴巴,讪讪地解释,“我要你银行卡,还有开户名,不要你密码,是我朋友给我打钱来!”
  “你让他直接打你卡上好了!”唐蜜甜眨巴了下黑眸,说完才意识到温纪言是逃婚出来的,银行卡、身份证都没带,不由从钱包里抓出银行卡,“喏,银行卡先借给你,名字在卡后面,是××支行的,我去上班了!”
  “好,谢谢甜甜!”温纪言笑嘻嘻地接过唐蜜甜的卡,飞快地“吧唧”了两下,笑得那个叫风情万种,
  “温纪言,忘记告诉你了,我银行卡之前掉过一次厕所,你下次亲之前,记得擦擦,闻闻是不是还有味!”唐蜜甜说完,看着温纪言目瞪口呆的样子,忙一把利索地带上了门,这才叉腰,哈哈地仰天大笑了起来。
  温纪言隔着厚重的门板,真切地听着唐蜜甜那嚣张、得瑟的笑声便知道,他被耍了。不由讪讪地扁了扁嘴,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诫自己,人在屋檐下,在唐蜜甜的地盘上,他就不跟这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了。等陈锦言给他打来钱,他有的是扬眉吐气的时候。这样想着,他心里也就淡定了,忙给陈锦言发过去卡号、名字跟支行信息,后面补了句,兄弟,SOS救急啊,我穷得连内裤都没钱买了,这会裸奔着呢,你快点第一时间给我打过来!
  温纪言发完信息,就把手机丢一边,去洗手间胡乱洗漱了一番,然后美滋滋地享受了唐蜜甜做的早餐,接着又爬回那粉色的房间,舒服地睡了一个回笼觉。
  “温纪言,你在不在家啊?”唐蜜甜大喊着敲门声,才把他再一次吵醒。“开门,开门哪!”唐蜜甜早上折回家来拿了忘记带的手机,出去的时候,光顾着损了温纪言而得意地大笑,却忘记拿鞋柜上的钥匙了,所以只能无奈地捶着门大叫。心里期待着,温纪言千万不要出门,不然她只能打110,叫锁匠来开门了!
  “怎么了?”温纪言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慵懒地开门,就见唐蜜甜一脸阴郁地抱着手臂,蹲在门边,正准备拿手机打110叫锁匠来开门了。看到温纪言不由得收住了手指,“你在家啊?”她都喊半天了,嗓子都快喊哑了。
  “是啊,我刚在睡觉!”温纪言说着,又捂嘴打了个哈欠,“你下班了?忘记带钥匙了?”
  “这不废话吗!”唐蜜甜的俏脸挂着几分愠怒,语气也不是很友善,没好气地哼了哼,绕过温纪言,径直进屋子,换鞋。
  “甜甜,你该不会在生气吧?”温纪言看唐蜜甜嘟着小嘴,气鼓鼓的样子,不由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心翼翼试探地问。
  “还用问?我当然生气!”唐蜜甜是那种直率的女生,开心、不开心都挂在脸上,不喜欢藏心里,随意气呼呼道,“我打你电话不接,喊了半天,喊得我嗓子都哑了,你才给我开门。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故意要看我狼狈?”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你打我手机,我没听到!”温纪言忙解释,“都怪我不好,你别生气了,下不为例好不好?”
  “算了,算了!”唐蜜甜见温纪言俊脸布满恳切的歉意,倒也不好意思较真了,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朋友给你打钱了没?”
  “打了!”温纪言忙点点头,识相的第一时间把银行卡上交给唐蜜甜,“你自己抽个时间,去把房租取出来,顺便给我取个5万块零花……”
  “5万块零花?”唐蜜甜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生怕听错了似的,“温纪言,你说的是5万块人民币吗?”这个叫零花钱?唐蜜甜惊诧到了,难道温纪言就是传说中的凯子吗?
  “甜甜,你这副表情,好像吞了苍蝇似的,有那么惊讶吗?不就是5万块钱嘛!”温纪言带着几分无奈地伸手,将唐蜜甜惊诧张大的下巴给轻轻地推了上去,“搞得你好像没见过5万块钱似的,没事,一会儿哥就让你长长见识哈……”
  “5万块我见过,不过像你这样轻飘飘说出来,取了当零花钱的还是头一次听见。”唐蜜甜扁了扁嘴,实话实说道,“见过有钱的款爷,都刷卡的,数5万现金的那种,还很少见,我稀罕下,不行哦?”
  “你以为我不想刷卡啊?”温纪言的嘴角抽搐了下,“我这不是没卡可刷吗,而且一直要你取钱给我花,我也过意不去,就只能多取一些在身上了!”要不然真当他是傻子啊,揣着5万块人民币在身上,他还嫌碍事,拿着沉,好累赘呢!
  “好吧,是我有点欠考虑了!”唐蜜甜随意地耸了下肩膀。她倒是忘记了,温纪言的钱,朋友打她卡里了。她总不能把自己银行卡密码给温纪言,然后让他刷吧?温纪言没卡,用现金也算是情有可原,微笑了下,“你去换下衣服,我带你去取钱,然后我们去菜场买菜做晚饭!庆祝我们第一天正式的合租生涯,怎么样?”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包租婆!”温纪言笑着打趣唐蜜甜,转身快速地奔去房间换好了来时的那套衣服。见唐蜜甜无语地扁嘴看着自己,忙快一步出声道,“虽然,这套衣服穿着很没品,质量也很不咋地,但是好歹还算正常男装,如果我穿着你的粉色衣服出去,我怕别人会把我当成精神病!”就算不是精神病,也是恋衣癖者,随即又笑嘻嘻地体贴说,“虽然吧,我也不是很介意别人异样眼光,但我是怕,你跟我一起,你会承受不住嘛……”
  “喂喂,我只不过是随便地瞅了你一眼,你竟然能掰出这么多废话来,你还真神奇!”唐蜜甜嘴角抽了下,没好气道,“我只是觉得,你裤子款型挺好看的,就是衣服怪了一点点,不过多看了几眼,倒是觉得也挺不错的!”说完,不等温纪言开口,又补充了句,“这衣服,你昨天洗完澡没洗,今天穿,难道不觉得有味道吗?”
  “有味道吗?”温纪言低头吸闻了几下,随即扬着笑脸,厚着脸皮道,“这一点男人味,是很必须的……”
  “你有男人味嘛……好意思说……喜欢男人的男人……”唐蜜甜眨巴了下黑眸,没好气地扁了扁嘴,哼哼唧唧地低声念叨了几句,转身从鞋柜上抓了钥匙,率先走出家门去。
  温纪言看着,忙屁颠屁颠地跟着出去,拉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