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老板,这样吧,手机500给你,你换个破手机跟新卡给我,还有顺便把你衣服给我,我急着回去翻本呢!”温纪言故意又把价格降了下,看着老板的眉头挑动了下,不由催促道:“我现在手气可好了,我就缺一点钱翻本,你不要就算了,我卖别人去!”说着,温纪言便伸手要去拿回自己的手机。
  老板把手一挡,忙道:“好的,成交!”然后,快速地从柜台里给他抓了一个最老式的诺基亚,指了指柜台上的号码,“喏,手机号,你自己选个!”才500,买个正版的Iphone5,那可不就是白菜价了?
  温纪言也懒得跟老板计较蓝屏、破旧的诺基亚,随手挑了一个号码:“你帮我装上,试试能正常打电话就行!”
  老板忙不迭地给温纪言把卡装上,“你放心吧,这个诺基亚虽然老了点,但是性能很好,很耐摔、耐打电话!”
  温纪言拨了下老板的座机,试了试,确实没问题,点了点头,“老板,那把你衣服脱给我,再给我500块!”
  老板嘴角抽搐了下,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把自己身上单薄的T血脱给温纪言,又从抽屉里抓了500块跟一份合约给他签字。
  温纪言看都没看,龙飞凤舞地签字,胡乱套着老板那带着体温的T血,抓过500块,转身便往火车站奔去。
  没有身份证,他不能坐飞机,也买不到实名制的动车票,只能在黄牛手里买了一张还有半个小时去S市的火车票。
  温纪言为什么要去S市?因为,这班火车是最快要开的,多待一秒在B市,他就多一分危险,被自家老爹给逮回去,绑着跟陌生姑娘结婚,生娃!
  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逃脱了温爸爸的“魔爪”,短期内他只要不露面,低调一点,基本上是很安全的。
  温纪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抬眼看着这狭小浴室里白白的天花板。这唐蜜甜的家可真小,温纪言的浴室,都比她的房间要大,更别说这个洗手间了。温纪言第一次看到,能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摆放那么多必备的东西,浴缸、台盆、马桶、洗衣机、壁柜……每一处空间都利用得恰到好处,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嘀嘀嘀……嘀嘀嘀……”老款的诺基亚尽责地响着来电,把唐蜜甜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才在房门口找到温纪言不慎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机,拧着秀眉瞅了两眼这寒酸的手机。犹豫了下,见铃声响得锲而不舍,她便弯身捡起了手机,走过去洗手间,敲了敲门:“温纪言,你的手机响了!”
  温纪言打着沐浴露,满身的泡泡,洗得正欢快,不由轻快地扯着嗓子拜托道:“甜甜,我正洗着呢,麻烦你帮我接下电话可以不?”
  “哦!”温纪言既然要她接,那唐蜜甜就随手接起了电话:“喂,您好!”
  “喂,亲爱的……”电话那头的招呼,陈锦言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唐蜜甜甜腻的声音给震得有一瞬的傻眼,讪讪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亲爱的?”唐蜜甜也被惊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温纪言的手机,他男朋友、亲爱的给他打电话了,大概是自己接的电话,被误会了,所以忙开口道,“请问,你是要找温纪言对吧?”
  “嗯,对,是的!”陈锦言缓过神来,忙不迭地应声。他听到唐蜜甜的声音,确实傻眼了。温纪言到底在玩什么?不是逃婚吗,结果,身份证、钱包、银行卡、值钱的首饰配件,全部丢在酒店,这现实的社会,身无分文的他能去哪啊?
  温强又留着陈锦言,就差动用满清十大酷刑,要他招供温纪言的下落。他装傻充愣,好不容易才跑了出来,第一时间来慰问这好兄弟,哪知道,他的手机,竟然是个妞接的!
  看来,这家伙逃婚是因为心有所属了,而这个妞,如果不嫌弃身无分文的他,愿意收留他的话,那好事可就指日可待了,陈锦言乐观地想着。
  “他现在在洗澡,你等一会儿再给他打电话吧!”唐蜜甜礼貌地说。
  “嗯,回头再说吧,要他好好照顾自己!”陈锦言放心地切断了电话,然后扯着嘴角对温强安排跟着的保镖挑了下俊眉,笑着解释道:“我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保镖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转过身子,陈锦言笑吟吟地耸了下肩膀。
  “甜甜,是谁给我打电话呀?”温纪言一边冲洗着身上的泡泡,一边大声地问着,
  “哦,是你家亲爱的,给你打电话了!”唐蜜甜别扭地对着洗手间,大声地说,“他要你好好照顾自己!”
  “没了?”温纪言忙裹了一条浴巾,快速地打开洗手间的门,便朝唐蜜甜伸手,要拿电话,他还要指望陈锦言给他打钱来呢。
  “啊!”唐蜜甜看着温纪言光着上半身出来,水还在顺着条理分明的肌肤落下,不由忙捂着自己的眼睛,失控地惊叫了起来。
  “嘘嘘……”温纪言忙快一步上前,一把捂着唐蜜甜的嘴,“甜甜,你别叫那么大声,要不隔壁邻居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你,你放开我……”唐蜜甜含糊不清地吱声,见温纪言捂得结实,不由得恼怒地张口朝他手掌上狠狠地咬了口。
  “啊……”这下轮到温纪言疼得龇牙咧嘴地叫了,“甜甜,你这出口,可真狠!”正巧咬在温纪言刚被划伤的伤口处,那刚止住的血,再一次弥漫起血腥味来。
  “温纪言,我说了,在公共区域,不许裸露身体,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唐蜜甜的黑眸,带着灼灼的怒火,“你第一天就想被我赶出去,是不是?”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温纪言忙捂着手掌可怜兮兮地望着唐蜜甜,无辜道,“我本来是想穿你给我准备的睡衣的,可是,刚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马桶里了,湿了,穿不了啊!”
  唐蜜甜恼怒地磨了磨牙。
  温纪言忙又补了句,“你也不想我穿着厕所里捞出来的衣服,睡你香喷喷的床,抱着你香喷喷可爱的兔斯基吧?”
  “你!”唐蜜甜深呼吸了一口气,恼怒地瞪着温纪言:“我警告你,这是第一次,我就算了。你下次再敢这样,我直接丢你出去!”
  “好好好,我以后不会在家裸奔的!”温纪言忙讨好地说,心想着,明天一定要去超市,买内裤,还有睡衣,要不然,真穿唐蜜甜的那些可爱玩意,他只怕自己会压抑得心理变态。
  唐蜜甜赏了他两个大白眼,随即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看你的样子挺时尚的,怎么还用这么老土的手机?”
  “这个叫怀旧!”温纪言扯着灿烂的嘴角,对着唐蜜甜笑了笑。他暂时没打算把自己500块当了Iphone5的事跟她说,不然,她一定会送自己两个字,傻×!
  “怀旧,怀旧你个头!”唐蜜甜扁了扁嘴角,“温纪言,你最好识相点,别再惹到我,不然,我真要请你出去!”说完,低头不自在地别过眼,努力忽视脱掉了那件碍眼的T恤后,洗澡完神清气爽的他,“虽然,你是GAY,至少你有男性特征,所以请你注意一点形象,你的围巾在往下掉!”说完,快速地转身,娇羞地捂着俏脸,奔回自己的房间去。
  “啊!”温纪言后知后觉地低头扫了一眼,那浴巾在缓慢地散开,下落。他忙一把捂着,飞快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还好唐蜜甜发现得早,要不然,他今天肯定要被她赶出去,赤裸裸地在大街上,裸奔了!
  温纪言惊魂未定地躲回房间,就第一时间给陈锦言打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在占线状态。他的俊脸不由得带着几分深沉,最后无奈地选择了语音留言:“陈锦言,你TM看到老子留言,就速度给我回电话来!”
  唐蜜甜洗完澡出来,敲了下温纪言的门,开了门交代了下,“我明天的早餐7点之前要给我做好!”
  “你明天吃什么?”温纪言忙堆着笑脸问,“我一定早上6点半就给你起来买!”
  “我要吃包子跟粥,包子你去楼下阿福家买,粥就在自家做好了!”唐蜜甜说完,看着温纪言,“听懂了嘛?”
  “懂了,一定包你满意!”温纪言信心满满地拍着自己的胸脯,“我办事,甜甜,你放心吧!”
  唐蜜甜微微挑了下眉头,“希望如此吧!”
  因为连续几天的疲倦堆积到了一处,此时安定下来的温纪言,躺在那香软的床榻上,很快就深深地进入了梦乡,一夜好眠!
  清晨,温纪言蒙蒙眬眬间,听着外面细细碎碎的声音,吵着他的安睡了,不由得带着几分恼怒,大喊道:“合嫂,合嫂,你给我进来!”
  唐蜜甜前面的合嫂没听见,只听温纪言叫你给我进来,不由疑惑地推开了他并未落锁的房门,没好气地问:“叫我进来干吗?”
  被唐蜜甜这样大声地质问了下,温纪言的瞌睡虫便吓跑了大半。他拉开被子,揉揉眼睛,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看着唐蜜甜,打了个招呼:“嗨,早啊!”
  “早你个头!”唐蜜甜快步走过来,一把猛地把温纪言重新压回床上,猛地把被子往他身上遮去,咬牙切齿道:“温纪言,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就非要害得我长针眼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