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温纪言是在温爸爸安排的“联姻”订婚宴上,跟好兄弟陈锦言玩了声东击西跟金蝉脱壳的计谋,才狼狈地跑了出来。但是,被自家老爹那些威武雄壮的保镖足足折腾着追了一个晚上,他胡乱穿小巷子,翻拥挤街道,挤公交、打的、倒地铁,用了N种方式,才在凌晨3点,算成功地甩掉那些个“尾巴”,找了一家不起眼的沿大马路主干道的小酒店落脚。甚至,连澡都没洗,脱了上衣,倒头便睡了。
  温纪言从来都没睡过那么沉的觉,沉得他都完全忽略外面的车呼啸而过的噪声,隔壁房间清晰的呻吟声,还有遮阳不好的窗帘,让刺眼阳光射进屋子,直射床榻上的他。他恼怒地拉了拉被子,将疲惫不堪的俊脸遮了个结结实实,躲避那刺眼的阳光,随即,翻个身,打着哈欠,困意深深地继续补充睡眠。昨天实在是太累了,身心都疲惫不堪。
  “叮叮叮……”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温纪言蜷缩着身子,不但拉着被子,甚至将俊脸埋入了枕头底下,不想去理会那手机铃声。昨晚的“逃亡”,让他现在疲惫得只想闷头好好睡,如果可以,他真想关机,睡个昏天暗地。但是,不行,他得开着手机,跟好兄弟保持联络,第一时间知道自家老爷子的动向,做好防备措施。
  床头柜边的手机响过一轮,“叮叮叮”又不死心地响起第二轮。“Shit!”低声咒骂一声,温纪言终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探起身子,接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陈锦言,忙稳了稳心神,压低了声音接起:“喂……”
  “纪言,你快跑,你家老爷子现在正带人过去逮你呢!”
  “什么?我家老爷子亲自过来逮我?”温纪言的瞌睡虫瞬间被惊醒,“他怎么会知道我的位置?”
  “GPRS啊,你手机被定位了!”陈锦言长话短说,“你快点跑吧,我跟着老爷子来的,在酒店大堂了!别走正门、后门,全被封了!”说完,不等温纪言回话,忙切断了电话。可见,他是悄悄地通风报信的。
  温纪言深呼吸了一口气,消化了陈锦言的信息,正门、后门全被锁了,那他该走什么门?这酒店好像就这两个门吧!不跑的话,坐以待毙地等着老爷子逮他回去,然后再次绑上婚礼,跟一个自己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姑娘联姻,订婚!
  不,绝对不!
  温纪言的心里立马坚决地否定了,他昨晚都跑那么辛苦了,今天再被逮回去,结局还是一样,那他昨晚可就白折腾了。可是,不想白折腾,那该怎么办呢?
  现在,前门、后门都被封锁了,老爷子等着瓮中捉鳖,他到底该怎么办呢?温纪言这一瞬间,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抬着俊脸,看了看阳光柔和的窗子,他住的这个房间好像是在3楼吧?
  温纪言忙一把拉开了窗帘,看了看窗外,确认了下大致位置,犹豫了下,他可是要安全跑路,不想被半身不遂地逮回去,所以,直接跳窗逃跑的行为,他立马否决了,幽暗深邃的眸子转了一圈,将视线锁定在床单上,毫不犹豫地接了两床的床单,拴在床脚,还没等他缓过神,门外就响起了喧杂的脚步声跟交谈声。
  “我知道,臭小子就在这里,给我把门打开!”温强粗犷的声音,带着中气十足的怒意。
  “温伯伯,我们是不是要再确认下?万一,打扰了别人可不太好……”陈锦言谄媚地挨着温强的身边大声说着,以便给房间里的温纪言悄悄地提个醒。
  温纪言心里一紧,脑袋猛地热了下,听着温强对服务生吼道:“给老子把这门打开!”便顾不得任何思考,放下床单,抓着手机,利落地翻身爬出了窗外,拉着床单,快速地爬下楼。
  路过的众人纷纷侧目,好奇地盯着犹如蜘蛛侠似的顺着床单爬下楼的人,暗自猜测,这是神马情况?
  小偷?看着这帅哥的气质,不像!
  俊朗不凡的面容,迎着细碎、柔和的阳光,显得异常夺人眼球,高挺的鼻梁,勾勒深沉的轮廓,性感的嘴角轻微地上扬,好像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而他,只穿一条修身合体水蓝色磨洗牛仔裤,上半身那一身小麦色的肌肤,壁垒分明的小腹和健硕的肌肉,条条纹理分明,看得人几乎血脉喷张……拥有这样俊朗面容跟姣好身姿的帅哥,又用这样劲爆的姿态翻窗而出,夸张得不像生活,就好像是拍电影一样!
  莫不是,哪个明星在这家不起眼的小酒店拍摄广告,还是电影、电视剧呢?
  众人不约而同地冒出这样的想法,即使没有这样想法的人,也被温纪言俊朗的风姿打动,以至于对他光着膀子、裸着上半身、诡异的爬楼行为,都忘记了拿手机报警,呆呆地瞪着眼,傻看着他。
  温纪言灵巧、利索地跃下楼,抬眼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挤出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来:“我们在拍电影,大家都散了吧!”说完,猛地一头扎进人堆里,快速地奔跑了起来……
  众人都被他绚烂的笑,给迷得有些傻眼,呆呆地目送着他奔入人群,在车流的间隙里,渐渐远去,久久回不了神,再看那空空的窗口,好多黑压压的人头,探了出来……
  温纪言跑了几段路,确认自己到了安全点,才气喘吁吁地拍着自己光裸的胸膛喘气,暗自庆幸。幸亏现在刚到9月底,天气还算炎热,要不然,就他光着上半身半裸奔的行为,估计也得被人送去精神病医院了。
  缓过神的温纪言,从口袋里掏出刚翻窗时就顺手关了的手机,这手机可被GPRS了,就算关机,可还是跟定时炸弹一样危险,他得想办法处理掉。漂亮深邃的黑眸转动了下,温纪言看着行色匆匆在他眼前快速走过的人群,计上心头,随手拉了一个看着敦厚的青年,和善地笑说:“嗨,你好!”
  “你想干吗?”那敦厚的青年,戒备地瞪着温纪言,“快点松手,要不然,我报警了!”
  温纪言一听,忙松手,讨好地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想问你,要不要手机?我这有Iphone5,低价处理!”说完,温纪言扬了下手里的手机。
  “低价是多少?”那敦厚的青年眼睛刷地亮了下,盯着温纪言手里的手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毕竟,这是刚上市没几天的新手机。
  “你给多少就多少!”温纪言爽快地看着那青年,他的主要目的是处理这手机,次要的是换点零花钱。毕竟,此时的他,除了这个手机,所有值钱的首饰、钱包、银行卡,全部丢在那小酒店里,没带出来。
  “你这不会是山寨的吧?”那敦厚的青年狐疑地盯着温纪言手里的手机,“我说100,你卖不?”
  “100?”温纪言有种吐血的冲动,“你看清楚,这是正版,行货,Iphone5,有山寨得这么正的手机吗?你倒是给我100去买个试试!”就算是山寨机,也不可能是100能买得到吧!
  那敦厚的青年被温纪言没好气地损了下,有些不悦地扁了下嘴:“谁知道你是不是偷的,抢的,我买了,闹不好还给自己惹麻烦。给你100,算是不错了,现在,你倒贴送我,我也不要了!”那敦厚的青年说完这话,猛地一把将温纪言推开,快步走了。
  温纪言没好气地哼了哼,他就不信,这Iphone5,就值100这个白菜价!转身,又拉住了一个看着年轻时尚的美眉,对着她挑了下飞扬的剑眉。还没开口,那美眉便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失声惊叫:“啊……你想干吗?放开我!”
  温纪言忙松开手,歉意地看着那美眉,赔不是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了……”
  那美眉戒备地瞪着温纪言,侧过身,便想走,
  温纪言忙挡住,开口道:“你要不要这个手机?1000块,我卖你!”
  那美眉瞪了一眼温纪言,看了看他手上的Iphone5,丢了句:“神经病!”然后,捂着俏脸,快步从温纪言面前小跑着离去,敢情是当温纪言精神病了。
  温纪言不死心地又拉了一个美女,还没开口。那美眉便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我不要!”
  温纪言都还没开口说话呢!就被当作搞传销的,不由得有些讪讪地解释道:“1000块,正版Iphone5,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那美眉连看都没抬眼看,只是不停地摇头,推开温纪言,快步地走了。
  温纪言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然后又连续拉了几个人,询问他们要不要。但是,得到的结局,不是被骂神经病,就是被当作小偷看,总之,就是没人愿意买他的手机。到最后,即使温纪言说,真的只要100块这个白菜价,还是没人要了。
  温纪言只能换个方式处理,找了一家回收二手手机的小店,将Iphone5往老板柜台上一丢,痞气道:“我把这个手机当了,老板开个价吧!”
  老板随意地抓着手机看了两眼外观,然后又打开,检查了下,凉凉地丢了句:“700块!”
  “可以!”温纪言急于脱手,懒得跟老板讲价。
  温纪言的爽快,倒是让老板有点犹豫起来,他又仔细地抓着手机,检查了一遍,
  温纪言觉察到他太爽快了,不由得看着老板解释道:“这手机是朋友送我的,但是,我赌钱输了,连衣服都被剥了,急需要钱,所以才当给你的。有钱了,我会来赎的,你放心吧,这手机,来路很干净!”
  老板拧着眉,不动声色地看着温纪言,似乎在思量他话里的真实性。赌徒输了,当手机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可是这家伙,竟然输得被剥了衣服,还真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