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温纪言讨好地搬着椅子,伺候唐蜜甜稳稳地坐下身子。唐蜜甜扫了一眼手里的筷子,扁扁嘴道:“你去厨房,给我换双筷子来!”做家务,免费佣人,不使唤白不使唤。
  “嗯,好!”温纪言忙不迭地转身进厨房,最短的时间,抓了两双筷子,顺带着还盛了两碗米饭出来。
  唐蜜甜看着温纪言把一碗米饭放她面前,另外一碗自己抓在手里,筷子就往她做的鱼香肉丝里伸去,不由得忙一把抓起盘子,将鱼香肉丝给圈在手臂里:“我做饭,你睡那么香,起来就想吃现成的?没门!”
  “甜甜,我刚才实在是太累了,才忍不住小小休息了一下。家务活,一会我会做的!”温纪言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睛直直地盯着唐蜜甜护着的鱼香肉丝。色香味俱全,对他这个逃亡大半天之后,又在火车上被各种气味熏得只喝了一点点水,KFC为了省钱只喝饮料的人来说,简直诱惑的口水直流三千尺,肚子也配合地“咕咕”叫了起来。
  “要不是看在一会要你做家务、洗碗的分上,你手里的白米饭我都不会给你吃!”唐蜜甜没好气地哼了哼,“反正我不管,我做的菜,你不许吃!”
  “你让我就吃白米饭?”温纪言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鱼香肉丝,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甜甜,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你今天要是敢吃我做的菜,我就立马让你滚蛋!”唐蜜甜扒拉了几口米饭,夹了一筷子菜,警告着温纪言。
  “你一个人又吃不完,为什么就不让我吃点呢?”温纪言的俊脸带着可怜,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白米饭,还好,这个管饱,憋屈地扒拉了下米饭,看着那盘菜,很艰难地才吞咽下去。
  “吃不完我就倒垃圾桶里,反正我不会在你来的第一天给你做饭,免得让你以后得寸进尺,觉得我做饭好吃,天天要我做!”唐蜜甜绷着俏脸,说得一本正经理所当然。以前跟她同住的室友,就是第一次吃了唐蜜甜做的饭,觉得很好吃,以后就说自己做饭不好吃,也真的做过几次惨不忍睹的饭菜,所以唐蜜甜就光荣地成为家里兼职的“厨师”。不但要照顾好自己的胃,还要兼顾那室友的口味。而那室友虽然不太会做,但是口味却出奇得刁。于是,唐蜜甜的厨艺越练越好,心里的憋屈也越来越深。她只不过要个合租室友来分摊下高昂的房租,而不是想自己找份兼职做免费“厨师”。可是,由于跟室友关系不错的缘故,她还什么都不能说。直到那室友找到了男朋友,搬过去同居了,唐蜜甜这才想着,再找一个合租的室友。不过这次,她坚决不要做免费“厨师”了,所以她的厨艺,绝对不能给温纪言试吃。
  “甜甜,你看你,吃不完就倒掉,多浪费啊!”温纪言不动声色地说,“浪费是可耻的,你这么善良,怎么能做可耻的人呢?”
  “我……”
  “甜甜,再说了,你也不是特意做给我吃的。你只不过是做给自己吃,然后做得多了,吃不掉了,要准备倒垃圾桶里了。那么,你干脆把我当作垃圾桶吧,我有消化回收功能的!”温纪言说完,对唐蜜甜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来,“我不介意自己是垃圾桶、饭桶的!”
  “你……”唐蜜甜张了下嘴,实在是找不到什么适合的词来说温纪言,生生被卡着了。
  “甜甜,我不会因为你做得好吃,就天天要你做的!”温纪言继续温柔攻势,“我既然答应给你做家务,我一定会恪守本分,好好地做家务,也会好好地给你做饭的!”至于,做了,能不能吃,要不要吃,那就不是温纪言所能考虑的范围了!
  “那就给你吃一点吧!”唐蜜甜无奈地将盘子往中间推了推。毕竟,看着温纪言那一副小可怜的样子,瞅着他干吃白饭,她的心里还是有点过不去。
  “甜甜,你真好!”温纪言津津有味地开吃,赞赏道,“味道非常好!”
  吃完饭,温纪言识相地第一时间收拾了餐桌,把碗筷收拾进了厨房,接着在厨房忙碌起来。
  唐蜜甜也没闲着,拿着抹布麻利地将桌子擦干净,然后坐在沙发上,等温纪言出来,领他去小房间。大概15分钟后,温纪言才擦着手,笑吟吟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虚心地问:“甜甜,那个,碗应该怎么洗?”
  唐蜜甜有点傻眼,重复道:“碗应该怎么洗?”他在厨房待了15分钟,叮叮咚咚地忙碌了一阵,敢情,一个碗都没洗?那他在厨房干吗?唐蜜甜心里打着大大的问号,俏脸上也摆出了问号。
  温纪言忙不迭地点头:“是啊,我第一次用手洗,好像有一点点问题。”
  “你第一次用手洗?”唐蜜甜疑惑地瞪大了黑眸,看着温纪言,“那你以前都是怎么洗的?”这个家伙,不会是没洗过碗吧?
  “我啊,以前都是机洗的,我都没手洗过!”温纪言睁着眼睛,开始瞎掰。家里的碗,都是佣人洗的,就姑且把佣人当作机器吧!
  “哦!”唐蜜甜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你以前该不会是堆了很多,然后在洗碗机里洗的吧?”这年头,懒人天天有,用洗碗机洗的,也不足为奇,没有最懒,只有更懒。
  温纪言忙顺着台阶回答:“是啊,我以前每次都堆很多,才丢进洗碗机里洗,所以,我自己没洗过……”
  唐蜜甜嘴角抽搐了下,不过两个碗、两双筷子、一个盘子,就自己起来洗。但是,刚吃饱,她又用舒服的姿态窝在沙发里懒得动,所以遥控指挥道:“洗碗很简单的,你把碗池里放点水,碗放进去,倒点洗洁精,然后拿块抹布,开始一只一只地擦洗,等擦完了,再用清水洗几遍,擦干就行了。”
  “每次洗碗,都要一只一只地擦洗?”温纪言确认着问了一遍,“所有的都要洗?”
  “是啊,要不然洗不干净。”
  “好的,那我去洗了!”温纪言说完,转身进了厨房,然后……没一会儿,唐蜜甜便听到厨房里传出来“噼里啪啦”的碎裂声,激动地顾不得穿鞋,光着脚丫奔过去。看到池子里碎了的碗时,她手指着颤抖,愤怒地说:“温纪言,你在干吗?”
  温纪言俊脸上挂着无辜表情看着唐蜜甜,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放多少洗洁精,所以全倒了。谁知道,这玩意倒进去了,好滑,我抓不住……”
  “所以,你就手滑了,碗打破了是吧?”唐蜜甜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暴揍他的冲动,咬牙切齿地道:“那你为什么要把碗都拿出来呢?”晚上,就吃了两个碗,结果他却把碗橱里另外的六个一起放进去洗了,该夸他勤快吗?
  “不是你说的嘛,每次洗碗,都要洗,一个一个地洗!”温纪言回答得更加无辜了,“我刚还纳闷了,我们没用过的碗,干吗也要洗?”
  唐蜜甜磨了磨牙:“温纪言,明明是你自己理解有问题,竟然还倒打一耙,怪我表达不清楚?”
  “没有,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我下次会赔你一套的!”温纪言忙不迭地道歉,然后伸手去收拾那些碎玻璃片。
  温纪言的道歉,倒是让唐蜜甜的火气降了几分,冷眼瞅着他手忙脚乱地收拾碎碗,动作太急,不由提醒道:“你慢着点,小心划到手。”她话刚说完,温纪言白皙的手掌便飘出殷红色的血迹,将白底青花的古瓷碎瓦片染上了血渍。
  温纪言吃疼地“咝”了下,收回手掌,飞快地扫了一眼,被划出一道伤口,正不断地流着血。
  “你出去,我来!”唐蜜甜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推开温纪言,“去卫生间洗下,一会我给你找个创可贴。”
  “哦,谢谢!”温纪言识相地让出水池边的位置,看着唐蜜甜拧着秀眉,利索地收拾着碎片,又有条不紊地将幸存的两个碗麻利地洗了,擦干净。唐蜜甜扭身看温纪言还傻站着,不由气恼道:“大少爷,怎么的,还要我伺候你去洗手,帮你上药不成?”
  “我可不敢指望甜甜你帮我洗手,不过,你能帮我上药那是最好不过了!”温纪言把话的音量压得低低的,但又在唐蜜甜能清楚听到的范围,屁颠屁颠地走去洗手间。
  “想得美!”唐蜜甜扁了扁嘴,没好气道,“你要记着,你又多欠我一套餐具了,给现金或者到时候你买给我,不然,明天开始,我白米饭都不给你吃了!”
  “好,一定赔你,你放心吧!”温纪言擦着手,认真地答应下来,“你把我借你的,我用你的,我欠你的,全部记在本子上,回头一起算给你!”温纪言说完,扬了下手,“创可贴也算,我到时候,全部十倍还你!”
  “十倍?我可没那奢望!就你,穷得连一毛钱都没有的人,能准时给我交房租,我不赶你出去,已经算阿弥陀佛了!”唐蜜甜从茶几柜下找出急救箱,然后没好气地丢了一个创可贴给温纪言,“自己包吧!”
  温纪言包好伤口,对唐蜜甜谄媚地笑了笑:“甜甜,我不是一毛钱都没有,身上还有这么多钱呢!”说完,伸手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银币,零钱,得意地扬了扬,“明天早上买包子的钱,还是有的!”
  唐蜜甜嘴角抽搐了下,嘲讽地笑道:“款爷,你真有钱!”然后没好气地哼了哼,从沙发上起身,对着温纪言道:“这是小房间的钥匙,你收着,家里大门的钥匙先不给你。我的作息时间是早上8点出门,下午5点回家,除非临时加班,不然很规矩,你要出去或者干吗,踩着时间点,不然,被关在门外,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温纪言接过钥匙,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看着唐蜜甜进了自己房间,忙从沙发上跃起身子,快步打开了小房间的门,傻眼地大声开口:“甜甜,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房间,而是给我住的吗?”实在是,太可爱了!
  让他这么一个真男人,住这么可爱的房间,简直太不搭调了!
  小房间用粉色调布置,淡粉色的墙壁,淡粉色的地毯,粉嫩的窗帘,粉嫩的床单、被套,粉色的衣橱,粉色的台灯……温纪言入眼前一片粉色。当然,这么粉色的床上、柜子上,还摆着无数粉色的HelloKitty、兔斯基之类的毛绒玩具。温纪言微微拧了下飞扬的剑眉,抓着手边的毛绒玩具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哎哟,不许你的脏手碰我亲爱的Kitty!”唐蜜甜一把抢过温纪言手里的Kitty猫,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柜子上,伸手笑着摸了摸,“宝贝,这几天,就委屈你先在这屋子待几天,姐姐回头整理完东西,就抱你回去哈!”
  “甜甜,这些玩具,都是你的?”
  “废话!”唐蜜甜赏了一个白眼给温纪言,“记住,都是我的,你不许碰!”
  “好吧,我是不会碰你的玩具的,只是,你把这么多私人玩具丢我房间,你不觉得不适合?”温纪言微微挑了下飞扬的俊眉,嘴巴挪了下,指了指1.5米床榻上那个超级大的兔斯基道:“我是不想碰,可是,你不觉得,它有点占我的床的位置吗?”
  唐蜜甜顺着温纪言的眸光看向那大得出奇的兔斯基,随即丢了句:“既然你都没交房租,我现在是好心,友情收留你,所以,这还不算你的房间,我让你睡哪里,你都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全看我个人心情。”
  “嗯,说得有点道理。”温纪言实事求是地点头认同,随即听到唐蜜甜下面那句让他吐血的话,就恨不得咬了舌头,把刚才的客套话给收回来。只听唐蜜甜笑吟吟地说:“我的兔斯基并没有霸占你的床,那本来就不是你的床,我允许你睡这个房间,可没说让你睡床啊?”
  温纪言瞪大了黑眸,不可思议地说:“你该不会说,把床给兔斯基,让我睡地板吧?”
  “对,你很聪明。”唐蜜甜笑着点头,赏了温纪言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你什么时候交房租了,我就什么时候把这个兔斯基给搬走,让你睡床!”
  “你!”温纪言第一次被噎得无话可说。
  唐蜜甜灿烂地笑了笑:“温纪言,我暂时把心爱的玩具寄存在这个房间里,希望你善待它们,就像我善待收留你一样。”
  “你让我睡地板,叫作善待我吗?”温纪言憋屈地看着唐蜜甜,“你让一个玩具睡床,让我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睡地板,你觉得,善待了我吗?”
  “我……我……”唐蜜甜被他的控诉说得有几分心虚,撇开视线,讪讪道,“那你如果要睡床的话,就跟兔斯基挤挤嘛,它很友善的!”
  “好吧,谢谢你的建议!”温纪言回得有气无力,“晚上,我会跟它友善地挤挤睡一起的!”说完,便朝着床大步走去,慵懒地往上一躺,心里无比哀怨起来。他堂堂大少爷居然要沦落到跟一个玩具抢床的地步,实在是伤感得说不出话来。
  唐蜜甜看着温纪言的举动,秀眉拧得死死的,犹豫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开口了:“温纪言,你能不能洗完澡再上床?”他浑身看起来脏兮兮的,会把她可爱的兔斯基弄脏的。
  “洗完澡再上床?”温纪言一听这话,激动得从床上坐起,眸光灼灼地盯着唐蜜甜,试探道,“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我看上你?”唐蜜甜指着自己的鼻子,好气又好笑,“你有没有搞错啊?”
  “你看上我不是很正常嘛!”温纪言自我感觉良好地甩了下额头,“说吧,你想劫财,还是劫色?”在唐蜜甜傻眼的空当,又快速地自言自语道,“劫财,我现在没有,劫色嘛,你还算有眼光!”
  “扑哧!”唐蜜甜忍不住喷了,“温纪言,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你如果觉得我对你有企图,那你趁早滚蛋!”她一个姑娘都没觉得引狼入室,这家伙竟然这样说,简直,太不要脸了。
  “哎呀,跟你开个玩笑嘛,你还当真了!”温纪言讪讪地扁了扁嘴,从床上起来,“我知道,你要我洗澡再上床,是怕我弄脏了你的床,弄脏了你的娃娃是吧?”唐蜜甜并不是一个善于遮掩自己情绪的人,喜怒全部摆在脸上。
  “知道你还不快去洗!”唐蜜甜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温纪言。
  “我是想洗,也想把身上这件脏衣服换了!”温纪言看着唐蜜甜,“可是,我没换洗的衣服,一会我裸奔出来,你别怪我故意引诱你啊!”
  “你敢裸奔出来,我剁了你!”唐蜜甜正色地瞪着温纪言,随即道,“合租公约上,再补一条,在家里,公共区域穿着一定要端庄,如果出现不检点行为,自己主动搬出去。”
  “什么叫不检点行为?”温纪言不耻下问。
  “穿着内裤,光着膀子在公共区域活动,都属于不检点行为!”
  “你的意思,在公共区域不能穿着内裤?”温纪言问完,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唐蜜甜的俏脸,瞬间窘迫地烧红了起来。她刚才那话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从温纪言嘴里说出来,偏偏就变成了这不让穿内裤的意思,
  “我刚刚那是口误,我的意思是,不许只穿着内裤在公共区域活动!”唐蜜甜忙一板一眼地解释,瞪着温纪言,见他笑得不顾形象,前俯后仰,不由得恼怒了,“温纪言,你要再敢笑,我不租给你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了!”温纪言眼瞅着,再笑下去,面子上挂不住,恼羞成怒的唐蜜甜或许要再次抓狂,赶他出去,不由收起玩味的笑,正色了起来,“你看你,都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孩子气,不就跟你开开玩笑嘛,何必当真?”
  “我才懒得跟你开玩笑!”唐蜜甜没好气地哼了哼。
  “是,是是,我无聊了!”温纪言忙求饶,随即道,“甜甜,你看,我这来得太匆忙,什么都没带,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准备点生活用品呢?”
  “不能!”唐蜜甜毫不犹豫地拒绝。
  “也是,你能收留我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再麻烦你,我都不好意思!”温纪言客气地看着唐蜜甜,“只是,今晚不洗漱就睡的话,我怕弄脏了你的床,不刷牙的话,我怕熏臭了你的兔斯基。”说完,夸张地深吸了几口气,“现在这个兔斯基,可真香哪……”
  “好好好,算我怕你了!”唐蜜甜终于无奈地一把抢过温纪言手里的兔斯基,“跟我去房间拿东西吧,不过我要记账的!”
  “没问题!”温纪言笑着跟在唐蜜甜身后,进了她的屋子。一点也不意外,她一屋子粉色的布置跟粉色的娃娃,只见她在柜子里抓了条粉色的浴巾,又递给温纪言一把粉色的娃娃牙刷。他的嘴角忍不住轻轻地抽搐了下,干笑道,“甜甜,你的东西跟你的人一样,甜蜜,可爱哪!”
  “是啊,你喜欢吗?”唐蜜甜笑着抬脸,看着温纪言。
  被她这样笑吟吟地看着,温纪言能说不喜欢吗?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僵硬地笑笑道:“喜欢,我最喜欢粉色了……”虽然,温纪言不是最喜欢粉色,但是,也确实算喜欢的,可是,被这么多粉色熏陶下来,温纪言突然觉得,原来粉得过头,也是一种恐怖。
  “既然你最喜欢粉色,那这个新买的睡衣,先给你穿吧!”唐蜜甜说完,从衣柜里抽了一套粉色的大T出来,递到温纪言的手上,“我想,你会很喜欢的,这衣服也很大,你应该可以穿!”
  “甜甜,真是……谢谢你了!”手里抓着这么些粉色系的东西,温纪言的脸部微微地抽搐了一下,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别客气,应该的。”唐蜜甜转过俏脸,对着温纪言灿烂笑了笑,“内裤的话,你需要吗?不过,我没男士的,只有女士的,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穿?”说着,又把头埋进柜子,想要找一条宽大一点的内裤出来。
  “不用了!”温纪言忙伸手,一把拽着唐蜜甜,“内裤,我明天自己去买就行了。”要连内裤都穿粉色HelloKitty的话,那还真的是彻底把温纪言女性化了呢,那还不如让他直接挥刀自宫得了。
  “那好吧,我带你去洗澡!”唐蜜甜随意地挑了下眉,然后转身引着温纪言到了洗手间,指引着交代道:“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冷水,这个是排风扇,那个是电暖器,洗漱用品都在那。”
  “哦,好,明白了!”温纪言耐心地记了一遍,点了点头。
  “那你洗吧!”唐蜜甜拉上了门,不忘记补充交代了句,“你要记得锁门哦!”说完,转身便走回自己的卧室去。
  这一路艰难的逃亡,舟车劳顿,让温纪言此时放满了一浴缸水,只想美美地泡着睡上一觉,至于那些个烦心事,他就懒得去多想。可是,闭着眼睛,思绪却忍不住纷飞起来,回忆停驻到了B市,他从订婚宴上落跑之后,一路惊心动魄地逃亡到S市的场景,就好像是播放电影似的,在他脑海里,影印了一遍!